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高胜:条约失效带来冲击效应,新兴领域缺乏规则约束——国际军控体系面临多重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22 次 更新时间:2023-12-01 00:40

进入专题: 国际军控体系  

张高胜  

 

11月7日,俄罗斯宣布完成退出《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的全部程序。同日,北约也宣布正式暂停履约。分析人士指出,随着《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的废止,欧洲大陆常规军备控制体系将进一步动摇。

近年来,多个核军控领域的条约相继宣告失效,频发的局部冲突加剧了违禁武器使用、武器非法贸易等问题。此外,外空、网络、人工智能等领域高新技术的发展和军事化应用,也对现有的全球战略稳定、国际法、伦理道德规范形成冲击。所有这些,给全球安全特别是国际军控领域带来多重挑战。

博弈升级加剧核领域对抗

近些年,美俄两个核大国战略互信不断降低,双方在军事安全领域不断“退约”,在核军控领域的博弈愈演愈烈,对全球战略和国际军控体系的稳定构成持续冲击。

相继“退约”不断动摇国际核军控体系。继美国退出《反导条约》和《中导条约》之后,俄罗斯于今年2月宣布暂停履行与美国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停止与其分享核武器的相关信息。美国随后也宣布停止与俄交换核武器数据。至此,美俄两国间唯一的军控条约也暂时宣告失效。此外,俄还以美国国会一直未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为由,正式撤销对该条约的批准。拥有全世界90%以上核武器的美俄不断“退约”,使双方在核军控领域的相互监督和彼此透明机制面临被完全破坏的风险,进而严重冲击国际核军控体系。

升级核军力引发全球核竞赛担忧。近年来,俄罗斯为弥补常规力量的相对不足,将发展战略核力量列为装备发展的优先方向,加大“海燕”核动力巡航导弹、RS-28“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等核武器研制。美国则持续加强对核力量发展的支持,全面提升“三位一体”核打击能力。在2024财年国防预算申请中,美军计划斥资377亿美元用于推进核力量现代化,其中包括加快研制和列装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核潜艇、B-21“突袭者”战略轰炸机和“哨兵”洲际弹道导弹等。在核军备控制机制“旧已破、新未立”的情况下,美俄加快升级核军力将导致地区安全形势不断恶化。

“选择性核扩散”加剧全球核扩散风险。2021年,美英澳宣布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并开展核潜艇合作。2023年3月,三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阐述核潜艇合作的详细计划。这种核扩散行为,严重违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宗旨和核心义务,持续冲击国际核不扩散体系。不仅如此,美国还携手盟友积极拓展或升级“延伸威慑”,默许日本囤积大量核武器材料,逐步放松对韩国在导弹研制方面的限制。

常规武器控制问题日益凸显

一直以来,可“毁灭地球文明”的核武器扩散和使用备受世界关注。同时,常规武器控制问题的日益凸显,也给全球安全与发展带来严峻挑战,需要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当前,地区冲突和暴力频发为常规武器的非法贸易提供了温床,其中轻小型常规武器更是交易隐蔽、难以追踪。有非洲国家领导人曾表示,乍得湖地区的恐怖分子,已经开始使用来自乌克兰冲突地区的非法走私武器。在2023年5月举行的加勒比国家安全会议上,拉美多国领导人表示,高性能常规武器的非法贸易,助长了当地帮派的暴力活动。

特定常规武器的使用令人堪忧。集束弹药、白磷弹、贫铀弹等特定常规武器的使用,不仅加剧了有关国家和地区冲突程度,还引发了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后,双方矛盾不断加剧,以色列被国际组织证实在巴勒斯坦加沙地带使用了违禁武器白磷弹,开展无差别袭击。联合国地雷行动处称,苏丹内战爆发以来,在喀土穆和其他地区,有越来越多的未爆弹报告,“无地雷世界”的目标仍然遥不可及。

部分国家对常规武器以及特定常规武器不负责任的出口及管理,也加剧了矛盾冲突。特别令人担忧的是,在美国政府向乌克兰提供的军事援助中,包括集束弹药、贫铀弹等武器。

高新技术领域军控任重道远

外空、网络、人工智能等领域高新技术的发展,对现有的全球战略稳定、国际法、伦理道德规范形成持续冲击,给全球安全领域带来新问题新挑战。虽然国际社会建立了有关对话机制,提出了相关倡议,但距离达成有操作性的国际公约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外空领域,尽管早在1966年联合国就通过了旨在确保和平利用外空的《外空条约》,但由于和平目的缺乏明确界限、核查困难等因素,该条约未能对外空军事化产生实质性的约束作用。近年来,外空在战略预警、核武器指挥控制和通信等方面的作用愈发凸显,个别国家为了维护自身在外空的主导地位,反对外空非武器化倡议,使得国际社会难以达成普遍遵守的外空军控规则。

在网络空间,由国家行为体和非国家行为体所实施的网络攻击、网络监听等行为频频发生。“震网”病毒攻击事件、“棱镜门”事件等,折射出网络极强的军事应用价值,使网络军备竞赛和网络空间冲突升级的风险进一步提升。由于各国在网络空间资源分配方面严重不均衡,以及在国际网络空间秩序观、国内网络安全治理模式上存在较大分歧,网络空间国际行为准则和双多边网络军控安排的进展仍然非常缓慢。

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同样冲击着现有国际军控体系。一方面,人工智能指挥控制系统将大幅缩短人类在相关决策上的时间。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人工智能系统自身可能存在的错误漏洞,还是决策流程加快对相关人员造成的心理压力,都会加剧危机误判或危机升级的风险;另一方面,人工智能赋能武器在作战中可能会摆脱人类的管控,做出违反武装冲突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然而,国际社会在人工智能国际军控究竟应当控什么、怎么控等问题上,目前仍存在较大分歧。

和平与稳定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追求。各国应摒弃阵营对抗、零和博弈思维,履行各项国际义务和承诺,以实际行动为维护国际军控体系、促进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张高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文章载于《解放军报》2023年11月23日)

    进入专题: 国际军控体系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7700.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