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华:“体现工作”:体制内从上到下虚事实做的逻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0 次 更新时间:2021-02-09 00:15:09

进入专题: 体现工作   虚事实做  

杨华  

  

   一、为什么要虚事实做?

   在乡镇调研发现,过去被认为很清闲、无事可做的机构(单位),现在也忙了起来,以前比较虚的工作,现在也做实了。典型的如乡镇人大,过去除了每年开一次会之外,其余整年都没事可做。人大主席作为乡镇仅次于党委书记、乡镇长之外的三把手(有的地方还次于副书记),正科级干部,由于在单位地位和威望较高,主要工作是分管乡镇一些急难险重的任务。乡镇人大除主席外,有的地方还会配备一名兼职副主席,一般由党建办主任兼任,一般没有专职工作人员。

   近年乡镇人大工作猛地增多了,主要是上一级人大下达的各种任务。乡镇不得不配备专职的工作人员来应付这些任务。要完成这些任务,一是要做事,二是要做好留痕的工作。留痕的工作比做事要花的时间和精力多。比如有这么一项工作,上面要求加强各乡镇人大之间的交流。这是原则性的规定,乡镇要完成,就必须在一年内完成与一个以上的其他乡镇人大之间的往来,简单易行的是联合起来搞活动、相互串门。一次活动下来,必须有这些留痕:活动前的策划书(包括活动内容、意义、流程等)、活动中的相册和活动后的总结。规定动作还有更新人大网站活动。上级人大除了下达规定动作外,还鼓励各乡镇人大多搞自选活动。

   到年底,上级人大会给到检查和考核各乡镇的年度工作情况,并进行排名。规定动作分数既定,没有完成则扣分,自选动作是加分项,自选动作越多、越具有创新性,加分越多。当然,加分有上限。

   虽然乡镇人大工作并没有纳入县里对乡镇的综合考核,但是对于乡镇人大主席来说是起分内工作,并不想搞得太差,甚至还想出点成绩,在排名中露脸。乡镇党委书记也想包括人大工作在内的各项工作都出彩,尤其是在当前信息发达的今天,各项工作只要排名,党委书记都会第一时间知晓,如果排名不好看,自己脸面无存,给上级领导的印象也不好,会给他增加压力,从而会加强对各项工作的推动和支持力度。人大工作变实、变重要了,乡镇就要辟专门人员承接工作,其他工作也是如此。

   其他虚的工作,如政协工作,在过去比人大工作还虚,一般乡镇都不设政协主任职务,只是由一名副职领导分管该工作。乡镇政协工作主要是联系和服务本乡镇的县政协委员,如果本乡镇没有政协委员,这项工作就是墙上的工作,有政协委员,具体工作也就是每年组织政协委员到村里、学校进行调研、慰问一两次,也不需要刻意留痕,而是年底以特定形式向上级政协汇报所做的工作,上级一般默认事实,而不会较真。但是近年该项工作也逐渐变实了,除了向人大工作一样有规定动作、自选动作及检查要有证明材料之外,上级政协还在探索把基层协商民主给抓起来。如果真这么做了,那么,乡镇政协的工作就更多、更实了,说不定还要在村里增设相关组织。

   虚做的工作并不是不做,只是因为在轻重缓急排序中,属于“轻”“缓”的工作,但又必须做,因此就少做,或应付掉,而不是平均用力。

   现在乡镇的工作基本上都实做了。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许多工作变成了从中央到地方的政治任务,到县乡后必然是中心工作,如党建、环保、安全生产等。另一个是上级对口部门下达越来越多的任务和要求,乡镇需要对标完成,如人大、政协、妇联、工会工作。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既然上面没有把一些部门工作转变为政治任务,为什么上级相关部门会不断地加大对下级对口部门的工作布置?从中央到地方,为什么突然之间事情都变多了,都在忙什么?

  

   二、怎样体现工作?

   乡镇对布置非中心工作的上级部门增加工作任务的行为的理解是,“体现工作”,就是要展示它们部门也在做事、在工作。上级部门要“体现”的工作,有两种:

   一种是自己部门的专业性事务,这些事务只与它们自己部门有关,可以区别其他部门的事务。部门之间是有比较和竞争的,尤其是性质相近或相连的部门之间,其他部门都在做事,自己部门也要做事,甚至要做得比其他部门更好。比如民主党派之间就有比较和竞争,参政议政中咨询报告一项,就会比较谁提得多、谁被采纳得多。同样是文体部门,文化局与体育局的工作是有可比性的,看谁为辖区提供的文体服务多。即便相互之间不比较,向同级党委政府和上级对口部门发送政绩信号,也需要有可谈的内容,告诉他们自己做了什么。

   另一种是政治任务性事务,也就是本级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各专业部门以自己的专业资源去做中心工作,或在专业事务中体现中心工作。比如2020年初,疫情防控是各级政府的中心工作,各部门也没闲着,他们也要在其中做贡献,就要将抗疫体现在自己的工作上,或者自己的专业工作要融入抗疫之中。如妇联统计、慰问从武汉返乡的妇女;小区物业将自己的工作人员拉到小区抗疫的第一线;餐饮行业为抗疫一线人员、感染者提供饮食,等等,这些工作都会被统计进相关部门的工作之中,以体现他们在抗疫中做了工作。

   要体现工作,就要做事,做的事越多,越能体现工作。为此,上级部门会做几件相辅相成的事情:

   一是虚事实做。过去不需要体现工作的时候,一般部门的工作,要么虚做,要么实做的较少,这样下达到乡镇后,乡镇的工作量不会太大,乡镇会有轻重缓急地安排自己的事情。如今每个部门都要体现工作,那么,各个部门首先就要将已有的虚做的事情变实。人大、政协的工作就这样变实的。上级布置任务,下级做事。下级做事了,上级的工作就完成了,也就体现了上级的工作。

   二是制造工作。上级不仅要将已有的往下布置的任务做实,还要多做事,以更好地体现工作。体现多做事或为了多做事,上级就会不断地增加做事的部门或科室,典型的如组织部门的组织科,从之前的一个科室变成三个科室,一个科室的工作变成三个科室的工作,把以前不做的事情纳入进来做了,直接增加工作量。各个科室相互竞争不断制造工作形式和工作内容,这必然大量增加工作。这些工作最终都要落实到乡村两级来,也就必然会增加乡村两级相关部门、科室的工作。如党建工作不断创新,每年都增加内容;安全进校园,每年的主题都不一样。

   三是工作规范化。上级不直接做工作,它要体现工作,就必须保证下级真的做了工作,也就是要对工作进行监控。过去许多工作,乡镇报告上来就完事,现在不能再这么做了,乡镇不可信,万一它虚假报告,上级的上级检查出了问题,上级的工作就体现不了,还要受处罚。为了保证乡镇按照自己的意图做事,上级下派任务时就会相应地下派规范,要求下级按照规范来做,自己也按照规范来检查验收。对于下级来说,按照规范做,各步骤都留痕,也是在证明自己做了事情,好向上级交差。对于上级来说,下级按照规范来做了,结果就不会偏离预想,它才能以此体现工作。如节能减排工作,上级规定下级每月汇报所涵盖的具体的内容和材料,下级按部就班、按图索骥地做,这样上级能体现工作,下级能够应付检查、完成工作。

   这样一来,到乡镇之后,不仅过去虚做的事情要实做了,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更为重要的是还得按照规范来做。工作量就成倍地增加。

  

   三、为什么要体现工作?

   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部门都要“体现工作”,许多虚事都实做了。进一步的追问是,为什么各级部门都要体现工作,他们的“工作”体现给谁看?主要是给本级党委政府看,与以下原因有关系:

   一是加强党组织对各领域工作的领导。这是最根本的原因。十八大以后,为了加强党组织对政府、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纪检、政法等工作的领导,这些领域的党组织定期要向同级党的常委会汇报工作。同级党的常委会主要监督的是各领域党组织对相关工作的政治、思想和组织领导。各领域党组织要汇报相关情况,需要结合具体所做事情来谈,也就是首先要谈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在这些事情中如何体现了进一步加强党的领导。

   加强党的领导要体现在工作中,那么首先是要做事,不做事也就无所谓党的领导,各领域于是就开始抓做事。过去虚事比较多的部门,现在也要做实了,否则没有回报的内容,何以体现党的领导。

   县级人大的工作要体现党的领导,不仅本级人大的工作要真抓实做,还要监督下级人大的工作做实做硬。还如妇联工作,本来就是搞搞联谊、做些小维权的活动,但这些活动难以拿得出手,就要创造一些新的工作形式,没事找事干,还要让下级妇联组织创造性地开展工作、总结工作创新。多做多体现,各级就要不断地、争先恐后地创造工作。

   尤其是,针对上级或同级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各领域要在其中体现自己的工作。这样既能表达各领域的“看齐思想”,又能向同级党委政府表功。比如在脱贫攻坚中,县级政协在其中做了哪些事情,政协党组向同级党委汇报工作时一定要有所体现,那么,在工作中就要创新工作形式将政协工作融入脱贫攻坚中。统战部门的脱贫攻坚工作主要是向各界人士募捐,形成扶贫资金。县巡察组将被巡察单位在脱贫攻坚中的工作作为巡察重点。县纪检部门则将扶贫资金的使用作为重点执纪监督的领域。

   各领域工作部门党组要向同级党委汇报工作,实质上是加强了同级党委对各领域工作的监督力度,以形成工作真抓实干的氛围。实践中,则变成了各领域部门虚事实做、创造更多工作,及加强对下级对口部门的工作监督。对于下级对口部门来说,它不仅要向同级党委政府“体现”工作,还要向上级对口部门“体现”工作。

   二是印象政绩的重要性提高。在县乡基层,以前只要做好了少数几项中心工作就行了,现在不行了,做什么事情都要讲政治了。不重要部门下达任务给乡镇,乡镇应付了事,部门领导跟乡镇党委书记说要讲政治。党委书记不得不重视。只要上升到政治的高度,下面的回旋余地就少了。虽然某项工作对于乡镇来说不重要,但是它是全县工作全局的一部分,如果因某乡镇的工作影响了全县的工作,乡镇党委书记就会被认为是大局意识不强,给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的印象不好。于是乎,乡镇党委书记就得把条条块块的工作都重视起来、抓起来。

  

   四、“体现工作”的后果

   上级体现工作,下级不仅要做工作,还要证明做了工作,工作量就大增。从上到下都在忙,都在创造工作让自己忙、也让下面的人忙。过去被认为清闲的部门,现在也忙了起来。

   乡镇在最基层,上面创造的工作,许多都要到乡镇来落实,其工作人员就得满负荷运转。本来,乡镇许多站办所的事情并不多,乡镇便可根据事情多少给站办所配备人员,以及根据事情的轻重缓急、工作人员特性等实行混编混岗。比如乡镇人大事情不多,人大主席不仅要分管其他的工作,而且人大的其他编制也配置到其他站办所。但是,当人大的事情多了之后,就需要有人干活,人大的编制就不能被抽调了。

   其他站办所亦如此。结果是固化了乡镇的编制、岗位和人员,乡镇进行机制创新的空间被压缩,最基层的体制变得越来越僵化,进而难以应对复杂多变的基层社会。

  

   2020年12月5日

  

  

    进入专题: 体现工作   虚事实做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03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