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理想与现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18 次 更新时间:2008-12-17 18:52

周有光 (进入专栏)  

大同与小康

孔子创“大同论”,把人类历史分为“大同时期”和“小康时期”。

大同时期的特点:1、天下为公(禅让传说);2、选贤与能(贤人政治);3、讲信修睦(守信、和谐);4、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财产公有)。

大同时代的实践者是谁?孔子没有说。

小康时代的特点:1、天下为家(帝王专制);2、货力为财(财产私有);3、城郭沟池以为固(城池设防);4、礼义,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法律、道德);5、谋用是作,兵由此起;有过,用刑;不由此者,在势者去(战争、刑罚、废黜、罢免)。

小康时代的实践者有谁?孔子列举:禹、汤、文、武、成王、周公。

这里发生一个问题:

孔子为什么不谈大同时代的实践者,只谈小康时代的实践者?为什么古代圣人一个个全是实践的小康,没有一个实践大同?

原来,大同是理想,小康是现实;大同是想像,小康是实在的。现实可以奉行,理想只能向往。大同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幻景,小康是切实可行的途径。从孔子到今天二千五百多年,向来没有出现过大同世界,但是大同的崇高理想屹立如故,中国人民高山仰止,久而弥坚。

今天中国,建设小康,志在大同。

理想是指路明灯,现实是具体行动;理想崇高,现实平凡;理想白璧无瑕,现实瑕瑜参半;理想幻想一步到位,现实只能摸着石头过河;理想有利无弊,现实有利必有弊。现实的实践方法是科学实验的“尝试与错误”(try and err)。

大同时期是美化了的原始社会,生活极其简单,身外别无长物,无从私有,只能公有。私有需要先有财产。生产发展,开始分工,财务有了剩余,于是公有变为私有。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

什么是社会主义?各人各说,互不承认。今天哪几个国家是社会主义,谁也说不准。苏联有共产社会主义,中国有特色社会主义,英国有费边社会主义,利比亚有民众社会主义,缅甸有军阀社会主义,被赞美为民主社会主义模范的瑞典不承认自己是社会主义,杀人如麻的激进社会主义“红色高棉”恢复了君主制度。一辈子革命的老革命家也说不清什么是社会主义。

陈毅副总理到摩洛哥,该国国王在宴会上说:我们面前的盘子都是社会主义,但是盘子中的作料各自调味不同。

既然说不清什么是社会主义,为什么大家还要自称社会主义呢?因为,社会主义是崇高的理想,谁也不肯放弃这个崇高理想。

第一个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历时七十四年,以六千万人的生命为代价,建成繁荣昌盛、亘古无双的“没有阶级和剥削的社会主义”,后来进一步成为“发达的社会主义”。可惜,刹那之间土崩瓦解、烟消云散。全世界极度震惊,惟独苏联人民沉默接受,泰然处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苏联追求的社会主义是一个崇高的理想,是一幅美丽的幻景。幻景自行淡出,当然静谧无声。苏联鄙视显示的资本主义,向空想的幻景勇敢进军,哪能不忽然崩溃呢!

苏联档案公开之后,俄罗斯和欧美学者进行深入研究,明白了苏联宣称建成的社会主义全是空中楼阁。没有剥削的苏联,实际剥削率大大高出于资本主义国家。

其实,马克思讲得很清楚:建设社会主义必先建设资本主义,要达到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还要联合全世界的无产阶级一同来建设社会主义。苏联违背“发展高度资本主义”的原则,违背“联合全世界劳动人民”的原则,在半封建、半资本、半农奴、半原始的落后社会基础上,强行一国单独向社会主义空想冒进,结果当然只有失败。

苏联鄙视客观的经济规律:反对竞争,工农企业打哈欠;统购统销,废品全部有销路;实物交换,十万苹果一吨钢;暖房经济,冷风吹过尽枯萎。以空想为现实,以落后为先进。俄罗斯至今没有现代农业,缺乏民生工业,依靠天然气涨价发财,而天然气又在跌价了。一度宣称“欧洲第一”的工业大国,竟然蒸发得无影无踪。

苏联的失败告诉人们,分辨“理想”与“现实”是何等重要。

近来印度等国务实的共产党,提出当前任务是建设资本主义,而不是建设社会主义;我国有些马克思主义学者提出,“社会主义民主化”,“资本主义福利化”,殊途同归,两相会合,共同进入共产主义的大同世界。这是全球化时代的新思维。

社会主义是理想,资本主义是现实,好比大同是理想,小康是现实。理想与现实性质不同,不可混为一谈。

马克思去世在一次大战前三十一年,他只看到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的前半,没有看到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的后半,更没有看到资本主义的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他写《资本论》当然只可能是哲学推理,不可能是科学实证。“剩余价值论”已经被现代经济学否定;“全世界劳动人民联合起来”已经没无人工厂否定。人不是神仙,谁也不能避免时代的局限,对马克思主义的失误不必大惊小怪。

过去从苏联传来的社会发展“五阶段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由于“社会主义”是理想而不是现实,不能跟现实的“资本主义”相提并论,学者们正在重新深入研究。

人们可以一如既往信仰崇高的社会主义理想,但是必须分清理想与现实的区别,进一步慎重研究历史的发展规律和全球化时代的波涛节奏。

(2008年11月22日,时年103岁)

进入 周有光 的专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3398.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中国选举与治理,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