乔良:中国的崛起需要战略智慧和战略耐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97 次 更新时间:2012-05-29 14:53:30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乔良 (进入专栏)  

  

  今年是9•11事件10周年。

  2001年发生的9•11恐怖袭击事件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世界。在过去10年中,美国以全球反恐为名,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这两场战争耗资已高达3万亿美元,美国至今深陷其中仍难脱身。与此同时,美国国内房地产业破产,货币市场崩盘,造成了美国以及全球经济衰退的灾难,至今没有明显的复苏趋向。

  与美国不同,中国在过去10年政治经济社会保持了平稳发展。在2008年以来的全球金融危机中,中国经济持续稳步增长,外汇储备超过了3万亿美元,不仅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也成为拉动亚洲乃至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并跃升为世界第二经济体

  对比美国所面临的内外交困局面与中国实力的显著提升,国内有分析指出,美国在战争中失去了21世纪至关重要的前十年,中国则赢得了和平发展的十年。海外舆论也认为,美国陷入与穆斯林世界的冲突中,同时期中国经济获得了惊人的增长,中国是全球反恐战的“沉默赢家”。

  有人说,战争与和平的选择,造成了十年里双方实力上的变化——中国的上升和美国的衰落。为何美国非要“错误”地选择战争,而给了别国宝贵的发展时间呢?如何看待中国和美国实力上的消长变化,以及世界权力新格局下的中美关系?在美国重返亚太、遏制中国战略意图已然明显的今天,中国应采取什么样的战略来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实现自己的既定目标?

  

  战争终究是为了美元霸权,但这未必就是一条生路

  

  为什么美国非打仗不可?是美国人自恃强大,还是美国军工利益集团的推动?为何美国有些仗非打不可,有些仗却死活不打?比如,美国人宣称打科索沃战争是为了“人权高于主权”而战,那卢旺达内战一年多死了100多万人,美国为何视而不见?再比如,说美国人睚眦必报,为何在黎巴嫩200多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被炸死,在索马里美军特战部队“黑鹰坠落”,美国人不报复?这说明美国人打不打仗是有讲究的:一不打大仗,二不与大国打仗,三不打与美元霸权无关的仗。因此,美国人打仗,总是围绕美元霸权展开,美元霸权是美国霸权的核心和基石。

  回首世纪之交,小布什与美国朝野都信心满满,宣称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21世纪仍将是美国的世纪。事与愿违的是,从小布什上台,克林顿任上连续一百零几个月的经济繁荣期宣告结束,没多久以纳斯达克指数为标志的美国IT高科技产业泡沫破灭。这意味着彼时美国引以为傲的高科技产业已经不再能为它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为了美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同时也为了选民手中的选票,只能在国内转向房地产业,但由华尔街金融寡头们操持后的美国房地产业,不仅没有使小布什延续克林顿的“人居有其屋”政策,反而引发了美国的次贷危机,并波及到了整个世界,这是小布什、美联储甚至华尔街都始料不及的。

  而在此之前,萨达姆借联合国“石油换食品”计划,用欧元取代美元作为石油交易结算货币,更无异于往美国人的肺窝子上捅刀子,如果美国无动于衷,伊朗、委瑞内拉甚至俄罗斯都有可能效法,以整个石油交易为担保的美元霸主地位将面临严峻的危机。对美国来说,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为了美元的霸主地位,美国必须控制石油和产油区,所以美国打伊拉克是必然的,在打下伊拉克不久,就迫使在美国刺刀下诞生的伊拉克“民选政府”,把石油交易用欧元结算转回了美元结算。

  伊拉克战争的示范效应就是要告诉世界,只要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存在,美元的霸权就会存在,美国人仍然可以通过军力和美元这两手控制整个世界的命脉。而9•11的突然发生,使美国人又多了一项使命,即整合伊斯兰世界。美国人发现,伊斯兰世界仍然是基督教世界的死敌。东方儒教所影响的国家与西方有很大的兼容性,而伊斯兰世界和西方则完全不兼容。美国打阿富汗、打伊拉克的另一个目标就是要整合伊斯兰世界,以此来消除西方世界的死对头。而这么做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最终掌握全球财富转移的控制阀,把用美元转移全球财富的权力牢牢掌握在美国人——说穿了也就是少数寡头的手中。在此之前,美国人一直没有想好怎么去整合伊斯兰世界,反恐则为美国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

  但打仗对美国并非一条生路。美国人在20世纪末并没有意识到危机的临近,没有看清自己这个帝国的前景,其实过去这10年帝国败象已经显露无遗,自己把自己掏空了,就剩下一个脑袋在转,一个心脏在蹦,连血都是别人输给他。产业基本空心化,除了军工产业还在,70%的就业人口都转向了金融和金融服务业。国家负债近10多万亿,人均负债4万元,连手纸都需要中国人为他生产。一个人或者一个帝国能靠这种状态生存吗?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货币游戏停止,疯狂的陀螺停止转动时,什么是使它重新转动起来的鞭子?还得是实物生产。而当你没有实物生产,你自己手里没有这根鞭子的时候,还有谁能把这根鞭子交到你手里?

  更严重的是,未来10年才是真正关键的10年,而美国还将继续失去。同时,不可否定,中国经过10年发展,正在变得更加强大。中国的外汇储备从不到1万亿美元增加至3万亿。世界其他国家如印度、巴西也在增长,俄罗斯靠卖资源也越来越有钱。此长彼消的形势下,就算未来10年美国急起直追,它也未必就能如愿。像这次好不容易提高了2.5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可是共和、民主两党达成的条件是,不管是哪个政府,在未来10年每年必须削减2500亿美元的财政开支。2500亿缩减到美军头上是每年350亿,大约相当于削掉一支航母特混舰队(在我做出这一判断之后,美国政府果然宣布让华盛顿号航空母舰退役)。美军削减的还不算多,10年3500亿美元。但不管怎么说,未来10年别人在有钱干更多事的时候,美国却要处在一个缩衣节食的状态。本来钱就不够用,还要年年缩衣节食。所以,除非奇迹,或出人意料的奇招——如让现行美元烂到极点,彻底失去信用,然后突然宣布美元改制,用其手中8000多吨黄金储备背书,发行新美元,一举颠覆全球金融体系,彻底在货币上耍把戏赖账,美国真的就没有太大的戏了。但我们不能忽略的是,当所有的政治经济手段用尽之后,美国还有最后一个选项:那就是战争。如果美国经济始终不能复苏,就只能走战争脱困这条路。下一个战争目标选择谁,需要我们密切关注。

  

  伊斯兰世界难以平静

  

  美国在本世纪连打两仗,给伊斯兰世界带来了无尽的混乱和困扰。经过两场战争,再经过今年的“阿拉伯之春”,从突尼斯、埃及到利比亚、叙利亚、也门……伊斯兰世界国家一个接一个陷入了战争与内乱。恐怖主义远远没有消除,民主政治更是遥遥无期,美国所主导的“整合”也没有给美国和西方带来安宁。从“占领华尔街”行动到西方近千座城市针对金融寡头的示威活动,让世人看到了阳光照不到的西方民主的B面。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中东北非地区的中小国家接连打几仗,似乎成了美国和西方国家脱困的不二法门。

  但把伊斯兰国家原有的不得人心的政权打垮,并不意味着伊斯兰世界会就此改变。卡扎菲的死让人们看到的是一个血腥的开始,而不是结束。如果反对独裁的人们与独裁者一样残忍,民主和自由都将没有指望。这些地方从此以后基本会变成烂摊子,这对美国和西方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拔掉了一个眼中钉、肉中刺,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利比亚的反对派,也不是真的是要民主的一帮人,即使他们从美国留学回来。美国人自己的民主都已经不是货真价实的当年那种充满朝气和理想精神的民主了,这些在西方民主的“桑拿房”里蒸了一下的所谓阿拉伯世界的精英们 ,他们的“二手货”民主,自然也不会货真价实。可以断言,未来10年整个伊斯兰世界凡是经过战火和内乱的国家都将是一片混乱,不会有一个国家建立起真正的民主法制政体。

  南海问题是一颗闲子,但对美国通过“代理人遏制”掣肘中国尤为重要

  在伊斯兰世界打了10年,现希拉里宣布,美国重返亚洲,战略重心似乎在东移。但其实它的的战略重心仍然是二元化的,一部分毫无疑问仍将留在欧洲。美国为什么在把一只脚踏向亚太,踏向西太平洋的时候,另一只脚还要深深陷在大西洋里?因为它对欧洲不放心。因为,一旦美国衰落,最有可能接棒的不是中国,而是欧洲。中国现在要接棒还远远准备不够,缺失的条件很多,不能仅仅凭经济实力去接棒。甚至再加上军事实力也还不够。因为权力的转移是全方位的,世界历史上还没有一个国家仅凭经济实力加军事实力就成为全球性帝国的。这也是当年元蒙帝国虽然横扫欧亚,最终建立不起全球性帝国的原因。

  在当今世界中,无论是政治的、经济的、法律的现行体制和规则都不是中国制定的,是美国和欧洲共同制定的。欧洲具有这方面的能力。目前世界最大的经济区既不是北美经济区,也不是亚太经济区,仍然是欧洲经济区,虽然中国最有活力。另外,为这个世界提供一个被大多数人接受的价值观体系,也不是中国现在就能做到的,在这方面处于强势主导地位的,除了美国就是欧洲。所以说,欧洲的力量仍然很强大,它的那份随时想要夺回霸权的心思到今天也并没有消弱。因此,美国的战略重心始终不能完全东移,因为它一直受到欧洲的掣肘。虽然很多人说,民主国家之间不打仗,不打仗不等于不争权,不打仗不等于不争利。美国的战略重心现在还在东西方摇摆,但有一点很明确,它的确已经很强势地把一只脚迈向了亚太,这是因为另一个对手在崛起,那就是中国。

  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忙于国内救火,国外打仗,敲打伊朗、朝鲜,支持中东北非骚乱,与这些大动作比起来,南海问题只是一颗闲子。在围棋中,闲子看似闲,其实寓意深远。高手往往在争夺最激烈的范围之外,貌似不经意间布下一颗闲子。到了关键时刻,闲子不闲,就会发生出人意料的作用。现在看来,美国在过去几年里,在菲律宾和越南下的那些功夫,都有“闲子不闲”的意味。它的主要意义就在于成功地离间了中越、中菲之间的关系。在本来还不错的中国和东盟的关系中插进两只楔子,从而扰乱中国的战略视线,牵制中国的战略走势。但南海,显然不是中美博弈的主战场。因为比起控制产油区,确保美元霸权地位,打击欧元的上升势头,削弱它在国际结算货币中的份额和比例,让更多资本回流美国这一大战略目标来,美国并不急于在东亚、在南海与中国争夺什么。何况美国今天在整体上处于收缩态势的时候,想要全面摁住中国、收拾中国,迟滞中国的发展,实际上也力有不逮。而且它不可能把精力都用在对付中国上,它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应对付。欧洲和世界其他地方得看着,还得反恐,陷入两场战争的脚还没拔出来,同时又要准备下一场战争。更重要的,也是更深刻的动因是,美国现在在世人面前做出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表演,都是在刻意掩盖美国当前经济状况的困境,千方百计通过各种动作,让别人的处境和状况,变得比美国更糟,反过来凸现美国的处境相对更好,也给美国赢得疗伤、修复自身的时机。欧债危机、南海问题的出现,起到的就是这种作用。所以说,美国实在是太忙了。当然,即便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也不愿意在腾不出手来时,让中国“疯长”。所以美国干脆砌墙,围着中国,让中国长不到外面去。而越南、菲律宾、日本甚至印度这些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就是美国的“墙坯子”。美国需要的是一种新的策略手段,就是“代理人遏制”,而不是自己直接遏制。

  美国所谓的重返亚洲,一方面是给这些能替他遏制中国的“代理人”打气,使这些国家和中国的关系变得更僵。另一方面时不时地敲打中国、把中国的势头压下去,以此向全世界、也向中国周边国家显示:我仍然是老大。如果美国能压住中国的势头,就能让全世界对美国对美元重拾信心。比如黄海军演,美国多少次想进黄海搞军演都被中国顶了回去,最后终于还是借延坪岛炮击事件插了进来,其用意就是要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你其奈我何?。至于美国为什么非在黄海搞军演,最重要的就是要保住全球对美国的信心、对美元的信心,因为美元是靠信心来支持的,没有信心也就没有了美元。如果美国在黄海军演上败给中国,全世界对美元的信心必定大打折扣。可以说,黄海军演对于中国来讲只是丢不丢面子的问题,对于美国却是丢不丢老命的问题,所以美国志在必得,一定要进来。中国应该看破这一点,回避在这个问题上与美国对撞,没必要在不是核心利益的地方,去和一个亡命徒玩命。至于有人说什么黄海军演的区域,距离中国要害地区只有七八百公里,从航母上起飞的军机可以直接攻击中国首都,这都是理论推测。毕竟,在军演时,美国敢把航母派进黄海来,那是因为在作秀。真到了开战时,还敢把航母派进黄海来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乔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8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