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贫富分化持续恶化的事实真相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23 次 更新时间:2023-02-26 11:20

进入专题: 美国   贫富分化  

人民日报  


引言


美国既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也是贫富分化最为严重的西方国家,长期走不出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困局。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采取大规模财政金融刺激措施,不仅没有从根本上帮助穷者纾困,反而助力亿万富翁借机扩大财富,贫富差距更为悬殊。

本报告旨在通过列举事实和数据,揭示美国贫富分化的现状、问题积重难返的政治和社会原因以及造成的影响。


一、美国贫富分化状况持续恶化


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收入不平等和财富悬殊程度日益加深,出现“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和“中产阶级遭挤压”的严重现象,这一趋势至今仍在延续。

◆反映收入分配差距的基尼系数不断攀升。据世界银行统计,1974年美国的基尼系数为0.353,到2019年已升至0.415,超过贫富差距过大(大于0.4)的警戒水平。同期其他发达国家基尼系数基本都在0.35,甚至0.3以下。

◆美国富裕群体的收入增速远高于低收入群体。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1970年以来,收入前五分之一家庭的平均收入增长182%,到2020年达25.3万美元,而中等收入和收入后五分之一家庭的平均收入仅增长133%和113%,到2020年仅为7.2万美元和1.5万美元。1975年,收入前五分之一家庭的平均收入是后五分之一家庭平均收入的10.3倍,到2020年升至17.4倍。

◆富裕群体收入占全社会总收入的比例显著上升。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显示,无论是收入前五分之一还是最高5%群组,其家庭收入占全社会总收入的比例都呈上升趋势。1970年相关比例分别为43.3%和16.6%,2020年已升至52.2%和23.0%。中间阶层和低收入群组的占比均有所下降。中间阶层收入占比从1970年的52.7%降至2020年的44.7%,收入后五分之一的低收入群组的收入占比则从4.1%降至3%。1993年以来,占总家庭数60%的中间阶层家庭的收入占比始终低于前五分之一的群组,并日益失衡。

◆超级富豪的收入占比水平创下战后新高。世界财富与收入数据库显示,20世纪初以来,美国前1%超级富豪的收入占比经历了先降后升。1928年这一比例一度高达22.3%,二战后随着机会平等、经济平等价值理念的发展,累进税、遗产税、强势工会和金融管制等经济制度抑制了财富集中,到1970年1%超级富豪的收入占全社会总收入的比例降至10.7%。此后这一比例逐步升高,到2021年已升至19.1%,50年间几乎翻了一番。

◆收入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是工资收入水平的巨大差距。据伊奎勒数据,2021年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的中位数收入达2000万美元,较2020年增长31%。而2021年普通员工的中位数收入从2020年的6.9万美元增至7.2万美元,增长约4%。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跟踪研究,1978年至2020年,首席执行官收入增长1322%,而同期普通员工收入仅增长18%。

◆贫富分化还体现在财富不平等上。美联储数据显示,1%的最富裕家庭占有超过20%的家庭总财富,这一比例在近年来还在显著增加。据美联储2021年统计,前1%家庭拥有的财富比例达到创纪录的32.3%,而在1989年这一比例仅为23.6%;后50%家庭(约6300万个家庭)仅拥有2.6%的财富,而在1989年这一比例为3.7%。

◆中产阶级萎缩。从二战结束到1970年的20多年间,“中产阶级的美国”形成。此后,尽管美国经济继续发展,但中产阶级不仅没有扩大,反而显著下降。生活在中等收入家庭的美国成年人占比从1971年的61%下降到2019年的51%。高收入阶层比例从14%上升到20%,低收入阶层比例从25%上升到29%,中等收入家庭规模持续萎缩。

◆阶层固化严重。据美国经济学家拉杰·切蒂等研究,收入高于父母的美国人比例从20世纪40年代的超过90%下降到20世纪80年代的约50%。其中,中产阶级家庭降幅最大,年轻人增加收入的机会越来越少,主要原因不是经济增长放缓,而是财富分配不公。奥巴马政府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阿兰·克鲁格认为,美国社会的高度不平等造成了代际流动水平较低,形成了一个“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个人经济状况更多由父母经济地位决定。

◆美国的贫困问题从未得到有效解决。1959年至1969年,美国总体贫困率下降了10个百分点以上,此后一直在12.5%左右徘徊不前。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2010年美国贫困人口达4620万人,贫困率高达15.1%,为52年来最高。2020年的贫困率达11.4%,比2019年的10.5%上升了0.9个百分点。目前,美国仍有37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疫情加剧了美国贫富分化。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导致大量失业,低收入者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同时,货币超发和大规模财政支出助推股价和房价猛涨,使拥有更多资产的富人爆发式受益。美联储关于家庭财富的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第四季度,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总财富达到创纪录的45.9万亿美元,其财富在新冠疫情期间增加了超过12万亿美元,增长了三分之一以上。


二、多重因素助推美国贫富分化加剧


美国的贫富分化由多种因素造成,包括资本垄断、选举政治、政府政策、工会力量被削弱、种族歧视等。

◆两极分化、财富分配不公是资本主义的常态和必然趋势,导致美国财富积累和贫困同时产生。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思潮兴起,市场化、国际化等理念取代平等价值观,美国经济制度转向推崇私有化、放弃强征累进税、削弱工会、放松金融管制,这些政策选择使贫富分化问题更加无望解决。

◆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集中体现了美国民众对资本敛财和贫富悬殊的不满。这次运动的核心诉求是反对金融领域的贪污和腐败、经济不平等和社会不公。“穷者越穷,富者越富”等标语反映了民众对美国贫富分化持续恶化极为失望。这次运动被华尔街描述为乌合之众捣乱抗议,美国政府最终选择暴力清场。12年后,美国的贫富分化状况较当时更加严重。

◆两党党争和政党轮替导致政策反复“翻烧饼”。税收政策对缩小贫富差距有重要影响。民主共和两党在税收问题上反复博弈,导致富裕阶层想尽各种办法“合法”避税,无法对其有效征税。新闻机构“为了人民”网站发布报告指出,美国顶级富豪纳税率仅3.4%,远低于普通上班族。

◆工会力量薄弱加剧贫富分化。20世纪50年代,约三分之一的美国工人属于工会,1978年工会会员率仍有23.8%,2011年已降至11.3%,2021年进一步降至10.3%。黑人工人加入工会的比例较其他种族高,工会化程度下降对黑人工人影响尤其严重,加剧黑人族裔贫穷。

◆贫富差距与种族密切相关。美国黑人、西班牙裔或拉丁族裔家庭平均收入约为白人家庭的一半,拥有的净财富仅为白人家庭的15%至20%。美联储数据显示,这一差距在过去几十年显著扩大。1989年以来,白人家庭的财富中值增加了两倍,而黑人、西裔和拉丁族裔家庭的财富几乎没有增加。美联储2019年调查显示,美国中位白人家庭的净资产是中位黑人家庭的10倍,400位最富有的美国亿万富翁的总财富超过了1000万美国黑人家庭的总财富。

◆就业市场种族歧视严重。长期以来,美国黑人失业率约为白人的两倍。新冠疫情前,美国失业率曾达到3.5%的历史低点,但黑人和西班牙裔工人的失业率仍远高于此。美国黑人在企业高薪职位中的代表性很低。2020年,《财富》杂志500强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中只有四位黑人。


三、贫富分化加剧给美国社会带来严重消极影响


贫富分化加剧是导致美国社会危机加深的主要原因之一。种族矛盾加深、无家可归者增多、城市骚乱、暴力犯罪严重,都与贫富差距扩大密切相关。

◆社会动荡加剧。由于贫富差距扩大,美国近年游行示威活动接连不断。从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到2020年反对美国警察暴力执法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游行,一些游行示威甚至演变为暴力事件。大规模游行示威体现美国底层民众对种族歧视、阶级固化和贫富分化的抗争。疫情期间,美国政府实施多轮经济刺激政策,发放大量补贴,虽在短期内缓解了社会矛盾,但积累了更长期的债务危机和更难处理的通胀压力。

◆人权状况堪忧。贫富分化导致美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一是人均预期寿命下降。根据美国全国健康状况统计中心数据,2019年至2021年,美国人均预期寿命下降2.7岁,其中男性缩短3.1岁,女性缩短2.3岁。二是高等教育资源不成比例地向富人倾斜,低收入人群失去平等受教育机会,公众对高等教育不满上升。美人口普查局数据显示,高收入家庭18岁至24岁青年中,82%接受高等教育,远高于低收入家庭的45%。三是无家可归者生存状况恶劣。贫富分化加剧,特别是极端贫困问题是导致无家可归的主要原因。据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报告,2020年全美有超过58万人无家可归,其中22.6万人露宿街头、住在汽车或废弃建筑物中。

◆新冠疫情“爱贫嫌富”。美国穷人权益组织收集来自美国3200多个县的数据,将美国最贫穷10%的县与最富有10%的县进行比较,发现贫困县因新冠疫情导致的死亡率几乎是富裕县的两倍。在死亡率最高的前300个县中,各县平均45%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死亡率最高的县是弗吉尼亚州加拉克斯县,新冠疫情期间死亡率达到每10万人死亡1134人。纽约市布朗克斯区56%的人口是西班牙裔,29%是黑人,当地超过一半的市镇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新冠疫情期间死亡率达到每10万人死亡538人,位于美新冠死亡率最高的前10%县域之内。贫困社区在新冠疫情中付出惨痛代价,进一步暴露了美国在解决贫困问题上的系统性失败。

◆“新冠孤儿”加剧贫困难题。美国目前已有超过20万儿童沦为“新冠孤儿”。在18岁以下孤儿中,每12人就有1人是因为新冠疫情失去监护人。在美国公立学校中,失去监护人的西班牙裔和拉丁族裔儿童是白人儿童的两倍多。“新冠孤儿”多数自出生之日起就处于社会底层,疫情中失去父母,让他们的人生陷入更加灰暗无助的困境。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发放数万亿美元的纾困金,却没有法律或行政令向这些“新冠孤儿”提供帮助。


结束语


在世界各地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目标。发展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人民的共同富裕,应当成为各国的共识与行动。

美国作为头号资本主义国家,光鲜的面纱遮掩不住贫富分化的冷酷现实。美国贫富分化已成为社会痼疾,是美国民主人权的严重污点。美国应当正视国内贫富差距加剧的严峻现实,倾听底层民众的呼声,正视并解决问题。



    进入专题: 美国   贫富分化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1032.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