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多:看达赖如何击碎美国政府的辩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5 次 更新时间:2011-07-26 17:33:18

进入专题: 西藏问题   达赖  

益多  

  

  7月1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于任内第二次会见十四世达赖喇嘛。白宫发言人对此进行了辩解,其理由同以往美国总统会见达赖毫无二致:一是因为达赖是“受国际认可的重要宗教、文化领袖”;二是因为会见可以推动达赖与中国政府恢复对话;三是会见并不改变美国不支持“西藏独立”的政策。可以预见,如果未来仍有美国总统会见达赖,能拿出的理由仍不外乎这几条。但是,恰恰是达赖自己把这几条理由击得粉碎。

  

  达赖不搞政治了吗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政要频繁会见达赖,理由都是“达赖是宗教领袖”。今天当他们对达赖政治“退休”、“交权”大加吹捧,声称达赖从此成为货真价实的“宗教、文化领袖”时,似乎没有意识到这恰恰是对自己的无情嘲弄!

  而此番同以往不同之处在于,5月达赖确乎对外宣布,正式将政治权力移交给“流亡政府”新当选的头目。据美国媒体报道,7月10日,达赖在华盛顿的一次演讲中还对自己过去热衷于政治作出沉痛忏悔:“在过去的几十年我一再地对别人讲,宗教领袖和政治领袖应该分开,对别人这样讲的时候,我自己不仅仅是宗教领袖,还是一个政治领袖。我的这种做法是一种心口不一、虚伪的做法。”达赖甚至赌咒发誓,“这辈子不再涉足政治,一生追随佛陀”。

  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对于一个“心口不一、虚伪的”一贯撒谎者,人们有理由对他今天的“诚实”持怀疑态度。果然,早在3月11日,达赖在给其“议会”的信中就申明,新体制“一旦遇到困难,我还可以提供协助解决”,“我将永不会舍弃政教公众事务,一定会继续投入西藏的正义事业”。7月12日在美国接受采访时又宣称“如果新的领导人需要我的帮助,我随时都可以。”问题在于,达赖集团中有谁敢说“不需要达赖的帮助”?达赖的手下对达赖的政治爱好癖心知肚明,跟着一片鼓噪。其“首席噶伦”向印度的媒体表示,“达赖喇嘛不会离开我们的斗争”。一名“议员”称,“只要达赖喇嘛还在,自然由他发号施令”。达赖驻美“特使”说得更明确,“达赖喇嘛退休后的领导作用对于西藏人民来说是不会改变的。”印度外交部一名官员对媒体一针见血地指出,“流亡政府表面上改变,但达赖喇嘛仍是权力核心”。至于那位新当选的“首席噶伦”一心盼望达赖“很平稳地把权力和事业交给新的年轻一代”,由他自己“作为行政当局的政治领袖现在起负责签署法律,任命代表和特使,执行重大政策”,只是年轻人不谙世事的表现而已。

  再让我们看看达赖“退休”后都干了些什么?6月初,“退休”刚过一周的达赖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新一轮窜访,先是新西兰、澳大利亚,紧接着就是美国、加拿大。不管到哪里都是千方百计谋求见政要、办演讲、接受媒体采访,搞政治的劲头比以往有过之无不及。而其最心爱的话题,仍然是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6月10日,达赖在墨尔本一次集会上煽动,“中国的镇压不会持久”,“中国终将改变,我们这些从极权体制里出来的难民有足够理由保持乐观”;6月12日,达赖在墨尔本与海外动乱分子见面时妄称,“中共执政60年后,是时候下台了”;7月10日,达赖在华盛顿一次研讨会上再次大讲,“中国共产党年纪大了,慢慢退休的话,可能是最好的办法”。……

  不仅如此,达赖还想充当美国政府的“政治教师”。据美国媒体报道,在会见奥巴马总统后,达赖占了便宜还卖乖,声称:总统最近经历一些困难,所以我作为一个老朋友有责任给他带去安慰。又大谈“美国两党有不同利益是正常情况。但是当国家面临危机的时候,这些党派之间的分歧是次要的。经济问题不是党派之间的利益,而是整个国家的利益……”,俨然一副美国救世主的姿态。当美国人聆听这位远道而来的老喇嘛十几天喋喋不休的政治教诲时,还能说这不是一位政治人物吗?

  

  达赖真想与中央接谈吗

  

  通过接触商谈解决达赖个人前途问题,是中国政府对达赖宽大政策的体现。中央对接触商谈的原则十分明确:第一,接触商谈的对象只能是达赖的私人代表,而不是什么“流亡政府”。所谓“流亡政府”是1959年叛乱势力的延续,不具任何合法性;第二,接触商谈只能谈在达赖放弃“藏独”立场、停止分裂活动之后,如何解决其个人前途问题,而不是谈什么“西藏问题”,也根本不存在什么“西藏问题”。接触商谈纯属中国内政,中国反对任何外国势力以任何借口干涉中国内政。这些原则要求,中央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在接谈中已向达赖私人代表讲得十分清楚了,是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也不会改变的。

  但是,达赖集团自以为有美国政府撑腰,公然向这两项原则发起挑衅。7月12日,达赖在接受美国媒体专访谈到接触商谈问题时公然表示,他本人“肯定是不参与了,我不再担负那方面的责任了”。而“流亡政府”新头目则呼应,“如果北京只愿意与达赖喇嘛的特使谈,好!我会派任那些特使去北京”,俨然已替代达赖接过与中央接谈的事务。而在谈及接谈的议题时,达赖在同一个研讨会上再次声称,“西藏问题不是达赖喇嘛个人的问题,而关乎六百万藏人的福祉利益和自由,如果中方无法面对西藏问题,就没有必要谈达赖喇嘛个人的返回问题。就所谓我个人前途的问题,我从未向中共中央提出过一句诉求,今后在这些方面也无需提出任何诉求。”而“流亡政府”新头目则多次声称,他要同中央就“全体藏人高度自治备忘录”进行“谈判”。而这个以“西藏独立”为目标的“备忘录”早在其提出之初,就被中央政府接谈代表当面彻底驳回了。达赖等人此番表演清楚地表明,他们的立场同中国中央政府完全、直接对立,既无接谈诚意,也无接谈兴趣,实际上已经把接谈的通道堵死。可以判断,如果将来接触商谈还能继续,那只有一种可能,即达赖向中央的原则要求靠拢,而绝不会是中央作出退让。

  美国总统会见达赖这个分裂主义集团头目,不仅完全违背其“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的声明立场,而且助长了达赖不切实际的幻想,纵容其给接触商谈制造新的障碍。事实上,由于美国的“帮忙”,76岁的达赖离回家的路越来越远。

  

  达赖放弃“西藏独立”了吗

  

  达赖此次窜美,把新老“首席噶伦”、伪议会议长、“藏青会”头目等统统带上,所到之处,牵着新“首席噶伦”手,一一与他那些“老朋友”接头,并反复交待“政治责任已由新的‘首席噶伦’全权负起”,颇有一番托孤的味道。

  新“首席噶伦”到底有什么值得达赖信任?7月10日,在一次研讨会上,这位在美国学法律出身、由美国一手扶上台的“流亡政府”新头目,首先运用其法律专长给“西藏独立”编造“历史根据”,“历史上,西藏的确是个独立的国家。根据国际法,根据联合国大会1961年的决议,西藏拥有民族自决的权利”;继而为“西藏独立”寻找“现实根据”,“在本次选举中,我的政见是中间道路。如果未来人民改变了他们的看法,或他们投给其他人,而那个人想实施中间道路以外的政策,到那时我们再来决定该怎么做。”也就是说,“中间道路”只是权宜之策,只要形势有变,随时可以“人民”的名义搞公开的“西藏独立”。而最能表明这位新头目真实心态的,莫过于其6月9日在接受印度媒体采访时的一番话:“‘西藏独立’和‘西藏自治’的观点并不矛盾,从辩证的角度看,‘西藏独立’是原则目标,‘西藏自治’是现实目标。”至此,这位“藏青会”出身的新头目的“藏独”面目暴露无遗。而这恰恰是达赖所看中的。

  对于达赖搞“西藏独立”的真实用心,美国政府岂有看不懂的;对于为总统会见达赖所开列种种理由的荒谬性,美国政府岂有不明白的。但是问题在于,利用这个昔日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总代表给中国制造麻烦乃至分裂中国,是上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政界的一种思潮和政策取向。这就使得达赖的过去和现在无论多么不光彩,达赖的所作所为无论与美国政府关于“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的申明有多么矛盾,美国都不会觉得难堪。然而,60多年中美关系的历程清楚表明,美国政府这种政策取向从来就没有成功过。它不仅不能改变中国发展与统一的大趋势,而且严重损害中美关系,包括严重损害美国在中国民众中的形象。美国把无数资源(据报道,达赖此次在美国举办“法会”,每人每日收取35美元至475美元不等,仅此一项就赚得599万美元)和同情心投给达赖,实在是一项划不来的买卖。对美国政府来说,是认清形势,下决心改变受达赖和本国少数政客挟制的时候了。

    进入专题: 西藏问题   达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48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