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西征与成吉思汗所征服的大帝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29 次 更新时间:2004-12-09 00:09

进入专题: 蒙古  

蒙古西征(1)

1241年4月9日,西里西亚公爵亨利二世从Liegnitz 城出发去迎战入 侵的蒙古人,波兰国 王已被那些入侵者击败败,现在他的部队是波 兰唯一的一支能抵御蒙 古人的军队。正当 他骑马穿过城市时,一块 大石头从圣玛丽教堂的顶上落下,差一点就 击中了他,在场的 人都 把这视为不祥之兆。 亨立在两星期前才知道,一支蒙古军队打败了 由他表兄波兰国王布莱 斯五世统帅的波兰 斯拉夫联军,并把克拉考 烧成一片白地。他现在正焦急地他的内弟Bo hemia 国王温斯莱 斯一 世所率的50,000 援军。由于他不能确定这支援军何时能到达, 同 时也担心蒙古人 在他坐等援军时会得到增援,为了早日和援军汇合 ,他决定在这一天 离城向援军可能出 现的地方开拔。他的军队有由 波兰骑士,条顿骑士和法国圣殿骑士组 成,另外还有临时 征集的步 兵,他的总兵力是三万人。他将面对的是一支由成吉思汗的 孙子贝 达尔和重孙 凯都率领的二万人的蒙古大军。 事实上,这一支蒙古军 队不过是一支偏师,它的目的是为了掩护蒙古 大军主力入侵匈牙 利 。1236年,一支十五万人的蒙古大军由成吉斯汗的孙子拔都和蒙古 老将速不台率领, 征服了俄罗斯,一支被蒙古人打败的游牧民族, 古曼人,共二十万人 逃到了格尔巴阡山 西部,向匈牙利国王贝拉四 世寻求保护,为此,他们同意改信天主教 。贝拉觉得一下有 那么多 人该信天主教,有助于提高他在欧洲各国间的威望,更何况古 曼人 还能提供他四 万名善战的军人,于是他就同意了他们的请求。不幸 的很,他的这个 决定给了蒙古人入 侵的一个绝好的借口。 1240年 12月,拔都给贝拉送去了一个最后通牒,“我听说你接受了古 曼人 ,而他们是我们 逃亡的奴隶。你必须撤除你给他们的保护,否则, 我将因此视你为敌 。你要知道,他们 是住帐篷的民族,因而容易脱 逃,而你们是住在房子里的,定居在城 镇中的民族,你们 能跑到哪 里去!!!”贝拉拒绝了这个通牒,他马上派人高举着相征 着紧急 状态的血剑, 跑遍全国,召集人马准备作战。 匈牙利和邻国的贵族 们接到这个信号后纷纷赶来。其中一个是奥地利 大公弗雷德利克, 一 直以来,他和邻国匈牙利关系并不好,在此大难临头的情况下, 他似 乎仍然只对欧洲各 国间的内斗感兴趣,在他看来,蒙古人虽然 要打过来了,可未必会打 到他头上,可匈牙 利一下子得到了那么多 古曼人,实力必然大涨,那可不行!于是他突 然袭击了古曼人,杀 死了古曼人的大汗,惊怒之下,古曼人离开了匈牙利,投奔保加利亚 去了。当贝拉派人 责备他时,弗雷德利克发作起来,我是来帮你打 仗的,现在你对我这 个态度,老子就回 去了,于是他带着军队回国 ,准备坐观成败。可笑的是,当蒙古人入 侵匈牙利时,战争的 起因 ,古曼人,已不在匈牙利了。 1241年2月,七万人的蒙古大军离开俄 罗斯踏上了征途。这支军队三 分之二是轻装骑兵,其 余是重装骑兵 。它的统帅是拔都王子,他的主要助手是老将速不台。 他们很清楚 ,欧洲的 君主们虽然相互间争斗不休,但他们之间毕竟有着由婚姻 和血缘关系 组成的纽带,一但 遇到了共同的强敌,他们是会团结对 敌的。所以,蒙古人兵分二路, 贝达耳和凯都率二 万人于1241年3 月,从北部侵入波兰,其目的是切断匈牙利从该方向 所能得到的增 援。蒙 古军主力五万人,又分两路,翻越戈尔巴阡山脉,侵入匈牙 利国境。

在1241年,波兰全境由四个诸侯统治,波兰国王只是名义上的最高统 治者,四大诸侯中, 实力最为强大的就是西里西亚公爵亨利。在蒙 古人的入侵面前,诸侯 们未能及时做出反 应。蒙古军队于3 月 3 日和3 月18 日二次击败波兰国王的军队,3 月24日,攻陷波兰 首都 克拉考并将之焚毁。数日后,蒙古军队兵临西里西亚首府布里斯 劳 城下,猛攻数日 不下,由于不想顿兵于坚城之下,蒙古人解围而去 。这时,蒙古人得 到情报,温斯莱斯 的援兵离亨利的军队只有二天 的行程了,如果任由他们二军汇合,蒙 古人就的处境就会十 分危险 (八万对二万)。唯一的办法是在波兰两军汇合之前,将之各个 击破 。一但下了决心 蒙古人的行动十分迅速,当四月九日,亨利的军队 到达了维耳斯达特 ,一个被小山所还 绕的平原时,他发现蒙古人已 在那儿等着他了。 一发现蒙古军队,亨利便把他的军队分为前后相 接的四个集团,亨利 亲自统帅最精锐的 的第四集团,该集团由来自 西里西亚的骑士组成,当时欧洲最善战的 骑士,来自法兰西 的圣殿 骑士也在该集团中。 在叙述维耳斯达特战役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 蒙古和欧洲军队的不同 点。自罗马帝国灭 亡以后,欧洲各国一直没 有所谓“常备军”存在,一旦战争爆发,国 王会召集贵族骑士 构成 军队的核心,再加上征发来的由平民构成的步兵(通常只受很少 甚至 根本没受过军事 训练),就构成了一只军队,一旦战争结束,军队也 就解散了。在战 场上,来自同一地区 的骑士组成大小不一的单位, 其长官则由其中出身最高贵的骑士担任 。蒙古军队要有组 织的多, 它由人数相同的十人队,百人队,千人队和万人队组成,军 官则由 经验丰富,战 功卓著的军人担任。 一个蒙古军官在战场上的位置是 不固定的,他总是出现在最需要的地 方,蒙古的高级军 官一般不直 接参加战斗。欧洲的指挥官们总是出现在战场上最显眼的 地方,这 是因为在欧 洲人看来表现个人的勇气和取得胜利同样的重,这使 他们容易在战 斗中受到伤害,而 更糟的是这使他们由于专注于眼前 的战斗而无法兼顾全局。但对于蒙 古人来说,胜利就是 一切,他们 的目标是以最小的代价消灭最多的敌人,因为以一支孤军 远征万里 ,他们无 法承受太大的伤亡和输掉任何一场战役。他们的战术更象 一个猎手, 用速度,技巧和谋略 把猎物诱入陷阱,最后在尽量不伤 害自己的情况下,杀掉猎物。 蒙古军队和欧洲军队都依赖于骑兵作 战,但他们间的相同点也就到此 为止。欧洲骑士服务 于某个君主, 他的唯一职责就是从事征战。他往往从小就接受严格的 近身搏杀的 训练,他 的主要武器是长矛和宽剑。骑士一手持矛(另一手持盾), 并把矛的后 端夹在肋下,在向前冲刺时,不但 用上手的力量,还借 助于马的冲力和骑士本身的重量。骑士用的宽剑 十分沉重,我曾经 见过一把这样的重剑,本人并非一个体弱的人,但我发现我用一只手 只能举起它,而要 将之挥动,非用两只手不可!可以想象,当它在 强有力的手中大力砍 杀时,会造成怎样 可怕的伤害。在防守的方面 ,骑士会穿戴全副精致的盔甲,盔甲可以 重达70 磅以上!他 的马 必须经过精心的挑选和训练,才能经受的住一个骑士加上他的盔 甲 的重量。 蒙古军队完全由骑兵组成,与欧洲骑士不同的是,蒙古士 兵们主要依 赖于他的弓,而尽量 避免近身肉搏。他的防御能力主要 取决于他的速度和机动性。他们的 防护装备只是一个 金属头盔,和 主要由皮革做成的甲胄。当然,蒙古军队中也有一些重 装骑兵,但 以欧洲 标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盔甲仍是十分轻便。蒙古人的主要 武器是他 们的弓,其射程可 达300码,蒙古人的箭法十分准确,他 们可以在高速疾驰的马背上准 确地命中目标。每个 蒙古兵携带60支 箭和数张弓。蒙古人骑的马个头很小,不过耐力极好 ,并且十分敏 捷。每 个蒙古士兵都有至少二匹,甚至三,四匹马,在行军和作战 中,他可 以轮流骑不同的马以 节省马力。这使得蒙古军队的机动能 力极高,一天之内可以行军50甚 至60英里,是欧洲 军队的数倍。

1241年4月九日,在维耳斯达特平原上,互相面对的就是这样两支完 全不同的军队。

蒙古西征(2)

两军摆下阵势后,亨利公爵首先下令其第一集团发起攻击,但敏捷的 蒙古骑兵很容易就 避开波兰军队的前锋,迅速迂回到他们的侧面和 背后,向他们发出一 阵阵箭雨。迫使他们 退回原地。亨利见此情形 便下令全军出击。这一次功击看上去很成 功,蒙古人的队形 一下 子被打散了,他们开始漫无秩序地撤退。兴高彩烈的波兰骑士们 紧 追不舍,竭力地 企图追上去进行肉搏战。可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 出人意料的事,一 个蒙古骑兵忽然离 开了他的队伍,向波兰军队的 行列驰来,他大声用波兰话叫着:“你 们中计了!快跑! 快跑!! ”历史学家们从来不曾搞清这个人的身份,很可能他是一 个被蒙古人征发的 俄罗斯人。不管怎样,亨利仅把这件事看成蒙古人的诡计,他继续驱 使他的部队向前追 击。这一次,蒙古人停止了逃跑, 返身迎战,一阵激烈地肉搏战后, 蒙古人又一次败退 了,波兰人在 后紧紧追赶,胜利似乎只有一步之遥了。 不知不觉间,波兰骑兵已 把他们的步兵远远地抛在后面,而他们原来 严整的队列也因快速追击而 变得凌乱不堪。就在这一瞬间,原本好象在仓惶逃命的蒙古军 队突然 散开,迅速迂回到 波兰骑兵的两翼,刹那间箭象雨点一样射向他们,还有一队蒙古骑兵 则绕到了波兰骑兵的 背后,将早已准备好的柴草点燃后抛在地上,这些柴草燃烧后产生的 浓烟挡住了后面 波兰 步兵的视线,使他们完全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事,那些缺乏训练的 步兵由于不知所措, 原地停了下来。这使得蒙古人能全力先消灭波兰骑兵。那些波兰骑士 们遭到从四面八方 射来的箭矢的功击毫无还手能力,当蒙古人发现波兰人的盔甲能有 效地抵御箭矢的功 击时,他们立刻改而先射倒波兰人的马。这在波兰人的队伍中引起了 极大的混乱,中箭的 马狂嘶乱跳,互相冲撞践踏,那些落马的骑士由于笨重的盔甲而行动 迟缓,往往立刻死在 乱马的践踏之下。

这时挥舞着马刀和长矛的蒙古重装骑兵冲入波兰人 中间,放手砍杀,只 杀得波兰人尸横遍野。在一片混乱中,只有法国圣殿骑士们表现出了 崇高的勇气,他们 肩并肩地抵抗蒙古人地猛攻,虽然情形已经绝望,他们仍希望能通过 他们的苦战,使尽 可能多的同伴能够逃 生,他们就这样抵抗了一段很长的时间,直到全 部战死为止。

消灭波兰骑兵后,蒙古人立刻转而攻击波兰步兵,把他们也消灭了。

在这场战役中,波兰人有二万五千人阵亡,其中包括了亨利公爵本人 ,蒙古人割下的战死 的波兰人的耳朵竟装满了九大口袋!消息传遍了全国,波兰人为之颤 栗,各路援兵马上 撤入各个堡垒,再也不敢 向蒙古人挑战了。而同一时间里,更激烈的 战斗在匈牙利展开了。

在维尔斯达特战役的同一天,匈牙利国王贝拉率七万大军离开首都,迎战入侵的蒙 古军主力。当他的军队到达了saja 河畔的莫合平原时,他发现一支 蒙古军队已抢先一步 占领了河上唯一的桥梁。

谨慎的贝拉首先下令在平原上建起了一座军 营,然后才于4月10日下令向那支蒙古军队发起进攻。由于必须死守桥梁,那些蒙古人等于被剥夺了他们所最擅 长的机动能力,所以虽然他们拼死抵抗,最终匈牙利人成功地夺取了 桥梁,那队蒙古人 几乎全灭。贝拉驱兵过河 ,在河东岸成功地建立了一个桥头堡。拔都 和速不台一但发现 这个情形,他们一刻也没犹豫,拔都率二万人从正面迎击贝拉,而速 不台率三万人于4月 11日凌晨,秘密地从河下游一个地方徒涉过河,迂回匈牙利人的后方 。正面的战斗进行 了相当一段时间,未分胜负。 但当早上7点,速不台的人马突然出现 在匈牙利人的右翼, 而拔都也立刻猛攻他们的左翼,匈牙利人抵挡不住了,不过他们仍能 有秩序地且战且走, 退回军营,紧紧追赶的蒙古人立刻把军营团团围住。对于匈牙利人来 说很不幸的是蒙古人 在亚洲和中国人长期的战争中,已经学会了攻城术,他们随军总是携 带大量工匠以制造 各种军用品,他们有足够多的攻城机械可供使用。在以后的几个小时里, 匈牙利的军营 受到了雨点般从蒙古人的弩机和抛石器发射的投掷武器地袭击,蒙古 人甚至还用上了中 国传来的原始的大炮。当时的欧洲人对这种火器一无所知,所以它不 但在匈牙利人中造 成了伤亡, 而且沉重地打击了他们的士气。 这时,一些匈牙利人发现在一道营门外的蒙古人很少,而且防范也很 松懈,于是有几个 胆大的匈牙利兵试图从此突围,他们很轻易的成功了。这使更多的人 跟了上去,当有数 百人从此突围后,整个军营都知道了,于是不等命令,整支军队都毫 无秩序地从该处冲 出了营门,这时蒙古军队出现了,在随后的大屠杀中,六万匈牙利人 倒在了战场上。 贝拉要比亨利幸运, 他逃过了这一劫。他在仓惶中逃向了奥地利。在 匈牙利被战败后, 奥 地利必定是蒙古人下一个目标,奥地利大公弗利得利克本该抛弃和贝 拉间的恩怨,联手 对付共同的敌人的,可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在这个时候,大公对发一笔 横财的欲望还要胜 过对蒙古人的恐惧,他下令拘留了贝拉,直到从匈牙利王室敲诈了一 大笔赎金并迫使贝 拉 割让了三县土地,才释放了他。贝拉继续逃亡,一直逃到亚得里亚海上的一个小岛上 才敢停留了下来,几年后,他死在那个小岛上。

大获全胜的拔都和凯都的军队汇合,兵势更猛。整个欧洲都在蒙古军队的铁蹄下颤栗。在 各国间流传着各种有关蒙古人的传说,有人甚至任为蒙古人并非人类 ,而是地狱中的恶鬼。 正当欧洲各国以为大祸临头时,蒙古大汗窝阔台病死了,根据蒙古法 令,一旦大汗死亡蒙古王子大臣们必须赶回蒙古推选新的大汗。所以,就象来时一 样的 突然,蒙古人迅速 地从东欧撤退了,这一撤,他们在没有回来。他们给欧洲所留下的是 恐怖的回忆和一个 名词:“黄祸”。

所征服的大帝国,从中心骑马向四方奔跑,据说东南西北都要奔驰一年才到边界。他把这个大帝国分给四个儿子。长子术赤的封地,在今日苏联的硷海、顿河、伏尔加河一带,称为“钦察汗国”。因为那时候这些地方叫做钦察。

术赤是长子,但不得继承大位,封地又远,所以怏怏不乐,后来就生病了。成吉思汗派他去征讨里海、黑海北方诸地,术赤没有很快的出动,成吉思汗很不高兴。

后来成吉思汗征伐了西域回蒙古,沿途几次叫术赤来相会。术赤生了病,不能来见。那时有个蒙古人从术赤的领地到来,成吉思汗问起术赤的病况。那人说大王子身体很好,行前还见到他带了大队人马在打猎。成吉思汗大怒,便率兵去征讨

问罪,派窝阔台与察合台作先锋。大军刚要出发,术赤的死讯由快马传到。成吉思汗十分悲痛,问起死因,才知他生病已久,那次行猎的其实是术赤的部将。大汗要将传假讯的人捉来治罪,那人却已逃走了。术赤死时四十九岁,有十四个儿

子。长子鄂尔达,次子拔都。鄂尔达自知才能不及弟弟,兄弟俩又友爱,所以将继承父位的权利让给了拔都。察合台的长子叫做莫图根。成吉思汗在他的众多孙子之中,最钟爱莫图根。在攻打花剌子模时,有一次围城,莫图根被敌人射死。

成吉思汗很是悲痛,城破之后,把全城的百姓都杀光了,为孙儿报仇。

那时察合台还不知儿子已死,旁人都不敢告诉他。有一天,成吉思汗和几个儿子一同吃饭,假装大发脾气,说儿子们都不听话,对察合台尤其恼怒。察合台很是惶恐,说道:“我如不听父王的吩咐,甘愿被父王处死。”成吉思汗道:“我不论甚么吩咐你都听,是吗?”察合台道:“是。儿子决计不敢违命。”成吉思汗道:“那么你听我吩咐。你的儿子莫图根已经死了。我叫你不可悲伤。”察合台大惊,拚命的忍住眼泪,装作并不悲伤,安安静静的吃完了饭,才独自到野外去放声大哭。察合台脾气暴躁,但很会辨别是非,军中如果有甚么争执,疑难不决,由他来判断,总是十分公平。窝阔台能够继承大位,察合台拥立的功勋最大。窝阔台继位后,遇到甚么大事,总是派人去徵求二哥的意见,对他十分尊敬。

察合台的封地在新疆、阿富汗、苏联乌孜别克共和国一带,称为“察合台汗国”,地域也十分广大。

窝阔台的领地“窝阔台汗国”在今苏联中亚细亚巴尔喀什湖附近。他是蒙古的共主,统治蒙古本部和中国北部,所以作为特别领地的“窝阔台汗国”,地域就很小了。窝阔台做了十三年大汗,死时五十六岁,因酗酒得玻他个性光明磊落,宽大温和,曾公开检讨自己,说:“我继承父皇的大位以来,做了四件好的事情。

第一,征服金国;第二,成立了驿站,因而数万里之间交通便利;第三,在许多没有水的地方开掘了水井,使得百姓有丰富的水草,繁殖牲口;第四,在所征服的各城各地设立治民官,让众百姓能安居乐业。但我也做了四件错事,第一,我

继承大位,受命统治万国,但我时时饮酒大醉;第二,我强娶叔父斡赤斤所属部众中的女子,这是不合道理的;第三,我误信谗言,杀死了父亲手下的功臣朵豁勒忽,他是忠义人,我十分后悔;第四,我下令构筑围墙,圈定兄弟们的牧地,

以致兄弟们发出怨言。”

拖雷是成吉思汗的小儿子,也最得他钟爱。成吉思汗出征,经常叫拖雷陪在身边,称他是“伴当”。成吉思汗死后将大部份精兵猛将都交了给他,因此四个儿子中,拖雷这一系兵力最强,势力最大。拖雷为人英明,很得人心。成吉思汗逝世时,察合台和窝阔台都领兵在外,只有拖雷在蒙古本部,所以军国大事都由他决定,称为“监国”。

蒙古习俗,国主由亲王大将共同推举,这个大会叫做“库里尔台”。成吉思汗虽有遗命要窝阔台继承,但根据传统习惯,还是要召开“库里尔台”来正式推举。大会中王公、驸马、众大将都极力推举拖雷。窝阔台也不敢接任大位。拖雷却主张尊重父皇遗命。会议一直开了四十几天,始终不能决定。最后在拖雷坚持之下,斡赤斤和察合台也都赞成拥戴窝阔台,窝阔台才得到库里尔台的承认。兔儿年(辛卯,一二三一年),窝阔台大汗亲征金国,攻破居庸关,占领了许多城市,忽然得了病,说不出话。巫师卜占之后,说道:“因为杀害金国百姓太多,所以山川神灵作祟侵害大汗,必须由亲族中一个人代死,否则病不能好。”拖雷说:“我答应过父皇,一心辅助皇兄,我愿意代皇兄死。巫师,你念咒罢。”巫师就念了咒,给拖雷饮了神水。拖雷说:“请皇兄照料我的孤儿和妻子。”不久就死了。拖雷代死之后,窝阔台的病果然就好了。

蒙古人对拖雷都十分钦佩。窝阔台更加感激,曾说他将来死后,要将大位传给拖雷的长子蒙哥。

窝阔台做大汗的第七年,俄罗斯诸部起来反抗。窝阔台听从察合台的意见,命令诸王、驸马、万户、千户各派长子出征。因为每个长子麾下都是兵众将广,所以实力特别强大,总兵力大约是十五万人。这次西征称为“长子远征”。

拔都是术赤的继承人,是长子中的长子(其实是次子),由他做统帅。察合台部派长子莫图根(已死)的长子不里统军,窝阔台部由长子贵由统军,拖雷部由长子蒙哥统军。统军的是长子,但别的儿子也有不少参加远征。

大军西征,势如破竹,平定了钦察、北俄罗斯、南俄罗斯,攻克莫斯科、基辅等大城。

在征服俄罗斯等十一个国家之后,拔都决定分兵三路西征,于是搭起大帐设宴。在宴会中却发生了一场大争吵。拔都是长兄,又是大军统帅,宴会还没有开始,便拿起酒杯来先饮了几杯。察合台的孙子不里、窝阔台的儿子贵由十分不满,吵嚷起来。不里骂道:“拔都为甚么先饮酒?他自以为是元帅,其实是个生胡子的婆娘,早就该将他踏在脚底下。”贵由:“这是个带弓箭的婆娘,我们二人早就该用棍子狠狠的打他一顿。”还有一个大将附和二人。大吵之后,宴会不欢而散。他们为甚么骂拔都是“婆娘”?拔都很会打仗,对待部下将士很好,人人叫他为“赛因汗”。“赛因”在蒙古话里是“好”的意思,说他是“好王子”。

不里和贵由对部下却很凶,他们觉得拔都婆婆妈妈,不够威风,像个女人。更重要的原因,是察合台系和窝阔台系的王子们心中对术赤系的王子都瞧不起,总记得术赤并不是成吉思汗的亲儿子。拔都派人去禀告了大汗。窝阔台很是恼怒,等

贵由回来朝见报告战况时,痛骂他:“听说你在出征途中,把有屁股的人都打了屁股,把军人的脸都丢光了。你自以为征服了俄罗斯,就可对兄长不敬吗?其实那又不是你的功劳。”把他送去给拔都处份,把不里交给察合台处份。

拔都自然不敢当真处份大汗的儿子贵由,但这场怨仇互相结得很深。拔都和贵由、不里两人争吵后,兵分三路。北路军察合台部队,由察合台的另一个儿子贝达尔任统帅,攻打波兰。中路军术赤部队,由拔都自己任统帅,攻打匈牙利。

南部军窝阔台部队,由大将速不台及窝阔台另一个儿子合丹(贵由的弟弟)共任统帅。北部军击破波兰大军,打得波兰王布莱斯狼狈逃命,渡过奥得河,在莘尔斯达特大平原上和波兰日耳曼联军遭遇,一场大战,波德联军全军覆没。贝达尔

命部下在战场上割下敌军的耳朵,收集在一起,共有九巨捆之多。这是世界史上有名的一个战役。中路军和南路军也都节节胜利。北、中、南三路军队在多瑙河畔会师,只杀得欧洲人尸骨如山,蓝色多瑙河变成了红色多瑙河。拔都大军一路

打到亚德里亚海的威尼斯国边界,一路打到离维也纳三十里的地方,正要征服全欧洲,忽然接到窝阔台大汗逝世的消息,于是拔都下令班师。

这次西征一共打了六年,吓得欧洲人心惊胆破,称之为“黄祸”。拔都班师回到俄罗斯,在自己汗国都城中驻守。从东到西,几万里的大片土地都是他的势力范围。他统治的钦察汗国,欧洲人称为金帐汗国。俄罗斯侯王在金帐前战栗听命,达四百年之久。当元朝在中国的统治结束后,金帐汗国仍然统治着俄罗斯。

直到十六世纪中叶,俄国彼得大帝兴起,蒙古人在俄国的统治才衰退而消失。

拔都的哥哥鄂尔达让位给拔都,所以拔都将东方锡尔河一带地方分给哥哥,鄂尔达一系建立了“白帐汗国”。拔都的弟弟昔班(术赤第五个儿子)西征有功,拔都也分给他一片领地,建立的汗国叫做“青帐汗国”。这两个汗国都远不及金帐汗国重要。

(窝阔台的长子)

窝阔台死后,皇后和诸王大臣召开“库里尔台”。几次召拔都来参加,拔都始终不来。大会决定立窝阔台的长子贵由接位。贵由作了大汗,便要统兵去征讨拔都,朝中大臣极力劝阻,才打消了这主意。这是聪明的决定,如果出兵,多半打不过拔都。

贵由喜欢喝酒,手足有痉挛病,接位后第三年春天就死了。

(拖雷的长子)

短命的贵由死后,王公大将开“库里尔台”大会推举大汗。大会的地点是在拔都所管辖的地方。会中王公大将都推举拔都。在成吉思汗的许多孙子中,拔都年纪最长,兵力强盛,西征的威名很大,仁慈而得人心,何况大会在他势力范围之内举行。然而拔都不肯当大汗,极力主张由拖雷的长子蒙哥接位。拔都很精明,知道自己如做大汗,别的三系会联合起来反对,自己寡不敌众,一定抵挡不祝

蒙哥在西征之时和拔都很合作,堂兄弟间感情很好。察合台系的不里、窝阔台系的贵由联合起来反对拔都,拖雷系的蒙哥却一直支持统帅。库里尔台大会尊重拔都的意见,推举蒙哥当大汗。这时朝中大权是在贵由的皇后海迷失手里。她想叫自己的儿子做大汗,派人去对拔都说:“大会议向来是在东方蒙古本部举行的,这次在西方开,不合祖宗规矩,而且许多王公大将都没有参加,会议的决定不能算数。”拔都说:“那么明年在东方再开大会好了。”

到了明年,拔都派自己的弟弟统领大军,护送蒙哥到蒙古本部开会,自己驻在西方作后援。开大会之时,窝阔台与察合台两个系统的王公知道争不过拔都和蒙哥,都不到会。拔都传下命令:哪一个不遵大会决定,国法从事。术赤和拖雷两个系统的兵力很强,两系联合,窝阔台系和察合台系的力量及不上。蒙哥做大汗的决定,在东方的大会中又通过了。国家大权于是从窝阔台系转移到了拖雷系的手里。窝阔台曾经说过将来要让蒙哥做大汗。但窝阔台的性子随随便便,说过的话不大放在心上。他养了几头小猎豹,没有奶吃,就叫人牵了一头母牛来,让小猎豹吃母牛的奶。窝阔台有一个小孙子,名叫失烈门,就说:“爷爷,你叫小豹吃母牛的奶,这头母牛自己的小牛就没有奶吃了,不是要饿死么?”窝阔台很感动,说道:“失烈门这话很对。你很有仁爱心肠,将来可以继我的位做大汗。”

所以失烈门一直认为自己有权继承大汗的位子。失烈门不是贵由的儿子,是他的侄儿。蒙哥做了大汗,失烈门和贵由的两个儿子都不服。贵由的两个儿子在车中藏了兵器,想发动政变,结果被破获了。蒙哥把这三人送到荒僻地方去监禁起来,

后来都杀了他们。察合台的孙子不里和贵由交好,曾在宴会中一起骂过拔都,也参与了贵由儿子侄儿的政变密谋。政变失败后,蒙哥将不里送去交给拔都。拔都就把他杀了。

蒙哥英明果毅,善于处理政务,他灭了大理、征服今西康、西藏、印度支-那一带土地,派兵远征,攻克今伊拉克的首都巴格达,遣兵攻朝鲜、印度,掳掠了大批百姓和财物回来。他做了九年大汗,在攻打四川重庆时而死。

  (拖雷的第四子)

蒙哥的胞弟忽必烈接任大汗,灭了南宋,统一全中国,是元朝的开国皇帝。

忽必烈做了二十年大汗后征服中国,统治了十五年,到八十岁才死。他治理国家的本事,是蒙古所有大汗之中最好的。他曾派兵去攻打日本、缅甸、越南等国。

攻打日本的大军十余万人,乘船在海中遇到飓风,全军覆没。蒙古兵天下无敌,但不懂海战。征日本的大军在阴历八月初一出发,那正是飓风季节,只要迟得两个月出发,日本人一定也给蒙古人征服了。蒙古兵从成吉思汗兴起到忽必烈去世,

一百年中只打了一个大败仗。不是败在敌人的手里,而是败给了飓风。元朝在中国统治了八十九年,一共十个皇帝,都是拖雷的子孙。

  (拖雷的第六子)

  拖雷有十一个儿子,其中两个做皇帝,那是长子蒙哥,四子忽必烈。第六子旭烈兀也是大大有名之人,他比忽必烈小两岁。蒙古人有三次大西征。第一次西征是成吉思汗率领,第二次是拔都率领,第三次西征的统帅是旭烈兀。忽必烈九

岁时,成吉思汗从西域凯旋回来,忽必烈和七岁的弟弟同去迎接祖父。成吉思汗率众打猎,忽必烈射死一只兔子,旭烈兀射死一只野山羊。蒙古人的习俗,儿童第一次射杀禽兽,要将猎物的血涂在长辈的手指上表示敬意。旭烈兀握住成吉思

汗的手涂血,出力很重,成吉思汗怪他太粗鲁。忽必烈却捧住祖父的手轻轻涂拂,成吉思汗很是欢喜。这件事显示两兄弟从小就性格不同。

蒙哥做大汗的时候,里海、阿母河一带的回教徒木剌夷教派行凶作乱,派遣刺客到处杀人。蒙哥派六弟旭烈兀西征,将这个实行暗杀政策的教派灭了。旭烈兀又再西行,攻破回教大教主哈里发的总部巴格达。

旭烈兀在巴格达城中,见到大教主哈里发的宫殿华美之极,一座又高又大的藏宝塔中珍宝堆积如山,感到十分惊异,把哈里发叫来,说道:“你积聚了这么许多金银财宝,到底用来做甚么?你为甚么不把财宝分给部属,叫他们为你出力死战,保住你的性命和巴格达?”哈里发不知道怎样回答才是。旭烈兀道:“你既然这样喜欢财宝,这许多财宝我就都还给。”于是把哈里发关在藏宝塔里,不给他饮食,对他说:“这些财宝都是你的,你要吃便吃好了,没有人来干涉。”

哈里发对着满塔的金银财物,但宝石珍珠是不能当饭吃的,困顿了七日就死了。

旭烈兀再派部下的汉人大将郭侃西征,攻打天房(今沙乌地阿拉伯),天房苏丹投降。郭侃再渡海攻富浪(今地中海中的塞普鲁斯岛),岛上的苏丹也投降。

那时蒙哥去世的讯息传到,旭烈兀便停止西攻。

旭烈兀在伊朗、叙利亚、伊拉克、土耳其、沙乌地阿拉伯一带建立一个大汗国,称为“伊儿汗国”。伊儿汗国包括了中东当代所有的石油出产国家,边境与埃及相接。埃及抵抗蒙古人入侵,各地回教难民纷纷涌到,所以埃及就成为回教的文化中心。旭烈兀曾向东罗马帝国国王求婚,要娶他女儿。东罗马王不敢拒绝,但知道蒙古男人娶很多妻子,不舍得把公主嫁给他,于是送了自己的私生女儿玛丽亚给他。玛丽亚到时,旭烈兀刚逝世,旭烈兀的儿子阿八哈就娶了她。阿八哈瞧在妻子的面上,对待天主教徒很好,不加虐待,又和教皇、法兰西等国建交,互通使节。

  (拖雷的第七子)

拖雷的第七个儿子叫阿里不哥,当大哥蒙哥大汗逝世时,四哥忽必烈在攻打中国,六哥旭烈兀在西征,他自己在老家蒙古的和林大本营留守。他得到一批王公大将的拥戴,立为大汗,而忽必烈则在上都开平立为大汗。

两兄弟争夺大位,拥护阿里不哥的王公大将较多。但两兄弟领兵打了几仗,弟弟打不过哥哥,连战连败,终于投降。忽必烈问他:“你倒平心而论,到底是该你做大汗,还是该我做?”阿里不哥说:“以前是该我做,现今当然是你该做了。”他意思是说,我是根据蒙古祖传的规矩,由王公大将开“库里尔台”推举的,你是用刀枪弓箭打出来的。成吉思汗女儿很多,其中一个叫做阿剌海别吉,最有本事。她先嫁汪古部酋长的儿子,丈夫死后,改嫁丈夫的哥哥的儿子,丈夫又死,改嫁赵王孛要合。成吉思汗西征,四个儿子都带兵随行,派这个公主留守老家,称为“监国公主”。这位监国公主处理政事很有见,经常判断得很对。

监国公主的办公厅有数千名女官和侍女,奉她命令办理政务。那时在东方负责攻打金国的大将是木华黎,遇到军国大事,都要向监国公主请示。

成吉思汗另有一个女儿布亦塞克,成吉思汗将她许配给宏吉剌部的酋长。那个酋长嫌她相貌太丑,不肯娶她,成吉思汗就将这酋长杀了。宏吉剌部是蒙古各部中专出美女的地方。那个酋长平生美女见得多了,竟连大汗的公主也感到不能忍耐。成吉思汗的妻子蒲儿帖就是宏吉剌部人,他的许多媳妇、孙媳也都是这部的女子。到了忽必烈时,更定下规矩,每两年一次,到宏吉剌去选妃嫔和宫女。

旷古未有的蒙古大帝国,到成吉思汗的孙子手里才建成。但基础是成吉思汗奠定的。无敌于天下的蒙古军队的一切军事制度和军事技术,也是成吉思汗一手建立的。

他是人类历史中位居第一的军事大天才。

    进入专题: 蒙古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426.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