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德文:基层官场还是独立王国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990 次 更新时间:2023-06-04 17:13

进入专题: 基层官场  

吕德文 (进入专栏)  

 

前段时间,形形色色的官场人际关系,形成了社会热议话题。大连王主任要求社区卢副书记协调免于登记身份证号,欲在疫情防控中搞特殊。结果,王主任和卢书记都受到了组织处分。“卢书记怎么办”的话题,还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河南济源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结果引来组织介入调查,市委书记也被免职。张书记借小事“耍官威”,算是成了社会公敌。

1、官场不需要个性

长期以来,“只要进入官场,便不要有个性”,几乎成为官场生存的第一原则。时至今日,为了在官场里谋求发展,压抑自己的个性,甚至于丧失人格,似乎也为很多人认可。相较于企业,官场里的职场霸凌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单位里面,如果和上司,尤其是一把手关系不和,下属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如果碰到一个小气的上司,不仅提拔无望,还要在日常工作中被穿小鞋,乃至于赤裸裸的人格侮辱。

中部某镇的组织委员吐槽,镇党委书记非常霸道,把前镇长挤走以后,换来了一个和他有远亲关系的镇长,其霸道作风更是如虎添翼。而组织委员被镇党委书记归为前镇长一派,工作处处受刁难。比如,在班子会上,党委书记屡屡对组织委员分管的农村党员管理等问题提出公开批评,对组织委员牵头的中心工作,不仅不支持,还挑毛病,最后还找理由扣除津贴。

北方某镇的副镇长,是一个刚提拔的年轻人,且是外地人,而该镇所有班子成员都是“官油子”。该副镇长刚到岗时,班子召开会议商讨分工,把最苦最累且风险最高的环境治理工作分给他,还美其名曰年轻人要锻炼。该副镇长用了一年时间,费尽心思终于把工作理顺了,从全县排名倒数第一做成了名列前茅,结果又让他分管了另一个中心工作。

事后才发现,类似环境治理这样容易被追责的工作,在他之前,都是每个班子成员轮流分管三个月,而他竟然干了一年!这名副镇长说起这个经历,不断感叹,该镇的一把手真不厚道,欺负他一个外地人!

2、官场里的“团团伙伙”

客观上,官场是一个独特的职场形态,职场霸凌有深厚的政治、社会和文化基础。官场是一个科层组织,纵向上是一个指挥命令系统,横向上是一个分工合作系统,由此构成了复杂的矩阵结构。在理想型的意义上,无论身处于哪一个等级,占据哪一个职位,其行为都是职务所赋予的。因此,上下级之间并不存在人格上的依附关系,他们都是科层组织中的一个螺丝钉而已。

但在实践中,官场往往走向了官僚制的反面,官僚主义甚至成了科层组织的天然属性。历史以来,中国的官场便充斥着因家族、师生、同学、老乡、同袍等关系构成的复杂的人际关系网络。只要存在社会网络,就有可能会形成所谓的“团团伙伙”。而只要有“团伙”,必定有溢出正式规则之外的潜规则。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推出的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其中披露的许多案情细节让人唏嘘。孙小果这个震惊全国的大案,始作俑者竟然只是一个区城管局的局长。这位局长只是一个普通的基层官员,凭着战友等关系,却撬动了云南省的监狱系统。说起来让人不信,但仔细分析,这种情况何尝不是过去官场的“正常”生态?

当一个系统,或一个地方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社会网络时,那些由规章制度所构成的科层理性便会被侵蚀掉。比如,“一把手”本是民主集中制中“集中”的制度要件,对于提高决策效率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如果担任“一把手”的官员无法驾驭全局,受到地方势力的阻扰,其制度优势便无法体现出来。反之,如果地方主官通过各种社会网络培植了自己的势力,形成了以自己为中心的社会网络,便很容易变成为“一霸手”。

那位掌掴政府秘书长的市委书记,看似是“一把手”耍官威的表现,但如果换一个视角看,市委书记的官威都要依靠自己亲自动手,且是以极不体面的方法表现出来了,怕是已经失去了对全局的掌控。

仅仅是站在个人的立场看,“跟对人”怕是很多官场中人的切身体会。现如今,政绩当然是官场晋升的“硬通货”。笔者这几年基层调研的一个强烈感受是,一个年轻干部,只要踏实努力,好好地为民办事,洁身自好,在基层总会被提拔的。但是,如果按正常的晋升速度,对于大多数基层干部而言,恐怕还是终其一生仍然跳不出基层。这对那些对仕途有理性认知的基层干部,当然是可以接受的。但对于有一些想法的年轻干部而言,怕是不甘心。

3、官场如何驯服年轻人?

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是,任何一个地方的年轻干部,也有极大一部分是从全国各地考选进来的。这些人,在当地没有深厚的社会网络,普遍都会面临生活和工作适应的问题。如果作出一番努力,工作成绩能够及时受到领导和组织上的认可,其不适应的问题会慢慢消解。但如果其努力总是不能受到认可,且自己也无法客观认知,就会表现出极其消极的状态。

笔者访谈过不少外来的基层干部,对于初入官场的职场适应问题,有一个解决方案是普遍认可的:和地方上的干部子女联姻。

仔细分析,这倒是有一番道理。我们国家的官员任用,呈现出层级流动的规律。层级越高,跨区域流动的机会就越多。反过来,对于呆在县乡两级的基层干部而言,他们要跨区域流动,机会是微乎其微。也因此,基层官场非常容易形成复杂的社会网络。

一个外来的,新入职的年轻干部,还有什么途径比联姻更容易进入基层官场的“道”呢?一旦和本地人结婚,外来干部就不是单个个人,其背后或许是错综复杂的关系。因此,哪怕是不得上司认可,也有更多的选择空间——再不济,换一个单位工作,还是可以做到的,这样自然就避免了职场霸凌。

甚至于,一些干部为了获得政治利益,甘愿降低人格,把领导当作父母来对待,也是有的。如果一个年轻干部综合素质高,不仅工作能力强,情商也足够高,大概率是会得到领导的重视。要是有地方社会网络的加持,那更是如虎添翼。这么说来,对于一个年轻干部来说,只要制度不改,应对职场霸凌的要求其实还是非常高的。

4、基层不是独立王国

现如今,基层已经不是独立王国,不是一个独立于国家治理的空间,国家统一的规则已经逐渐主导了基层的官场规则。一个更加重视规则,更加理性化的官场,已经逐渐形成。并且,基层社会本身在发生变化,现代的人际关系已经逐渐形成,封建式的人身依附关系越来越没有市场。

尤其是,随着《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等党内法规的发布,党员的权利保障已经得到了制度认可,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的同志式关系不仅是一个政治要求,更有制度保障。而信息化时代的来临,亦压缩了官场的职场霸凌空间。

基层是国家治理的基石。越来越多的耍官威、讲特权的职场霸凌现象被揭露出来,说明过去一些习以为常的官场潜规则已经被摒弃,这也在另一面说明,国家治理的基石更加牢固。

进入 吕德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基层官场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3435.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