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光沪:台湾海峡要和平,不要战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49 次 更新时间:2004-10-22 21:49:05

进入专题: 何光沪  

何光沪  

  

  台海局势,是战是和,操之在人。

  

  在台湾,孤岛寡民,无人敢启战火。尽管从上到下,政见纷纭,公开辩论,舌战激昂,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却真正是高度一致——“绝不放第一枪!”

  

  在大陆,芸芸大众,好像都讲“统一”。尽管社会上下,难题丛生,“统独”之说,与这些难题毫无关联,但至少表面上似乎是众口一词——“不惜使用武力!”

  

  如果把两岸民众分别看成整体的话,台湾民众就像这样一个小兄弟——尽管想“分家”,绝不想打架;大陆民众就像这样一个老大哥——“绝不让他分家,要分就打死他!”

  

  仅仅因为弟弟说要“分家”,哥哥就要打死弟弟——在现代社会,这样的态度是否有点野蛮?这样的想法是否有点愚昧?在当今时代,如此行事是不是一种倒退?如此为人是不是一种罪过?

  

  这些年来,我们的社会在不少方面有很大进步,在一些方面已能听到不同的声音,出于良知的批评已开始发挥矫正失误的作用。所以,尽管道德的“滑坡”是触目惊心,“从众”的习惯还挥之不去,但我相信,是非还是可以说清,良知不会完全泯灭。正因为如此,在台海是战是和这件大事上,允许发出不同的声音,思考一下不同的观点,是绝对必要的。因为,比起“统还是独”来,“战还是和”才是与千千万万老百姓性命攸关的头等大事。

  

  当然,这件大事是比上面的“兄弟”比喻复杂得多。那么,我们就来看一看,从这件复杂的事情里面,究竟可以得出什么结论?

  

  一.

  

  台湾的民众,确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由2300万人组成的社群。这个社群在过去110年之中,至少有105年生活在并不控制中国大陆的当局治下,因而在政治上同中国大陆非常疏远,这并不是台湾民众的过错。在延续了三、四代人的这种历史条件下,尤其是在反抗国民党专制统治已成功多年,“党禁”和“报禁”已开放多年,县市长乃至最高权力机构的直接选举已实行多年的情况下,这个社群整体上(由相对多数票表达)不愿接受,至少不愿立即接受现在控制大陆的政府之控制,这是十分自然而可以理解的,而且是应该考虑应该尊重的,最起码,这也不是这个社群的过错,不是台湾民众的罪过。要这么一个无罪的社群去承受战火带来的恐怖和死伤,这显然不是我们应该得出的结论。

  

  如果我们又想到,台湾民众中还有千千万万的人并不赞成“急独”,甚至根本反对“台独”。我们还不管青红皂白依然得出“开打”或“动武”的结论,这是不是有点野蛮呢?

  

  也许有人觉得,台海开战,不是要“杀死小弟弟”,只是要遏止“台独”。那么,我们可以想一想,在一个面积只有两个北京市那么大,居民也有两个北京市那么多,即人口密度同北京差不多的孤岛上,投入中国最精锐的军队和最强大的火力,包括海、陆、空军和导弹部队的火力,会是怎样一幅大屠杀的惨象!如果再考虑到, 精确制导而发射有度的美国导弹,尚且常常殃及无辜平民,考虑到开战后台湾军队不可避免的拼杀和美国火力不能排除的卷入,这个“小弟弟”能够只是“斩首”而“全身”吗?千千万万并没有犯罪,甚至反对“台独”的民众, 不就得无辜被杀而血肉横飞吗?台海开战,岂止是“有点野蛮”呢?

  

  二.

  

  那么,台海开战,能不能遏止“台独”呢?采用一种手段能达到目的,可称为理智,不能达到目的而坚持采用,可称为愚昧。我们且来看看,台海开战, 是智还是愚?

  

  杀死“弟弟”,并不能遏止“分家”——假如弟弟一家已被斩尽杀绝,则其小“家”已灭,大“家”也无所谓“分”(因为“家”的主体是人不是物);假如其家人尚有余种,则其人心中就会埋藏下万世不灭的深仇大恨,岂止像现在这样,只是为“分”了很久的状态, 争一个“名分”而已?

  

  这一点,可以从以武力维护统一的印度尼西亚在东帝汶,以战争维护统一的前南斯拉夫在前南各地, 以及现在俄罗斯在车臣的结果,看得一清二楚。

  

  其实, 所谓统独之争,除了表面上的名分之争外,长远地看,主要是人心之争,民心之争。八十年代两岸关系逐渐转暖,台商进入大陆投资,台湾各界民众也来探亲访友、观光旅游。大陆开放了怀抱,台湾也投桃报李,双方都拉近了距离。九十年代李登辉想用“台独”理念笼络人心,大陆报以导弹试射时,一些台湾学生就打比方说:“大哥同小弟又握手又拍肩,小弟自然亲近大哥。大哥忽然对小弟又警告又挥拳,小弟自然要逃开大哥,离得远远的了。”

  

  说白了,统一就是要台湾人“服管”。1895年以来,控制大陆的满清政府、北洋政府、国民党政府(除了5年之外)和共产党政府都未曾同时管辖他们,所以他们至少暂时不服。对于“不服”,中国古人的智慧不是压服,而是“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如使大陆文明昌盛,台湾人心自然向往。儒家理想的政治是尊崇(“大”的本义)一统,即以“仁德”来感召社会,最终达到“远近大小若一”的境界,而不是靠暴力统一,因为暴力不能征服人心。所以古人又说“止戈为武”,制止战争才是真正的英武。挥拳会使人心逃避、远离,杀人更使人心死灭、仇恨。如此看来,台海开战,岂止是“有点愚昧”呢?

  

  三.

  

  古今中外,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总有一些社群会要求同另一些社群分离,也有一些社群会要求同另一些社群合并,所以中国古人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古代,这种“分合”或“统独”之争,常常用武力解决,而这必然伴随着生灵涂炭、尸骨成山的悲剧,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然而从古到今,也总有不少仁人志士,不从帝王将相的功业出发,而以人民大众的生命为重,悲天悯人、殚精竭虑,为和平解决各种国内国际难题, 发挥了高超的胆识和智慧,成为真正流芳百世的圣贤英杰。尤其是其中一些抛弃成见不计宿怨的伟人,能够与政敌握手言和,“相逢一笑泯恩仇”,更不但在今世获得和平缔造者的奖誉,而且在后世获得子孙万代的景仰。

  

  人类文明进入当代时期,和平解决各种争端包括统独争端, 已成为有良知者的共识。不论结果是统还是独,坚持采用文明的而不是野蛮的手段达成自己的目标,这是人类良知的进步。正因为如此,英国的苏格兰和意大利的北方有不少人想“独立”,但双方根本不会想到“武力”;比利时的佛拉芒问题和加拿大的魁北克问题的“统”“独”双方,尽管仍然胜负未定,但却不会威胁到任何人的生命安全;捷克和斯洛伐克分成了两个国家,不但没有死一个人,而且仍然和平共处;前东德和前西德合成一个国家,采取的是全民节日庆典般的方式,不能不让人想到即使在东德还是共产党执政时,渴望统一的两德就已有一个基本共识——“和平第一,统一第二”!

  

  这是一个文明的共识,也是一个进步的共识!

  

  在世上已有了这样一些解决统独问题的文明方式和进步表率的时代,倘若还去效法那些血雨腥风冤冤相报你打我杀而以恐怖主义为结局的既野蛮又无效的做法,这岂止是一点倒退?

  

  可以想象,在人口和面积不过两倍于北京市,人口密度与北京市相等的台湾,一场大规模战争,必然使整个宝岛变成瓦砾废墟,不必说多年居于亚洲前列的经济会完全崩溃,也不必说在华人社群中第一次实行的民主会不复存在……即使只想想辛苦保存下来的千年故宫珍宝、多年建成的台北地下铁路,想想那风景如画的阿里山日月潭,那堪以自豪的世界第一高楼……再想想那么多为大陆经济作出贡献的台商及其家人,那么多大陆民众喜爱的歌星、演员、作家,那么多政治上暂时不要统一、文化上却保留中国传统的民众,那么多奔走呼号反对台独和呕心沥血传承中华文化的知识分子,那么多为反对陈水扁而上街游行的家庭妇女,那么多聪明可爱、充满活力的青年学生……把所有这一切, 统统付诸一炬,烧成火海,不是中华民族最大的倒退吗?

  

  还有,大陆二十多年改革开放的方针政策及其成果,也会因开战而面临危险,甚至毁于一旦。一方面,国际社会(不论有多少国家在我们的外交努力下表态支持“一中”政策,也不等于它们赞成开战),尤其是发达国家,会因中国人比“六四”事件可怕百倍的自相残杀而惊愕百倍,不论是由此而来的西方的“逃离”、“制裁”,还是由此而来的中国的保守、封闭,都必然导致中国在许多年中自绝于国际社会和先进文明,其结果必然是经济上政治上的大倒退。另一方面,如果台湾军队在“放第二枪”时向其射程所及的地区加以报复,那么损失最惨重的地区,也恰好是改革开放后成为大陆经济龙头的地区,即包括上海广州和深圳在内的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以及广东、福建、浙江和江苏等经济发达、人口稠密地区!这些地区的建设成果毁于一旦,人民群众家破人亡,会是怎样的惨象?会是多大的倒退?

  

  四.

  

  姑且不说导致政治、经济、社会的大倒退,就已经是对民族、对人类犯下的罪过。仅仅就道义而言,就各大文明传统对民众、尤其是对统治者的要求而言,破坏和平、发动战争本身就是最大的罪过。孟子说:“君不行仁政而富之,皆弃于孔子者也,况于为之强战?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此所谓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于死!”(《孟子·离娄上》)可见儒家认为,人命重于一切,为土地开战杀人,是犯了最大的罪。老子说:“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老子·三十章》)又说:“夫唯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夫乐杀人者,则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老子·三十一章〉)可见道家同儒家一样认为,不应该主张国家领导人动武,用兵必致罪过、必遭报应。至于佛教主张“不杀生”、“放下屠刀”,基督教主张“宽恕”、“爱人”、“动刀的必死于刀下”,其反对发动战争更是众所周知的,而且与儒道两家的说法惊人地一致。一个有趣的对比是:印度的阿育王同中国的秦始皇几乎同时,都是第一个统一国家的君主,但一个遭国人唾骂,已经成为暴君的代名词,另一个世代传颂,至今仍为全人类所景仰,其原因就在于阿育王信奉佛教后,为统一战争的人命代价而痛悔不已,立柱刻石, 警告后人切勿开战,并将施政方略全部集中于交通、卫生、甚至传教等提高人民物质和精神生活的措施上。

  

  综上所述,在台海开战,绝不是勇敢,而只是野蛮;绝不是智慧,而只是愚昧;绝不是中国社会的进步,而只是大倒退;绝不是对中华民族的功德,而只是大罪过!

  

  对于决策者来说,真正的勇敢,是力排众议,把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宁、幸福,置于自己的名声、地位之上,像当年的德国人一样,坚持“和平第一,统一第二”;真正的智慧,是用理性面对两岸某些人士的激昂,用冷静消除两岸某些言辞的狂热,像前辈一些政治家和外交家,不但以机敏的头脑想出“两岸”一词,而且以博大的胸怀提出“搁置”策略,更能像孔子当年告诫的那样:“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具体的做法,可以是先与对岸缔结“不战”与“不独”互为条件的协议,再以大陆的政治改革和对方的配套措施,使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皆大欢喜,达致“双赢”的佳果!

  

  果能如此,则大陆社会会因建立多元宪政而真正公平发展,真正长治久安,走向文明世界之前列;台湾民众也会消除疑虑,人心归向,最终以某种形式统一为中华民族的政治共同体(目前虽在政治上不统一,但仍是对双方有利的经济、文化共同体),携手对人类文明做出大贡献!

  

  果能如此,岂非中国社会的大进步?岂非中华民族的大功德?

  台海开战,是野蛮、愚昧的大倒退、大罪过!

  台海维和,是文明、智慧的大进步、大功德!

  全世界华人联合起来,维护和平,反对战争!       

  

  2004年7—8月于北京

  来源:五柳村

    进入专题: 何光沪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9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