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鸣:新发展阶段我国科技创新的新路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5 次 更新时间:2021-12-04 23:05:54

进入专题: 科技创新  

王一鸣  

  

   本文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于11月30日在“2021搜狐财经峰会”上的演讲。

  

   大家上午好,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新发展阶段我国科技创新的新路径》,想讲三个问题。第一个是我国科技创新面临的新形势和新挑战,第二个是新发展阶段我国科技创新的新的使命任务,第三个就是我国科技创新的路径选择。

   首先我想讲一下科技创新面临的新形势和新挑战,我觉得新形势就是新的科技革命正在向纵深演进。我们经常说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变局的关键变量是新一轮科技革命。新科技革命正在重塑各国竞争力的消长和全球的竞争格局,科技创新也正在成为大国博弈的主战场。

   新科技革命今天我们叫一主多翼,一条主线是新一代信息网络技术的加快发展,特别是人工智能、物联网、量子通信、区块链新的信息技术的发展,这是一条主线。还有几条辅线,包括生命科学领域的合成生命学、基因编辑、再生医学,生命科学是一条线。再就是清洁高效可持续为核心的能源技术革命,现在我们“双碳”也需要技术变革的支撑,实现“双碳”目标。再就是空天技术,天地往返系统这个领域发展也非常快。

   新科技革命的核心还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当前智能技术的发展正在向人工智能这种自主学习、人机协同、增强智能和基于网络的群体智能方向发展,它正在推动我们产业发展模式和产业生态的深刻变革。大家有机会看看无人工厂、黑灯工厂在大量兴起,主要是基于智能技术的深度发展。如果整合到互联网平台上,这就为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发展创造了条件。

   现在一些互联网企业正在向这个领域迈进,有些企业主要是做B端,不做C端,就是做产业运营。因为我们过去主要是消费互联网,现在智能技术发展为产业互联网,为人机共融的智能制造模式创造了条件,推动工业生产向分布式、定制化,大规模定制的制造模式转型。

   我看过一些企业,我觉得产业生态正在发生变化。如果你把上下游供应链企业整合到一个平台上以后,你会发现企业的边界、意义已经不大了。我们以前企业是个生产单位,当你把它整合到一个平台上以后,把不同的生产供需进行重新组合,你会发现企业的边界在发生根本的变化。

   如果说“十三五”是个消费互联网发展的浪潮,我们涌现了在全球处在领先位置的诸多消费互联网平台,阿里、腾讯、滴滴、美团、京东,这些都是消费互联网。我想“十四五”由于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有可能迎来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新浪潮。有影响的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已经有一百个,连接的工业设备超过几千万台套,服务的工业企业超过40万家。我想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正在以一种新的生产方式登上历史舞台,这就是我们说的新形势。

   第二个是新挑战,就是争夺科技制高点的竞争空前激烈,特别是在科技领域。现在认识到全面的经济脱钩是不现实的,科技领域将是未来大国博弈竞争的最关键的领域。

   第二,新发展阶段我国科技创新的新使命和新任务。新发展阶段是什么阶段?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阶段,我们目标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必须增强我们的原始创新能力。

   什么是强?从大国来说,科技强才是根本,这就必须增强原创能力。所以十四五规划把创新放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现代化的核心是什么?科技创新。所以我们要走向现代化强国,必须增强原始创新能力。

   经过过去40多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后我国科技整体创新水平应该说有了大幅提升,科技实力正在从量的积累迈向质的飞跃,从点的突破迈向系统性提升。今年世界知识产权WIPO最新创新指数排名,中国跃居到全球第12位,甚至排在日本、以色列、加拿大、奥地利这些国家之前,这个还是让我们眼睛一亮,比去年提升了两位,去年14位,今年12位。特别是PCT专利,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申请的PCT专利申报量超过了美国,这也是突飞猛进。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我们科技创新能力仍然不适应新发展阶段的要求,我觉得不适应要求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原创能力不足,重大原始创新偏少。

   2.基础研究相对薄弱,与发达国家差距比较大,为什么原创不足?根本的是基础研究相对薄弱。我们基础研究占RRD的比重,2020年还是6%。发达国家普遍在20%左右,甚至达到25%,有的国家达到25%,这就决定你原创能力没有了。

   3.科技领军人才偏少,我们科技队伍是全世界最大的,而且比别人要大很多,但是我们科技领军人才还是偏少,人才的激励机制还不够健全,这是我们科技创新能力的短板。短板带来的问题是表现在产业领域,我们终端产品、终端设备追赶比较成功,比如我们的核电,我们叫华龙一号有国际竞争力。比如说我们的水能机,溪洛渡用的是一百万千瓦级的水能机,西方国家都做不到。比如我们的高铁,比如我们的工程机械,再比如我们的通讯设备,我们的5G,在国际都领先。

   我们这些终端产品,成套设备已经有国际竞争力了,但是我们的短板是什么?就是我们关键的零部件、元器件,基础材料这些中间产品,我们的能力还是很弱。中间品的技术是我们的短板,而中间品对基础研究、底层技术有很高的依赖度。

   比如说芯片,我们刚才说的大型设备你里面都要用到芯片,基础软件,一些关键原材料。这些中间品有赖于基础科学能力的上升,有赖于底层技术的突破。除了基础研究底层技术以外,中间品跟终端产品不一样。终端产品的采购方是谁?是千千万万市场主体。所以你不仅要技术上有创新,你还要有商业上的可行性,技术突破了,你商业上不具有可行性,也就是说你的性价比要足够强大,你也不具有竞争力,你即使技术突破了,商业上不具有竞争力也会失败,这是我们面临的新发展阶段,面临的新的任务。

   新发展阶段我们要构建新发展格局,最关键的是科技的自立自强,只有科技的自立自强你才能保持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和安全,我们现在产业链不稳、不强、不安全特征还是有所显现的。

   贸易摩擦以后,我们的一部分企业外移,由于关税的提高,再加上要素成本的提高,劳动力成本的提高,这就是不稳。

   不强,我们产业链整体处在价值链中低端,我们的核心零部件精度、稳定性、可靠性、使用寿命,与发达国家差距很大。

   不安全,我们也做了一些研究,比如我们把进口商品目录清单拿来,把资源型产品去掉,留下中间品进行筛选,前五大供货方都是发达经济体,市场占有率超过60%,产品进口额超过1亿美元。按照这三个标准筛选,我们筛选出86种核心产品,这是我们的短板,因为我们高度依赖国际进口。

   我国新发展阶段科技创新的路径选择,未来科技创新应该怎么走?过去我们科技比较长的时间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后来我们提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意味着你的源头在海外,当然我们原来技术很落后,没有必要从头做起,可以引进,可以买,为什么不引进呢?为什么要什么都自己做呢?但是发展到今天,我们在很多领域已经进入到前沿地带了,而国际竞争、大国博弈,别人也不会给你先进技术了,所以我们的科技创新一定要调整路径。

   我们过去这个模式,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创新源头在外,国内做产品的适应性、商业化改造,带来什么问题?基础研究、核心技术、原创能力较为薄弱。未来怎么做,我觉得有三个方面的转变。

   第一,要从过去技术的追赶,我们引进、消化、吸收转向建构局部的优势,为什么要建构局部优势?因为你追赶永远都在后面,没有反制能力,只有构建局部优势才可以形成局部的反制。

   为什么不全面领先呢?我们现在还做不到,我们要选择有比较优势的领域,建构局部优势,可以形成局部非对称的反制能力,这就需要通过强化国家的战略科技力量,加强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关来实现我们的目标。

   第二,建构局部的优势从终端产品的创新转向中间品的创新,终端产品已经有国际竞争力了,但是一些关键的东西,原材料、零部件,基础软件怎么办?就是中间品的创新,中间品技术迭代更快,专业化程度更高,有很多隐性机制,有很多knowhow,需要长期的技术积累,技术优势一旦形成你很难超越,所以这个需要慢功夫,急不得。怎么办?我们通过产业基础再造,来发挥龙头企业,带领中小企业产业链整体来努力,需要长期的积累来突破中间品的关键技术。比如说芯片,不是你急就急得来的。

   第三,从集成创新转向原始创新,你要原则创新上有突破,一定要加强基础研究。十四五规划提出基础研究占RRD比重提高到8%,原来是6%,现在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再努力,提高应用基础研究比例,还有基础研究也要人去做的,要激发人才的创新活力。

   我觉得最关键的是制度创新,什么制度创新呢?就是科技人员的职务科技成果的产权制度改革,这个是根本。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试点,我觉得条件越来越成熟,会把我们科技人员的潜力充分激发出来,来推动我们创新形成一个全新的局面,谢谢各位。

  

  

    进入专题: 科技创新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11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