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然科学谈哲学、社会科学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77 次 更新时间:2000-06-25 14:01

进入专题: 哲学宗教   何祚庥  

何祚庥院士  

抗战刚胜利时,蒋介石的威望极高,他从重庆到上海时,十万市民自发前去欢迎。但人民迅 速地对国民党失望了。当时人说国民党接收大员是五子:房子、车子、金子、票子、女子。 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就是当时现实的反映。那时,我们就与同学辩论中国的出路在那里。国共两党,哪个好,哪个代表中国的希望?

我是学化学的,那时崇拜居里夫人,那时出版了一本《居里夫人传》,里面谈到居里夫人 在献身科学还是献身波兰中选择了献身科学,并取得了伟大成就,这在我们中也引起了争论 ,到底是选择科学,还是选择革命?在辩论之后,我们班只有一个人去了美国,其他人都留 了下来。

我既然喜欢共产党,于是便趁北大、清华招生的机会,1947年从上海交大转到了清华。我到 清华后,办了个《新报》。为什么叫新报呢”因为是新同学办的。后来地下团组织动员我入党,那时入党可没那么简单,虽然是支持共产党,但入党却是要砍脑袋的,但经过激烈的思 想,斗争之后,我还是决定入党。

后来我到了区解放后,读了许多马克思主义著作,这才大开眼界。我最佩服的就是毛泽东的《 论持久战》,在37年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抗战必胜。

在解放区,我们学到了群众路线。原来我们在大学里,都是搞一些团体。一群熟人你吹我, 我捧你。我们从解放区回去之后,就解散了一切团体和同学们打成一片。

毛泽东指出,中国革命的特点是不平衡性。一次在北京大学学生会会议上,一位同学提出, 六月二日为全国反内战日。大家都很支持,并通电全国。但由于不平衡性,有的地方全力支 持,而有的地方却搞不起来,结果是损兵折将。而且,搞突然袭击或许还可以,但哪有先将 自己示威的日期告诉敌人的?

解放后,我们不懂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中央到基层,都只喜欢搞革命。当年清华园解放时 ,外面炮声隆隆,我们也睡不着,于是便大谈解放后怎样怎样,我们都说还要革命,当时这也有道理,北平虽然解放了,但大半个中国还没解放呢。但钱三强说:“你们这些学生都来 帮我搞原子弹,我还嫌不够呢。”我当然不以为然,但他是老师,我当然没说出来。但后来 事实证明了钱三强是对的,中国确实需要建设人才。

解放后,我到了中共中央宣传部工作,在那里,我读了许多马列主义著作。而且,宣传部里 名人很多,有什么问题,也很容易请教。当时我们反对过陈寅恪写的一篇文章,以洋洋两万字论述杨贵妃在嫁给唐明皇时不是处女。我们称之为“无聊考证”。当然,反对传统,这是 革命的特异功能。这时就有人说我们,陈寅恪的文章也有用的。因为就算从封建道德来说, 唐明皇夺媳也是极不道德的;因此有些历史学家便指造各种假象以缓解人们对唐明皇的遗责 。陈寅恪论述清楚了杨贵妃已不是处女,既指露了封建帝王的荒淫无耻,又揭露了封建历史 学家的无聊。

当时毛泽东的威望太高了,我们都以为毛泽东东说的就对。当时有一次范文澜和郭沫若争论 中国封建时代的开端,范认为是从周期开始,郭认为是春秋战国之交,双方争论得不可开交 。范则举毛泽东一篇文章,里间有一句话:“自周以来,我国步入封建社会……”意思是, 毛泽东都说了,还能有错吗?这件事一直汇报到毛泽东那里,虽然毛泽东认为学术问题就 由 争论,但大家当时还是认为范文澜对,因为毛泽东说过嘛。但后来我们都知道还是郭沫若的 说法更为人所接受。

斯大林在一篇文章里提出民族是随着资产阶级的产生而产生的,而当时有一篇文章认为中国 民族在秦朝时形成,当时我们当然又 了斯大林,但是事实证明我错了。

因此,要学习马克思主义,不能教条,不能以前人说过的为准,这是我的一个教训。

后来我主动申请调到了科研机关,这时便产生了马克思主义与自然科学的关系的问题。我当 时花了很大力气思考科学方法论的问题,在《红旗》杂志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

苏联曾有一项研究得了斯大林奖,但王干昌老师认为这项研究是不可能成功的。我认为他这 是受英美影响太深,对苏联有歧视,但事实又证明我错了,那项研究很快就垮台了。

为什么我懂得方法论,但为什么又老是出错呢?因为虽然懂得马克思方法论,但是如果不同 实践相结合,就会是空的,学哲学,就一定要学习实际,深入实际。

    进入专题: 哲学宗教   何祚庥  

本文责编: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229.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