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振瑞:跳出历史周期率的“第二个答案”

——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研究述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65 次 更新时间:2022-12-09 09:14

进入专题: 历史周期率   自我革命  

董振瑞  


能不能跳出治乱兴衰的历史周期率,关系党的生死存亡,关系民族复兴千秋大业。70多年前,毛泽东在著名的“窑洞对”中给出了第一个答案:“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70多年后,在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之际,习近平深刻指出:“经过百年奋斗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新的实践,我们党又给出了第二个答案,这就是自我革命。”勇于自我革命既是我们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也是我们党跳出治乱兴衰历史周期率、历经百年沧桑始终充满活力的成功秘诀。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深刻总结党的长期奋斗的历史经验,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全局高度,从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际的结合上,提出党的自我革命的重大命题并发表一系列重要论述,全面回答了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等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原创性、标志性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这一系列重要论述,思想深刻、内容厚重,具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和鲜明的时代特色,充满着革故鼎新、守正出新的变革思想和进取精神,引起学术界的广泛关注,迄今已形成颇为壮观的研究局面。本文拟结合对这一系列重要论述的学习理解,围绕这一系列重要论述的提出背景、理论创新、实践品格等几个学术界所关注的热点问题的研究现状作一扼要述评。

一、“三重逻辑”: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提出

不少学者指出,自我革命是党在过去百年淬炼而成的鲜明品格,但作为一个具有新时代党的建设领域特定内涵的概念,它的明确提出是在党的十八大以后。2015年5月5日,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敢于直面问题,共同把全面深化改革这篇大文章做好”。这是目前已公开的党的重要文献中,第一次使用“自我革命”的提法。这实际上明确提出了“党的自我革命”的重大命题。此后,习近平在多个场合对此作了阐发,“自我革命”的理论内涵和实践要求随之得到不断丰富与发展,学术界对此进行了持续跟踪研究。随着相关研究的日益深入,“为什么要进行自我革命”的问题受到了广泛关注。学术界普遍认为,习近平提出党的自我革命的重大命题并发表一系列重要论述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和历史经纬,体现了理论逻辑、历史逻辑和现实逻辑的高度统一。

(一)从理论逻辑上讲,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为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提出提供了理论依据

习近平指出,“我们党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形成了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丰富思想成果”。学术界普遍认为,自我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本质属性的集中体现。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提出,是以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为理论基点,聚焦如何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政党政治本色,深刻揭示马克思主义政党为加强党的自身建设、保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纯洁性的高度自觉、历史主动和坚定彻底。

党进行自我革命的勇气源于坚定的理想信念。有学者提出,勇于自我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性质的必然要求。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使命和远大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要承担这一崇高使命、实现这一远大理想,既要求马克思主义政党不断推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变革,又要求马克思主义政党不断进行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改造,“其内在逻辑前提就是进行最坚决、最彻底的革命”。

党勇于进行自我革命源于党的性质宗旨。有学者指出,勇于进行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与生俱来的政治基因。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党的宗旨;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是党的初心使命;人民立场是党的根本立场,党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而没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这一点正是党勇于自我革命的勇气之源、底气所在。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是中国共产党推进党的自我革命的内在动力。

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必须通过自我革命来保持。有学者指出,马克思主义政党要保持自身的先进性纯洁性,不仅在于要不断推进政治革命和社会革命,更重要的还在于要不断推进党的自我革命。保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纯洁性,是一个需要时时刻刻严审视、永不停息去杂质、持续不断提品质的过程,必须以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精神坚决祛除影响党的先进性、弱化党的纯洁性的各种复杂因素。

(二)从历史逻辑上讲,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述是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总结党百年奋斗的历史经验的思想结晶

习近平高度重视党的历史经验的学习总结,善于运用大历史观分析和解决问题。中华民族5000多年的文明史、中国人民近代以来180多年的斗争史、中国共产党100多年的奋斗史、中华人民共和国70多年的发展史、改革开放40多年的探索史,一脉相承、不可割裂,这些都是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提出的重要历史和文化渊源。学术界普遍认为,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述,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蕴含的革新意识、变革精神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对党的百年奋斗的历史经验特别是党的自身建设历史经验进行深刻总结,而得出的思想结晶。

中国共产党人既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和实践者,同时又是忠实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者和弘扬者。不少学者都认为,从《易经》的“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到《礼记》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从孟子的“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到朱熹的“日省其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再到如今我们党所强调的“打铁必须自身硬”,反映的都是数千年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所一脉相承的自省意识、自强不息的进取精神和追求革故鼎新的变革思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提出提供了丰富的文化滋养,也使党的自我革命精神充满了浓郁的中国味、民族魂。

党的百年历史,是不断加强自身建设,保持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同消极腐败现象作斗争的历史。学术界认为,坚持自我革命是党百年奋斗的重要历史经验,并从不同角度对此作出了分析阐释。从党直面问题、修正错误的历史来看,有学者指出,回顾党的奋斗历程,党对重大挫折的克服、对重大问题和困难的解决、对重大挑战的应对、对重大失误的纠正,显示的正是党勇于自我革命的品格和精神。党具有极强的纠错和修复能力,勇于自我革命是“党永葆生机活力的根本保障和动力源泉”。从以自我革命推动社会革命的历史经验来看,有学者认为,勇于自我革命是“党推动社会革命向前发展并取得成功的重要密码”。要奋力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顺利实现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的兴旺发达、长治久安,“广大党员干部必须把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拼命精神保持下去,以党的伟大自我革命来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

(三)从现实逻辑上讲,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述是在新时代新使命新挑战新要求下,党着眼于应对“四大考验”和克服“四大危险”的现实需要

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学术界普遍认为,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提出,既是推进新时代党的建设的迫切需要,又是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血肉联系、实现新时代奋斗目标的迫切需要。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着来自各方面、各领域的各种风险挑战,要应对“四大考验”、克服“四大危险”,党必须进行自我革命,并通过自我革命,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自我革命是应对挑战和战胜风险的必然要求。学者们认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科学辩证地分析新时代党所面临的各种风险挑战和紧迫任务,既看到问题的严重性和危险性,又坚信可以依靠自身努力和人民的支持解决问题,因此在管党治党、自我革命方面“表现了更强烈的忧患意识和更坚定的责任担当”。还有学者强调,面对新时代的各种风险挑战,只有始终坚持把党的自我革命进行到底,把党建设得更为坚强有力,我们才能够不断突破各种体制机制障碍,不断提升马克思主义执政党赶超和适应现代化浪潮的能力,也才能够从容化解前进道路上的各种风险挑战,“最终实现广泛领域的巨大变革和利益格局的深刻调整”。

自我革命是应对党的执政考验的战略举措。有学者认为,夺取政权难,巩固政权更难。尤其是长期执政的政党,要在变化的时代条件下革弊鼎新,更是难上加难。正是面对这种考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入分析党所面临的重大风险考验和党内存在的突出问题,着力研究解决对坚持党的领导认识模糊、行动乏力问题和落实党的领导弱化、虚化、淡化、边缘化等问题,坚持以伟大自我革命引领伟大社会革命。还有学者从治理好一个大党的难处着眼,认为要落实好这样的艰巨任务,除了严的标准和举措之外,真正带根本引领性和内在驱动力的,则“是一种坚持自我审视、反躬自省的高度清醒,是一种永不自满、永不懈怠的政治勇气”。

自我革命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必然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越到这时候,越不能忘记当初为什么而出发,越不能忘记一路走来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有学者指出,这正是习近平强调新时代要发扬勇于自我革命和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精神的深远考虑和重大意义所在,“这是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事关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前途命运的根本问题”。有学者认为,只有从党自身存在的问题着手,以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和坚韧不拔的韧劲,革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全面增强党的执政本领,才能确保党永葆旺盛生命力和强大战斗力,团结带领人民担负起新时代的历史使命。

综上所述,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新时代提出的重大课题,习近平统筹把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深刻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特别是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实践经验,就党的自我革命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充分展现了非凡的理论勇气、卓越的政治智慧、强烈的使命担当,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政治担当、历史自觉。

二、革故鼎新、守正出新: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理论创新

在深入探讨这一系列重要论述提出背景的同时,学术界围绕其理论创新特别是其原创性贡献,进行了深入广泛的学习探讨。概括起来看,讨论主要集中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也是党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所在

2017年2月13日,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集中阐发了自我革命的深刻内涵,并旗帜鲜明地提出:勇于自我革命,“既是我们党区别于世界上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也是我们党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所在。”学术界对这一重大论断作了深入研究、解读。代表性的观点有:

这一重大论断是对党的先进性质、鲜明品格、显著标志和政治优势的高度概括。有学者指出,马克思主义政党所从事的是前无古人的崇高事业,前进道路上出现这样那样的失误和曲折、党内出现这样那样的矛盾和问题,是难以完全避免的。在党的历史上,中国共产党不是不犯错误,党内也不是没有问题,但党之所以还能够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原因就在于我们从不讳疾忌医,而是能够依靠自身力量纠正错误、解决问题,并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吸取教训、增长智慧、发展壮大。可以说,自我革命的精神品格,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不同于其他政党的独特政治优势。

这一重大论断是对党百年奋斗宝贵经验的深刻总结。有学者指出,马克思主义政党是在不断的自我革命中淬炼而成的。在长期奋斗中,中国共产党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理论,形成了勇于自我革命的光荣传统和政治优势。回顾历史,我们党之所以能够从最初的50多名党员发展到如今的9000多万名党员,之所以能够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其历史经验就在于始终勇于自我革命。可以说,自我革命的精神品格,是传承党的优良传统和弘扬党的政治优势的经验总结。

这一重大论断关系到如何认知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党的问题,体现了新时代保持党的先进性质和政治本色、带领人民实现历史使命的必然要求。有学者提出,把勇于自我革命作为区别我们党和世界上其他政党的一个显著标志,不仅进一步提升了党始终坚持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优良作风的精神境界,还充分表明了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不是定格于历史某个时段的权宜之计,而是体现于奋斗全过程的永久要求。换言之,党自身的革命性锻造,并不会因为时空转移而发生变化,党的事业存在一天就一天也不放弃革命精神。还有学者认为,中国共产党关于“窑洞对”的新时代作答,其根本要义就是“自身过硬”。

(二)打铁必须自身硬,要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场伟大社会革命进行好,我们党必须勇于进行自我革命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党一定要有新气象新作为。习近平强调:“打铁必须自身硬。”“要以伟大自我革命引领伟大社会革命,以伟大社会革命促进伟大自我革命,确保党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始终成为坚强领导核心。”学术界特别关注习近平关于“两个伟大革命”的重要论断,普遍认为这一重要论断,是在揭示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规律的基础上提出的,是在围绕“打铁必须自身硬”这一逻辑下渐次展开的,不仅鲜明表达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国理政的总体思路,对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具有重大指导意义。代表性的观点有:

这一重要论断深刻揭示了自我革命既是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加强自身建设的内在需要,又是党推进伟大社会革命的客观要求。有学者提出,推动伟大社会革命是推进自我革命的重要目的。在新时代,无论是世情、国情还是党情,我们都面临着很多的矛盾和风险挑战,因此党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居安思危,通过自我革命,变被动为主动,解决一系列新问题新矛盾,推动伟大社会革命。还有学者提出,党的长期执政地位决定了党必须坚持不懈推进自我革命。作为马克思主义执政党,要长期为人民执好政,就必须深刻总结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教训,一刻不停歇地推进自我革命,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进而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场伟大社会革命进行到底。

这一重要论断深刻总结了“两个伟大革命”之间的辩证关系。不少学者都认为,“自我革命”和“社会革命”是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重大时代背景下提出的两个重要概念,同时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理论中密切相关的两个范畴。“自我革命”和“社会革命”之所以紧密关联,是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决定的;二者同向并进、良性互动,犹如鸟之两翼、车之双轮,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有机统一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伟大实践。就这个问题,有学者还从哲学层面给出了分析,认为:“打铁必须自身硬”,作为打“铁”主体的中国共产党自身必须要硬,强调的是自我革命;打的“铁”是客体,是改造客观世界,强调的是不断进行的社会革命。因此,要用矛盾分析即辩证思维和系统思维,正确处理二者之间“这种具有战略意义的矛盾关系”。惟有具备这种哲学智慧,才能有效应对“新时代”和“大变局”。

这一重要论断既体现了对党的百年革命观的继承和发展,又是对新时代应进行“什么样的革命”的鲜明回答。有学者提出,以党的伟大自我革命引领伟大社会革命,是习近平基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历史方位和管党治党实践提出的重大命题。自我革命与社会革命相结合,既是现实需要,也是历史经验的总结。还有学者强调,习近平关于“两个伟大革命”的重要论断,科学阐明了党领导人民创造历史辉煌的一条基本规律,即:党只有在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同时,坚定不移推进自我革命,勇于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才能不断增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

这一重要论断为把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推向深入、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重要遵循。有学者提出,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把党的前途命运与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融合在一起,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和一大优势就是高度重视自身建设,并形成了用自我革命不断推动社会革命的良性循环和有效机制。习近平关于“两个伟大革命”的重要论断,不仅深刻总结了党领导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经验,还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内在规律,明确了新时代党所肩负的历史使命,阐述了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的重要性,是党的一个重大理论创新。

(三)自我革命精神是党的执政能力的强大支撑,要坚持守正和创新相统一,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强和完善自己,通过革故鼎新不断开辟未来

党的自我革命任重而道远,决不能有停一停、歇一歇的想法。习近平指出,“要坚持守正和创新相统一,坚守党的性质宗旨、理想信念、初心使命不动摇,同时要以新的理念、思路、办法、手段解决好党内存在的各种矛盾和问题,不断提高自我革命实效。”“只有努力在革故鼎新、守正出新中实现自身跨越,才能不断给党和人民事业注入生机活力”。学术界深入研究了这些重要论述,代表性的观点有:

这些重要论述集中表达了党的自我革命的核心内涵。有学者提出了自我革命的三层含义:一是“守正”,亦即自我革命要“坚持对的”,做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性质和宗旨,始终坚持党的优良传统;二是“革故”,亦即自我革命重在“破字当头”“修正错误”,凡是那些可能影响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的问题都要及时加以解决;三是“鼎新”,亦即自我革命贵在“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只有以勇于自我革命的精神打造和锤炼自己,努力在革故鼎新、守正出新中不断实现自身跨越,才能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注入生机活力。

这些重要论述深刻阐发了自我革命的主客体辩证关系。有学者指出,从哲学意义上讲,自我革命的本质是“主体在主动意义上和自觉意义上的自我扬弃,即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否定之否定’”,这是“自我警醒、自我否定、自我反思、自我超越的一种积极的、主动的革命性行为”。自我革命的主体和关键在于“自我”,换言之,要想不断增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其关键就在于必须坚决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勇于推进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制度创新、文化创新以及其他各方面创新,通过革故鼎新不断开辟未来。

这些重要论述深刻体现了继承性与创新性的有机统一。有学者提出,这些重要论述一方面牢牢坚持党的性质宗旨、理想信念、初心使命不动摇,反复强调党的自我革命必须首先为党守根护魂,必须致力于“不断巩固党执政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另一方面,又牢牢坚持用不断发展的时代要求审视自己,反复强调要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强和完善自己,从而使解决党内矛盾问题的思路既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特色,又体现出强烈的实效性。

(四)全面从严治党是自我革命的内在要求,必须始终保持正视问题的自觉和刀刃向内的勇气,将反腐败作为党自我革命必须长期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

党和人民事业发展到什么阶段,全面从严治党就要跟进到什么阶段。习近平强调,“全面从严治党是一场自我革命”,“坚持自我革命精神,关键要有正视问题的自觉和刀刃向内的勇气”,要“继续发扬彻底的革命精神,坚持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保持‘赶考’的清醒,以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引领新的伟大社会革命”。这是对自我革命与全面从严治党关系的深刻阐述。对此,学术界作了深入研究,普遍认为全面从严治党是新时代党自我革命的一场深刻实践,凸显了党勇于自我革命的鲜明品格、巨大勇气,是党更加自觉、更加成熟的标志。代表性的观点有:

这些重要论述充分反映了全面从严治党是党永葆生机活力、走好新的赶考之路的必由之路。有学者指出,面对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面对党所面临的各种重大风险挑战,有没有勇于自我革命的过硬特质、敢不敢刀刃向内,是决定党兴衰成败的关键因素。只有坚持自我革命精神,才能永葆为民初心,永葆党的先进性纯洁性。还有学者强调,国际国内环境各种因素的影响,我们党面临的复杂执政环境,党的队伍和自身状况发生重大而深刻的变化,都迫切要求我们必须坚持问题导向、聚焦党内存在的突出问题,勇于自我革命,坚定不移把全面从严治党推进到新的发展阶段。

这些重要论述充分反映了全面从严治党是新时代党进行自我革命的必然要求和主要途径。有学者提出,这些重要论述是在新时代我们党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理论创新与实践创新的良性互动中创立的,是新时代党的自身建设的理论结晶和时代精华。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生动实践表明,只有坚持自我革命,才能以刀刃向内的巨大勇气向党内顽瘴痼疾开刀,才能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坚定不移“打虎”“拍蝇”“猎狐”,才能坚持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清除党、国家、军队内部存在的严重隐患。

这些重要论述充分反映了全面从严治党贯穿着强烈的自我革命精神,体现了我们党自我革命的决心和意志。有学者注意到,习近平常常把党的自我革命同全面从严治党放在一起进行阐述,其论述涉及全面从严治党的各个方面。全面从严治党要求中国共产党必须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巨大勇气,祛除自身存在的种种不符合党性要求的做法,贯穿着强烈的自我革命精神。还有学者强调,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全面从严治党”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既凸显了我们党一贯勇于自我革命的鲜明品格、巨大勇气,又大幅提升了我们党自我革命的水平和质量,开创了党的自我革命的新境界。

(五)只要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不出问题,社会主义国家就出不了大问题,我们就能够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率

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实现长期执政,是我们党持续探索的重大课题,也是习近平高度重视、反复强调的重大问题。习近平指出:“我们党执政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世界上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和政党演变的教训,都揭示了一个道理:马克思主义政党夺取政权不容易,巩固政权更不容易;只要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不出问题,社会主义国家就出不了大问题,我们就能够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率。”进入新时代,我们党探索出了一条长期执政条件下解决自身问题、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成功道路,书写了以自我革命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新篇章。这是一个重大的学术前沿问题。围绕习近平这方面的重要论述,学术界作了很多深入思考讨论,其中代表性的观点主要有:

这些重要论述体现了我们党在历史周期率问题上的认识新进展。有学者系统梳理党在这个问题上思想认识的发展脉络,认为“毛泽东和习近平给出的两个答案有着内在的关系,从让人民来监督政府到坚持自我革命,呈现中国共产党人在求解历史周期率问题上的思想发展逻辑”。将自我革命作为一个“显著标志”加以强调,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在思考如何破解历史周期率问题上实现了“思想升华”;在继承“两个务必”的基础上,习近平给出新的赶考之路上必须坚持自我革命的“新答案”,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所给出的第一个答案的思想内涵。

这些重要论述深刻揭示了要跳出历史周期率与坚持党的性质宗旨的关系。有学者认为,回顾中外历史的兴衰更替,任何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只要不摆脱为自己谋私利的狭隘圈子,就难以摆脱最终脱离人民、走向灭亡的命运。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宗旨、初心使命,决定了除了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之外,我们党没有任何自己的私利。只要我们党一直坚持自己的性质宗旨、初心使命,不变色、不变质、不变味,历史和人民就会一直需要我们、支持我们。只有坚守党的性质宗旨,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

这些重要论述是对中国共产党长期探索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实现长期执政这一重大历史课题的经验总结和科学回答。有学者认为,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述不仅深刻阐明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中心任务和必然要求,还对中国共产党这个百年大党长期探索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实现长期执政给出了郑重宣示和生动诠释,具有重大历史意义。这着重体现在:自我革命这条成功道路的探索,不仅破解了中国历史上王朝政权“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困局宿命,创造性地回答了马克思主义政党长期执政条件下如何始终不变质、不变色、不变味,如何永葆先进性纯洁性等重大问题,还用鲜活生动的实践证谬了以往那种认为“一党执政无法解决自身问题”的所谓“悖论”,大大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建设理论,亦为世界政党建设和人类政治文明发展作出了新贡献。

除了着重围绕上述五个问题对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原创性理论观点进行阐述分析外,学术界还尝试从其他多个学科视角、多个研究维度对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理论创新和内容构成进行概括总结。例如:有学者采用依据原文原著、全面梳理的研究方法,对这一问题作了条列式总结。还有学者则采用重点研究的方法,通过深入分析习近平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提出的“九个坚持”的规律性认识和“六个必须”的原则性要求,以及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总结反腐败斗争的“六条经验”,归纳了党的自我革命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另有学者通过深入挖掘《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收入的相关篇目对此作了分析研究,认为从首次提出“自我革命”重大命题,到揭示自我革命成为党探索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新答案,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述已形成系统性的话语表达。

总起来看,学术界围绕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理论创新尤其是原创性理论贡献所进行的探讨研究,内容上涉及到自我革命的基本概念、基本要求,以及自我革命与社会革命、自我革命与全面从严治党、自我革命与跳出历史周期率等一系列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在思想溯源上层层推进、在历史脉络上步步佐证,联系现实紧密、理论概括深刻,把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和研究不断推向深入。

三、源于实践、引领实践: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实践品格

理论源于实践,又指导和引领实践。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述,既是从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伟大实践中产生的理论结晶,又是在新时代继续把党的自我革命不断推向深入的行动指南。在对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理论创新进行分析和研究的同时,学术界还围绕在这些重要论述的科学指引下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的生动实践、宝贵经验等问题,作了进一步的研究探讨。

(一)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具有重大的实践指导意义

学术界普遍认为,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述是一个系统的科学的理论体系,对于全党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推进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以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永葆党的生机活力和国家长治久安,都具有重要意义。

这一系列重要论述将我们党对建设什么样的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怎样建设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规律性认识提到新高度,是具有实践伟力的强大思想武器。有学者指出,这一系列重要论述,在自我革命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动力和目的等方面,深化了党必须始终保持自身先进性纯洁性的认识,以独创性内容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将自我革命与社会革命统一起来,深化了以党的自我革命推动伟大社会革命的认识,以创新性的理论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革命学说。

这一系列重要论述进一步丰富和深化了对党的性质宗旨、初心使命的认识,为新时代始终坚守党的性质宗旨、永葆党的初心使命提供了根本遵循。有学者提出,这一系列重要论述,深刻揭示了我们党如何永远得到人民拥护和支持、实现长期执政的根本性问题,为新时代始终坚守党的性质宗旨、永葆党的青春活力提供了科学指南。还有学者强调,这一系列重要论述以党在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的伟大实践为认识基点、实践基点,着眼于新时代管党治党的现实需要,凝结着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的新认识、新实践,作用于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的持续、深化、拓展,标识和塑造着党在新时代加强自身建设的精神气质和实践特色,标识和塑造着党在新时代治国理政的鲜明特征。

这一系列重要论述把党的自我革命、自我改造提到新高度,推动了全面从严治党实践和反腐倡廉建设。有学者指出,这一系列重要论述坚守党的性质宗旨,弘扬伟大建党精神,传承革命传统,对于凝聚起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砥砺奋进的磅礴力量具有重大意义。还有学者则强调,这一系列重要论述在实践上深得党心民心,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解决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带有全局性、根本性、方向性的问题,更加巩固了党的执政基础。

(二)在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指引下,开辟了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新境界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指引下,我们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持之以恒正风肃纪,打出了一套自我革命的“组合拳”,开辟了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的新境界,为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发展提供了坚强政治保证。对这一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学术界给予了高度关注和深入研究。

坚持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学术界高度评价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更加突出位置,推动党的政治建设所取得的重大历史性成就。学者们认为,进入新时代我们党从战略和全局高度出发,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并以其为统领、将其贯穿于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反腐败斗争和制度建设的全过程,既是新时代推进党的自我革命的重大战略举措,又为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的推进提供了坚强政治保证。学者们还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把“两个维护”作为最高政治原则和根本政治规矩,严格执行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决防范和查处“七个有之”,不断强化政治监督,确保党中央大政方针和决策部署贯彻落实。经过全面从严治党的锤炼,全党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显著提高。

持之以恒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坚决纠治“四风”,以严明纪律管全党治全党。不少学者都认为,党的十八大以后,我们党通过深入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通过解决一个个具体的党内突出问题开启了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新征程。有学者提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坚持不懈推动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落实,坚持不懈同自身存在的问题作斗争,重点解决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以好的作风、好的形象带领人民开辟了“中国之治”的新境界。

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全面从严治党引向深入,开创全面从严治党新局面。有学者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开启的这场伟大自我革命,不仅明确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方针,还提出了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使党的建设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进一步深化了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的认识,开辟了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的新境界。还有学者立足于“要从严治党就要保持自我革命的精神”这一切入点,从严格执行党的纪律、严明党的政治纪律、以上率下加强党风廉政建设等方面,系统回顾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以巨大政治勇气向党内顽瘴痼疾开刀、把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落实落细的不平凡历程,并深入总结了蕴含其中的重大意义。

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全面增强执政本领。学术界普遍认为,加强监督是落实全面从严治党、实现自我革命的重要路径和基础。在全面从严治党的过程中,我们党坚持把监督贯穿于管党治党、治国理政各项工作,以强有力监督推动自我革命不断向纵深发展,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建设取得很大成绩;我们坚持从全局和战略高度加强监督体系顶层设计,以党内监督带动其他监督,逐步构建起一套行之有效的权力监督制度和执纪执法体系,实现了党内监督和外部监督相结合,实现了对所有行使公权力公职人员的监察全覆盖,夯实了自我革命的制度基础。有学者指出,习近平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高度,着力完善党和国家的监督机制和监督体系,“这是党的自我完善的根本性举措”。这一根本性举措,不仅强化了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增强了监督的严肃性、协同性、有效性,还形成了一套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的权力运行机制,构建起了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体制机制。

除了上述几个方面之外,还有些学者从比较研究的角度进行了总结和探讨,更加凸显了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的实践特点。有学者认为,新时代这场自我革命的深刻性超越以往的地方在于,它正视政治安全隐患的严峻性,直面党内存在的严重问题,刀刃向内深挖自身伤疤,利剑高悬割除自身毒瘤,以巨大勇气和魄力破解党的建设积压的老大难问题,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还有学者认为,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极其鲜明地体现在全面从严治党力挽狂澜,从根本上扭转了管党治党宽松软状况,党在革命性锻造中更加坚强。

(三)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生动实践积累了宝贵经验

学术界普遍认为,在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重要论述的指引下,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取得历史性、开创性成就,产生全方位、深层次影响,为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的继续推进积累了宝贵经验。学术界着重从以下两个角度探讨了这个问题:

从总结百年探索的历史经验出发。有学者据此概括了六个方面的“成功秘诀”,即:“以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纯洁性的要求驱动自我革命”;“以伟大事业坚强领导核心的目标谋划自我革命”;“以严的主基调贯通自我革命”;“以党内突出问题的化解聚力自我革命”;“以整风精神深化自我革命”;“以‘关键少数’带动自我革命”。并着重强调解决党内突出问题,是自我革命的“聚焦点、切入点、发力点”。还有学者据此总结了四方面经验,即:“必须在坚定信仰信念中保持自我革命的战略定力”;“在顺应人民意愿中坚持自我革命的正确方向”;“在解决突出问题中激发自我革命的强大动力”;“在创新体制机制中提高自我革命的能力水平”。

从推进党的自我革命的实践要求出发。有学者深入分析研究习近平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十五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并据此提出进行自我革命必须从坚定理想信念、加强党性修养、从严管党治党和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坚持经常性教育和集中性教育相结合、勇于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加强党内监督和接受人民监督、保持共产党人先进性和纯洁性等方面综合推进。还有学者紧密联系当前我们党所面临的各种风险挑战,特别提出在新的征程上,必须切实增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的政治自觉,必须始终保持自我革命的战略定力。惟其如此,才能准确把握新时代新阶段的特征和要求,不断清除一切损害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因素,不断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确保党在新时代新征程上展现新气象新作为。

综上,学术界围绕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述,进行了深入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但实践发展永无止境,理论探索也永无止境。在新的赶考之路上,伴随着党的自我革命实践的持续推进,伴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阔步前进,伴随着国内外形势的新变化新发展,党的理论创新步伐将永不停歇,习近平关于党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述也将不断丰富和发展,这将为学术界的研究提供更广阔的空间,同时也提出更高的要求。


    进入专题: 历史周期率   自我革命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6699.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党的文献》2022年第4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