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雅:陆地《美丽的南方》的修改与版本流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5 次 更新时间:2021-03-08 15:13:32

进入专题: 陆地   《美丽的南方》  

徐小雅  

   摘要:《美丽的南方》作为陆地的代表作,有一个不断修改和版本流变的过程。从人物表、提纲到手稿本到初刊本再到初版本,《美丽的南方》经历三次大的修改,涉及小说的故事、情节、主题、人物形象等。修改带来版本流变,版本流变不仅展示着版本的复杂,而且透露着“南方”如何走向“美丽”。

   关键词:陆地;《美丽的南方》;作品修改;版本流变

  

   《美丽的南方》作为壮族文学史上首部反映壮族生活的长篇小说和广西当代长篇小说的开山之作,其地位自不待言。小说先连载于《红水河》1959年5月号至1960年3月号(即为初刊本),后由作家出版社于1960年4月出版单行本(即为初版本)。小说出版60年来,对其的研究从未间断,2018年《陆地文集》的出版和2019年陆地文学馆的创建,更为重新解读《美丽的南方》提供了新的契机。然而,反观研究成果,涉及修改及版本流变的研究尚阙如。

   事实上,陆地对“修改”相当执着,如对稍早创作的小说《挖山塘的故事》就一改再改,①改到最后,甚至发出了“真是文章是改出来的”②的感叹。具体到《美丽的南方》更是百改不厌,有日记为证,如陆地1956年3月21日的日记写道:“今天利用学习时间把已写的前八章做初步的修改。”③4月1日日记又记道:“利用礼拜天假期五个钟头把长篇的前八章全部修改完了。”④如果说这还只是断断续续修改的话,那么到了1959年5月31日手稿完成之后则进入了集中修改。集中修改可分为两轮,第一轮从5月31日完稿到7月5日寄给作家出版社;第二轮则从1959年9月收到作家出版社的修改意见到11月再次寄出书稿。⑤由于第一轮集中修改正值初刊本连载,从时间上看,初刊本前半部分应赶不上第二轮修改,但是不是后半部分赶得上就一致呢?未必。因为作家在初刊本的清样阶段还有修改。⑥这就导致了版本的差异。《美丽的南方》的版本(不含重印本),有手稿本、初刊本、初版本,还有广西人民出版社1979年8月出版的版本(以下简称1979年本)、广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6月出版的再版本、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的版本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12月出版的《陆地文集》所收录的版本。通过对校可知,后三种版本均是以1979年本为底本的重印,考虑到作者于2010年过世,1979年本自然就成了定本。定本名为重印(如前言题为“写在重印之前”),实则对初版本做了些修改,但多为修饰性修改,实质性修改不多,而从手稿本到初刊本再到初版本,其间的修改多达千余处,且多为实质性修改,颇有价值,但这也还只是版本间的修改,倘若从人物表、提纲说起,涉及面更广,这无疑对研究陆地的艺术思想有着重要的意义。本文拟对从人物表、提纲到初版本的修改及版本流变做一番考察。

  

   一  从人物表、提纲到手稿本

  

   在考察手稿本对人物表、提纲的修改之前,有必要对手稿本、人物表和提纲做番交代。按照陆地在后记中的自述,《美丽的南方》的手稿应有两份,一份始于1953年5月,完成写作计划的90%,可惜此稿至今不见踪影;另一份始于1955年3月,终于1959年5月,现存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也就是初刊本所依据的底本,当然,也是本文所说的稿本。据陆地1953年日记的记述,在1953年版手稿动笔之时,均列有人物表和提纲,⑦遗憾的是此人物表和提纲亦随1953年版的手稿而不知所踪。目前所见的人物表和提纲均存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档案馆,标示的日期为1955年3月9日,而1955年版手稿的写作具体始于1955年3月21日,照此推论,档案馆所存人物表和提纲应为1955年版手稿写作的人物表和提纲。值得注意的是,在1955年版提纲之外,档案馆还存有一份提纲,此提纲始于第二十二章,终于第三十章(缺第二十三、二十四章提纲,仅七章),没有标示日期,但所用纸张、纸张规格和字迹墨色均明显区别于1955年版提纲。通过对比,此提纲和手稿本对应的章节内容基本相差无几,修改价值不大,因而,本文所据提纲主要为1955年版。1955年版的提纲共有二十九章,从第一章到第二十九章,中间未间断,名为二十九章,内容却涵盖手稿本的三十章。但并不是提纲的每一章都与手稿本对应,如提纲的第二章乃手稿本的第二、三章內容;提纲的第六章实为手稿本的第七章内容等。相比于提纲,人物表稍为简略,主要包括人物的姓名、年龄、成分、职务、性格及人物间的关系等基本信息。不妨先从人物表说起。

   手稿本对人物表的修改主要涉及人名、年龄、职务、人物的变动等。人名如“谢灵昭”被手稿本改为了“傅全昭”;“蒋月眉”被手稿本改为了“杨柳眉”;“郑光华”被手稿本改为了“郑少华”;“冯乃文”被手稿本改为了“冯文”;“马文骢”(马仔)被手稿本改为了“马腾蛟”;“韦四娘”(阿桂)被手稿本改为了“韦大娘”。年龄如韦廷忠的四十岁被手稿本改为了三十六岁;韦四娘的二十四岁被手稿本改为了二十七八岁;徐图的三十九岁被手稿本改为了四十来岁;钱江冷的四十一岁被手稿本改为了三十八岁。职务如韩光的团党委书记被手稿本改为了省土地改革委员会科长。人物的变动如五十七岁的货郎担老罗被手稿本删除;冯辛伯有在朝鲜当护士的爱人被手稿本删除;阻扰马仔和银英恋爱的马仔父亲被手稿本删除;除此之外,还有对事件和工作性质的修改,事件如人物表中杜为人因串联问题与区振民、郑光华发生分歧,被手稿本改为了冯文与区振民因工作方式问题发生分歧。工作性质如蒋月眉的爱人当技师被手稿本改为了志愿军。

   与人物表相比,手稿本对提纲的修改是多方面的。如提纲第一章韦廷忠因买年货而与老婆争吵,突出的是穷,手稿本改为韦廷忠拉茅草因不愿借牛车而与老婆争吵,突出的是韦廷忠执拗的性格;再如提纲明确了小说开始的具体时间:“冬至后十七天,一九五二年一月九日。”而手稿本则模糊了时间,只有“一阵北风,把冬天刮来了”。提纲的时间固然准确,但也由此带来了自身的矛盾,如提纲第七章提到蒋月眉在听到三声枪响后,懊悔来到长岭村,想象着如果在上海都快过圣诞节了。而圣诞节的时间为十二月二十五日,也就是一九五一年冬至后的两天,这显然与小说开始的时间相矛盾。当然,修改最多的还是人物形象。如提纲第十一章把团长郑光华(手稿本改为郑少华)的形象定为“凭感情办事,不在乎。打鸟。”到了手稿本郑团长的形象被改为“群众运动的专家”。作为代表党的政策的执行人,郑少华的形象似乎不仅仅是人物形象的问题,更关乎作者的立场,这一改动透露出作者的谨慎。再如对农则丰形象的修改。提纲第二十四章中的农则丰因分配财产而与韦廷忠闹意见,表现自私,并在提纲第二十五章的选举中遭到落选。到了手稿本,虽然也有农则丰自私的一面,但并不影响选举,在手稿本第二十九章的选举中农则丰的得票仅次于韦廷忠和苏嫂,最后当选副乡长,显然,手稿本农则丰自私的形象被弱化了。在对人物形象的修改中,傅全昭和杜为人的身世、经历皆有大的变化。如傅全昭的身世,提纲第十九章这样写道:

   全是一个中学教员家庭的女儿,母亲是基督教会的人物,当小学教员,姨娘是革命者,舅父是烈士。她虽在教会中学读书,现在入协和医科,是靠助学金的。

   手稿本第二十五章改为:

   她祖父是清末最后一次乡试的头名秀才,后来参加过同盟会,晚年好藏书、画,喝酒赋诗。她父亲是中学的文史教员。从小她就受着书香的熏陶,对文学发生爱好。但是,当她考虑选择终身职业的时候,她却决定读医科。认为做个大夫倒是能够直接地给别人做点切身的有益的事。不过,对文学却仍然是她的嗜好的娱乐。

   如果说,提纲中的傅全昭身世侧重于武(革命)的话,那么手稿本则侧重于文(文艺)。从武到文的转变,手稿本出于何种考虑已不得而知,但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来为小冯之死写挽联提供了施展才情的机会,同时又以挽联背后所蕴含的人生观与众人区别开来;二来突出人物身上所具有的知识分子气息,以便改造。与别人不同的是,傅全昭的改造是相当自觉的,如手稿本第七章傅全昭初到长岭村时的那一身男装打扮便是暗示。与傅全昭的身世从武到文的转变不同,杜为人的经历则向基层的实际锻炼转变。如提纲第十九章对杜为人的经历这样写道:

   杜为人是铁路工人家庭子弟。在抉轮中学读了高中二年级,日本打过来就听党的命令到延安党校学习。曾在军事部门搞指导员工作、政治协理员,到东北后转入地方上县委书记。现在是省青委的宣传部长。

   到了手稿本第二十三章,杜为人被改为印刷工人家庭的子弟,并先后参加国防艺术社、广西学生军、地方群众斗争、延安学习、随军南下、转战东北,最后回到自己的故乡。手稿本显然在杜为人的身上融入了作者自己的经历,这一方面显示出作者对人物的态度,另一方面也加强了人物的实际锻炼,锻炼的过程正如手稿本所言:“他自己觉得自己思想经历着的道路是崎岖的,曾经是忍受无数的失眠之夜的煎熬,也流过不少的个人主义者的眼泪。”这个过程无疑是必要的,既塑造了从个人主义走向集体主义的形象,又为以后调任土改队中队长做了铺垫。

   从提纲到手稿本,除对人物形象的修改外,还有对事件的修改。如提纲第二十章就已出现苏新从战场归来这一事件,而手稿本则改到了最后一章。“苏新归来”位置改变的背后则是功能的改变。在提纲中,“苏新归来”更多的是为诱土匪赵光甫下山,提纲第二十章,有这样一段:“苏新回来,对村民有很大的震动,他介绍解放军的优良传统和伟大的战斗力,讲了国民党军队的黑暗腐败。李金秀和李银英拿苏新的话去向赵光甫老婆讲,动员她叫丈夫回来自新。”而在手稿本中,赵光甫下山更多受冯辛伯为救落水的儿子而牺牲的感动。如果说手稿本劝赵光甫下山打的是感情牌的话,那么提纲则是既打感情牌又打武力威慑牌。在“苏新归来”这个事件的推动下,提纲中的赵光甫没过多久就下山,并参与到对何其多、覃俊三的揭发。而手稿本中的赵光甫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他下山的必然性也只是通过暗示来体现。“苏新归来”被安排在手稿本的最后一章,无疑更多具有大团圆的意味,与提纲相比,其功能显然被弱化了。

   此外,对人物间感情的修改也值得注意。如在提纲第二十六章中,婚恋气氛浓厚,提纲这样写道:“李银英和苏新更加亲近了;马仔和农桂英近来常在一起;全昭同苏嫂讲婚姻法问题。”到了提纲第二十七章苏大嫂已同韦廷忠结婚。而在手稿本中,马仔同农桂英没有交集更谈不上恋爱,苏大嫂也只是和韦廷忠同居,而没有结婚。无论是提纲还是手稿本,最后几章中的婚恋安排既契合了婚姻法的颁布,又暗示出人物精神上的新生,可谓一举两得。但对蒋月眉爱人的修改似乎既无关婚姻法又无关新生。提纲第二十八章提到蒋月眉的爱人,有这样两句话:“蒋月眉爱人在朝鲜的医院遭敌机轰炸牺牲了。但是,她被接受入团,悲伤得以慰安。”而在手稿本中,蒋月眉爱人依然在前线,没有牺牲,至于蒋月眉是否入团,手稿本没有提到,只知道蒋月眉被评为“工作模范”。此处,重要的不是修改本身,而是提纲中那句“她被接受入团,悲伤得以慰安”,短短的一句话却蕴含历史的境遇,耐人寻味。

  

   二  从手稿本到初刊本

  

从手稿本到初刊本是一个不断修改的过程,也是版本不断流变的过程。但考察版本流变,往往容易忽略手稿本自身的修改。事实上,作者在手稿本的写作中就多次修改,如手稿本第九章在介绍本地女子“不落夫家”的风俗之后,有这样一段文字:“‘风流馆就在这样一种风气形成起来的。这地区,几乎每个村子的僻静地方都有那么一座碉堡似的楼房。村里一些地主、惡霸,一些浪荡的二流子,一些光棍的青年,都到那里去吃、喝、玩、乐,过着风流糜烂的生活。……随着不落夫家的风俗而来,这一带地方,有一种忌讳:你向老乡们打招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陆地   《美丽的南方》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487.html
文章来源:当代文坛 2021年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