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华尔街危机周年报道:过激救市抵消了应有的反思

——访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2 次 更新时间:2009-09-21 18:29:33

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  

陈志武 (进入专栏)  

  

  编者按

  

  2008年9月15日,拥有百年高龄的华尔街巨头雷曼兄弟公司轰然倒地,美国的次贷危机也迅速演变成金融海啸并向全球扩展。

  在金融危机爆发一周年的日子,我们组织了华尔街的市场参与者、监管者和学者的系列专访,感受华尔街的沧桑巨变。也希望在专注眼前的治标之余,各方更能思考出更加长远的治本之策。否则等待我们的,很可能是未来更大的危机。

  作为金融专业的学者,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陈志武在学术界颇有影响。日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的专访中,陈志武特别针对政府在金融危机中的作用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中国证券报:回顾金融危机以来的这一年,世界各国都采取了强有力的经济刺激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我们知道,任何非常规的货币财政政策都会有副作用,您认为美国政府在处理金融危机的问题方面是否得当?

  陈志武:危机的产生是人们往往因为成功变得更加自信,到最后往往盲目自信,成功太多以后,因为变得过于自信,最后必然会做很多非理性的经济决策,这种基于过于自信采取的经济非理性行为,最后日积月累会酝酿成为一场大的危机。这种过于自信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自我调整,必须通过危机逼着人们进行反思和自我修正。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过去一年,那么多国家的政府,采取了那么多过激的救市行为。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把世界各国特别是美国本来要进行的应有的反思过程,通过政府的救市行为抵消了。

  雷曼兄弟去年9月15日宣布破产到现在正好一年的时间,总体上来看,从去年秋天开始,美国还有其他国家的政府,采取的这些大刀阔斧的举措从相当程度上来讲是过头了。

  尽管很多人说这次金融危机是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但是实际上因为这次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衰退时间也就1年半,跟1981—1982年那次经济衰退的时间,基本是一样的,不管是失业率,还是GDP,这次美国金融危机衰退的程度,很可能比1981、1982年还更少一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从今年年底,去年年初,那么多人觉得这一次金融危机,要终结美国式的金融资本主义,甚至可能终结市场经济。包括当时很多报纸、电视都是吓人的头条。现在回想起来看,当我们身处金融危机最高潮的时候,做出了那么多的过于悲观的判断,是可以理解的;另一方面,各国政府也采取过激的、大刀阔斧的救市的行为,其最终的结果是,美国和其他国家本来是有更多的反思金融危机的机会,纠正错误的机会,却无形中被剥夺了。如此一来,这也为新的金融危机或者经济危机,提供了孕育之机。

  

  中国证券报:您认为政府在危机中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应该彻底让市场自我修复,还是应该更早、更多地介入?

  陈志武:我认为政府介入救助的程度可以少一些。在美国,奥巴马登上总统宝座以后,把美国政府救市举措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是通过对很多救市举措的观察可以发现,当初引发次贷危机的起因非但没有被修正,反而被强化了。比如美国之所以出现次贷危机,就是不管买房者是否有足够的收入,不需要很多首付,就可以给他们很高的贷款去买房。但是在今年初,奥巴马政府出台的救市方案中的一个安排就是给那些还没有买过房子的美国人8000美元的补贴,如果他们在今年年底之前买到房子,在他们贷款的时候,或由政府提供担保、或是他们的首付只要3%。这个所谓的救市政策,是减少了金融危机发生的可能性,还是把未来金融危机出现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还值得进一步商榷。

  在美国历史上,至少在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之前,政府都基本采取不干预市场的政策,这使得美国在经历多次金融危机以后,都能够倒下去又能爬起来。但是在二战结束以后,美国政府在不同的时期受到的影响使得美国的总体经济实力和经济竞争力在下降。我觉得美国也许是在重复当年英国所经历的历程。英国曾经是最早奉行自由市场经济的国家。但是很遗憾的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英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今天英国的经济实力日益被削弱。这一次金融危机以及美国政府大刀阔斧地介入所带来的一系列正面、负面效应,在这个时候都非常值得我们去进行更多的思考。

  

  中国证券报:奥巴马政府目前正在持续推动金融监管的改革,您觉得这种改革是否会影响美国金融业的竞争力?

  陈志武:我觉得这次金融危机之后,金融市场要进行的改革,一个是金融市场本身要做的调整,第二就是政府监管和架构的调整。从去年10月到现在,全球的金融行业在行为规范方面都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我觉得有没有政府的监管和调整,都不是非常重要了,因为整个金融行业有改革的动机,为了能在以后更好的活下去,必须要做更好的调整。在市场参与者作了这么多的调整以后,恐怕奥巴马想要进行的金融系统监管体系改革必要性不大。另外,美国从政治层面上要进行改革的压力下降了很多。现在无论是华尔街还是国会,要求更多监管金融机构的呼声较几个月以前少了很多。

  我不认为在证券和金融市场的法律等方面,还有必要做更多的根本性的调整。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会象2001年年底安然事件出现以后,美国推出的《萨班尼斯-奥克斯利法案》之后的情形,牺牲掉美国金融市场在全球的竞争优势。在这次金融危机发生之前,很多美国官员已经意识到,很多针对安然事件做出的立法是一时的冲动,太过激了,牺牲了美国在金融市场方面的竞争优势。这个教训会多少约束美国在这次金融危机以后的金融监管冲动。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0480.html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