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龙:丁龙史实两甲子解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4 次 更新时间:2022-05-25 00:44:25

进入专题: 丁龙  

王海龙  

   二十多年前,我翻译阐释人类学家克利福德·吉尔兹《地方性知识》时记得他说过:在文化人类学界,似乎有个定律,那个说了“因”的人往往就該说“果”。虽然丁龙个案算不上典型的人类学课题,但它却是个因文化碰撞而激起的社会历史事件;如果把它看作一个文化学个案,那么,提出问题的我应该对它的结局给予一个总结性的回答。

  

   华工丁龙捐款在美利坚名校建成汉学系的故事今天已经是一个提起来很让读者振奋的传奇事件。一百二十年前,一个下层华工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创建了一个汉学系—时间、地点、民族悲情等等因素很容易使这个话题被人们关注、传播,甚至放大其中的历史细节,将历史演成神话。可是,很少有人细想,为什么这样一个励志且使人想来振奋的往事能够被雪藏近一百年。笔者上世纪末才挖掘出来。

  

   这一百年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个故事少有史料留存,为什么在素以重视保存原始文件的美国这个个案的文件搜求起来这么困难?美国人不记述倒也罢了,让人费解的是,自上世纪初在哥伦比亚大学留学的华人在中国政坛、文坛领袖众多,其中很多人就修习过汉学或跟中国相关的课程,他们不可能没接触过跟丁龙相关的史实或史料,为什么这些学人几乎对此没有留心或记录?—说一点没有记载不是事实,但遗憾的是,这里的“有”甚至不如“无”。因为在偶或谈及丁龙时,往往是瞎编故事,反倒把丁龙的事迹变成了低俗的逸事或宣传工具(见《胡适口述自传》,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一九九七年版,89、105 页;Chiang,Monlin.Tides from the West , YaleUniversity Press, 1947;3, p.164 ;《钱穆全集》“中国史学发微·略论中国历史人物之一例”,九州出版社二0一一年版)。这些,我们后边会掰谎详叙。

  

   别忘了,当年丁龙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在美国名校建成一个汉学系。这里须有个因缘际遇,建立这样一个系科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应该说,丁龙是一粒种子,但仍需要合适的土壤才能长成参天大树。这个令它生长的土壤就是时代的呼唤。

  

   丁龙,作为当年美国一个底层的佣仆,他为什么有这么“高大上”的建立汉学系的追求和愿望,他是如何设立、又是怎样实现这一目标的?我过去的文章对此做过解读。随着更多的原始资料的发掘,今天得以有机会将视角拓展得更宏阔,从当年的国际政治背景和那时美国人之中国观等角度来审视其“文化上下文”场阈。二十年前,囿于资料所限,我的发掘文章对这方面探讨不够。所以其后竟至出现一些臆测和虚构情节影响视听。作为这一史实发掘者和大多第一手资料的发布者,在此应该以历史学的严肃态度来加以澄清。

  

   一百二十年后回溯,丁龙发心捐款成立汉学系的年代的政治历史背景更加清晰了:此事发生在历史激荡和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一九00年八国联军侵华,结局是中国惨败并为世界列强凌辱。一九一0年,西方国家组成联盟抱团结伙向中国发难、逼迫清廷赔款及发布丧权辱国的道歉等等。其结果就是逼签了令中国人感到奇耻大辱的《辛丑条约》。

  

   在海外的华人侨胞也能感受到这场灾难的烈度。在欧洲、日本甚至南洋,华夏帝国的地位如风中芦苇;而那时美国对华工更是肆意残害盘剥,臭名昭著的排华事件层出不穷。十九世纪末以来美国对华工的蹂躏、排华事件等给了丁龙以巨大的刺激。丁龙身在其中,也深受排华骚扰和侮辱,加上庚子之乱在美国引起仇视中华文明的狂潮,内因加外因,使得丁龙希望美国人能更多了解中国的历史、文明与传统。他捐款建汉学系盼望美国人了解并尊重中华文明的想法是逐渐形成的。

  

   在二十年前我发表文章之前,大多丁龙传说都忽略了卡本蒂埃(Horace Walpole Carpentier),或以“他的主人”一词轻轻带过,或者用“美国雇主”“东家”来轻描淡写。我用第一手档案资料首次发现了大量卡本蒂埃同两任校长间关于筹建汉学系的通信才真正还原了这段历史。其实在哥大原始文件中除了一封捐款信外几乎找不到任何关于丁龙的记录,破解丁龙之谜全赖卡本蒂埃的档案。当然,建立汉学系也是卡本蒂埃促成的(那时校史档案馆“丁龙”名目下除一张“丁龙讲座教授”名录卡和一张英文简报“Editorial:Dean Lung—A Humble Chinese”外,没有任何记录。我直到发现卡本蒂埃给两任校长通信后才解开全部建汉学系之谜)。丁龙是一粒种子,卡本蒂埃是土壤。没有土壤种子永远不能发芽;但即使再肥沃的土壤,没有种子它永远也只能是荒土。在这个事件中,丁龙的幸运是遇到了卡本蒂埃,他不仅心地高贵,而且有财力、有能力,卡氏后来成为哥大的校董。

  

   当然,仅有这些还不够。这里的天时地利人和还需一个契机的叩门:基于当年美国期冀崛起的企愿和对远东事务愈来愈浓厚的兴趣,其朝野皆雄心勃勃地要睁眼看世界。学术上,当年哥伦比亚大学有着著名文化人类学家博厄斯(Franz Boas)创设了文化历史学派,开世界上多元文化研究之先河。博厄斯除了是人类学家,也是比较语言学家。巧合的是,在哥大建立汉学系以后,正是这被称作“美国人类学之父”的博厄斯被哥大委派去欧洲寻找汉学教授。

  

   除了上面的原因,哥大愿意此刻建汉学系还有一个重要的学术契合点。巧合的是,在丁龙捐款前几年,哥大印欧语言学家威廉姆斯·杰克逊、闪米特语言学者理查·高泽尔等也曾先后积极建议校长创设汉学系以回应时代需要并占领美利坚学术制高点。他们在学术上更早地发出了建立汉学系的呼声。

  

   还有一些“人和”方面的机缘:当年哥大校长赛斯·洛本人和其家族也跟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校长家祖上做中国生意起家,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曾是纽约最大的中国贸易商并参与创建和管理广州著名的旗昌洋行。校长本人也有内在的中国情结。上面是当时国际、国内和哥大内部背景。

  

   除了哥大行政方,学校董事会也适时地发出了要建立汉学系的呼声。当时哥大土木工程教授和校董威廉·巴克莱·帕森斯曾去中国参建广汉铁路,因此对中国的历史和社会深感兴趣;他取了个中文名柏生士。帕森斯在华跟中国上层官僚、军阀以及各色人等接触频繁,他跟当时清廷驻美大使伍廷芳和美国驻华大使康格都相熟。这无疑是建立汉学系的积极动力和人脉。他回美后将其在华购买的大量书籍捐给了哥大,这成了建立汉学图书馆的第一笔捐赠。

  

   由此,因缘际会,天时地利加上人和,恰在此时,丁龙的振臂一呼,完成了这一划时代创举。百年后回溯这个案例,我们发现,这种机缘辏合应属可遇不可求的。丁龙伟大,也是幸运的。在他之前和在他以后,很多仁人志士做过类似的努力,但唯丁龙的努力终于开花结果而且硕果累累。

  

   丁龙史实的发掘过程,我当年的文章已经介绍了详情。那时互联网尚未普及,很多资料都尘封百年,为了一个具体史实往往要耗时很久去核对。除了查工具书、档案,咨询政府机构,还查对海关资料和人口统计材料等等。到最后发现并解读了两箱卡本蒂埃同两任校长间关于建立汉学系的详尽通信和原始材料而终于揭开了谜底。

  

   其实只有这些仍然很不够,侥幸,那时我还有一些奇遇和机缘获取一些文献、书信以外的活的材料。其中印象深刻的是我有幸通过约翰·麦斯凯尔教授的帮助采访了当时健在的夏志清的恩师王际真。那时候王先生已是百岁老人,见面时王际真讲述了他听闻的丁龙材料并介绍我参考早年系主任富路特(Luther Carrington Goodrich)关于汉学建系史的文章和记录,这些宝贵线索成了我完成这个课题最早的解谜之钥。

  

   其后,我又有幸得遇当年健在的原东亚系主任、丁龙讲座教授毕汉思(Hans Bielenstein),获得了另外一些资料。同样,我从忘年交唐德刚先生那里也获取了一些有用信息。唐先生早年曾在东亚图书馆工作,算得上是汉学系资料的老管家,他对哥大早年汉学资料搜集方面的史实相当熟稔,对其内容如数家珍。

  

   新世纪以来,丁龙故事在华人世界广为流传。中国中央电视台等机构曾多次来哥大拍摄,校方指派我参与审稿并协助。丁龙史实反馈到了哥大,曾担任过东亚系主任的汉学家狄百瑞(WilliamTheodore de Bary)教授随后也写文回顾了汉学系创建历史。狄百瑞先生曾是我的老师,我也有机会采访他,得获丁龙讲座的很多细节内容。因为获得了全球性的关注,丁龙信息也在哥大有了系统备案,并被写成了正史。历经近三十年,哥大终于给丁龙建立了比较详实的历史档案。笔者关于丁龙及校史的著作被收藏入他当年捐建的东亚图书馆,算是给丁龙史实建档和复档画上了一个句号。

  

   二00四年哥大庆祝建校二百五十周年,我应邀介绍丁龙,因此又循迹发掘了一些丁龙资料。我查找过纽约民政局资料并查询加州移民文献,又在纽约州公路局网站上发现丁龙路,且顺藤摸瓜找到了丁龙的雇主卡本蒂埃晚年的故居,并由此得以跟高文镇历史学家取得了联系。同时,我还辗转采访了小镇当年曾经见过丁龙和卡本蒂埃的百岁老人,了解了丁龙可能回中国的消息。我的另一发现是通过档案资料得知卡本蒂埃曾经捐款给广东岭南医学院,这是他关心中国并将道义支持延伸到美国以外的一个实在的物证资料。

  

   随着近二十年电子和数字化技术突飞猛进,大量历史文献得以面世。这对丁龙个案的发掘是一大幸事。因为随着历史文献和物证材料的呈现,丁龙已经不止是个私人文件和个人回忆中塑造的角色而成了一个新闻、历史资料实证和公开史料记载的形象。这里面的资料大多数都具权威性,有的取自当年的新闻报道,有的是校史档案,有的是学校公开发表的文献和年终报表等。它们从不同的角度给我们刻画了立体的丁龙形象。

  

   除了我当年挖掘发表的丁龙、卡本蒂埃和哥大两任校长赛斯·洛及尼古拉斯·巴特勒间的通信资料外,仅就个人目力所及的不完全统计,近二十年丁龙文献的发现大约有以下一些进展。

  

   迄今发现最早报道丁龙事迹的是《纽约论坛报》。它在一九0一年十月十三日用了大半版篇幅介绍了丁龙其人以及他捐建汉学系的义举,报道内容较为详尽。

  

一九0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哥大《观察者报》详细报道了清廷给丁龙所捐汉学系捐书的情况。报道指出,中国政府捐赠珍贵百科全书性质的《古今图书集成》来支持丁龙讲座教授席位,并介绍了这套巨著的价值及其对美国学者、学生和促进美国汉学研究的意义等。同年三月十一日,该报又报道了汉学系邀请英国剑桥大学教授翟理思(Herbert Allen Giles)来哥大做讲座的情形,他的两场演讲题目分别是“中国的语言”和“中国的图书馆”。哥大校长巴特勒亲自出席并介绍翟理思。在演讲中,翟理思盛赞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以及了解中国对西方的重要性,并介绍其时英国虽有五个汉学讲习,但却没有一个具备哥大丁龙教习所享有的条件。其实,这次翟理思的讲座是为了汉学系成立和邀请汉学教授而热身宣传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丁龙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098.html
文章来源:读书 2022年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