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维方:以改革开放的精神创建世界一流大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58 次 更新时间:2008-10-21 09:28:54

进入专题: 世界一流大学   改革开放  

闵维方  

  

  摘 要: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发展的辉煌成就举世瞩目,也使中国面临着国际竞争。大学不仅是一个国家科学文化和教育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当今的激烈国际竞争中,更是影响到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因素。因此,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应该是国家长远发展的战略重点之一。一流大学除了必须有世界一流教学科研成果和强大的物质技术基础等硬指标,还必须特别强调宽松活跃的学术环境和追求真理、创新知识的科学精神。中国的大学必须以改革开放的精神,坚持科学发展,进一步解放思想,在教育理念、办学战略、用人制度和管理体制等方面进行改革创新,突破旧体制的束缚,实现跨越式发展,并要以开放的心态,善于借鉴国际高等教育的发展经验,形成广阔的世界眼光和深刻的国际理解,积极参与国际学术竞争,才有可能达到世界一流的水平。

  

  中国的发展正在进入一个新的伟大时代。与之相适应,中国高等教育也进入一个伟大的新时代。这不仅是一个呼唤高等教育大众化和教育公平的时代,更是以时代的强音呼唤着代表中国文化科学技术发展水平和高等教育发展水平的世界一流大学的时代。自1978年底开始的三十年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使中国在经济社会各个方面的发展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中国正在不可逆转地走向世界,世界也正在不可阻挡地走进中国,使中国面临着激烈的国际竞争。建设创新型国家、发展自主创新能力是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所在,而其关键是靠世界一流大学培养出来的具有世界一流的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学术领军人物和拔尖创新人才。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日益高涨的今天,在我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新时代,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是关系国家发展的根本性战略问题之一,也是实现科学发展的客观要求。

  

  一、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是改革开放时代最重要的强国战略

  

  在当今世界,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竞争涉及国家硬实力和软实力的各个领域,包括经济、政治、军事、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在这一竞争中,影响到一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大学。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开放程度进一步提高,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在国际竞争中,最具有战略意义的要素,科学、知识、技术、人才等等都是跨国界地流动着的,都是跨国界地组织着的。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下,要增强我国的国际竞争力,实现科学发展,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意义非常深远。

  可以说,美国在政治、经济、军事上的优势从一定意义上说是以其学术优势和科技优势为基础的。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经说过,美国真正的实力并不在于造了多少汽车和飞机,而在于美国是一个大学林立的国家,具有四千多所高等院校和上百所世界知名的研究型大学。2002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一次谈话中,也强调了美国大学在国际竞争力中的重要作用。他认为,美国大学在全世界高等教育中具有领导地位,吸引了世界各国大量优秀人才。统计资料显示,1972年美国工程技术领域中35岁以下的年轻教授只有10%是外国人,而到1985年这个比例就上升到了55%,而工程技术领域中的博士后研究人员外国人所占比例高达三分之二。这是美国工程科学院1986年给美国政府的报告。在这些来自国外的工程技术专家中,有75%的年轻教授都在申请美国的公民权。该报告指出,这对于美国的科学技术和经济发展及国际竞争力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美国政府在制定移民法规的时候一定要特别重视这一点。世界一流大学的根本功能之一就是汇聚各方面的杰出人才,探讨人类社会和科学发展的前沿。美国以其众多的世界一流大学从全世界吸引了大量的人才,不仅从发展中国家吸引了大量拔尖人才,也从其他发达国家吸引了大量优秀人才。据统计,欧洲国家每年去美国留学的青年学子中,有一半的优秀人才留在了美国。国际竞争力中的核心要素之一,即各个学科的拔尖创新的领军人物等都是跨国界流动的。他们倾向于流动到最有利于发挥他们效用的地方。一流大学为他们的发展提供了相应的学术环境和制度环境。2001年在北京大学召开中英大学联席会议,就连一些英国的大学校长也抱怨人才外流(brain drain),流到了美国,他们也面临这样的问题。因此,我们一定要把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作为汇聚形成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各方面领军人才、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根本措施。

  从这个意义上说,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必须也应该是一种国家战略、一种国家行为,必须由国家重点支持。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很明白这个道理。他曾经比较含蓄地表达这样一种看法,就是当德国的大学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的时候,也是德国的国势在世界上最强的时候。我想他是指1870年前后那几十年,在那几十年中德国的大学引领着世界高等教育的潮流。接着他说:“显然,如果我们的大学停留在二流或三流的水平,德国就无法取得绝对一流的研究成就。现在德国没有任何一所高校能够与斯坦福、哈佛或美国、日本的其他一流高校抗衡。我这样说并非没有根据,因为我经常访问那些高校。从世界水平对比来看,现在德国没有任何一所高校拥有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甚至魏玛时期德国高校那种声望。我们的高校在当时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1] 同样,对美国高等教育的分析,也可以看出一流大学发展的国家行为的特征。 冷战时期,美国通过的最有深远影响的法案之一是1958年《国防教育法》(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美国是第一个把国家安全同大学建设联系起来的国家。《国防教育法》的历史背景是在冷战时期,1957年苏联卫星上天,美国朝野震动,它做出的反应之一就是把国家安全与加强高等教育联系起来。《国防教育法》中有这样的话:“国会在这里宣告,国家安全要求充分发展全国青年男女的智力资源和技术技能;目前的紧急状况要求提供更多更好的教育机会;美国国防取决于掌握由复杂科学原理发展起来的现代技术,也取决于发展新原理、新技术和新知识。”[2] 这一段话,体现了他们作为一种国家行为支持高等教育发展的政策取向。所以,在当今激烈的国际竞争环境中,要使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我们一定要建设能够代表中华民族发展特色和水平的世界一流大学,这应该成为国家战略。在世界历史上,无论是英国、德国、美国或者其他国家,大学的发展都是与一定的国家政策取向联系在一起的。美国的大学在总体上成为世界一流还是在二战以后。1900~1930年间,世界上92位诺贝尔奖得主中美国只有4人。到1941年底,全世界的12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中,只有10%左右在美国。而二战以后这几十年来,大部分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都是在美国大学里学习或工作过的。例如,从1989到1998这十年间,诺贝尔奖获得者数美国学者占了三分之二(欧洲学者13人,美国学者26人)。这与美国的国家科技政策与高等教育政策密切相关:即把一流大学的建设同国家发展与国家安全紧密地结合起来。美国通过其众多的世界一流大学囊括了世界上大量的优秀人才。因此,在目前的高等教育国际化环境下,在中国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并不是具体哪所学校的事情,而是涉及国家长远发展根本利益的关键战略问题。要真正建设创新型国家,实现科学发展,就必须把这个问题提到更重要的高度来认识。1998年5月北京大学百年校庆后,国家开始实施的“985工程”,使得中国高等学校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努力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这在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二、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必须以改革创新的精神实现跨越式战略发展

  

  我们必须十分清醒地看到,我们在努力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在建设,在发展,在前进。发达国家的大学也在建设,在发展,在前进。我们计划用20年达到一个什么标准,但是他们20年后可能会达到一个更高的水平。他们现在前进的步伐并不比我们慢。所以,一流大学的标准是动态的(dynamic)而不是静态的(static)。这里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要想真正赶上去,就必须比别人发展得更快,真正通过改革创新有一个“跨越式”发展,使得我们的一流大学同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不断缩小,而不是越来越大。“跨越式”的发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并不简单。尤其是在办学理念、办学思想上的跨越,在整个大学发展体制上的跨越,是实践跨越式发展的关键。同时,大学要服务国家战略,还要在办学实践中实现文化科学技术的不断创新和跨越。

  尽管不容易,跨越式发展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跨越式发展是原有的旧平衡的突破和新格局的形成。因此,按照辩证法的思想,跨越式发展是规律性的东西。从中世纪第一所大学――意大利波隆那(Bologna)大学诞生到十七世纪,国际高等教育中心和科学研究中心一直在意大利和法国等欧洲大陆国家。十八世纪英国的大学在工业革命的浪潮中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在许多方面超过了欧洲的老大学。而19世纪德国教育家洪堡(William van Humboldt)提出并在德国的大学中采取了新的教学科研相结合的思想,使得德国的大学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成为其他国家学者所向往的学术高地。就是在那个时候,美国学者开始了长达六、七十年的留学德国的浪潮,为美国高等教育后来的跨越式发展,超越欧洲大学奠定了基础。

  19世纪以前德国的大学并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但是在19世纪相当长的时期内德国的大学应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引领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潮流。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的德国大学与当时的英国牛津、剑桥大学培养绅士的办学思想相比,在办学理念和大学制度上实现了一种跨越,即德国人提出的“洪堡思想”带来的大学实践上的创新。“洪堡思想”强调学术自由,强调教学与科研的有机结合,强调人才培养的同时进行知识的创造,在办学思想上向前跨了一大步,在世界高等教育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相应地,德国的大学也就向前跨了一大步,成为非常好的大学。美国也是一样的,现在几乎没有人不承认当今美国的著名大学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用任何一种指标体系来评价,美国的大学都是排在前面。美国在19世纪,特别是1860年以后,学习德国洪堡的教学与科研相结合办学思想,并先于德国在大学里建立了强大的研究生院,这就把洪堡思想制度化了;而这种制度又内化成为美国研究型大学的一种共享的价值观,从而又实现了制度的思想化。这就是一种跨越。这种跨越给美国高等教育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基础。可以说,从1860年到1900年这40年对美国来说是很重要的,在接下来的40年是美国高等教育的“巩固成形时期”(Formative Period),为其下一步跨越式发展做好了准备。跨越式发展需要一个过程,即使美国这么有经济实力的国家,也不是短期内就可以建成世界一流大学的。美国是通过对教育的大量投入才实现今日美国大学的一流地位的。1862年《莫里尔法案》(Morrill Act)使得美国对高等教育的投入增加了很多。到1900年实现第一个40年跨越式发展告一段落之后,从1900到1940年的40年中,美国的大学还没有在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上取得世界领先水平。那个时候还不能说美国大学是世界一流的。美国的大学真正取得世界一流地位还是在第二个跨越时期,即二战以及二战以后的时期。《美国研究型大学的崛起》(The Rise of American Research Universities)这本书,描述分析了美国大学崛起的历史进程,可以看出,美国大学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经历了一个不断跨越的漫长过程。第二步跨越是很要紧的,是与国家战略有密切关系的。这种跨越不仅是投入和硬件建设,不仅是办学规模和学生人数,更重要的是办学思想、理念、体制上的跨越。研究国际高等教育经验可以得知,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都经历了这么一个发展过程,其中理念和体制是特别关键的因素。耶鲁大学的亨利.汉斯曼(Henry Hansmann)教授曾经撰文讲到,曾经作为西方文明珍珠的欧洲大陆的大学在二战后的一个时期由于体制问题而“令人惊讶地衰落下去了”。剑桥大学校长艾里克•布劳厄斯(Alec Broers)前几年到北大演讲,他说他自己在美国工作了18年,他认为现在英国的大学在某些方面比不上美国的最好的大学。他卸任后,美国耶鲁大学的副校长理查德到剑桥大学当了校长。牛津大学前校长科林•卢卡斯(Colin Lucas)原来也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工作过。可见,德国的大学相对于英国,美国的大学相对于德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世界一流大学   改革开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54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