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樵:奥密克戎相遇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39 次 更新时间:2022-12-31 22:57

渔樵  


这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一。我和老伴送大外孙上学。到校门口时,我的双眼突然发黑,头重脚轻,四肢无力。我摸了一下前额,有一点烫!休息片刻,匆忙回家,拿温度表测试,摄氏38.8度。

记忆中,我至少10多年没有发过烧了。上次发烧发生在哪一年?我实在记不起来。记的是将近60年前,那时还是一个初中学生,因为下乡被蚊子咬,患上疟疾,体温曾接近42摄氏度,高烧三天三夜,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以后不知是药物,还是自身的免疫力发生作用,躺在床上几天,好了。

来美3年,我们家老老幼幼,三代六口,他们每人发烧次数,都在3次以上。其中小外孙的一次发烧,还曾出现过惊厥,让全家人担心,打911送去急诊,转危为安。唯有我这位70多岁的老人,几项基础性疾病的多年患者,却从来没有发过烧。这是第一次。

上周4,小外孙也曾发烧。周5,他没有上幼儿园。是不是他的“感冒”传给我了?之前他多次感冒,我与他近距离接触,都相安无事。

回到家里,我吃了放在家里的感冒药,DayQuil和NyQuil。白天一剂量,晚上一剂量,类似国内的白加黑,立竿见影,上下楼梯,如履平地。全天体温在39-37.5之间波动。睡觉以前,体温降至37.8摄氏度左右,自忖睡上一觉便可恢复,提前入寝,懒得再去关注世界风云。

我高兴得太早。一觉醒来,高烧再起,最高39摄氏度。这还不是最严重的。严重的是,iwtach显示,睡梦中,我的心跳曾达到125次/分。我虽然是A型预激患者,但最近几个月,晚上睡觉,心跳都没有超过80次/分。同时,我感到呼吸有一点吃力。测一下血氧,瞬间84,我大吃一惊,睁大眼睛,再等平衡,已 93了,心里石头放下。但离92的安全值相距不远。加上喉咙疼痛,直觉判断,我“中彩”了。

当天,女儿下班回家。我要求测试。老伴不以为然。她认为我是“小题大做”,测试结果却不依从她的意志,阳性。

紧接着,家里人依次测试。小外孙早已康复,活蹦乱跳,但仍呈阳性。老伴、女儿、大外孙,依次阴性。

我是我们家第二位测试结果为阳性者。第一位是女婿,他在2个月前出差回来,即获阳性,在家隔离过一段时间。第三位是我的小外孙。他是第2位阳性实际获得者,只是比我晚测试几天,没有发现而已。

在我获悉我的奥密克戎检测结果阳性之后,我内心,早已没有2年多前,面对新冠从天而降的那种神秘和恐惧。

自2021年11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需要关注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变异株奥密克戎以来,奥密克戎如何改变新冠大流行的发展轨迹,我有耳闻,也有目及。

几个月前,网上曾读到一位外国科学家的文章。他谈及奥密克戎,虽然传播速率大大提高,但其致死率却大幅度降低,甚至低于普通感冒。对人体的伤害主要是上呼吸道。

也陆陆续续听到孩子们的几个同事和朋友相继感染的消息。所幸这些年轻人,不久都各自痊愈。

更让人意外的是,周2女儿将小外孙感染奥密克戎及恢复的情况,及时通知他所在的幼儿园,询问是否需要居家隔离?老师云淡风轻,好像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新鲜事,答复明天即可来上幼儿园。

该来的总会要来。

老伴第2天再测,阳性。再后,女儿和大外孙,也纷纷跟进。如果将染上奥密克戎称之为“中彩”,我们家中的是“六合彩”。

女儿马上给我们的家庭医生去电话报告。医生随即给我和老伴开了2盒PAXLOVID。这是辉瑞公司推出的新药,年满12岁以上者服用,用于治疗轻度及中度COVID-19病患者。由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颁发紧急使用权(EUA)。如同核酸测试盒,PAXLOVID,对于患者也是免费领用。

美国社会医药分家,医院不设药房。一般医生开药,病人在就近指定的药房取药,由于牵涉到库存及物流系统,通常会在2到3天以后才能领取。但PAXLOVID不同,医生开药后,我们当日即可取到。

疼痛,肌肉的疼痛无以复加。此前从未有过如此体验。它转移了我对咽喉微微痛痒的注意力。

不知是PAXLOVID的滞后效应,还是奥密克戎反复作怪?我在服用PAXLOVID后,症状加剧。PAXLOVID一个疗程5天。我一向谨遵医嘱,这次也不例外。唯一不变的是体温,几天来,一直在38摄氏度上下波动

老伴服用1天后,受不了肌肉疼痛,她觉得疼痛影响到她的睡眠,不服了。把医生搬出来劝说也没用。

两个外孙不符合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颁发的服药人群标准,没有服用。女儿没有领取药物,自然也不服用。她没有发烧,但有咳嗽症状。那是感染之前就患上的。她是一个长跑运动爱好者。奥密克戎没有影响她每月必须完成的长跑计划。

一个多星期以后,我们家新近感染奥密克戎的三代五人,隔离的,不隔离的;戴口罩,不戴口罩的;吃药的,不吃药的;全疗程吃药,或戛然而止的。殊途同归,相继恢复正常。

其中,症状最晚消失的,是最听医生话的那位。

但,测试仍在继续。

在我感染奥密克戎的一周之前,我曾邀请两位同处异国,未曾谋面老乡,来家小聚。我感染后,主动提出推迟。在我的症状完全消失后,连续多日测试核酸。寄望早日听到乡音入耳。起先是每日一测,阳。以后隔几天一测,继续阳。我老伴的身体比我早几天恢复正常。她不复测。为了对比,经我反复劝说,在我连续测试一个星期的阳性后,她恢复后,第一次测试,即显阴性。又过了一个星期,我测试盒上孤零零的一根线,显示测试有效,阴性。姗姗来迟。

我即刻通知老乡。不日,他们莅临寒舍,相谈甚欢,乡音绕梁,三日不绝。

追记于壬寅仲冬。时,海内外不少朋友忽感奥密克戎,遥寄祝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975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