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虚荣的"气概之争" ——论《傲慢与偏见》中的伊丽莎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75 次 更新时间:2021-03-05 21:43:54

进入专题: 《傲慢与偏见》  

​吕嘉健  

  

   我的愚蠢,并不是在恋爱方面,而是在虚荣心方面。开头刚刚认识他们两位的时候,一个喜欢我,我很高兴,一个怠慢我,我就生气,因此造成了我的偏见和无知,遇到与他们有关的事情,我就不能明辨是非。我到现在才算有了自知之明。

                  --《傲慢与偏见》中的主人公伊丽莎白

  

   本文精读《傲慢与偏见》,续论前文《论"有分寸的傲慢"与"非理智的虚荣"》,以释伊丽莎白"虚荣的气概之争"心性。

   读小说之法,在发现作者布置表现之关要灰线,提要钩玄。今人多已放弃精读,文学遂不存矣。此实一大遗憾事也。

  

   一.愤怒的气概引发的"报复"

  

   让我们直接从小说的关键部分开始分析:

   当达西带着激动的神态走到伊丽莎白面前说:

   "请允许我告诉你,我多么敬慕你,多么爱你。"

   伊丽莎白说不出的惊奇,瞪眼,红脸,满腹狐疑,闭口不语。出于对他根深蒂固的厌恶之心,她的意志不曾有片刻的动摇。

   达西在倾诉深情蜜意的爱情以外,也把其他感想和盘托出。他觉得她出身低微,自己锺情于她,是迁就了她,家庭方面的种种障碍,往往使得他的见解和他的心愿不能相容并存。

   这些说话在伊丽莎白听来是那么傲慢无礼,霎那间引起了她的怨恨和愤怒。

   伊丽莎白断然拒绝:

   遇到别人的求爱,理应产生感激之心,可惜我没有这种感觉。我从来不稀罕你的抬举,何况你抬举我也是十分勉强。

   达西问,为什么我会遭受到这样无礼的拒绝?

   伊丽莎白反问道:

   "为什么你明明白白存心要触犯我,侮辱我,嘴上却偏偏要说什么为了喜欢我,竟违背了你自己的意志,违背了你自己的理性,甚至违背了你自己的性格?"

   伊丽莎白的态度决绝狠辣:

   "我很早就厌恶你,对你有了成见。从认识你的那一刹那起,你的举止行动,就使我觉得你十足狂妄自大、自私自利、看不起别人,我对你不满的原因就在这里,以后又有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使我对你深恶痛绝。像你这样一个人,哪怕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愿意嫁给你。"

   达西礼貌地辞谢,走了。(傲慢与偏见,第三十四章,引文出自王科一译本,上海译文出版社,1980-9,以下同)

   为什么伊丽莎白说达西的求婚是"触犯"和"侮辱"呢?

   小说开始,女人们议论达西,都说他骄傲,伊丽莎白表态说:

   "要是他没有触犯我的骄傲,我也很容易原谅他的骄傲。"(P21)

   对"触犯"的"不原谅",和高调宣示"我的骄傲",可以作为解读伊丽莎白性格和气概之争的钥匙。

   这部小说的中心词是"骄傲",骄傲遂产生偏见。將"我的骄傲"和"他的骄傲"对举,表示伊丽莎白的天性是,遇到他人的骄傲触犯及她,她必展示自己的骄傲,以示气概之争。但读者须用心,两者的骄傲是不同的。

   伊丽莎白拒绝达西的求婚情有可原:

   a,在第一次聚会時,达西远远地看了一眼坐在舞场似乎被冷落的伊丽莎白,冷冷地议论过她:

   "她还可以,但还没有漂亮到能够打动我的心,眼前我可没有兴趣去抬举那些受别人冷眼看待的小姐。"(P12)

   说她不够漂亮,受人冷落,对她来说,就是"触犯"了"她的骄傲"。虽然之后达西再也没有轻视过她并且不断向她释出善意和寛容,但伊丽莎白自第一印象之后,一直抱着反感和找茬心理与达西相处,记仇的气概之争,使她完全没有体会到达西渐入佳境地表现的深情柔意。

   旧恨未消。現在说不管她的家庭有多少缺陷,也那样爱她想要和她结婚,这让伊丽莎白怀疑达西在玩弄她的感情。

   伊丽莎白回敬"抬举"一词,就是对达西轻视言辞的照应,亦表示了怀疑的态度。

   b,在伊丽莎白看来,求婚的人怎么能够不讨好对方反而直接数落她的家庭缺陷,这坐实了达西傲慢无礼的性格。

   这说明不同阶级层次和不同思想性格的人之間之沟通壁垒。

   家庭的缺陷就是伊丽莎白最虚弱的软肋,是她需要虚荣心支撑的空白。

   这段情节表现出:伊丽莎白并非是理性主导和头脑清晰的女子;当一个人受过别人轻视、或者别人在讨好你的同时亦坦率指出你的缺陷时,绝大多数人顷刻间都会失去理智和冷静,陷入气概之争的陷阱。

   作者使用了大量的同义词强调她当时的情绪状态:

   她的厌恶之心根深蒂固…引起了她的怨恨…化成了愤怒…更加激怒…我还有别的气恼…对你怀着恶感…气得非同小可…再也平息不了她的气愤…很早就厌恶你…愈来愈忿怒…对你深恶痛绝…

   被逆反心理驾驭了的伊丽莎白:

   1,记仇的反击心理控制了全部意志和理智;

   2,低下的地位激起愤世嫉俗的情绪,常常活在争强好胜的气概之中。(P218)

   这是全书最有趣的"生气勃勃"的反讽:

   伊丽莎白是所有年轻女子中最没有結婚欲望的唯一人物,故其最清醒冷静、潇洒独立、嬉笑怒骂、无拘无束;但其中融合着她的逆反心理,气概的心性经常主导了她的心理状态。

   无论她自诩多么有自知之明和优越理性,但竟被愤怒厌恨的情绪控制了。假如她真是理性和清醒的,应该产生好奇的探究心:既然他之前看不起我,为什么現在要向自己示爱呢?既然他对她的家庭有深刻的不满,为什么还要求婚呢?

   这很值得探究。伊丽莎白就是我們每一个人,我們无论多么聪明有理智,都会无意外地被情绪带到气概之争的云霄。

   何为"气概之争"呢?

   霍布斯指出:

   "每个人都会认为朋辈也应该像自己一样评估自己。不管什么事情,一旦感觉到有被轻视或低估的征候,就会去危害轻视自己的人,并让其他的人警惕,想借此让他们对自己评价更高。"

   人的本性中,有三个战斗的主要原因:竞争;不信任;荣誉。(1)

   这就是"要求获得承认的欲望"。希望被承认为一个同等的人,同类的人,有尊严的人,和一个有价值的人。

   在千万年进化过程中,荣誉的欲望深刻地积淀在原型基因里。

   柏拉图在《理想国》最早提出"气魄",相当于"自尊"。气魄就像人天生具备的正义感,人们都相信自己有价值,如果别人认为我的见识荒谬,精神卑鄙,我会非常生气。

   黑格尔认为,愿冒生命危险,从事追求纯粹声名之战乃人的最基本特色。

   即使一个底层的人物,要求获得承认的欲望使TA超越了自己的劣势,有了人性的傲慢。

   在意气之争中,亲人和朋友瞬间会成为敌人,受到蔑视之怒,胜于被剥夺财产之恨。

   虚荣的气概之争有两方面动力:

   1)自以为有优越感的方面被人轻视;

   2)自卑而忌讳的事情被别人触及或揶揄。

   气概之争常与逆反心理交织,意气计较而酿成重大争执。

   伊丽莎白的优越感在两方面:美貌,智慧;她的自卑是家庭的缺陷:地位不高,教养低下。

   女人最愤怒和頗憎恨别人说她不漂亮,伊丽莎白最敏感别人不尊重她,她最害怕别人注意到她的家庭种种不够得体的、愚蠢而轻薄庸俗的表现。 所以她老是猜想别人的诡计或蔑视心。

   猜忌是猜忌者内心存了警惕心,把锐利的诛心意图加诸对方,很多时候对方并没有这样的意思,但当你投射出敌意猜想,对方也会激起气概之争,不自觉地往被引导的敌意方向意气用事。

   伊丽莎白性格和处境最大的难题是缺乏节制力,尤其缺乏"有节制的憎恶"之修养。这是与现实理性原则冲突的情绪失控状态,会与人情风俗冲突,亦威胁到她自身的实际生活利益。她一直对达西不够得体的语言报复,对达西求婚过度的愤怒,她对庸俗愚蠢的世俗不能容忍,并非典型的英国式风度,这是小说一种潜在的危机,但奥斯丁没有展开这种深刻的矛盾。(2)

   奥斯丁小说的普遍主题是"理智(智慧)与得体",主张道德儒雅和适当理性,对不足者加以反讽批判。她很清楚,在生活中,不论是心灵还是意志,经常会碰上克服不了的障碍,默默地寛容难受比尖锐地表露痛苦更谨慎,也更有尊严。坚定的自制力是奥斯丁最珍重的品质。伊丽莎白缺乏的正是这点,她锋芒毕露和略有进攻性,这与她的智慧内涵不够匹配。

  

   二.平民的骄傲和自卑的虚荣

  

   人们往往不知道:心性决定智慧发挥的高度。伊丽莎白"自尊-自卑交织的情结"降低了她的智慧层次。她不能忍受达西无心之失、漫不经心的揶揄,即使后来达西发現了她的可爱和优秀而不断主动亲近她,她也被深恶痛绝的情绪和报复心遮蔽了理智之眼。她难以忍受家人在社交中的丑俗愚蠢,因此感到无地自容,表明她无法摆脱环境和根性的制约。

   从伊丽莎白的几句性格语言可以知道她天生是一个潜在的亟于气概之争的人物。

   "只可惜我一向喜欢戳穿人家的诡计,作弄一下那些存心要蔑视我的人。"(P61)

   "愚蠢和无聊,荒唐和矛盾,这的确叫我觉得好笑,我只要能够加以讥笑,总是加以讥笑。"(P68)

   "我性子倔强,决不肯让别人把我吓倒。人家越是想吓倒我,我的胆子就越大。…因为你这样做,会引起我的报复心。"(P198)

   以这三句话为标本分析:

   1)她有出色的理性洞察力和高雅的品味,对别人的愚蠢和无聊、荒唐和矛盾敏感而反感,但她没有寛容心,她潜意识期待着人人都要像她那样聪明、爱读书和爱思考,否则,她就忍不住蔑视别人欠缺理性。

   2)她心存警惕性,敏于察觉别人的意图和计谋,容易发现别人的诡计和傲慢;注意"存心要蔑视我的人",争强好胜使她刻意留心别人不够尊重的表现,在意气上击败对方,便获得虚荣的自尊,谁开罪过她,她一定报复。

   3)她决不能忍受别人的欺负,面对高压和权势,她抗争的胆子越大,决不会屈服,对柯林斯的利诱威逼和咖苔琳夫人的干预,她的独立反抗表现得气场十足又锐不可当。

   4)她逆反战斗的方式带着优雅而巧妙的风度,以聪明的语言艺术为利器,讥笑,戳穿和作弄,她是社交场合里的洒脱者。

   她是兼融着"骄傲"和"虚荣"的个性主义者。因为她无法处处事事骄傲,她张扬的骄傲不自覺地融入了虚荣的成分。

当她要按照自己的本性生活,拒绝卑劣的柯林斯的求婚,她被母亲骂得狗血淋头: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傲慢与偏见》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44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