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敦友:活出优雅而灿烂的人生来——为魏敦举先生《家书》一书而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228 次 更新时间:2024-05-14 23:39

进入专题: 《家书》  

魏敦友 (进入专栏)  

 

我是学哲学出身的,记得当年第一次上哲学课,课堂上老师开始就讲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所提出来的哲学难题,“什么样的人生才是值得过的?”或者“人生是否值得过?”这个问题一下子犹如磁铁石一般深深地攫住了我,直击我的内心深处,令我永世难忘。此后四十年来,这个问题不断在我心中回荡,尤其在人生的一些关键性时刻,它往往象一个面目狰狞的巨兽一样强迫我必须作出自己的回答。

今天,当我回顾自己所走过的漫长人生路,虽然一路坎坷不平,虽然时时险象环生,但现在我可以骄傲地对苏格拉底先生说,因为一路之上,我遇到了那么多让我心仪的师友,我的人生得以增添那么多的光亮,因此是值得的。我现在提到的《家书》一书的作者魏敦举先生就是我所遇见的众多令我心仪给我光亮的师友中的一位。

我今天已经非常习惯地称魏敦举先生为敦举大哥了,这个称呼是发自我内心的对他的尊敬。我们虽然不是同胞兄弟,但在二十多年交往中,我们实际上比亲兄弟还有亲。说起来也真算是有缘,因为我们都姓魏,在二十多年前一次返回老家路过仙桃时,另一位兄长魏敦华先生将魏敦举先生介绍与我相识,从此我们三人时常想念,年年相见。每次我们三兄弟聚会时,总是敦举大哥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令我如沐清风。最近两年敦举大哥主持编纂《荆楚魏氏源流》,敦华哥和我积极参与,益发增进了我们的感情。敦举大哥好多次给我发信息说,我们三兄弟的祖宗就是一个祖宗,我们的血脉非常近!

在很长的一个时间里,敦举大哥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儒雅、温润、阳光的形象。我也非常喜欢敦举大哥的这种形象。但是长期居于我脑海中的敦举大哥这种平面化的形象终于被打破了。今年三月二十二日,星期五,我和敦举大哥陪族长魏厚军先生赴山东临沂参加魏氏祭祖及《中华魏氏》编委会换届活动,因没有买到卧铺车厢票,我们从晚上十点出发,一直到早上六点,前后坐了长达八个小时。现在想起来,这是我的生命中多么重要的八个小时!我要特别感谢这八个小时!我和敦举大哥面对面坐着,这时我心里知道,我的幸福时刻要来了。敦举大哥又开始滔滔不绝起来了,语言的珠子在我耳边四溅,我禁不住满心欢喜!但这一次与往时不同,时间足够充裕,我们前面是漫长的旅程。于是敦举大哥讲他怎么从军,怎么参加当年的自卫反击战,战场上如何血雨腥风,几多次差点踏上地雷而丧命,一次差点敌友不分而被自己人击毙,以及在深夜里背着死去的战友摸着山路回营。除了这些惊心动魄的战场险情之外,敦举大哥也讲到本来前途无量的一个湖北籍士官因为睡了老乡的女儿而被老乡团团包围,场面随时可能失控,最后虽然妥善解决了与老乡的冲突,但那位湖北籍士官之后不得不被迫离开部队,不过也成全了一段好姻缘,那个广西女子后来随着退役的士官到了湖北,养儿育女,十分幸福。敦举大哥告诉我后来还与他们有联系。敦举大哥又讲到自己,本来在部队有一个很好的前途,但因为少年时暗恋他的女孩找到部队来了,因此他最后退役回到了家乡。回到家乡,事业必须重新开始。而这时社会风气越来越功利化,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家庭。儿子刚刚出生不久,妻子即移情别恋,敦举大哥奋起反击,令对手心惊胆颤,也大快人心。敦举大哥讲到这里,我感动极了。我终于看到了一个血性正直的、有担当的、勇敢的敦举大哥的光辉形象。

敦举大哥告诉我,他生平没有不良嗜好,不喝酒,不抽烟,也不跟别人打麻将,工作之余就在家里照顾老母亲,看书,写文章。敦举大哥说已经将自己这些年写的文字编辑在一起了,且从原先的六百多页删成了现在的四百多页。很多与工作有关的文字都删掉了,留下来大多与家有关,涉及到修身养性,立志奋斗,劝勉上进,故名之曰《家书》。敦举大哥一边跟我讲话,一边打开已编辑好储存在手机的文稿给我看。其中有散文,有诗歌,敦举大哥谦称《家书》不过是自娱自乐而已,是个大杂烩。但是在我看来,散文篇篇寓教义,诗歌首首含深情。令我特别感动的是里面涉及母亲的文章很多,可见敦举大哥对母亲饱含深情,但敦举大哥所言母亲不仅仅指自己的生身母亲,还指大地母亲与祖国母亲,立意甚高。还有对家训、家规及家风的论述,非常精到,已成为我们本次《荆楚魏氏源流》编纂的指导思想,为魏氏族人所共赞,同时也对其他姓氏的编纂产生了重大影响。

敦举大哥特别提到《家书》中的一首诗《心中的天堂》,告诉我这首诗是当年应央视“怀念乡愁”而作的。我很感兴趣,要求马上看。敦举大哥找到了,我们一起读起来。我甚觉其音韵合谐,朗朗上口,文字温婉,无限深情在其中!

心中的天堂

忘不了村里的那间小房,

她是爹娘生我养我的地方;

忘不了村前的那片土地,

是她给我食粮哺育我成长;

忘不了村头的那条小路,

是她为我远航指明了方向;

忘不了村边的那条小河,

是她教我劈波斩浪让我展翅飞翔。

那是我心中的天堂,

她永远在我的梦里,

她时刻在我的心上。

敦举大哥又告诉我,当时他写这首诗时热情奔放,豪情满怀,央视也多次打来电话说这首诗很可能将入选。然而可惜的是,这首诗终于没有入选,当年入选的是老作家阎肃的作品。敦举大哥说,如果当年央视选了他的这首《心中的天堂》,他内心的诗情可能会被极大的激发出来,因此很可能会创作出更多的作品,然而最终还是没有入选,他心中的诗情大大地黯淡下来了。真是可惜!在为敦举大哥感到可惜的同时,我也从这首诗了解到敦举大哥跟我一样,并不是仙桃城里人,而是沔阳乡下人,虽然我最早见他是在仙桃城里,但他其实是从沔阳乡下走到仙桃城里来的。意识到这一点,我瞬间觉得敦举大哥更亲近了,原来我们不仅同姓魏,血脉相连,而且都是沔阳乡下人,同样有着极深的乡愁啊。我猛然意识到,敦举大哥虽然没有成为全国著名诗人,但是他的精神气质却洋溢着浓浓的诗意,我认为他将人生活出了优雅,而且灿烂。可以说,《家书》就是敦举大哥优雅而灿烂人生的见证。

祝福敦举大哥!同时也希望他的《家书》不仅仅为魏姓族人知,也为广大国人知!

是为序。

 

魏敦友

匆草于武汉沙湖之畔,湖北大学4-2-2-601

2024-5-14

进入 魏敦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家书》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吾乡吾土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144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