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正伟:被通缉记者的底气从何而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40 次 更新时间:2010-08-04 10:57

进入专题: 记者权利  

范正伟  

舆论监督不仅是社会要求媒体的责任,更是法律赋予媒体的权利

记者仇子明果真言中了。

在报道上市公司凯恩公司关联交易内幕,被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全国通缉后,这位记者依然强硬地表示,一定会让发出“通缉令”的浙江丽水市遂昌县公安局向他道歉。

话音刚落,7月29日,浙江丽水市公安局调查核实后认定:遂昌县公安局的决定不符合法定条件,责令其立即撤销刑事拘留决定,并向仇子明赔礼道歉。

从“西丰事件”到“跨省追捕”, 记者“涉案”已不是第一次,类似使权力蒙羞的赔礼道歉也不是头一回了。只是,一个“通缉犯”如此自信、料事如神,还是不免让人诧异,如此底气究竟从何而来?

显而易见,遂昌警方的通缉令并非其所谓的“程序合法”,相反却是“选择性执法”。一般来说,新闻报道的责任主体是媒体,而非从业人员。仇子明的报道都是经过报社审核后发出的,属于典型的职务行为。即便追究“刑事责任”,首当其冲的也应该是报社而非记者。

从仇子明的言论来看,他的“强硬”,是因为“所报道的都是事实”、“手上有犯罪铁证”。因此,在“道歉”预言成真之后,更应关注的是:仇子明报道的凯恩股份改制过程中侵吞国有资产、侵占国有土地、将上市公司资产洗钱至个人腰包等问题,是否也是“所言属实”?

耐人寻味的还有,面对报道列举的种种证据,遂昌警方不去核查记者反映的公司违法问题是否属实,而是雷厉风行地“通缉”作此报道的记者,厚此薄彼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疏忽”或隐情?

按说,“损害商业信誉罪”这样的故意犯罪,一般很少涉及新闻媒体。这是因为,一方面,该罪主要针对商业竞争对手的恶意诽谤行为;另一方面,根据法律或惯例,媒体只有严重失实或者故意诽谤,才会被追究责任。对媒体监督的这种“宽容”,既是因为媒体采访很难掌握全部信息,更是以此来保障人民的知情权、监督权。

上市公司作为关涉众多利益的公众公司,持续的信息公开、接受政府和公众监督,都是基本义务。公众和媒体对上市公司的批评质疑,也是市场经济的一种常态。对媒体的批评曝光,遂昌警方不是去认真调查核实,反而偏听偏信,滥用本该审慎的权力,这不仅无助于捍卫法律的公平与严肃性,还会给人权力与资本瓜田李下的嫌疑。

仇子明无疑是懂法的,而且坚信在今天这个时代,舆论监督不仅是社会要求媒体的责任,更是法律赋予媒体的权利, 这是他底气之所在。据悉,丽水市公安局将对该案件作进一步调查,依法追究相关人员责任,这无疑是对政府公信力的及时补救。此外,我们还需追问的是:为什么一次次“事前声称依法”、“事后被迫道歉”的闹剧,仍唤不醒对公民权利的敬畏,阻止不了一些人对批评监督的压制?

法谚有云:“没有救济,就没有权利。”事实反复证明,如果只有应急式、公关式的事后救济,而缺乏对权力的有效约束、对法律的敬畏捍卫,公众和媒体的监督权依然可能被悬置搁浅。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只有在制约权力与保障权利的双重视野下,才能找到权利伸张的广阔空间,培植民主政治的沃土。

    进入专题: 记者权利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时评与杂文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35145.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人民日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