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远佳等:西部向海经济带建设的基础与对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9 次 更新时间:2020-11-18 23:13:21

进入专题:   向海经济带     中国西部  

傅远佳   包国庆   夏天一   罗嘉琪  

   [摘要] 发展向海经济,构建西部向海经济带,是新时代西部地区落实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式。西部地区各省市区进一步加强协同,可提升构建向海经济带良好的基础条件。在基础能力不足、区域协调发展有待深化、产业结构亟待优化、政策支持力度有待加强等现实问题制约下,应当在基础设施、科技水平、人力资源、资金项目、配套政策、经济发展模式等方面,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加强合作,完善西部陆海新通道体系和功能,统筹西部向海产业布局,深化国际合作交流,加快金融机制和政策创新,促进沿海和内陆开放型向海经济联动发展,加快形成西部地区“双循环”新格局。

   [关键词] 向海经济带  中国西部   问题   对策

   [中图分类号] F12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4-6623(2020)05-0040-08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国—东盟海上互联互通机制研究(14XGJ004);2018年钦州市决策咨询委员会重点课题:把钦州建设成为“一带一路”西部陆海新通道枢纽城市的路径思考。

  

   [作者简介] 傅远佳,北部湾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钦州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民建广西区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北部湾发展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研究方向:区域经济、国际经济;包国庆,北部湾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夏天一,广西民族大学商学院;罗嘉琪,北部湾大学钦州发展研究院科研助理。

   打造好向海经济,是国家的又一重大战略,也是推动构建“双循环”新格局、实现高水平开放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式,而构建向海经济带则是践行这一战略的重要抓手。

   向海經济带是指沿海地区及其腹地以一体化发展为基础,依托陆海国际通道网络,以产业合作为主导,以开放创新为引领,统筹利用陆域和海域资源,加快开放开发进程,联动拓展国际国内市场,实现国内国际经济循环相互促进良性发展的发展方式及活动。向海经济带具备的典型特征,一是以陆海交通互联互通为载体、以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为形态的内陆通海发展模式;二是将陆域空间向海洋空间延伸发展的资源财富拓展模式;三是推动陆海经济走向国际合作发展的开放型经济发展模式。向海经济带的实质是构建陆海联动、开放开发、统筹协调、绿色发展,实现陆域经济与海洋经济双向互动。

   一、构建西部向海经济带

   是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的重要举措

   西部地区依托陆海新通道,推动形成西部向海经济带,就是突出以西部向海经济带省域间、市域间大循环为主导,着力打通西部生产、流通、分配、消费等各个环节,充分发挥西部自身的大规模市场优势,以满足西部沿带各省域市域需求作为出发点与落脚点;以内需为基础,联通国内与国际两个市场,科学运用国内国际两种资源,建设面向东南亚、东亚、南亚、中亚等国际市场的西部向海经济带,促进长期高质稳定发展。

   科学构建与发展西部向海经济带,需要协调与处理好通道基础与产业发展、陆域开发与海洋开发、区域开发与国际合作、传统产业提升与新技术产业发展、资源利用开发与生态保护等关系。通过通道基础建设的不断推进,推动海洋与陆地经济资源的双向互动,优化海陆产业布局,合理调整经济结构,推动资本、科技、信息以及人才等综合生产要素向西部沿海及内陆合理有序流动和集聚,在稳固发展原有传统产业基础上,大力发展具有新时代新兴战略特性的高端高新产品、电子智能等新产业,逐步完善西部现代产业体系,增强向海经济对西部区域经济的贡献力,推动其成为西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路径,满足我国西部新一轮开发建设的战略需要。

  

   构建西部向海经济带是深化“一带一路”倡议,提高西部高水平开放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向海经济所具有的由陆及海、以海带陆、强陆促海、陆海统筹的发展特点,无缝衔接了陆域开放通道与海上开放通道,符合“一带一路”建设要求,是纵向延伸与拓展我国对外开放格局的重要途径,将极大地推动我国对外贸易发展和国际经济合作,促进我国深度融入经济全球化发展。依托西部陆海新通道,在我国西部省区市不断完善的综合交通物流网络、多式联运体系、沿线产业园及城市群等发展的基础上,借助大数据和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形成货物流、商品流、贸易流、资金流、技术流、文化流等经济文化通道,形成一体化分工合作的临港经济、城市经济、通道经济、枢纽经济、门户经济带,推动我国沿海内陆开放和西部区域协调发展。

   二、构建西部向海经济带的

   现实基础及其功能分工

   (一)广西:建设西部国际航运中心和向海经济产业聚集区

   1. 依托优越的海运港航优势,建设西部国际航运中心和国际门户港

   广西面向南海,拥有广阔的海洋空间资源,开发利用潜力大,同时与东盟国家海陆相连,“一湾连七国”,凭借丰富的海运港航资源,赢得建设西部国际航运中心的资格。北部湾可开发航船泊靠能力在万吨级别以上的钦州、防城、北海、铁山、珍珠5个港口,是天然的优良港群,在规划全部实施后综合通过能力约达17亿吨,成为西部陆海联运的重要节点和国际航运中心。截至2019年,广西开通海铁联运班列2243列,运输品类日趋丰富,新增电脑配件、汽车配件等300多个品类。

   2. 打造向海经济产业聚集区,为西部向海经济带建设发挥龙头作用

   广西享有民族区域自治、西部大开发、沿海和边境地区等多重优惠政策,在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市场体系建设、重大项目布局、推进兴边富民开放合作等方面得到了国家给予的更大支持。南宁综合保税区、钦州报税港区、中马钦州产园区、钦州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以及凭祥综合保税区多个国家级产业园区,为广西向海经济发展、优化向海产业布局奠定了基础。南宁片区的现代金融、智慧物流、数字经济、文化传媒新型制造产业和钦州港片区的港航物流、国际贸易、能源化工、船舶修造、电子信息生物医药以及崇左片区的跨境贸易、跨境物流、跨境金融、跨境旅游、跨境劳务合作等完善的开放型产业体系,给广西发展向海经济、优化向海产业布局助力。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广西大力推进海洋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海洋生态环境,为推进海洋经济结构优化和海洋经济规模奠定了良好的发展基础,实现了传统与新兴海洋产业的合理协调发展。

   (二)重庆: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营运中心和向海经济带的内陆增长极

   1. 依托四通八达的综合交通优势,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营运中心

   重庆凭借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依托“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向东连接我国中东部经济腹地,向西向北与欧洲及中亚国家合作,向南与东盟、南亚国家合作,成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营运中心和我国西部最具开放优势的省域。通过可供万吨级轮船运输的水运优势,加深重庆东向经贸联系;通过川黔、成渝、渝怀、襄渝等四通八达的铁路干线体系,便利我国中东部及西部内陆地区与中亚、欧洲等地区的经贸合作;重庆拥有三座民用机场,是我国重点发展的干线机场。

   2. 凭借经济发展基础与潜力优势,建设向海经济带的内陆增长极

   重庆工业化步伐不断加快,2018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20690.04亿元,规模以上工业企业6536家,全市工业占地区经济比重为29.5%。与此同时,产业结构不断优化,逐步推行电子与汽车产业同步重点发展、其他产业多点发展支撑的现代工业体系,同时大力推进以智能化、数字化、网络化改造为重点的传统产业升级,自2018年以来,累计实施智能化改造项目825个。此外,借助自身的资源优势,通过多种功能不同的工业园区,搭建对外开放交流平台,建设长江上游经济中心经济区,加速生产要素自由流动,推动了与长三角、珠三角以及西部各省域之间的产业产能合作。

   (三)四川:建设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和内陆开放型经济中心

   1. 建设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强化自身通道物流运转能力

   四川成都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首批入选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近几年,成都铁路港向东融入长江经济带,与重庆、万州等地开展贸易合作;向西通过川藏铁路沟通西藏;向北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与甘肃、宁夏、陕西等省域开展合作;向南依托新通道建设,联通北部湾港。以公路港、铁路港、集装箱物流、冷链物流、多式联运海关监管中心等基础设施的搭建与布局为基础,加快推动陆港型枢纽的建设运转,依托金青新大港区等,深入实施“蓉欧+快铁网络”发展战略,强化枢纽全球要素配置功能,打造国际领先、亚洲一流的内陆铁路枢纽。

   2. 融入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内陆开放型经济中心

   2018年以来,四川与南宁、贵阳等地共同搭建合作平台,签署合作协议,开展西部陆海贸易新通道沿线重点城市合作,构建多个交往中心,加强南向对外国际双向投资合作。2019年下半年,成都出台《成都市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促进南向开放合作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强调要加快南向通道建设,发展多式联运体系,推动国际产能合作,提升对外开放水平,明确到2021年,推动建设2~3个南向城市合作物流商贸集结点,基本建成南向供应链资源配置中心。

   (四)云南:建设跨境运输体系,打造“三亚”边境贸易枢纽

   1. 建设跨境运输体系,深化南向对外陆域互联互通

   云南拥有面向“三亚”(南亚、西亚、东南亚)通江达海沿边的区位优势。云南现有航线466条,开通东南亚、南亚航点数量居全国第一,积极构建昆明空港型、昆明陆港型、昆明商贸服务型、大理商贸服务型以及德宏(瑞丽)、红河(河口)、西双版纳(磨憨)陆上边境口岸等国家物流枢纽,依托11条跨境公路、10条跨境铁路和3条跨境水运航道,以及与缅甸等周边国家紧密相连的12个国家一类口岸、8个二类口岸和90个边民互市通道等贸易口岸,努力发展布局以昆明国家物流枢纽为中心的跨境多式联运物流网,联通华南、西南地区与东南亚以及南亚的大部分跨境物流。

   2. 凭借经济发展潜力和对外开放优势,打造“三亚”边境贸易枢纽

   云南推动农业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发展化学工业、轻纺工业、建材工业、橡胶工业以及电子工业的云南特色工业体系,改造烟草、茶业、旅游、有色等传统产业,培育新动能产业,“互联网+”快速推进,发展数字经济产业,打造更具竞争力的产业集群。20世纪90年代以来,云南不断加强与国际区域经济合作,开设111个边民互市点,举办各种进出口商品交易会,推动成立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简称GMS),参与“澜湄合作”机制;此外,国家出台了《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政策措施》等一系列重要文件,为云南深化对外开放提供政策支持。

   (五)贵州:打造西部数字经济中心

   1. 开展“六网会战”,巩固提升西南陆路交通枢纽地位

贵州为加快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在政策、资金、项目以及组织保障等方面着重投入,开展专项行动“六网会战”。公路方面,贵州是西部地区率先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省份,截至目前,全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6690公里、在全国排第7位、综合密度列全国第1位,高速公路出省通道达到19个,全省县乡公路铺装路率达83.83%,农村公路优良中等路率达60%。高速铁路实现从无到有,到2018年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向海经济带     中国西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585.html
文章来源:开放导报 2020年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