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教授”何以痛骂“保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79 次 更新时间:2004-08-20 10:02

中华工商时报  

郎咸平是个香港教授,但是郎咸平的知名度在大陆却很高。很高知名度的原因倒不是郎教授的研究课题如何,而是郎咸平的那张利嘴还有似乎和谁都过不去的那种不合作精神。

郎咸平的精神从何而来?

郎咸平自己有自己的解释,郎咸平说很多人说他是“流氓教授”,他从来不怕,因为“我做这一切都是为公,而没有一点私心,所以我毫无畏惧”。

三年前,郎咸平炮轰德隆系,警告中国投资者他们投入德隆的钱最终将拿不回来,三年后,德隆系大厦崩塌,“老三股”灰飞烟灭。

现在,郎咸平的炮口又有了新的目标。

目标之一是海尔。

海尔是中国家电企业的骄傲,作为已经被政治化的符号,海尔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或欣赏或质疑的目光,争议始终在坊间流传。

海尔怎么啦?

郎咸平的攻击归纳成四问。

一问由于中国的《公司法》不健全,很难对海尔职工持股会作出适当监管。希望海尔向股民详细披露每个高管人员在职工持股会的持股比例。

二问当初成立海尔投资的时候,到底通过何种过程让海尔投资拥有海尔商标专利权?到底通过何种过程,将零部件的供应权转到海尔投资的手中的?如果是海尔集团董事会正式通过这些资产的转让,那就是明显的内部人员利益输送,除非海尔集团能证明董事会成员从未在海尔职工持股会拥有股权。

三问中国国有企业体制问题,使企业老总没有办法透过某种激励机制得到适当补偿,但并不代表国有企业职工,包括高管人员成立的职工持股会就可无节制地控制公司的资产。以海尔2003年806亿的全球销售收入而言,海尔职工持股会控制的有形无形资产高达650亿元以上,这在全世界也是前所未见的。

四问我们太强调国企对高管人员的激励机制不足,但对他们应对国家和股民的信托责任却强调不够。国有企业老总在产权还未转换时,就可以合法地做不好;产权转换后,就会立刻将企业做好,而且还可打着“产权改革”的口号,掩盖国企老总缺乏对国家和股民的信托责任。

郎咸平对海尔的攻击简单地说是海尔在搞曲线M BO,在打着“国退民进”的招牌侵吞国有资产,针对海尔自己是集体企业不是国有企业的答复,郎咸平更是直指张瑞敏的国家干部身份。

目标之二是格林科尔。

与海尔的身份不同,顾雏军的格林科尔是完完全全的私营企业,郎咸平指责顾雏军的“罪名”和张瑞敏同出一辙,即席卷“国家财富”。

格林科尔近年在中国资本市场可谓长袖善舞,科龙、美菱、亚星客车<行情资讯 论坛 点评>、ST襄轴<行情资讯 论坛 点评>四家上市公司在不长的时间内相续被顾舞入袖中,无论是科龙,还是美菱,市场和知名度都要远远高于格林科尔这个在香港上市的品牌,顾雏军是借助了什么力量呢?

郎咸平认为顾雏军号称动用的41亿收购资金,实际的投入不过3亿。顾雏军的“席卷”行为可以用“七板斧”概括,即“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借鸡生蛋”。顾在收购这四家公司时,均以公司大幅度亏损压低收购价格,而这些公司的亏损又都由顾操办。往往在收购前,顾雏军就提前进驻企业,担任董事长,公司大幅度的亏损都在他的任上。比如2002年5月收购科龙,顾早在2001年11月已经担任董事长,再比如收购美菱、收购亚星、收购ST襄轴都一样。在收购科龙时,公司的管理费用一般为10%左右,顾当上董事长后提到20%,而这些企业的利润才5%左右,大幅提高费用必然导致亏损,在收购完成后,顾又把费用降到零,制造大幅扭亏的假象,“民企神话”就是这样演绎出来的。郎咸平的分析不能说没有道理,至少他仔细研究了这些公司的财务数据,有的放矢,和国内以“拍脑袋”为主的所谓经济学家有天壤之别。郎咸平的研究显然不会停留在量化分析上,对于张瑞敏和顾雏军而言,郎咸平对于他们行为的定性才是致命的。郎咸平认为,中国在“国退民进”中出现的问题,和当初俄罗斯私有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一模一样,都是合法掩护非法,都是利用法制不健全侵吞国家财产,而且手法和过程惊人的类似。坦率地讲,水皮最近一年也十分深入地研究了俄罗斯私有化的进程,也动笔写了几万字的札记,但是了解得越多越不敢多写,越没有把握,越怕产生负面作用,郎咸平以一个海外华人教授的身份反而容易超脱于意识形态领域的纠纷和束缚,大胆立论,小心求证。比如,国内长期以来一直担心国有企业与民间资本在争利,郎却认为目前已经不存在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争利的问题,这也不是当前经济改革中的重点,问题的重点是有的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联合起来侵吞国有资产。又比如,按照国内经济学家的解释,国有资产的流失在于“所有者缺位”,郎对此大不以为然,郎主攻公司治理,从没听说过什么“所有者缺位”的概念,所有者一直很清楚是国家。国有企业的问题不是没有所有者代表,而是职业经理人没有信托责任。国有企业的老总总觉得国家对不起自己,总想控制公司,你有什么资格?褚时健、倪润峰、张瑞敏都是“保姆”,都是职业经理人,作为职业经理人,就应该把自己该做的做好,担负起对股东的信托责任。打个比方,家里很脏,请了个保姆,结果保姆反过来成了主人。

保姆变主人不是郎咸平发明的,而是现代城市社会的“流行病”,病因各种各样,有主人上错床的因素,也有保姆自身想做主人的欲望,因此,据说已经成为家庭主妇最担心的问题。国有企业的主妇又在哪里呢?

关于MBO,水皮有过M BO何以一夜暴富的评论。什么情况下适用MBO,那是在企业遭遇恶意收购的时候,而国内企业热衷的M BO却是监守自盗,用银行的钱收购国家的资产,收购的还是公司的法人股,也就说自定价格卖给自己,因此难怪发改委要叫停。

“我是流氓,我怕谁?”郎咸平不怕谁,谁又能保证别人不怕他呢?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3880.html
文章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