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远征: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成就与主要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61 次 更新时间:2023-09-13 23:14

进入专题: 金融体制改革  

曹远征 (进入专栏)  

我们今天探讨的是百年变局下中国经济金融形势与未来发展,坦白的说,从去年俄乌冲突以来,世界经济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而面对这一深刻变化,回顾历史是有帮助的,因为历史可以告诉未来。

中国金融业是在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发展壮大的。改革开放前中国采用的是计划经济体制。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是没有金融的,因为所有的产供销人财物都归计划,企业仅仅是个生产单位,不能自主决定生产,不能自主决定产品卖给谁,更不能自主决定价格。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是市场取向的,反映在宏观体制上就是由财政主导型经济转向金融主导型经济,中国金融由此发育并发生了深刻变化。1978年以前的中国没有银行,只有一家中国人民银行,而中国人民银行是隶属于财政部的,其职能是料理国库的。我目前服务的中国银行,当时是人民银行国外业务局。它在国外有机构或网点,但在国内是没有机构和网点的。1978年以后,工农中建四大行陆续从人民银行分立出来。直到1984年,以工商银行分离出人民银行为标志,中国才真正建立中央银行与商业银行的双层银行制度,金融才有体系雏形。

40多年来中国银行业的发展是非常快的,不仅是有了国有大银行,也有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合作银行,城镇银行,以及农村信用社。除此之外,以银行为基础,先后发展起来信托公司,证券公司,保险公司。随着这些公司逐渐独立并发展壮大,90年代初期,形成了各类金融市场。而金融市场的出现与发展也使得金融监管日显必要。先是有了证监会,后来有了保监会、银监会,由此建立了独立于财政的金融体制。

然而虽然建立了独立于财政的金融体制,但此时的金融企业尚不具备自负盈亏的机制。于是,2004年开始了金融机构的机制再造,即通过金融机构的公司化改造,使之成为真正的商业机构:

第一,将金融机构改造为有限责任公司。就是国家以出资人为限承担有限责任,金融机构应该自主发展,自负盈亏,从而切断金融机构与政府的父子关系。父子关系是计划经济体制最大的弊病,预算软约束,金融机构负盈不负亏,变成准政府型的财政机构,因此需要进行公司化改造,使其商业化。在这一改造过程中,人们发现当时金融机构全都资不抵债了,2002年是坏账率大概在20%左右,而资本充足率只有4%,换言之中国当时金融机构技术上全部破产了,为了今后的运营需要建立健康的资产负债表。其做法是:首先是国家通过成立汇金公司,向金融机构注资,其次是通过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剥离金融机构坏账,从而使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焕然一新,换言之现在的金融机构只是保留了原有的名称和客户,重新设立的新银行。

第二,为了使经营机构可以有序商业化经营,必须进行治理结构的改革,于是所有银行都进行了股份制改造,有了股东会、董事会以及经营管理层。与此同时为了使这一治理结构可以长久持续运作,必须要有市场纪律的约束,这就是上市。如果国内资本市场约束性还不强,就到国际资本市场上市,受全球市场纪律约束。目前中国的银行几乎都是海外上市公司。

第三,金融监管体制进行重大调整。过去中国银行业的监管是行政监管,是政府直接干预,由于股份制改造,一方面政府不能再直接干预,另一方面银行又是需要监管的,于是银行监管变成专业监管。银监会的资产负债表监管,实质上是技术监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时的银监会被定位为准政府的事业单位,而区别于政府行政。

上述改革自2004年从建行和中行开始,到2012年光大银行结束,历时8年而构建起中国的现代化金融体系。从这个意义上讲,幸亏改革的早,改革的及时,所以顶住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否则很难想象中国金融市场今天会是什么样子。

随着现代金融体系的建立,我们说不仅要到“形似”,而且要到“神似”,市场化就成为金融改革深化的方向,而利率市场化是重点。利率市场化的核心是建立和完善国债收益率曲线。按照当时确定的“放得开、行得成、调得了”的利率市场化改革思路,我们看到其历程大致如下:2015年,随着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利率的管理就彻底放开了。目前货币市场,信贷市场,资本市场,利率已基本形成,只是尚未连贯成一条完整的收益率曲线。但是利率调控才刚刚开始,例如今天也讨论到央行的政策利率是做在LPR还是做在国债收益率曲线上?这一争论表明中国金融改革还需要深化。需要指出的是,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金融开始脱媒,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方向转变,金融市场发育加速。一个明显的证据就是银行理财市场的发展,财富管理成为潮流,这使中国的金融监管思路和体制都要发生深刻变化。事实上从全球情况看,在全面反思2008年金融危机的基础上,人们认识到金融监管不仅是微观监管,还有逆周期的宏观审慎监管。2017年7月第5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了金融工作要把握回归本源,优化结构,强化监管,市场导向的四项原则。会后,国务院成立了金融稳定和发展委员会,并将其办公室设立在人民银行,从而进一步扩大和强化了人民银行的相关职能,并由此初步建立了双支柱调控体制,即由人民银行主导的货币政策加上宏观审慎的双支柱宏观调控。我们看到在疫情期间这一双支柱调控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比如对小微企业“应贷尽贷”“应延尽延”的贷款政策就是宏观审慎管理逆周期调节的体现。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结构化的货币政策就是宏观审慎管理与货币政策相结合。由此在宏观审慎管理机制化方面,中国已走在世界前列。

利率和汇率是平价关系。当利率在市场化,一定意味着汇率需要自由化,这就需要金融开放。于是就有一个挑战就摆在面前:除金融服务业开放外,如何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我们看到随着人民币的国际化,这一可兑换的实现条件正在逐步形成。目前中国国际收支资本项目已实现了本币的开放,人民币在资本项下可以自由流动,从而人民币可以在国际上广泛使用,这为下一步人民币在资本项目可兑换,从而可以在国际上自由使用创造了前景。正是受这一前景鼓舞,就在上海自贸区开始了可兑换实验,表现为自由贸易账户系统的开立,现在这一账户系统已经推广到广东和海南,但因时机不成熟一直未启用。我们认为一旦时机成熟就启动这一账户系统,就可逐步进行可兑换实验,便可移植到一般账户,从而稳步实现人民币全面可兑换。其实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时间表: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方案中提出“在2035年,在债券项下实现人民币可兑换。”我们期待这一进程行稳致远。

进入 曹远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金融体制改革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603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