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官到底要什么料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36 次 更新时间:2004-02-01 22:39

进入专题: 萧一湘  

萧一湘  

笔者年届八十,耳闻目睹并亲历,反思到底当官要什么料子?

感悟之一、官是民之领班,官的素质应该高于民,否则,以其昏昏,如何使人昭昭?深感治国必凭才、德。前几十年用官阶治国、救民,只能误国误民。

感悟之二、真正掌握社会发展命运的人是读书人,但是中国历代读书人却难以掌握自己的命运。这是中国传统集权文化的悲剧。

而且知识分子的属性时而说他们只是一个阶层。只是附在别个阶级身上的一根毛,时而在较长一段时期却都归属于资产阶级。而资产阶级在30多年前又是被彻底消灭的对象。(www.yypl.net)

近来中外学者又称只有大学文化,没有高度人品还是不能叫知识分子,或者说只有知识而没有智识,还不算知识分子。“名不正则言不顺”嘛!看来我国的知识分子的涵义,也得改革了。

感悟之三:有人说,当前当官者的文化素质逐渐提高了,但是腐败又加重了。为什么?

首先我说腐败难免是唯物的说法。先讲一个故事:譬如桌上有碗鸡,周围有五个人,谁都想吃,这是统一的想法,是动物的本能,是共性。但是如何挟到各人嘴里,那就八仙飘海,各显神通了:甲、通过自己劳动赚着吃;乙、通过手头的权力夺着吃;丙、一无本领、二无权势,凭着两肩力气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夺着吃;丁、一无本领、二无权力、三无力气,只得等到酒囊饭袋们倒满走了,就挤挨桌子边捡两根鸡骨头也要吃一吃;戊、现在还没有能力吃,但毕竟还有点羞耻心,暂时不吃,等到有能力时再吃。心态各异,这就是个性。

食、色性也,所有动物都是如此,人与禽兽之不同处,只不过还有点廉耻和思想创意的差异而已,既有本领和道德修养上的差异,还有生活环境上的差别,所谓饥寒起盗心的特殊条件等等,于是腐败伴生了。这就是人类社会在发展的道路上腐败的不可避免性,这是唯物论。而这种差异是不分阶级的,什么阶级都会产生腐败。不但现在有,过去也有,将来还会有,而且随着物资的不断丰富,人的欲望也将随之不断升级。这个欲望,用得好,既是社会发展的动力,用得坏,也是破坏社会的因子。这就是笔者对“腐败难免”的看法。

我看要给消灭腐败定个日程,恐怕当今世界还没有那位伟大的政治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能够发明这项专利,希望诺贝尔基金能够定下这个项目。当然大体方向还是有了,就是权力要制衡。可惜当前的电脑里也还没有“制衡”一词。(www.yypl.net)

其次,今天人们一谈腐败往往就同新中国的前30年比,以为前30年的干部是廉洁的。现在的腐败,都是改革开放搞乱了。当然今天的腐败已是够严重了,但是过去就少了吗?不严重吗?穷能出廉洁,还要富干什么?孔子首传弟子颜回能居漏巷,一箪食,一瓢饮,这样的人多了,还有什么典型性?改革开放不是多此一举吗?非也,回忆这个问题来,笔者在前30年仅个人所知都可以写成一部腐败内容的巨著。限于篇幅不例举了。

如果把今天的腐败,归之于改革开放,而对于过去的腐败,中青年多无知,知情的老干部或者不愿说,或者还不敢揭露,于是有的人留恋起毛泽东时代来。不但影响今天的改革,而且对于如何治理腐败都会找不到根源,总还盼望出“真主”,出清官,还会留恋人治,淡化法治,这些年不少新闻媒体不是还在吹1952年“三反”运动吗,这是非常严重的。

再次,要想清除今天的腐败,愚以为要从三个方面去认识,病源不清,乱投方,是独劳的。治方有三:

一要对“官国”文化彻底清扫,这是祸根,应该猛扫“官”威,提倡平等文化,平等政治。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凡是当官者,硬要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虎,而且累教不改者,人民代表又有权不用者,即使是执政党也要定个期限承诺。否则,国人自己可以用宪法维护之。国人也要急扫奴性,树立我是国之主人,参政、议政是我应有一份的责任意识,自主意识。(www.yypl.net)

二是对当前干部的素质底线要弄清。当前执政者群体中,多是“三穷”(文、道、财)的特殊环境中打造的。他们绝大多数出生于“文革”前夕,成长于兽性返祖的“文革”时期,教育严重受害,人性在加少,兽性在加多,算是“文穷”。“文革”之后,对于共产主义正在雾里观花,传统道德在文革中已被破“四旧”破了。连中小学里的历史课也被取消过,屈原、文天祥不知何许人也,算是“道穷”。改革开放后,放眼西方及周边国家和地区,看到前30年的社会主义,父辈们力没少下、汗没少流、忠没少效、苦没少吃,辛劳了大半辈子,天光看鱼篓,只有几个虾公细鱼,囊中羞涩,经济相形见绌,算是“财穷”。一旦打开西方窗户,看到他人珠光宝气,一种资本主义原积累时的暴发户心态赤裸地暴露了。以这种文化、道德、财富都很缺乏的“三穷”干部,来执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政权,而这个阶段对资本主义工业化初期弊端产生的阵痛又难以在短期内避免和克服。当然这类人中也有能够自我刻苦学习、胸怀大志、或者在小环境中受了良好的影响还能卓有成效。但是,这类人士是不太多的。而且这类人士往往难以上去,即使一时上去了,也是难以行动自如的。李昌平在棋盘乡改革不下去的出走,吕日周在长治虽也曾轰动一时,竟然被“荣调”到省政协的八等冷席。像这样的赤胆忠心干部,不能不令改革家寒心!

这种干部的底线,你能让他们中多数自律吗?上面喊搞什么“三讲”、“学雷峰”、“德育治国”、“三个代表”,下面很大程度流于形式,特别只要上面一种教育刚动员,下面马上有“现成成果”套上,表面看来在紧跟,实际上是对上级“叨唠”的否定,你看我不是在你发出号召之前就早已出了成果吗?好像他们早已自觉跟了上来,这不明明表示上面的号召已经多余了吗?这种形式主义的“新闻”,最令百姓讨厌了。谈到各级党校的培训,也有上面心诚,下面度金的现象,他又多了一份升值的资本。自律既然不能,而他们又已掌握着绝对权力,百姓又无法监督,这便是当前干部腐败的重要成因之一。(www.yypl.net)

现代化不异椽木求鱼。大水茫茫,家贼难防,危险就在这里。自然只能请这个说起来陈旧做起来还是顶新的“德先生”了。即使圣贤也有失策之时,何况这种难以自律的人呢?于是真正民主的法律,真正民主的监督,诚实的执法人,呼之迫切了。

三、还有退下来的老干部中的既得利益者,国家对老干部过去所作出的贡献而享受的待遇,无可非议,这种传统孝心,还在人们心里发挥作用。但是总还有些人,还感到不满足,也赶紧利用“余热”抢末班车:一是尽量把亲信往权力部门塞,二是还在申手大捞“不要白不要”,在旧社会那种“三老”、“八大金钢”、“二十八宿”之流的劣绅,开始浮出水面。居则高级别墅、进出权门要害、显耀于人群。倚老卖老,胡作非为,官方还在礼遇有加,百姓怒不敢言,朝野权势老荣新贵们不能相互制约,而是相互支持,更加火上加油。加以这些人的子女乘机纵火,傍虎耍威,也是改革开放的重要障碍。官方重视的恰恰与百姓重视的形成太大反差,危机大矣!记取旧社会被我们打倒了的土豪劣绅,警惕前进中的后退。

所幸国人已经深知“民主”是一济良方,但也有人怕民主如洪水猛兽,泛滥成无穷灾难。其实民主也是一头山中雄狮,可以发挥震山的威力。“导”与“堵”的妙用,存乎一心而已。这次中央处理“非典”事件,不就是民主宝刀初试?(www.yypl.net)

    进入专题: 萧一湘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时评与杂文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696.html
文章来源:燕园评论首发(www.yypl.net)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