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如:时代变局中的日本税制改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90 次 更新时间:2024-02-28 11:17

进入专题: 日本   税制改革  

李清如  

 

自20世纪90年代初泡沫经济崩溃以来,日本经济社会经历巨大变革。经济增速的显著下降严重冲击原有的经济发展模式,少子老龄化程度的迅速加深引发社会的广泛讨论,税制改革领域也被囊括其中。

21世纪初,日本政府税制调查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提出,日本经济社会的基石正在发生改变,日本社会将从以中青年为主体的年轻型社会,向成熟型长寿社会过渡,而支撑经济高速增长的因素,如高储蓄率、人口红利等已经不复存在,家庭结构和就业方式也在发生转变。因此,税制改革应该把握日本经济社会构造变化的“实像”,对家庭、就业、生活方式、收入分配、人口结构、环境等课题进行分析,从经济高速增长期间追求量的扩大,向以质的充实为基轴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转换。

此后,在不断演变的时代浪潮中,日本税收制度也经历数次重大调整。2003年日本政府推出“三位一体改革”解决中央与地方税源分配问题,2012年发布《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大纲》强调从社会保障协同角度调整税制、应对人口结构变化的挑战,近年则重点对数字化转型和绿色转型提供支持,推进经济社会的持续变革和发展。

调整央地关系的税制改革

在中央与地方税源分配方面,2003年6月,日本政府启动“三位一体改革”方案。所谓“三位一体改革”,主要包括削减中央对地方的财政补贴、调整中央向地方划拨“交付税金”制度、将税源由中央财政下放给地方财政。经过讨论,2004年11月,日本政府正式确定“三位一体改革”框架,在2005年度和2006年度将中央对地方的财政补贴削减2.8万亿日元,同时将2.4万亿日元的税源划拨给地方。从而鼓励凡是地方能做的事都交给地方去做,在调动地方积极性的同时提高地方的自律性。

经过多年的发展,当前日本税收体系包括国税和地方税,在税种名称上已经进行区分。国税的主要税种是消费税、个人所得税、法人税、遗产税与赠与税,此外,还有酒税、烟草税、飞机燃料税、石油煤炭税、汽油税、汽车重量税、关税、船舶吨税、国际观光旅客税、森林环境税等小税种。地方税的主要税种是地方消费税、住民税、事业税、固定资产税,此外,还有地方烟草税、汽车购置税、汽车税、矿产税、事业所税、都市计划税等小税种。

在每年度的中央财政预算中,约有15%~20%的中央财政会作为“地方交付税金”划拨给地方。例如,在2024年度日本中央财政预算中,这一项占比为15.9%。此外,在中央财政预算中,占比较高的项目还有社会保障费和国债还本付息费,2024年度这两项所占比重分别为33.7%和24.1%。这反映出老龄化的深度发展使社会保障需求明显增加,以及政府债务的长期积累产生持续的还本付息费用。

应对少子老龄化挑战的税制改革

日本老龄化率在世界上首屈一指。根据日本内阁府发布的《2023年版老龄社会白皮书》,日本老龄化率(即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由1970年的7.1%上升至2000年的17.4%,又上升至2015年的26.6%。到2022年,日本0~14岁人口比重下降至11.6%,65岁以上人口比重则进一步上升至29.0%。预计到2065年,人口老龄化率将达到38.4%。

人口结构变化对日本财税体系产生重要影响。一方面,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加,养老金、医疗和护理费等社会保障费用迅速膨胀,在财政支出中所占的比例不断上升,社会保障可持续性和财政健全化都面临困难;另一方面,随着老龄化率上升,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下降,这使得作为日本直接税主要税种的个人所得税面临着税基减少、税源不足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2012年,日本政府出台《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大纲》,提出分两阶段将日本间接税主要税种消费税的税率由5%提高至10%,并在法律上明确将消费税作为社会保障目的税,税收收入全额充当社会保障财源。此举旨在通过消费税增税来确保社会保障所需的财政支出,并以此为前提对社会保障和税制进行一体化改革,维持和强化社会保障的机能,达到社会保障财源稳定化和财政健全化的双重目标。按照大纲的两个阶段,2014年4月,日本消费税税率由5%提高到8%,2019年10月,税率再次由8%提高至10%。

同时,日本个人所得税设有抚养亲属扣除项目。如果纳税人有与其共同生活、共同维持生计的亲属,且该亲属所得总额在规定标准以下,则纳税人本人可以享受一定金额的抚养扣除,以减少家庭生活负担。扣除额度不仅按被抚养人的年龄进行划分,而且考虑到不同年龄被抚养人所需的花费,特别是不同受教育阶段所需的花费。一般情况下,扣除额度为38万日元,如果纳税人有70岁以上的抚养亲属,则抚养扣除额度上升至48万日元。考虑到大学期间教育费用会造成家庭额外开支,对于19岁至22岁的被抚养人,纳税人可以享受的扣除额度提高至63万日元。

此外,日本个人所得税还设有配偶扣除项目。如果纳税人配偶收入在一定水平以下,则纳税人本人也可以享受一定金额的扣除,从而减轻纳税人家庭的整体负担,并从税制层面对配偶从事家务和育儿劳务对家庭整体的贡献予以肯定。

以数字化转型和绿色转型为牵引的税制改革

近年来,数字化转型和绿色转型成为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关注的重点方面。近年来,数字化转型和绿色转型成为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关注的重点方面。日本政府将数字化转型和绿色转型作为经济发展新增长点,力争在未来全球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而税制改革就是其推动数字化转型和实现碳中和目标采取的政策手段之一。

为鼓励企业面向数字化和绿色转型进行设备投资,同时调整生产经营模式和业务流程,在税制改革中,日本专门创设“数字化转型投资促进税制”和“碳中和投资促进税制”。

数字化转型投资促进税制规定,企业运用数字技术提高业务效率或改善服务而进行的设备和软件投资,可以按照设备和软件取得价款的一定比例直接抵免法人税税额或选择特别折旧。

碳中和投资促进税制则规定,企业购置机械设备专门用于生产有助于减少温室效应气体排放的产品以及有助于开拓新型需求模式的产品,例如化合物半导体和燃料电池的生产设备等,或购置机械设备专门用于提高生产流程和工序的效率,以削减温室效应气体排放量以及促进中长期环境适应性,例如海上风力发电等利用可再生能源的发电设备、热能回收利用设备等,可以按照设备取得价款的一定比例,直接抵免法人税税额或选择特别折旧。

这些措施旨在通过税收优惠,激发企业的投资热情,促进企业更多地利用数字技术改造生产和经营模式,购置与数字经济相关的软件和设备,畅通企业内外部数据共享和系统合作,同时,积极开发环境友好型产品,改善生产工艺流程,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加快能源转型,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此外,日本政府还期望通过这些政策起到引导未来产业发展方向的作用,引导企业将数字化与绿色转型提升至企业整体战略层面,从而有利于中长期全社会数字化转型和碳中和目标的实现。

结语

在时代变局中,每个国家都面临着新趋势和新挑战。中央和地方的税源划分、人口结构变化对税收的影响、转换新发展模式所需的政策引导等是各个国家都在探讨的重要课题。日本的做法或可为我国税制改革提供一定的参照。同时,其税制改革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虽然日本政府通过消费税增税补充社会保障支出,但日本民众认为此举增加家庭支出负担,特别是近期日本国内物价上涨引发居民不满,日本民众对消费税的反对声音日盛;虽然日本政府积极调整中央和地方的税源划分,但由于日本地方人口净流出的现象非常普遍,很多地方政府的财政形势也并不乐观。这些问题也值得我们关注。

    进入专题: 日本   税制改革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公共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946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