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叶新:假如我是真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997 次 更新时间:2008-06-17 10:50:33

进入专题: 剧作  

沙叶新 (进入专栏)  

  

  点此下载:沙叶新:《假如我是真的》(PDF版本,保留原文格式)

  

  沙叶新:阅世戏言(第三辑☆喜剧之三)

  (六场话剧)

  

  序 幕

  戏剧源于生活。

   我们这出戏也来自活生生的现实生活。

   当舞台上的帷幕尚未打开之前,那我们为何不先从生活的实景来开始这出戏呢?

   好吧,请看开演之前,我们这些可爱的、忠实的观众们从四面八方兴冲冲地

  涌向剧场来了。当然,此时他们对前来观看的名叫《假如我是真的》这出戏还一无所知,因此,他们或者在自己的座位上翻看着刚买来的说明书,希望预先对剧情有所了解;或者在观众休息室里站在嘈杂的人群中与同伴相互交谈,揣测着这出戏的内容;或者抽着香烟,吃着雪糕,悠然自得,根本不愿花费脑筋……

   不久,在铃声的催促下观众陆续进入观众席,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凝

  神屏气地或者漫不经心地等待着大幕的拉开,

  开演时间终于到了!场灯暗,音乐起,观众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舞台,突然音

  乐戛然而止,场灯复又通明,从大幕后面传出剧团赵团长的呼喊声:“关上,关上!等等开幕,等等开幕!”于是刚拉开一条缝隙的大幕又重新合拢。少顷,赵团长从侧幕走到台前。赵团长:观众同志们,非常抱歉!虽然开演时间已经到了,可是……可是还有两位领导同志和一位贵宾还没有来,请大家再稍等一会儿。这种事在我们这儿是常有的,没什么奇怪。不过请同志们放心,戏反正是要演的,只是请诸位再等一会儿。他们一来,就马上开演,非常抱歉,非常抱歉……赵团长说完便走进侧幕。

  可观众对此有何反应呢?无可奈何的怨言?深表不满的责难?激愤的抗议?大声

  的詈骂?总之,观众对开演之前的这一不愉快的事件一定会当场表示自己各自不同的态度。但愿如此。一阵骚动过后,赵团长又从侧幕探出头来,向观众入口处望去,突然脸上显出惊喜的表情。观众当然也会随着赵团长的目光向剧场入口处望去。

   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剧场入口处进来了仪态非凡的市委书记的夫人——

  市委组织部政治处的钱处长以及严肃持重的文化局的孙局长,观众势必以为这二位

  便是恭候已久的主客。其实非也。只见他们又延请了一个青年人进场,这才是贵宾,

  他叫李小璋,而现在的名字叫张小理。钱处长和孙局长谦恭地、低声地向李小璋说

  着:“请,请!”然后簇拥着他,径直走向前排靠近中间过道的三个空座位。等他们

  坐定后,从大幕后边传来赵团长的声音:“来了,来了!准备开幕,开幕!”

   音乐又起。

   突然,从观众入口处又进来了两位持枪的公安人员,他们急速地走到李小璋的

  座位边。

  公安员 (对李小璋)李小璋,你被拘留了!

  钱处长 (大惊)怎么了,怎么了?他不叫李小璋,你们怎么随便抓人?!

  公安员 (出示拘留证)这是拘留证!

  【另一公安人员将李小璋铐上手铐。

  孙局长 放开!你们弄错了。你们知道他是谁?!

  公安员 你说呢?

  孙局长 他叫张小理!

  钱处长 他是中央首长的孩子!

  公安员 不,他是诈骗犯!

  钱、孙 啊?!

   【赵团长从侧幕跑到台口。

  赵团长 哎呀,这怎么了,怎么了?这叫我们怎么演戏,怎么演戏?(对公安员)同志,请你跟大家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嘛!

  公安员 好吧!

   【两个公安人员、李小璋、钱处长、孙局长都走到台上。

  公安员 观众同志们,非常抱歉,打扰了你们!这是个诈骗犯,原名李小璋,化名张小理。他是农场知识青年,冒充中央首长的儿子,在本市进行诈骗活动。因为他有潜逃的危险,所以,我们不得不在这儿采取紧急措施,将他拘留。

  赵团长 什么?!(对李小璋)这是真的?!

  李小璋 你们不是在演戏吗?我也给你们演了一场戏。现在我的戏演完了,你们继续演你们的戏吧!

  赵团长 啊?!

  钱处长 你?!

  孙局长 咳! .

   【光圈陆续地分别打在李小璋、赵团长、钱处长、孙局长的脸上,然后灯暗。

  

  第 一 场

  

  1979年上半年某日傍晚。

   剧场大门口(如果此剧有幸在哪家剧场演出,那么这一场的布景就和演出此剧的剧场门口完全一样,至少希望十分相似)。剧场一边的墙上贴着大幅的演出海报:“x x话剧团演出俄国讽刺喜剧《钦差大臣》”,海报上还画有赫列斯达阔夫的画像。

   显然是客满了。门口聚集着许多等退票的人,他们手里拿着钞票,见人就急切地询问:“有退票吗?”一处有票,便立即涌上一大群人,你争我夺。等到退票的,狂喜,连声致谢,欣然进场;没有等到的,失望,但不死心,继续询求。这番情景,要表演得十分逼真、自然,使观众感到真实可信,就像表演的是他们或是他们上台表演的一样。

   李小璋穿着旧军衣,挎着军用包上。他叼着一支烟,吐着烟圈,漠然地望着剧场门口的人群,然后扔掉烟头,在口袋里掏东西,观众甲连忙迎上前去。

  观众甲 (急切地)有票吗?

  李小璋 票?

  观众甲 嗯。

  李小璋 (拖长了音)有!

  观众甲 (喜出望外)太好了!

   【周围群众听说李小璋有票,立即将他包围,大声喊道:“给我,给我!”“我要,我要!”李小璋招架不住,一直退到墙根。

  观众甲 应该给我,我先等到的!

  观众乙 我十张电影票跟你调一张!

  观众丙 给我,给我!三元钱一张,怎么样?

  李小璋 别吵,别吵!都有,都有!大家排好队!排好队!

   【呼啦一下,大家吵吵嚷嚷地在李小璋面前排了一个长队。

  李小璋 别着急,别着急!票我多的是,每人都有,全国的、本地的我都有!

  观众甲 什么?

  观众乙 全国的、本地的?

  观众丙 到底什么票?

  李小璋 (掏出皮夹子,取出几张粮票)喏,粮票!

  观众甲 啊?!

  观众乙 你开什么玩笑!

  李小璋 怎么?粮票不是票?这是最重要的票。没有它,要饿肚子的!

  观众丙 他妈的!

  观众丁 这小子,揍他!

  李小璋 (不动声色)你敢来试试?!嗯?

  观众乙 算了,算了,走吧,走吧!

   【大家不欢而散。

  观众甲 同志,你也不该骗人嘛!

  李小璋 开开玩笑嘛!骗人算什么?演戏不也是骗人?世界上有那么多真戏你们不看,偏要到剧场来看假戏,你们不也是受骗了?

  观众甲 你懂什么!今天这儿演的是世界名剧《钦差大臣》!

  李小璋 哦?《钦差大臣》?好看吗?

  观众甲 太有意思了!说的是俄国彼得堡的一个普通的十二等文官,路过一个城市,这个城市的市长以为他是钦差大臣,就对他奉承拍马,送钱送礼,还要把女儿嫁给他,看得人笑痛肚子。

  李小璋 哦?那这钦差大臣是个假的?

  群众甲 是个骗子I

   【李小璋立即走到海报前,很有兴趣地看着海报。一会儿又看了看手表,朝远处望了望,然后又继续看着海报。少顷,周明华拎着手提包匆匆上。

  周明华 李小璋!

  李小璋 明华!瞧,你又迟到了!

  周明华 爸爸不让我出来。

  李小璋 这死老头子!

  周明华 你怎么——

  李小璋 是死老头子嘛。刚才我到你家去,他理也不理我!

  周明华 你不能对我爸爸这样!(从手提包里取出一瓶“茅台酒”)喏!爸爸叫我还给你。

  李小璋 (一惊)啊?他喝出来了!

  周明华 喝出什么来了?他根本没喝。

  李小璋 (接过酒)哦……

  周明华 你干吗买这么好的茅台酒送他?

  李小璋 拍拍我未来老丈人的马屁嘛!

  周明华 你真大手大脚,买这么名贵的酒!

  李小璋 假的。

  周明华 什么?这酒是假的?!

  李小璋 真的我能买得起?瓶子是真的,旧货摊买的,两角钱一个,里边装的是一元二的白酒。

  周明华 啊?你就不怕我爸爸看出来?

  李小璋 人总是喜欢看表面的,你爸爸也不例外。

  周明华 你为什么要这样?

  李小璋 还不是为了讨你爸爸欢喜,为了我和你。

  周明华 那你就快从农场调上来吧!要不,不论你送他什么,他都不会同意我跟你好的。要快点调上来,要快!

  李小璋 (烦躁地)咳!真烦人I

  周明华 我也在为你想办法。其实,你人很聪明,又能干,你就想想办法嘛!别人都调上来了,为什么你就不能?最近我有好多同学不是都调上来了?

  李小璋 他们的爸爸是干什么的?

  周明华 一个是工厂的党委书记,一个是舰队的副司令,还有我的一个女同学,爸爸是文化局长。

  李小璋 那当然能调上来!可我的爸爸是干什么的?(伸出大拇指,挖苦地)是空有其名的领导阶级,工人,大公无私的工人!有屁用!前年该我上调的,不是让他们给挤掉了?

  周明华 咳,要是你也有个好爸爸就好了!

  李小璋 等下辈子投胎的时候,我是得调查一下,看我爸爸是不是高级干部,不然,我宁愿死在肚子里,不出来!

  周明华 别说傻话了!还是快想办法调上来吧。这事不能再拖了,你知道吗?

  李小璋 好了,好了,急也没有用!还是搞两张票,进去看戏吧。

  周明华 看戏?

  李小璋 听说这出戏不错。

  周明华 不行,我是偷偷溜出来的。

  李小璋 你就不陪我了?

  周明华 我怕我爸爸知道。

  李小璋 随你便吧!

   【周明华犹豫不决,但最后还是走了。下。

   【李小璋欲去追周明华,被远处开来的一辆小轿车挡住。小轿车射来两道车灯光。又传来刹车声。与此同时,赵团长从剧场大门里跑了出来,驱散围观的人群。少顷,孙局长和他女儿娟娟上。赵团长连忙迎上前去。

   【李小璋在一旁冷眼相看。

  赵团长 (热情地)哎呀,孙局长来了!(握手)您好!

  孙局长 你好1

  赵团长 最近身体好吗?

  孙局长 还不错。

  赵团长 不过也要注意喔!这是娟娟吧?

  孙局长 叫赵阿姨。

  娟 娟 赵阿姨!

  赵团长 哎呀,真漂亮!从农场调上来了吧?

  娟 娟 早调上来了,

  赵团长 你爱人呢?

  娟 娟 还在东北。

  赵团长 哎呀,小夫妻分居两地这怎么行?

  娟 娟 爸爸正在给我想办法。

  孙局长 谁说的!胡说八道!

  娟 娟 (低声对赵团长)我没胡说,他胡说!

  赵团长 (一笑)请进吧!(拿出两张票)这是给你们留的票。

   【又由远处开来一辆小轿车,射来两道车灯光,传来刹车声。

   【赵团长和孙局长停下,朝小轿车望去。

  孙局长 车里坐的谁?

  赵团长 好像是组织部的钱处长。

  孙局长 钱处长?

   【赵团长又走近观众乙。

  赵团长 同志,你贵姓?

  观众乙 姓计,你有票?

  赵团长 不不,没有,没有!

   【赵团长看表,十分焦急。

   【李小璋走了过去。

  李小璋 同志,你就是赵团长吧?

  赵团长 对,对,你是……

  李小璋 我就是张小理。

  赵团长 (一惊)啊?是你?

  李小璋 对,马部长给你打过电话了吧?

  赵团长 对,对。哎呀,刚才你干吗不早说呢?误会了,误会了!这点小事,其实不必惊动马部长,以后看戏就直接来找我好了。

  李小璋 那太麻烦你了!太麻烦你了!

  赵团长 马部长介绍来的,应该的嘛!嗯,你爸爸跟马部长……

  李小璋 我爸爸跟马部长是老战友!

  赵团长 哦,请,请!

   【赵团长请李小璋进剧场。从此,李小璋就变成了张小理。

  观众乙 咦?这小子怎么进去了?

  赵团长 他爸爸是首长,你爸爸是吗?

  ——幕 落

  

  第 二 场

  

  当天晚上,演出之后。剧场的贵宾休息室。左右各有一门,分别通往前台和后

  台。沿墙置放着单人和双人沙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沙叶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剧作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2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