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我的1978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76 次 更新时间:2008-02-05 16:08:45

进入专题: 1978   改革开放三十年   改革开放  

谢盛友 (进入专栏)  

  

   1978,“谈恋爱”一词开始风行全国,在此之前整整10年,年轻人公开约会被视为可耻和堕落的,我们往往以“谈工作”为借口进行地下恋爱活动,情书的开头一定要称呼某某同志,结尾也必须是致以革命敬礼。 所以,你别以为“谈恋爱”的出现,很简单,其实复杂的很。

   看过样板戏吗?若没看过,我来告诉你。若你看过,请你告诉我:李玉和没有老婆,哪来了李铁梅?候常宝唱“爹想祖母,我想娘!”她爹当然应该想祖母,但是,为什么她爹就不能想娘?请你告诉我: 方海珍的老公是谁?......

   若你没有答案,我来告诉你:清一色(地)戒。反正1978没有张爱玲。只有华罗庚、陈景润 ...... 国家号召科技振兴中华,人人都做梦,做梦想当科学家。

   在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的影响下,我爸也给我压力:报考理科!

   1977年高考打败仗,数学只得12分(满分100)。记得自己只懂做因数分解,现在无因更不解。

   得了,数学只得12分,还科学家呢?大学考不上,你谢盛友就永远呆在老家,守住那口老井,现在肯定干旱得没水喝。“长幼有序”1978让一下,“违抗父命”先插队,考上大学再说,农家子弟若拿着录取通知书到城市报到,从此干活至少不用换袜子。

   1978招生还分文理外,三个种类,考外语类,数学不计总分。谢盛友强迫谢盛友,赶快钻空子,扬长避短。数学短其实我外语也不长。没英语书,借来抄,至今仍然保存《英语口语手册》手抄本,比《少女之心》还宝贝。没字典,背! 背到三更半夜。

   家穷没钱买闹钟,就借高玉宝,“半夜鸡叫”后听到周扒皮的棍棒声,准能起来,继续背,家人都醒了,自己就找一个角落,大声朗读: My name is Xie Sheng You, I will study!

   大声、大声、再大声。专家说了,越大声越记得住,记住就有效。不到长城非好汉!

   1978 ,我谢盛友倒过来,好汉不到长城!总分成了海南岛外语类状元,又因家穷没钱买棉袄,填报志愿不填北京大学,第一志愿报中山大学。还好,不然不认识现在的太太,现有贤妻良子、享受天伦之乐,有失有得。只是到了海外,有时开会看到来自北大的很牛,什么“北大是思想家的摇篮”,什么 ......

   心里就倍感不舒服:“你们不就是比我多一层棉袄?”

   1978对于我们的中国,太伟大了、太有历史意义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刘少奇战胜毛泽东,重新“分田到户”,从此,我家的自留地无穷大。我笨不懂数学,不知无穷大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我们的社会畸形。小时候拚命地想多一点自留地,偷偷摸摸种一些瓜果,上面派来工作队,连根拔,还被教训:“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宁肯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我们兄弟姐妹离开海南岛到大陆读书,谢家的自留地更加无穷大,留给村里的三姑六婆,因为年轻人都往城里跑,成为我现在最不愿提起的那个词“农民工”。现在的自留地既没草也没苗,只有荒凉。2005年春节让妻子带儿子回老家,感觉他爹从前的日子。儿子带来我自留地的照片,看着令我心酸,左一把鼻涕右一把眼泪。自留地没人耕种,因为三姑六婆走的走了,有些动也动不了啦, 只好把自留地“冻”起来。

   又怪我笨,没张贤亮的能耐,不然,我回去“出卖荒凉”。

   1978, 我们中国开始拨乱反正。“拨什么乱”基本忘记了。“反正”有四大块:

   1、纠正否定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错误观点,重新肯定社会主义必须大力发展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重视价值规律的作用。

   2、批判对所谓“资产阶级法权”和按劳分配原则的错误批判,重新强调按劳分配和物质利益原则。

   3、批判对“唯生产力论”的错误批判,强调生产力发展在社会主义发展中的重要地位。

   4、提出按经济规律办事,提高经济管理水平。

   这些问题的讨论受到华国锋、邓小平、李先念等领导人的重视和肯定。特别是邓小平后来直接推动。

   1978,西方世界在干什么?欧洲在蛇形浮动。1978,IMF正式开始自由浮动汇率的管理。

   根据魏尔纳计划,参与联合浮动的西欧6国,其货币汇率的波动不得超过当时公布的美元平价的±1.125%,这样,便在基金组织当时规定的±2.25%的汇率波动幅度内又形成一个更小的幅度。欧共体6国货币汇率对外的集团浮动犹如“隧道中的蛇”,故又称其为蛇形浮动。

   欧洲货币体系自1979年初正式实施。欧洲货币体系主要有三个组成部分:(1)欧洲货币单位;(2)欧洲货币合作基金;(3)汇率稳定机制。

   害得我们现在手握欧元,干着急。

  

   写于 2008 年 1月26日,德国班贝克

进入 谢盛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1978   改革开放三十年   改革开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54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