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德刚 龙登高:中国现代疏浚业的开拓与事功 ——基于海河工程局档案材料的考察 (1897-1949)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 次 更新时间:2021-01-28 17:06:53

进入专题: 海河   疏浚业  

缪德刚   龙登高 (进入专栏)  

  

   [摘  要]近代以后,海河水患不仅给天津带来了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也直接影响到了天津口岸贸易的发展。为了整治海河河道、保障海河的航运能力,在清政府和外商推动下,1897年海河工程局成立。之后,海河工程局就着手对海河航道进行裁弯取直,并先后通过建设导流堤、挖掘新航道等方式对大沽沙航道进行疏浚。1913年海河工程局开始对海河进行破冰作业,保证了海河航道冬季的通行。海河工程局运用疏浚土对天津市区、天津港进行吹填造陆,这不仅给海河工程局可观的收入,更为天津的城市建设创造了条件。

   [关键词]海河工程局;疏浚;海河治理  

   中国历史上极为重视治水。总体来看,从古史传说大禹治水时代到近代社会,治水的目的主要是防洪、灌溉与航运,治水的方法与技术均停留在传统阶段。1897年,海河工程局成立,引进西方疏浚技术设备,聘用外国工程师开始了系统性的运用现代治水方法与技术治理海河,标志着中国现代疏浚业的开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目前所见,对于海河治理的研究主要集中于1949年后的海河治理,也有学者对海河工程局、天津港作了相关研究。整体来看,相对于海河治理这个宏大的课题,已有研究仍显单薄,除了研究材料有待扩充之外,海河治理中摸索到的方法也需要进行总结与概括。可喜的是,在天津航道局及天津档案馆的馆藏资料中,存有丰富的英文、日文、中文原始档案。本文即主要依据这些档案材料,对海河工程局在海河航道疏浚、大沽沙航道治理、海河破冰、吹填造陆、引进和发展疏浚技术等方面的贡献进行讨论。

  

   一、海河工程局成立的背景

  

   (一)近代海河水患

   海河,史上曾称直沽河、大沽河、沽水、沽河、界河等,是中国华北地区最大的水系。海河水系由海河干流及南运河、北运河、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五大支流组成,五大支流在天津市区附近相汇合。海河干流自天津金钢桥起,到大沽口入海。以卫河为源头计算,海河全长1090公里。海河流域地跨内蒙古、晋、鲁、豫、辽、冀、京、津八省区,流域总面积26.5万平方公里。海河河道蜿蜒曲折,有数十个河道,其水系呈扇形结构。海河河口属于潮汐喇叭型河口,泥沙沉积在河口外,形成一道拦门沙,称为大沽沙坝。夏秋季节,海河各水系洪峰齐至,含沙量大的河流如永定河、滹沱河等挟沙而下,在河口潮水顶托后,流速变缓,泥沙沉积于河口地区。冬春季节降水减少,导致海河水流量减少,泥沙多沉积于海河河道。泥沙淤积导致河水宣泄不畅,中国历史上海河水患频繁。

   天津降水集中于夏秋季,冬春季降水量少。1860—1890年间,海河流域大部分时间处于干旱状态,海河上游各支河接近干涸,同时加上各水系疏于治理,海河淤塞相当严重。1871年,天津持续三个月暴雨,大雨造成的海河泄水不畅,使得天津发生严重涝灾。海河多处漫过堤岸,天津城区多处被水淹没。租界多处漫堤,海河最浅处只有 3.66 米。1890 年春,天津大旱,海河河道干涸,租界以下50里的河道积满了泥沙。同年7 月又突降暴雨,永定河决口,淹没 6 万平方公里。海河流域流离失所而依靠救济生活的达 400万人,损失达白银在 3000 万两以上。至7月21日,法租界全部被淹,英租界前的河水与堤平行,河水使得河堤垮塌,造成严重水灾[1](P157-158)。从1890—1900年,除1891年外,海河流域每年都上有洪水爆发,特别是1895年4月,海河入海口的大沽口发生了特大暴雨及高达6.1米的海啸,造成大量人员死亡,很多船只被吹走,河口一带成为泽国,接踵而至的灾荒,使得百姓以草根为食,惨不忍睹[2]。

   (二)清末开埠后天津航运的发展

      1860年前,天津是转运漕粮为主的港口。1860年,清政府分别与英、法、俄签订《北京条约》,天津开为商埠。随着口岸贸易的开放,海河沿岸一带侨民聚集,商业经济逐渐繁盛起来。1873年,轮船招商局正式运营。早期轮船招商局承运江浙地区的漕米进京,后来承做揽客货运业务。1877年招商局收购了美国商人的旗昌轮船公司。早先进入天津港的外国轮船多来自外国人在上海创办的轮船公司,后来一些洋行、轮船公司分别在天津设立分行,或新建公司。

      1884—1886年,海河河道淤塞严重,尤其是1886年,海河淤塞到了极点,所有轮船都需要把货物卸到驳船上运输。为了最大限度的运输货物,一些航运公司除了减载、过驳之外,一些外国航运公司为了保证轮船通行,尝试对船舶进行技术改造,如把船底做成“M”型,试图在船只搁浅时,借助暗轮转动产生的回水,冲走船下的淤泥,但这种改进措施并没有取得实际效果。1889年,许多船只不能直达天津紫竹林码头,只得在紫竹林以下14英里的白塘口临时停泊。1890 年春天,天津大旱,航道干涸,租界以下15里全是浅滩,即使运送贡米的帆船,在行驶到租界码头之前,也必须减载。1892—1897年,海河流域多次暴雨,洪水把大量的泥沙带入河道,海河的泄洪与航运能力日益降低,轮船航运更加困难。天津进出货物的装卸,不得不依赖拖船公司的拖船过驳。1897年,海河河道有6个多月水深在1.5—2.4米之间,有7个多月轮船无法行至市内港区,所有货物不得不由驳船往来各个租界,导致货物腐坏[3]。租界内的货物必须使用驳船运输出去,由于拖船数量少且极度昂贵,大量货物运输受到限制。1898年,全年没有一艘轮船抵达租界码头。1899年,开抵租界河岸的轮船只有两艘,往来货物只能从河坝上运输。

   (三)清政府及外商的推动

   1861年天津开埠后,各国陆续在天津海河沿岸强划租界。外商开设洋行,销售鸦片及其他洋货,以此来换取其所需的工业原料及土特产品,天津的贸易值急剧增长。1861年,在天津的外商公司一共有4家,分别是林德赛公司、麦多士公司、飞利浦公司、怡和公司。到1867年,在天津开设立的洋行已经达到17家,其中,英商9家、俄商4家、德商2家、美商1家、意商1家[4](P3)。这些洋行一般只有船只和仓库,从本国运来货物在天津销售。各国到达天津的船只,多停泊在紫竹林庙前,后来各国开始在紫竹林建造仓库、码头。

     1887 年,天津海关税务司徳璀琳在海关报告中建议海河裁弯取直,由于费用较大遭到清朝官方的抵制而搁浅。1890 年,徳璀琳向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建议,由林德对海河进行航道勘测,并拟出疏浚计划,李鸿章同意了该计划,却遭到了地方官员和民众的抵制。1892 年,徳璀琳和林德私自在租界南端的挂甲寺一带进行裁弯取直的尝试,因占用耕地而遭到当地村民的反对。1896年,天津商会为了得到海河的水文数据,委托外国水利专家进行勘测。勘测的结论是,永定河在天津汇入白河后的沉积泥沙是造成海河淤积的最大原因,应采取疏浚措施,以避免海河航道继续恶化。1897年,直隶总督王文韶上书光绪皇帝,阐述了治理海河的必要性及面临的一些困难,“查海河淤垫日高,宣洩不畅,轮船难以进口,前经委员屡勘,拟于挂甲寺一下裁弯取直,计长数十里,估需工银九十余万两,无从筹,此钜款嗣洋人有支河建闸束水攻沙之议,约需银二十余万两,各国领事商请先行试办……” [5](P26-29)。光绪朱批“知道了”,同意了王文韶的奏请。

   (四)海河工程局的设立

      鉴于海河疏浚形势紧迫,1897年,直隶总督王文韶协调外国工程师拟定疏浚计划,随后与英法领事、洋行总会主席成立了海河工程局,共同筹划疏浚海河。海河工程局成立后采用委员制,该委员会由天津海关道派员一人、直隶总督派员二人、天津海关税务司的代表、轮船驳船公司的代表、各外国租界之代表、洋商总会的代表组成,具体事项由董事部的主持董事、首席领事、税务司及海关道担任。1901年,八国联军成立天津临时政府——都统衙门,为了维持海河疏浚工程,临时政府派遣三位外国军官派另组成委员会。由于领事团、洋商总会、北京外交使团与八国联军首领之间在组织、经费等问题上存在分歧,各项海河治理工程搁浅。1901年5月,经谈判后,海河工程局在临时政府组织下再次改组,这次成立的委员会由临时政府、领事团、天津海关税务司各派一人组成。1902年都统衙门撤销,天津海关道台唐绍仪取代都统衙门代表,海河工程局的运作逐渐步入正轨[6]。

  

   二、海河工程局对海河及大沽沙航道的治理

  

   (一)海河工程局对海河航道的治理

   中国治水的传统方法是,当洪水到来时提高河流的堤坝,以防止洪水冲垮农田和村庄。这种防洪方法如果长期使用,会造成大坝不断被抬高,导致再次遇上洪水时面临更大的威胁。[7]海河工程局成立后,着手建造了水闸与导流坝。1898年8月,海河工程局兴建了调节海河水量的陈家沟水闸、军粮城水闸、西沽水闸。水闸建成以后,海河的泥沙沉积量也比同期减少。为了使海河水位提高,减少河水对凹岸的冲刷,1898年8月,海河工程局先后在白塘口、海河上游建设导流坝[4](P17-18)。

   20世纪上半叶,海河工程局对海河治理最瞩目的是海河河道裁弯取直工程。从1901—1923年,海河工程局先后对海河进行了六次裁弯取直。第一次裁弯取直工程消除了天津湾、火柴湾和“东河区”湾,第二次裁弯取直工程消除了双湾和菜园湾。这两次裁弯取直均采用了人工挖掘的方法。第三次裁弯取直消除了低坟头河湾、美点湾及白塘口湾等三个妨碍航行最严重的河湾。1911年4月至1913年7月海河工程局对海河进行了第四次裁弯取直,这次裁弯取直之后,海河的通航能力大大提高,由于第四次裁弯取直工程使用了挖泥船,有效降低了工程成本,大大提高了效率。1918年,海河工程局与顺直水利委员会对三岔口进行了裁弯取直,裁弯取直后,在裁弯区的上游潮水落差增加了1.07米,同时为大运河开辟了一个新的出口。1921年,海河工程局对灰堆进行了裁弯取直。经过海河工程局对海河的六次裁弯取直,共缩短河道26.6公里[8]。

   六次裁弯取直后,海河的通航能力有了明显的提高,如经过第三次裁弯取直之后,“广济”号轮船从大沽口到天津港比没有裁弯取直之前缩短了1小时。海河上下游的河床得以刷深、拓宽,断面增大,纳潮量增加,海河河槽的调蓄能力也逐步增大。1900—1927年,海河冲刷总量为2897万立方米,年均为107万立方米。海河的纳潮总量由1914年的1957万立方米增加到1926年的2697万立方米。天津港的潮差增加了0.9—2.0米,最大吃水深度为5.5米的船舶能够通航。尤其是在枯水季节,由于有潮流作为替代,轮船仍能从海河口驶入天津市区码头。同时,海河的泄洪能力也有了明显的增加。1934年,由于新开河闸夫开闸放泄妨碍了海河工程局的疏浚工作,海河工程局与相关部门积极协调解决[9]。在抗日战争爆发前,海河河道的深度一直维持在4.9米左右,航行基本畅通[10]。

1937年“七七事变”后,海河工程局疏浚工作受到日本侵华战争的严重干扰。1941年,海河工程局对葛沽进行了裁弯取直,计划工期为6年。至1944年,由于煤炭供应无法保障,葛沽裁弯工程被迫停止,1945年7月葛沽再次发生堵塞。在被日本占据的8年期间,海河工程局疏浚航道工作量最高的年份是1941年568917立方米,1945年为疏浚工作量最低的年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龙登高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海河   疏浚业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8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