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龙应台,为什么我们的中国梦如此不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99 次 更新时间:2010-09-06 10:19:40

进入专题: 龙应台   中国梦   台湾问题  

宋鲁郑  

  

  年少时,喜欢龙应台的文章,因为她的犀利、坦率和汪洋恣肆,甚至还有多多少少的叛逆。随着龙应台步入中年,她的文章多了一份婉约,一份柔和,虽然更象美文,但仍不改其坦率和直言。然而同样是步入中年的她的读者,尽管依旧喜欢她的文字,却与其观点渐行渐远。

  龙应台在北大发表的演讲:我的中国梦《文明的力量 ——从乡愁到美丽岛》,又是一篇动之以情的美文。她投入浓郁的感情,以大量早已传诵两岸的诗篇、溶入华人血脉的古圣、先哲语录串联整篇文章,既拨动大家沉寂之久的心弦,又令人陷入深深的阅读愉快当中。特别是在对岸台湾,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即使大陆的政治、经济水平与台湾相近,依然有六成以上的民众反对统一。在这种背景下,龙应台声称还有一个中国梦,颇易在大陆引发共鸣。当然,龙应台已经远嫁德国,而在此之前,她担任过马英九任台北市长时的文化局局长。这样的经历,使她敢言她人不敢言,同时也是理解她立场的一把钥匙。

  《我的中国梦》,开篇就颇为出奇:“一千枚飞弹对准我家,我哪里还有中国梦啊?”。一句话,不仅能赢得世人对弱者的同情,还谴责了大陆的“鸭霸”。可是龙应台,大陆的导弹固然对准台湾,可是难道台湾的导弹就是对准日本的吗?每年台湾都要向美国采购先进的武器,也都是针对大陆以外的第三方吗?

  两岸分治是内战造成的。到现在双方也没有签订和平协议,事实上还处于理论上的战争状态。更何况,大陆部署导弹是从台独开始在台湾猖獗之时,难道捍卫中国的统一不是一个中国梦的重要部分吗?我们不妨看看朝鲜半岛,双方的剑拔弩张远胜两岸,韩国甚至还有美国驻军。朝鲜是不是就可以说“你有美国驻军,我哪有一个朝鲜梦?”

  事实是,我不妨对龙应台直言:如果没有这一千枚导弹和这一千枚导弹背后强大的制约力量,你还就真的可能没有了中国梦,因为这一千枚导弹所对准的你的家,早已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了。

  不过如果想想现在马英九的两岸政策:不统、不独、不武,就不难理解龙应台为何要发此论了。显然撤走导弹,也是两岸不武的含义之一(其实只要台湾声称绝不独立,两岸立即可以实现和平,导弹立即可以撤走。龙应台难道不明白这个因果关系吗?)。

  随后龙应台解读了他们这些内战失败后来到台湾的中国人怎样从拥有和大陆一样的“中国梦”(反攻大陆、反共复国与大陆的一定要解放台湾遥相呼应)到演变成现在的小梦。

  从感情上,常识上不难理解,当一个人在新的移民地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心态自然从客人转为主人,从异乡转为故乡。这就如同一个北漂,他的下一代就自然把北京当做故乡。然而,这种转变,在龙应台的笔下却有了三重含义:一是大陆的崛起催化了这种转变(台美断交)。二是台独的正当性。三是台湾的民主。不妨看下面一段话:

  从海棠叶的大中国梦慢慢地过渡到台湾人脚踩着泥土的小小的台湾梦,人民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问“我是谁”。80年代以后,台湾2000多万人走向 了转型,自我感觉就是越来越小,什么事情都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点做。所以,台湾人就一块儿从大梦慢慢转到小梦的路上来了,开始一起上80年代的民主大 课。这个民主课程上得有够辛苦。

  无论她提到的《美丽岛》杂志、 还是施明德、陈菊,和吕秀莲,都是风云一时的台独分子。然而,她却仅仅用“党外反对势力”来称呼他们。事实上,民进党直到现在也是把捍卫民主和台独捆绑在一起的,也一直把民主当做它们的专利,是它们的奋斗成果。对于熟稔台湾历史和现状的龙应台来说,怎么可能不深谙其中奥秘呢?

  龙应台此文的核心在于为台湾的民主辩护,然而就是在这里,她没有克服自己的感情和立场的局限。

  台湾的民主转型相对于经历过流血、暴力的国家相比,是成功的。但是毕竟时代不同了,这种比烂式的辩护已经没有了说服力。台湾的乱不能归于民主的必修课。难道大陆要实行民主,也一定要经历这种乱的必修课吗?然而大陆不是台湾,如果乱起来,恐怕不仅仅是在议会里打打架吧。龙应台等于是在告诉大陆,实行民主必然会乱,但不要紧,这是民主的必修课。可是我们也可以持同样的逻辑为大陆的改革开放辩护:改革开放出现问题,不要紧,这是必修课。甚至每一个国家都可以此为理由,为自己辩护。

  台湾实行民主后,应该和谁比最有说服力?还是亚洲四小龙。特别是四小龙都不是凭借民主实行经济起飞的。但经济起飞之后,八十年代,韩国和台湾走向民主化,新加坡和香港继续在原有的体制下运转。结果到现在,无论是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法治建设、廉洁程度,台湾都远逊于新加坡和香港。这才是龙应台应该打个问号的地方。为什么?为什么?台湾实行了二十年的民主,却大大落后于新加坡和香港?为什么过去没有大陆力挺的时候,台湾可以创造经济奇迹,傲视大陆,高居四小龙之首,现在尽管有大陆的强力扶持,仍然居四小龙之末?如果龙应台从这个角度分析乱和民主的关系,或许才是切入正题。

  当然龙应台的思维方式在台湾是相当普遍的。曾有一位台湾的教授,在参加北大举行的“中国模式”研讨会上,这样讲过:在一次选举前,他问自己的学生,是否要去投票。结果大多数说“不”。这本来就足以证明大家对这个体制的失望和反对。不料,这位教授又问:如果和大陆相比,你是否赞同台湾的模式。结果是大多数同学说赞成。可是大陆和台湾政治制度不同,不具可比性。要比应该和制度相同的国家对比,和同一发展阶段的国家相比。象今天的中国,比不过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百姓会接受。比不了瑞士、卢森堡这样的小国,百姓也会接受。但比不过同处转轨阶段的印度和俄罗斯这样的大国,百姓不会接受。就是这个道理。

  龙应台对台湾的“乱“还有一个解读:表面上台湾被撕裂得很严重,但都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一个共识。即:

  “国家是会说谎的,掌权者是会腐败的, 反对者是会堕落,政治权力不是唯一的压迫来源,资本也可能一样的压迫。 而正因为权力的侵蚀无所不在,所以个人的权利,比如言论的自由,是每个人都要随时随地,寸土必争,绝不退让的。”

  “你所看到的争议、吵架,立法院撕头发丢茶杯打架,其实都是站在这个基础上的。这个基础,是以共同的价值观建立起来的”

  如果龙应台不是误读,就是要误导。台湾的撕裂包括民主的不成熟,最大的根源在于国家认同的分歧:一个倾向统一,一个倾向独立。一个连国家认同都不同的两个政党,怎么可能在共同的价值观下“争议、吵架,立法院撕头发丢茶杯打架”?难道龙应台不知道在台湾选举往往归于“是否爱台湾”?支持统一的一方喊的口号是捍卫中华民国?倾向独立的一方喊的是捍卫主权?正常的政党轮替也被视为主权移交?

  龙应台不但没有找对台湾乱的原因,还在为这个乱辩护。如果是学者,是不是要质疑一下学者的严谨和学术水准?难道真的是立场决定客观事实?龙应台还要把台湾的乱和价值观捆在一起,世人不免要问,这是一种什么价值观?竟然在这个基础上导致台湾的民主乱象?

  至少从龙应台的文章可以做出如下的推理:乱是民主的必修课,民主必然乱。乱是建立在共同价值观(民主)的基础之上的。有这样的价值观,必然乱。

  大陆的崛起,是全球每一个华人无不欢欣鼓舞的。然而,龙应台,却提出了她的崛起观:文明的崛起,“以文明的力量来崛起的”。

  当然文明的框架太大,不同的文化对文明的理解也不同。所以龙应台提出了自己的文明观:

  “我愿意跟大家分享我自己衡量文明的一把尺。它不太难。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的程度,就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它的精神病人,它对于残障者的服务做到什么地步,它对 鳏寡孤独的照顾到什么程度,它怎样对待所谓的盲流民工底层人民。对我而言,这是非常具体的文明的尺度”。

  看到这里,每个读者可能都会觉的有道理,然而只有看完了下一段,才会明白龙应台的目的所在:

  “一个国家文明到哪里,我看这个国家怎么对待外来移民,怎么对待它的少数族群。我观察这个国家的多数如何对待它的少数——这当然也包含13亿人如何对待2300万人!”

  龙应台所谓的文明,归根到底就是强大的大陆如何对待弱小的台湾而已。龙应台你又何必绕这么大圈子呢?还非要说一些“如果说,所谓的大国崛起,它的人民所引以自豪的,是军事的耀武扬威,经济的财大气粗,政治势力的唯我独尊,那我宁可它不崛起,因为这种性质的崛起, 很可能最终为它自己的人民以及人类社区带来灾难和危险”这样冠冕堂皇的修饰语干什么?

  事实上,一个国家的崛起,就是经济、军事和政治的崛起。然后才有理论上的总结,才会上升到文明的高度。中华文明之所以长期独霸亚洲,就是由于它的经济、军事和政治上的发达与先进,否则谁会对儒学有半点兴趣?不过,放眼当今世界,能够“军事的耀武扬威,经济的财大气粗,政治势力的唯我独尊,”只有美国一国。把大陆当做批判的对象,恐怕是是错点吧。如果再放眼历史,西班牙、葡萄牙、英国、德国、日本、苏联、美国崛起后都是大搞“军事的耀武扬威,经济的财大气粗,政治势力的唯我独尊,”除了中国,还真没有一个例外。龙应台究竟是要贬低还是要赞扬大陆呢?

  不过,我们不妨以龙应台的文明标准衡量一下台湾。我们知道,民进党是打着民主的旗号上台的,而且八年间把人权口号喊的最响。哪么民进党时代的台湾是如何对待少数族群大陆新娘的呢?:禁止工作、遗产继承两百万的上限(即没有完整的继承权)、每半年就要离开台湾一次(哪怕有孩子)、三个月就要到警察局报备、八年后才可获得身份证(印尼和越南新娘三年就可拿到身份证。没有身份证则无法外出旅游、住宿,更不用说工作)等,甚至抽查两次不在家就要被遣返。

  请问,龙应台,面对这样的台湾文明,你为什么视而不见?你还有什么资格在大陆谈你的文明标准?

  如果说由于文明标准不同,而不认同“大国崛起”,还是中华民族可以接受的底线,但当她说出:“谁又在乎‘血浓于水’?至少我不那么在乎。如果我们对于文明的尺度完全没有共识,如果我们在基座的价值上,根本无法对话,‘血浓于水’有意义吗?”时,不由的令人拍案而起!难道香港和大陆价值观有差异,就不能“血浓于水”吗?西藏和大陆的价值观更有很大差异,甚至是一个国家中的不同民族,难道就不能血浓于水吗?海外华人和中国大陆的价值观也有差异,难道就不能血浓于水吗?难道朝鲜、韩国价值观不同,就应该不再“血浓于水”吗?难道由于价值观的差异,当汶川地震的时候、八八水灾的时候,两岸就不能血浓于水吗?

  民族感情、国家统一与价值观是完全不同层次的问题。而且价值观要服从于国家的统一。林肯就为了联邦统一而宁肯保留农奴制。中国为了香港的回归,实行一国两制,难道这个道理龙应台就不明白吗?

  一篇演讲,开头和结尾都是核心。龙应台也不例外,请看:“我的梦想是,希望中国人的下一代可以在任何一个晚上站在任何一个地方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而心中没有任何恐惧。我们这一代人所做的种种努力也不过是希望我们的下一代将来会有免予恐惧的自由。”

  其实在今日的中国大陆,说什么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恐惧的,各种激烈的观点随处可见,网络上更上如此。不管左派的乌有之乡,还是右派的《炎黄春秋》。只要不付诸于行动。有些哪怕就是付诸于行动,而且是一些得不到宪法保护的活。动,也同样会得到官方的支持。如今年此起彼伏的工人罢工。尽管1982年的宪法取消了罢工权利,但罢工发生之后,各级政府都站在工人一边,通过和资方的谈判,解决问题。其实西方也不过是如此,你宣传共产主义不违法,但只要诉诸于推翻这个体系的行动,对不起,法律不允许。

  反观台湾,是有“新闻自由”,但这是一种什么自由呢?用李敖之子李戡在香港图书展回答记者提问时所说的:有主张台独的自由,没有主张统一的自由。他父亲的朋友郭冠英以笔名在网上发表主张统一的言论,被撤职。2008年我在台湾参加“总统”选举观选,结果发现,蓝营没有人敢说“中华民国”四字,马英九重来复去就是“我是台湾人,烧成灰都是台湾人”。但他就不敢说自己是中(华民)国人。至到大选结果开出,我也才第一次听到“中华民国万岁”的口号。请问,一个竞选最高领导人的候选人,竟然连自己认同的“国家”的国号都不敢说。这还算什么言论自由?马英九,你能告诉我们大陆人,在宪法的支持下,你恐惧什么?龙应台,你可否给我们一个答案?

  做为一个喜爱龙应台文章的读者,一直困惑于她的转变。但看了她这篇演讲,也就豁然开朗。她已经把自己定位在台湾人,自然要以台湾人的利益做为指针。所以她才要开篇就是“一千枚飞弹”,张口就为台湾民主之乱辩护,动辙就把价值观抬高于国家统一之上,甚至要否定大国崛起,血浓于水。当她用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大陆的时候,却对台湾轻柔放过。不过。龙应台做为外省人的第二代,她的转变是有代表意义的。现在国民党岂不也就是龙应台吗?

    进入专题: 龙应台   中国梦   台湾问题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吾乡吾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805.html
文章来源:选举与治理网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