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楚华:我们都是汉奸的后代——与愤青谈汉奸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79 次 更新时间:2009-06-18 15:48

进入专题: 假愤青   汉奸  

叶楚华  

——当不当汉奸是一个经济学问题,它取决于经济预期

——八零后思想家与鲁迅认为:我们都是汉奸后代

——骂汉奸就是骂祖宗

核心提示:鲁迅先生说,“有骨气的人都被满清杀光了,那么我们的祖先是为了苟且偷生才活命下来的,因为有骨气的人反抗的人早就被杀光了,如果他们不偷生,也不会有我们了。”可见在汉奸问题上,鲁迅先生旗帜鲜明地支持了叶楚华的观点:我们的祖先都是苟且偷生的汉奸,我们都是汉奸的后代。

历史的客观事实不以愤青的主观臆想为转移,国人当不当汉奸,完全是一个经济学问题,他取决于汉人的经济预期,如果预期侵略者将成功,那么汉人就全部成为汉奸。蒙古铁蹄之下,满清入侵之时,中华大地更无一人是男儿,举国皆是汉奸。客家人的太平天国起兵反满,镇压它的恰恰是汉人的武装——曾国藩这个大汉奸集团。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我们皆是汉奸的后代,这当然也包括时刻把汉奸卖国贼等词汇挂在嘴边的中国当代愤青,他们骂汉奸,无异于骂他们的祖宗。事实上,色厉内荏的愤青恰恰是最容易做汉奸的。没看到汪精卫的例子吗,汪精卫也曾经是一个大大的愤青,最后成了头号汉奸卖国贼。

汉奸一词,现在多指投靠侵略者,通敌卖国的中国人。但是在近代之前,汉奸一词的含义就是指汉族的败类,就是指背叛汉人朝廷,投靠或者帮助少数民族的汉族人。比如,与匈奴勾结,与金人勾结,与满族人勾结的,与蒙古人勾结,都属于典型的汉奸。

清朝以前,基本上没有少数民族之外的国家侵略中国,有的只是少数民族武装攻击中国的汉人政权,汉奸就是指帮助这些少数民族的汉人。历史上有名的汉奸如汉初的中行说,南宋的秦烩,明末清初的吴三桂。到了清末,汉奸的含义就发生了变化,这个时侯西方列强开始侵略中国,此时汉奸不再是指帮助少数民族攻打汉人朝廷的汉人,而主要是指投靠西方列强的中国人了,例如,我们历史教科书上把李鸿章称为汉奸,因为李鸿章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又如,民国时期的汪精卫也是非常有名的汉奸。

与汉奸意义接近的一个词叫做卖国贼,这两个词经常被愤青连起来使用,叫做“汉奸卖国贼”。卖国贼,顾名思义,就是指出卖自己祖国的人,差不多与汉奸一个意思,只不过卖国贼可以各个国家都有,汉奸专指中国的卖国贼。

汉奸和卖国贼都是愤青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汇,放眼互联网,几乎到处都是愤青打到汉奸卖国贼的留言,但凡思维开阔,主张与外部世界积极交流的学者,都会被愤青骂为汉奸。可是事实是,世间哪有这么多汉奸卖国贼呢?如果真有那么多卖国贼,这个国家早就被卖光了。卖国是一个很“大”的词汇,不是说卖猪肉、卖大米这么小的事情,卖国,至少是出卖了对于整个国家而言有一定意义的东西吧,比如,出卖万分之一的领土给洋人。然而网上被愤青骂为卖国贼者又何止成千上万,这些卖国贼如果每个人都出卖相当于万分之一领土的东西,这个国家早就被卖光了。

所以,愤青并没有搞清楚卖国一词的含义,也没有搞清楚到底谁才会有资格、有权利去卖国。我们惊奇的地方就在于此,被骂为卖国贼的绝大多数并非掌握权力的官僚,而是自由派的知识分子。这些知识分子何德何能能出卖国家呢?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个穷酸书生,你要说他们出卖几套房子,卖几本书还有人信,你要说他们在出卖国家这么个庞然大物,就太可笑了。

又有愤青反驳道,卖国并不一定是出卖东西,这些反动知识分子,可以蛊惑人心,用自己的学识和理论蒙骗国人,为帝国主义国家谋利益,为列强做利益代言人,为西方国家出谋划策遏制中国、破坏中国,他们也是卖国贼。能这样说的愤青,其实蛮可爱了,算是愤青当中思维层次较高的了。当然,不可否认任何国家都存在极少数背叛祖国的知识分子,把这些人称为卖国贼并不过分。

然而,由于愤青智商的天然缺陷,他们往往混淆了两件事情,即把正常的市场行为混同于卖国,在开放的市场经济中,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任何人,都有权选择在市场中实现自身价值的方式,知识分子可以选择为国内企业打工,同样也可以选择为外企打工,为外企工作的知识分子(比如经济学家、管理专家等等)自然就要为它的利润最大化服务,他们为外企出谋划策与国内企业竞争,这些行为只要不超出各国法律允许范围,就无可厚非。然而,愤青不管这些,凡是为外国人服务的知识分子,统统都是卖国贼,没有一个不被他们骂为汉奸,他们为了骂的痛快,甚至不惜造谣,比如被愤青封为“头汗汉奸”的经济学家谢国忠,就被愤青造谣称其已经加入美国国籍,到后来,谢国忠不得不出来辟谣,证明了自己仍然是个彻头彻尾的中国公民。其实,谢国忠仅仅是个打工者,只不过他选择了去外国企业打工而已,他为外企谋利益是应该的,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国家部门出来说谢国忠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勾当,愤青有什么理由指责其为卖国贼呢?愤青跳出来说自己是被谢国忠忽悠才被股市套牢的,这只能说明愤青的傻,既然你那么肯定谢国忠为洋人服务的卖国贼,你又怎么相信他的话呢?从谢的博客留言中可以看出,骂谢国忠是汉奸的愤青当中不少是股民,这不能不让人叹为观止。

我在这里要告诉愤青的是,汉奸,或者说卖国贼的确是一种客观存在,但问题在于,要找到真正的汉奸,你们再喊打不迟,在网上逮一个就骂,只能说明你们的愚蠢与懦弱。在你们与这些知识分子激战的时候,真正的汉奸卖国贼正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笑。

从另一个意义上说,愤青把汉奸当成口头禅来骂人,本身就很可笑,因为这其实就是在骂自己的祖宗。因为,从汉奸的初始含义(清末之前的汉奸含义)出发,其实我们都可以称为汉奸的后代。难道不是吗?你看满清统治之下,中国哪一个汉人不是做了汉奸,你看蒙古人统治之下,有哪个汉人不做了蒙古人的顺民。也被愤青骂为汉奸卖国贼的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在中央电视台的经济频道的一期节目中顺便提出了一个汉奸理论,央视没有掐掉,面向全国播出了。张维迎说,一个人做不做汉奸,取决于“经济预期”,如果一个人预期这个外族(或外国)的统治将长久的话,那么他就会选择投靠这个外族,也就是当了汉奸。按照他的意思,汉奸的多少,实际上取决于外族侵略势力和汉族势力的力量对比,如果大多数人都预期外族将胜利并将统治下去,那么,遍地都是汉奸。如果大家预期汉人有能力把侵略者赶走,那么汉奸就是少数。

不管愤青如何批判张维迎的这个理论,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只有按照这个逻辑,才能解释历史上的外族入侵的情况。蒙古铁蹄之下,所向披靡,汉人闻风丧胆,大家很快建立了蒙古人将胜利的预期,所以很快汉人就没了抵抗,都做了汉奸。宋朝之时,无论北宋还是南宋,都有一大部分汉人没有选择做汉奸,这也是多数人预期汉人江山能稳固的结果。再到日本侵华,国民党内部分为两派,汪精卫做了汉奸,成立了伪国民政府,而蒋介石的一派则是选择了抗日救国。应该说,整个中国,多数人没有选择做汉奸,这也是因为多数人预期国民政府能取得胜利。如果国民政府像明末朝廷抵抗满族铁蹄那样兵败如山倒,恐怕情况就不是这样了。

有愤青说,你说的不对,蒙古和满清统治下,汉人只是亡国奴而不是汉奸。其实,血淋淋的历史已经在反驳愤青的观点了。且不说满清之下举国汉人留了那难看的发型,也不说吴三桂带领下的千军万马当了满清走狗,也不用说举国汉人才子梦寐以求去清廷当官,单单看轰轰烈烈的汉人掀起旨在推翻满清的太平天国运动,恰恰是被汉人曾国藩的湘军给镇压下去的,你说曾国藩的湘军是亡国奴还是汉奸呢?所以说,满清统治之下,并非亡国奴,而是绝大部分汉人都当了汉奸,军人当了清廷的暴力助手,读书人全都争先恐后为异族统治者出谋划策,老百姓全都是顺民为清廷纳税同时指望自己的子女能入清廷为官,举国汉人,无一不是卖国贼,在太平天国之前,汉人甭说没有大规模的武力反抗(三番之乱不值一提),即便是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也没有。

又有愤青说,不对,蒙古族和满族都是我中华民族的一员,我们的祖先既不算亡国奴也不算是汉奸。这一下,我还真不知该怎么说才能更清楚了,打个比方吧,一个强悍的光棍汉征服了一对夫妻,妻子成了他的,男人成了他的奴才,然后这个奴才说,我们是一家人了,我们的家没有灭亡,你那也不叫侵略。这就是愤青的逻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多思想文章参见八零后思想家的新书《中国谁在不高兴》——为国运昌隆建言,向中国愤青说不。

广东出版集团,花城出版社,2009年6月出版,阳光卫视董事局主席陈平先生作序。

内容简介:首次系统地剖析了愤青群体,全书可谓一本“打捞愤青教材”;提出了一个“愤青经济学”的概念,从经济角度分析愤青现象;以年轻人的视角从理论上批驳了新左派,新颖地阐释了中国的改革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阐明了“美国为什么富强、中国为什么贫弱”这个重大问题,重申中国必须与现代文明(西方)合作而不是对抗的基本结论……

    进入专题: 假愤青   汉奸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时评与杂文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80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