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中国的战略定位及要国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65 次 更新时间:2010-02-04 09:50:21

进入专题: 战略定位  

乔良 (进入专栏)  

  

  1月25日,中国著名军旅作家、军事理论家、评论家、空军指挥学院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乔良少将在新华网“纵论天下”研讨会上发表演讲。

  

  我今天要谈的话题是怎么看待今天的中国,以及中国现在面临的种种亟待解决的问题。为什么现在全世界对于中国的看法非常矛盾,包括我们自己的看法也很矛盾?这和中国今天的现实状态有很大关系。今天中国的现实是什么呢?中国实际上是一个二元化的国家,虽然呈现出了一个发达国家的种种特征,但是同时还保持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种种特征。从经济到政治,从军事到文化,无不如此。这种二元性在我们国家的方方面面表现的非常明显。

  比如说,前不久社科院拿出一份黄皮书,说中国的军力是世界第二,有人认为这是一个笑话,但是如果从它拿出的指标来看,从中国的军费到中国现在的军事装备,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国军力确实可能要排在世界第二。但是,这是否就是一支军队整个军力的指标,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中国军队是现在世界上最庞大的军队,但同时军力又很薄弱,这和我们的国力一样,呈现出一种二元化特征;一方面初露发达国家的迹象,另一方面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一方面是联合国安理会拥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同时很长时间里在各种国际组织中,世界性的组织中又没有什么主导权;一方面已具备比较强的硬实力,另一方面在对国际事务的话语权方面几乎显现不出什么软实力;一方面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另一方面对现代世界文明几乎没有多少贡献和影响。

  这种二元性特征体现得非常明显,这就使世界包括我们自己对中国今天的状态很难做一个很准确的判断。以绝对GDP计算,中国已是世界第二,但以人均GDP计算,中国又是一个排名非常靠后的国家,但对中国的今天,我们不要太拿GDP或人均GDP说事,GDP就是一个数字游戏,汇率也是一个数字游戏。中国要想变成世界的第二经济大国,玩一玩数字游戏很容易就上去了,比如人民币升值,与美元汇率到5:1,你可能一下子就把日本、德国远远甩在后边,这是一瞬间就能做到的事情,就看中国人民银行干不干。可这种游戏有什么实际意义?

  所以我们还是要看一些更实际的东西。中国今天真正有价值的,是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美国今天地位的下降,其实是和它放弃了制造业有很大关系,虚拟经济这一套把戏可以大大地增加你的财富数字,但是并不见得能增加一个国家的国力。美国产业空心化的结果一方面导致了美国这次的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也导致了美国整体实力的下降。所以对GDP与实力的关系,我们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和把握。

  今年中国面临的形势会很不顺。

  这种不顺会表现在很多方面。换句话也就是说我们将在很多方面都会遇到麻烦,比如说2万亿外汇储备的问题。在美国继续隐蔽地跟全世界玩美元游戏的情况下,中国必须考虑的问题当然是,拿这些储备怎么办?这两万亿绿纸,在美元坚挺就是硬通货,在美元贬值时就会成为废纸。

  眼下,全世界都在拿人民币汇率说事,人民币升也不是,贬也不是,保持现状也不是, 这已经成为让我们很头疼的问题。还有我们国家的资本如何使用,如何进行海外并购,如何从国外获得资源和能源,包括获得能源和资源等方式的问题,还有海外权益、海洋国土以及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等问题,这些都可能在今年或者未来几年里,成为越来越牵扯我们巨大精力的大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美国国际地位正在下降,美国实力开始减弱。由于美国地位的下降和实力的减弱,国际领域出现了一些权力真空。这些权力真空有些是需要我们去填补的,有些是美国人想让我们去填补的,还有一些是美国人不希望我们去填补的。不希望我们去填补的权力真空,美国人又没有力量像原来一样充填它,这时他就会制造出一些力量来填充。我称之为代理人遏制。也就是美国人顾不上这些方面时,他就会鼓励与你有矛盾和冲突的国家出头代他遏制你,比如南海问题、中印边界等问题,美国人拉拢印度和东南亚各国,其实都是在制造代理人遏制这样一种可能。美国人过去搞代理人战争就是这样,我判断美国将会对中国使用代理人遏制的策略。

  从以上这些方面来看,我们面临的2010年局面很不妙。除了我们外交策略上要研究应对外,我们更应该从国家战略层面来思考创新。

  我一直认为中国没有一整套成型的国家战略。“摸着石头过河”是个好策略,30年前提出来时曾经发挥过巨大作用:当有人想用姓社姓资的问题来质疑中国的改革开放时,邓小平以他的睿智,用“摸着石头过河”化解了这种疑虑。但是摸着石头过河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过河?过了河又要干什么,这是一个需要一开始就明确定位的问题。而30年时间我们摸着石头过了大半条河了,还没弄明白自己水淋淋地爬上对岸后究竟要做什么,直到今天才开始羞答答地谈大国崛起,但是成为怎样的大国,是弱大国还是强大国?都不清楚,世界上所有的大国,发展到最后都没有逃脱帝国的命运,包括美国在内。美国已经充分地汲取了在他之前所有帝国命运的教训。为什么这么说呢?英国给美国的教训是最充分的,英国的殖民史告诉美国,老牌帝国奴役世界的方式已经行不通了,因此美国人就创造出了金融殖民的方式,它不再像英国那样把世界各国变成它的资源殖民地,而是把全世界各国变成了它的金融殖民地。很多国家先是美国的“准马歇尔计划”的受益者,这一计划的策略就是先把羊喂肥再剪你的羊毛,榨你的奶汁,吃你的羊肉,就像《喜刷刷》里唱得那样;拿我的给我还回来,吃完的给我吐出来。一句话,就是要你回过头去反哺美国。

  美国作为一个金融殖民帝国完成了对全世界的金融殖民化,也就是金融全球化。但美国也忽略了一点——这说明美国作为金融殖民帝国的经验还不足,就是他以为只要自己处在世界经济的高端,只要占领了金融制高点,就可以一劳永逸地统治全世界。他忽视了任何一个国家都必须建立在经济实力的基础上。美国把金融实力和经济实力等同起来,这是美国人犯的最大错误,到今天美国人开始尝到了这一错误的恶果。

  美国前车可鉴。中国必须反思我们要走哪条道路,这个问题到今天我们都没有想清楚。我们国家缺少一个清晰的战略定位,哪怕是中短期的定位我们也没理清头绪。我们的定位应该是什么呢?既然我们已经明白西方国家要我们成为负责任的大国的真实意图,而我们要想成为有影响的大国也不可能不负责任,同时我们也明白有很多责任我们一时还负不起,那么我们就应该把自己定位在“区域大国,世界影响”这样一个位置上,即有世界影响力的区域大国。这就使我们在负责任的时候可以主要负区域性的责任,而不一定去力不从心地负全球性责任。

  另外就是要“立足亚太”,这就可以不完全把美国排除在外,因为在今天处理全球事务,排除了美国几乎什么事情都干不成。任何抱有这样的企图和野心的国家都可能欲速不达,所以不妨把美国包含进来,“立足亚太,辐射全球”。前面是区域大国世界影响,这是我们的基本定位,先定位再定势,趋势就是要从地区辐射全球。

  此外,谈谈大国关系问题。我倾向于中国人从大国关系的概念里跳出来,不要一谈外交关系就是大国关系,我们太久地关注大国关系,结果让我们从中获益甚少。一排序就是第一中美关系,第二中欧关系,第三中日关系,第四就是和金砖四国的关系,这个排序真的对我们那么重要吗?我个人看法对中国今天最重要的就是两大关系,一个是中美关系,因为中美关系是你在处理任何事务和关系的时候都不能绕开的关系,美国对你的影响太大,所以中美关系是很重要的;第二就是中国和资源国家的关系,中国既然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你选择的路径也已经是制造业立国,那么你现在的发展就离不开从全球获得资源和能源,因此你就必须要格外处理好与所有资源国的关系。我们从苏丹、从沙特,从伊拉克、从伊朗、从哈萨克斯坦,从俄罗斯拿气、拿油,从澳大利亚拿铁矿石,所有这些资源国家就都是我们的重要关系国,一定要搞好与他们的关系,让他们从中国的发展中充分获利获益。处理好与他们的关系,获得他们的支持,才能确保我们作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把这两个关系搞好比其他什么关系都重要。

  另外,我还想稍微谈一点地缘战略的问题。我想特别强调的是,我们不要对所谓针对中国的满月型包围太在意,其实现在的地缘战略已经不是对世界有决定性影响的一种战略方式,真正对今天的世界有战略性影响的实际上是几种新兴的力量:金融的力量、网络的力量、舆论的力量、空天打击的力量,这四种力量将决定世界未来的走向。当然,地缘政治的影响也不是可有可无,只是我们不必对这一因素过于紧张,过度反应。一说就是敌对势力已对我们拉起满月型包围圈,好像国门外群敌环伺,我们已深陷重围。其实,只要一根巧妙的外交杠杆,所有这些问题就会一一化解,关键是你的外交要既有实力背景,又有好的策略。

  所以, 除了我刚才所说的两大关系以外,就是我们一定要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今天,中国的周边关系是最风云莫测国际关系。

进入 乔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战略定位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1665.html
文章来源:新华网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