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编书不可望文生义

——对编者章晓明先生望文生义的编法作出澄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76 次 更新时间:2008-07-11 16:27

进入专题: 张文木  

张文木  

前不久在市面见到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于2004年 5月出版由章晓明编写的《前沿的中国人:中国高层新智囊》(上下册,以下简称《新智囊》)一书。在我不知情、也不经我任何授权情况下,书中将我的文章肢解编入该书“张文木:天鹅绒手套中要有外交铁掌”一节(478页)。且不说我的著作权在该书中如何受到损害,仅就该书将我列入编者章晓明开列出的“中国高层新智囊”人选这一点而言,我就认为有相当的炒作成份,对此我坚决反对。治学至今,我不曾有一天“高层智囊”的经历,我只是一个普通知识劳动者。书中这么炒作,实在不够严肃,更不实事求是。

然而,最需要澄清的是编者章晓明先生用大小标题这种醒目形式严重歪曲本人原意的如下内容。

第一,书中第478页冒用我的名义提出“天鹅绒手套中要有外交铁掌”。对此我不同意。

“天鹅绒手套中要有铁掌”是美国海权论学者马汉文章中引用的一句谚语,而《新智囊》一书则将其私改为“外交铁掌”,这就曲解了这句谚语的原意。2004年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上,国家主席胡锦涛在题为《中国的发展,亚洲的机遇》的演讲中指出:“中国将坚持和平发展的道路,高举和平、发展、合作的旗帜,同亚洲各国共创亚洲振兴的新局面,努力为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作出更大贡献。”我同意中央“和平发展”的对外政策表述。

第二,书中第479页冒用我的名义提出“中国已经进入了‘枪杆子里面出主权’的历史阶段”。我曾提过“枪杆子里面出主权”观点,(拙著:《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山东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257页)但我绝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枪杆子里面出主权’的历史阶段”。党的十六大报告认为“当人类社会跨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我国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的发展阶段”。我觉得十六大报告的提法,比较科学。

第三,书中第491页冒用我的名义“质疑‘只准备打‘有限战’’”。其实,正好相反,我认为有限战争在决定未来战争成败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我在《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一书中认为:

从近代中国的经历看,中国政府失败并被迫失去主权的战争,都不是敌人大规模入侵的战争。值得注意的是,国家的综合国力只有在无限和全面的总体战争中才发挥作用。而经验表明:正是局部战争的失败才导致国家的失败。(第40页)

编者章晓明先生可能没有完整地认真读过我的作品,而是望文生义地说张文木“质疑‘只准备打‘有限战’’”。对这种令我哭笑不得的不严肃的作法,章晓明先生和出版社责编同志能否作出解释。

第四,书中第496页冒用我的名义提出“收复台湾不会跟美国产生剧烈冲突”的重要判断。我坚决不同意这种唐突和不负责的判断。中国统一台湾问题的主要困难就是美国对中国内政的插手与军事干涉。布什政府曾明白表示“美国将不惜代价帮助台湾防御大陆的进攻”。我们如果得出“收复台湾不会跟美国产生剧烈冲突”的结论,其结果将会对国内民众产生误导,不利于中央“和平统一”的对台政策的顺利实施。《新智囊》编者章晓明先生冒用我的名义认为“收复台湾不会跟美国产生剧烈冲突”,这是强加于我的不负责任的观点,我希望章晓明先生和出版社责编同志说明这个提法的根据何在?

书中介绍张文木观点的内容还有许多其他由望文生义而产生的似是而非的错误,在此不一一列举和进一步澄清。在此我只是告诉读者:其中许多在我名下的观点,我不能认同,也不能负责。

对于以上问题连及该书不经我授权刊载我的《国家的命运不能靠空话支撑》一文损害我著作权益的作法,我曾2004年7、8月向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要求予以公开澄清和说明,结果如石入大海,沓无回音;而为此对簿公堂,又实在费神费力。为此我写这篇正义小文,以免读者对书中涉及我学术观点的内容信以为真。我希望章晓明先生今后在“著”书中,如要大篇幅介绍别人观点,最好认真读一下原著并征求一下作者的意见,至少不要曲解得太离谱。最后,我也希望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出书时,不仅要严格审稿,也要注意作者在整篇转载和大段引用他人文章时的授权证明是否完备。这样会使所出作品少些失误。

2004年9月30

    进入专题: 张文木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4272.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