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锡洪:王阳明中晚年工夫论的转折与连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1 次 更新时间:2022-09-06 15:43:12

进入专题: 王阳明   工夫论  

傅锡洪  

  

   摘    要:在龙场至平藩阶段,阳明工夫论的焦点乃是克服支离,使工夫具有切要性。他认为,格物工夫唯有以诚意为统领来实施,才能避免支离之弊,真正克服私欲对心之本体的遮蔽,从而实现成圣的终极目标。对这一阶段的阳明来说,关注焦点虽不在工夫是否受到本体指引和推动的问题上,但由诚意统领的格物工夫,以及其他指点语所示的工夫,却并非没有本体的指引和推动,亦即并非不是本体工夫。而1520年致良知宗旨的提出,将本体问题凸显出来。本体工夫成为阳明在工夫问题上关注的焦点,由此阳明工夫论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

   关键词:诚意; 本体; 良知; 工夫; 龙场悟道;

  

   如所周知,王阳明心学形成于正德三年(1508)的龙场悟道,而成熟于正德十五年(1520)左右致良知宗旨的提出。无疑,贬谪贵州、居夷处困,是龙场悟道的契机;而正德十四年(1519)的征讨宁王叛乱和随后遭遇的张许之难,则是其提出致良知宗旨的契机。在从龙场到平藩这段中年期的十余年时间里,表达阳明心学本体观念的主要命题,有“心即理”和“心外无理”等;表达工夫观念的主要命题,则有“知行合一”、“心外无学”、“去人欲而存天理”和“立诚”等。在初刻于正德十三年(1518)的《大学古本傍释》序中,阳明开篇即说:“《大学》之要,诚意而已矣。诚意之功,格物而已矣。”【1】阳明这一阶段对工夫问题的最终看法,可谓于此和盘托出。

   陈来先生认为:“阳明对《大学》格物致知的理解有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这个过程,简单说来,就是以‘诚意’为本转向以‘致知’为本的过程。”“江西平藩之前他一直以诚意来统率格物,平藩之后以致知为宗旨,建立哲学体系。”陈先生在论及致良知观念的提出时,指出其背景:“按阳明戊寅(引者注: 即1518)前主诚意说,诚意指真实地好善恶恶,但辨别善恶的标准没有确定。所以阳明指出,懂得良知学说,好恶就有了所当依从的标准,因为良知就是每个人内在具有的是非之则。”不过,陈先生也注意到阳明正德十年(1515)《送郑德夫归省序》中提及了作为诚意之根据的是非之心,并进而指出:“阳明的诚意说后来发展为致良知说,也反映了体系内部的要求。”【2】

   诚如陈先生所言,中年时期阳明所说工夫未必没有本体依据。重要的是,既然本体能作为依据从而指引工夫,那么它为什么不能同时也作为工夫的动力来源从而推动工夫呢?换句话说,我们完全还可进一步设想,这一阶段阳明所说的工夫,不仅受到本体的指引从而具有本体依据,而且也受到本体的推动从而拥有本体的动力,甚至在部分情况下还是完全出于本体之动力,因而同时也合于本体之准则的工夫。

   在阳明提揭的诚意、格物、知行合一和去欲存理等主要工夫指点语中,我们很难直接看出这些工夫是否受到本体的指引和推动。固然,这一阶段的阳明强调要来心上做工夫,但他如此强调的时候,心与其说指的是本体之心,不如说指的是心所发之意念;与其说是本体依据和动力来源,不如说是做工夫的场所,或说着眼点、下手处。然而,如果说阳明这一阶段论述和指点的工夫不受本体指引和推动的话,那又与其对本体的着力提揭不相协调。这种本体与工夫的脱节、断裂果真出现在阳明思想中的话,那就意味着决定这一阶段阳明思想基本面貌的龙场悟道的成果,终究而言只有本体论意义,而很难说有什么工夫论意义。即便其有工夫论意义,也要直到致良知宗旨的提出,才最终体现出来。亦即阳明在龙场所悟之本体,直到平藩为止都不能贯彻于工夫,不仅不能指引和推动工夫,更不能使工夫成为完全出于本体的工夫。我们仅从阳明学归一的趋向来看,这一点也是难以想象的。

   因此,更有可能的情况是,阳明所说的工夫,确实受到本体指引和推动,并且在一部分情况下还是完全出于本体的工夫。只不过,工夫是否受到本体指引和推动,或是否为完全出于本体的工夫的问题,并非他中年时期关注的焦点而已。从他这一时期对诚意的论述可以看出,他关注的焦点是,工夫必须具有切要性,从而有益于身心修养并保证成圣之终极目标的实现。在阳明处,诚意指点出工夫的切要这一点已为董平先生所指出:“‘诚意’则是消除‘隔断’而确保心体之真实体现的切要工夫。”【3】

   本文即欲沿着上述思路,探讨阳明中年时期工夫论的问题意识,及这些工夫所受本体的指引和推动,并由此探讨这一阶段的工夫论与其后致良知观念之间的内在关联,由此把握致良知宗旨提出前后其工夫论的转折与连续。

   一、 阳明中年工夫论的焦点: 工夫之切要性

   就工夫论而言,工夫是否具有切要性的问题,是阳明中年关注的焦点。切要性的反面是支离。阳明对切要性的要求,体现于其对诚意的重视中。诚意可以对治工夫的支离。而为了保证切要性的落实,阳明又强调格物是诚意的具体实施方法。格物能使诚意工夫不至流于空疏。诚意和格物的上述作用,可以从他《大学古本傍释》序中“不本于诚意,而徒以格物者,谓之支;不事于格物,而徒以诚意者,谓之虚”【4】的主张中看出。支离是阳明视野中朱子学的弊病,空疏是其所谓佛道之学的问题。而他认为当时士人深受这两者,尤其是朱子学的影响。在诚意和格物中,诚意居于主导地位,格物则居于从属地位。阳明认为,唯有以诚意为统领做格物工夫,才能真正克服私欲对心之本体的遮蔽,从而实现成圣的终极目标。而聚焦于克服私欲对心之本体的遮蔽,正是他对圣学或圣人之道的理解。这一理解直接得自其龙场悟道。

   《王阳明年谱》载阳明龙场所悟的内容为:“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5】把工夫理解为“求理于事物”,即是支离。与之相反的切要,则是聚焦于克服私欲对心之本体的遮蔽。

   陈来先生从本体和工夫两个方面,全面概括了龙场悟道的内容,并进而将这两点归结为“心即理”的本体论命题:“‘吾性自足’是论本体(性体),不当‘求理于事物’是论工夫。龙场悟道的基本结论实质上就是‘心即理’,但这一思想的具体表述与展开最早见于《传习录》上徐爱所录。”【6】如所周知,阳明早年即立志成为圣人,后来曾究心于朱子的格物穷里之学并在著名的“格竹”事件中受到挫折,失去成为圣人的信心,于是泛滥于佛道之学。经过在龙场动心忍性的一番磨难,他重新树立了成为圣人的信心,认为天所赋予人的本性或说心体即可帮助人实现这一目标。其所谓心体,即是工夫的本体依据和动力来源。“求理于事物”即穷尽事事物物之理,体现了朱子学以格物、致知为本的工夫路线。阳明对这一路线把知识、才能当作成圣的根本这一特点有深刻的洞察。他说:“后世不知作圣之本是纯乎天理,却专去知识才能上求圣人。以为圣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须是将圣人许多知识才能逐一理会始得。故不务去天理上着工夫,徒弊精竭力,从册子上钻研,名物上考索,形迹上比拟,知识愈广而人欲愈滋,才力愈多而天理愈蔽。”【7】正因为把知识、才能当作成圣的关键,而对知识、才能的追求无疑是以越多、越广为佳,所以才造成了泛滥无归,以至于未能聚焦于克除私欲的支离之弊。【8】经龙场之悟,阳明彻底抛弃了朱子学的工夫路线,并独立探索出一套求理于心的【】9心学工夫路线。而这一工夫路线,正是以克除私欲作为根本追求,并以此贯穿工夫的整个过程,由此使工夫具备了切要性的特点。

   阳明认为“来心上做工夫”,是自己的“立言宗旨”。这从他与门人的以下问答可以看出:

   又问:“心即理之说,程子云‘在物为理’,如何谓心即理?”先生曰:“在物为理,在字上当添一心字,此心在物则为理。如此心在事父则为孝,在事君则为忠之类。”先生因谓之曰:“诸君要识得我立言宗旨。我如今说个心即理是如何,只为世人分心与理为二,故便有许多病痛。如五伯攘夷狄,尊周室,都是一个私心,便不当理。人却说他做得当理,只心有未纯,往往悦慕其所为,要来外面做得好看,却与心全不相干。分心与理为二,其流至于伯道之伪而不自知。故我说个心即理,要使知心理是一个,便来心上做工夫,不去袭义于外,便是王道之真。此我立言宗旨。”【10】

   “来心上做工夫,不去袭义于外”,是指点工夫方向之语。“在物为理”意味着工夫的着眼点、下手处在物理;“此心在物为理”则意味着工夫的着眼点、下手处在心。当然对阳明来说,心与物不是对立的关系,在心上做工夫可统贯穷理,仅谈穷理则“与心全不相干”,此点稍后再论。阳明认为主张来心上做工夫就是自己的“立言宗旨”。由此可以看出,他此时关注的焦点在于工夫的着眼点、下手处在心(准确说是心所发之意念的善恶、诚伪)而不在物,至于来心上做工夫是否能得到本体指引和推动的问题,则并非他关注的焦点。尽管这么说并不意味着来心上做工夫是没有本体指引和推动的。只是说,他的关注焦点尚不在此而已。因为此时他的核心关切是扭转由片面追求穷理带来的逐物之学、支离之学和功利之学的为学方向。而克服这些倾向的关键,在于提出来心上做工夫的诚意之学,唯有诚意之学才能克服片面追求穷理带来的弊病。

   之所以须“来心上做工夫”,是因为唯有如此,才能彻底扭转朱子学之支离和佛道之空疏的方向。来心上做工夫之所以可能,则是因为心外无理,理由心生,心才是发出和调控人的意识与行动的主宰,而在心之外则无事可言、无理可言,当然也就无学可言。阳明说:“德有本而学有要,不于其本而泛焉以从事,高之而虚无,卑之而支离,终亦流荡失宗,劳而无得矣。是故君子之学,惟求得其心。虽至于位天地,育万物,未有出于吾心之外也……心外无事,心外无理,故心外无学。”【11】

   心的主宰作用体现在意识和行动中:“心者身之主宰,目虽视而所以视者心也,耳虽听而所以听者心也,口与四肢虽言动而所以言动者心也。故欲修身在于体当自家心体。”【12】“所以”即表达出了理的含义。心不仅是视听言动的发出者,更是调控者。理即体现于心对视听言动的调控之中。“修身在体当自家心体”,也是指点工夫方向之语,意即修身的关键在体认心体。心不仅是意识和行动的发出者,而且能使意识和行动符合自身固有的准则(此固有准则即是性),故称为心体。须在意识与行动中体会心体,省察意识与行动是否依循了心体的要求。凡是不符合心体要求的念头,都是人欲而应该被克除,而不能自欺此心体。因而,正心工夫具体落实为不自欺的态度。而这种不自欺的态度,就是《大学》所说的诚意工夫。由此,诚意成为中年阳明工夫论的核心。反对格物的首出性,主张以诚意统领格物,是中年阳明工夫论与朱子学工夫论的根本分歧。

   所谓诚意统领格物,即是由好善恶恶而为善去恶。从以下说法,可以看出诚意和格物在阳明处的基本含义:“初时若不着实用意去好善恶恶,如何能为善去恶?这着实用意便是诚意。”【13】原本阳明认为好善恶恶即是诚意。不过,在初学阶段,“着实用意去好善恶恶”,才能称得上诚意。因为初学阶段心体受到气质、习心和物欲等遮蔽,尚未充分呈露,所以阳明在好善恶恶之前特别强调“着实用意”。因了好善恶恶而能做到的为善去恶,则是阳明所说的格物工夫。在诚意统领下的格物工夫,不再是即物穷理的意思,而主要是指由克除私欲,而做到端正念头以为善。

在阳明看来,唯有以诚意为主导,才能统领为善去恶的工夫;而朱子学以格物穷理为先,则不能统领为善去恶的工夫。他说:“《大学》工夫即是明明德,明明德只是个诚意,诚意的工夫只是格物致知。若以诚意为主,去用格物致知的工夫,即工夫始有下落,即为善去恶无非是诚意的事。如新本先去穷格事物之理,即茫茫荡荡,都无着落处。”【14】由诚意统领格物,意味着格物的含义由诚意决定,从而使其服务于诚意的目的。具体而言,诚意规定了格物的含义是为善去恶。亦即好善恶恶的诚意必然要求为善去恶的工夫,为善去恶的工夫即由格物一语表达出来。若无诚意统领,格物工夫单纯以穷尽事事物物之理为内容,便会落入“茫茫荡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王阳明   工夫论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37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