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淼杰:“双循环”新格局之下,中国企业如何备考答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4 次 更新时间:2020-09-08 22:33:55

进入专题: 国内国际双循环    

余淼杰  

   9月2日,北大国发院牵手“SAP 成长型企业社区”,共同推出“国际风云与‘双循环’发展新格局——中国企业如何备考答卷”线上直播,不仅为众多企业家解读了大变局和大战略中的企业突围发展新路径,更分享了企业和管理者如何通过释放数字化转型的新动能,构筑“双循环”新格局之下的企业数字化生存之道。受邀做客本次直播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余淼杰教授围绕以下三点做了分享:

   第一,双循环背景:大变局中的新挑战

   第二,中国经济发展双循环的优势

   第三,如何落地实现中国经济“双循环”?

  

  

  

   一、大变局中的新挑战:美国不断加码全面打压中国

   中国和美国是全球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发生经贸摩擦,势必对经济全球化产生深刻影响。据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至今,美国对中国的制裁或者打压已超过22项。从最早的301调查、337知识产权调查,到232钢铁调查、双反一保的反倾销反补贴,再到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会涉及国家安全调查,美国高科技产品对华出口予以管制等经济制裁手段层出不穷。

   同时,美国又频繁干涉我国内政,驱逐中方主流媒体,拒绝承认中国南海的主权,撤销中国电信在美国的牌照,推动英国等盟友禁用华为及封禁中国的抖音、微信等。甚至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污蔑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7月底又关闭了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还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演说,完全否定过去近50年来的中美关系,表示对华接触是失败战略。

   以上所有事实都指向一个问题:中美关系越来越差。可以说,中美关系不止是经济摩擦,已经开始从经济上升到外交,甚至未来有可能上升到军事方面的冲突。

  

   二、如何应对:用双循环开局中国经济下半场

   就在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经济全球化受到严峻挑战下,我国政府明确提出通过双循环在大变局中开新局,那么,如何理解“双循环”的问题,首先余淼杰分享了几个关键节点。

   首先,在今年5月14日的政治局常委会议,第一次明确指出,我国竞争优势是超大规模的生产优势跟内需潜力,目标是要构建一个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局面。

   其次,在7月12日企业家座谈会上,再次提出“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到最近的7月30日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并将“逐步”变成“加快”,一字之差,也反映中美格局不断变化的真实情况。

   事实上,“双循环” 中的内需外需要相互促进,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并不代表我国要闭门造车,促进“双循环”格局也不意味着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转向,更不意味着我国发展的内向化,而是要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的潜力和优势,把发展的立足点更多放到国内,同时通过畅通国内的大循环来推动国内和国际的双循环,更好地联通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推动我国对外开放进入更高水平阶段。

  

   三、如何发展:中国发展双循环的优势

   首先,中国拥有规模巨大的市场优势,并且深度融入全球价值链。“中国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并不在于劳动力比较便宜,而是因为我们具备一个规模巨大的市场,与此同时,不管是在贸易、企业、资本、人员、数据、技术等都已经深度融入到全球的价值链中,这是我们提出‘双循环’的原因之一。”余淼杰说。

   第二,目前全产业链的比较优势客观上只有中国拥有。一般来说,一国能生产的产品品种越多,说明产业链越齐全。如果按照我国海关8位码的编码来计算,中国2019年有超过七千种产品出口,如果按照美国更细的10位码编码来计算,中国出口的产品数目更多,这些都在说明中国全产业链的比较优势非常明显。

   第三,中国的产业集聚链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过去四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涌现出了众多具有鲜明特色的产业集群。例如,东莞的电子产业群,汕头的玩具产业群,廊坊的家居群等,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有一张产业集群的“名片”,产业集聚有利于专业化的分工,降低交易成本,产业集聚的效应带来的价值,也是让中国的全产业链具有十分明显的比较优势。

   第四,交易成本优势。中国有巨大的市场规模,14亿人口中有4亿中等收入群体,且这个群体未来会越来越大。以这个为基本前提,外资撤离中国,是不符合企业利润最大化要求的。首先,劳动成本因素。中国的劳工成本平均在750美元一个月,差不多是5000人民币一个月,劳动力成本上,中国仅仅是美国的1/5。其次,交易成本因素。产品生产出来要销售,如果产地接近市场,运输成本就会下降,交易成本也因此会下降。中国作为最大的市场,产品要卖到中国,肯定在中国生产更好。

   所以,尽管全球化的结构与形态发生了重大变化,由此带来了一系列新的挑战,但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与趋势并没有发生改变,而这也正是中国发展“双循环”的优势所在。

  

   四、如何做好中国经济“双循环”?

   如果说过去我们的改革开放是指“对外开放,对内改革”,那么目前这个阶段,应该可以称之为“对内开放、对外改革”,即搞活中国经济“内循环”,重在对内开放,而要做好中国经济“外循环”,则重在对外改革。

   那么,针对中国经济的“内循环”,余淼杰提出了六点想法。

   第一点,中性竞争原则推进要素的市场化。

   今年4月份党中央国务院出台的《进一步完善要素市场化的指导方针》明确了各种要素,既包括我们传统的资本劳力、能源还有中间品,也包括新兴的一种要素,比如数据等。那么,这种要素如何完善市场化,通过中性竞争原则来推进就非常有必要。中性竞争原则意味着公开、公正、公平,那么,也意味着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一样重要,在市场中发挥各自的优点和特点,实现要素市场化。

   第二点,要通过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来推进贸易的自由化。

   目前中国有18个自贸试验区,除了西部以外,只有吉林、山西、安徽、江西、湖南、贵州这6个省份没有成立自贸试验区,这意味着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6省份中可能至少会有4个省份新增自由贸易试验区。北京比较特殊,河北自贸区包含大兴机场片区,大兴机场也有一部分在北京,但毕竟不够大。所以,北京也有可能发展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

   我们全面开放新格局的一个新举措,就是六月份出台的《海南自贸港建设总体方案》。它分两步走,一个叫早期收获,一个叫全面开放,在2025年实现早期收获,早期收获他主要内容包括两个,一个就说商品的自由贸易,另外一个是要素的自由流动,包括我们平时所讲标准意义上一线放开,二线管住这是贸易的便利化。

   长期中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叫做制度集成规则的创新,制度集成规则创新我觉得这里面最重要一点是税收,通过税收管理推进社会治理、法制建设,当然里面一个新的关注点就是风险管控一定要做好,包括贸易、金融、公共管理、公共卫生等一系列安全,这是海南自贸港构建的情况。

   第三点,改善营商环境推进投资的便利化。

   余淼杰对国务院办公厅在8月5号出台了15点具体的举措做了说明,同时也总结了三个重点方向,第一个是对外贸企业的融资支持,第二个是加快对加工贸易的梯度转移,从东部转到中西部去;第三个是提升通关的便利化水平以及对外资重点项目的扶持。

   第四点,以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来提升居民的消费。

   双循环内循环很重要一点叫做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来提升居民的消费,那怎么样促进内需,余淼杰认为,通过两条腿走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会聚焦在三个方向。第一点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第二点是,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第三点是,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制造业、中小微企业。

   上半年,积极财政政策主要是减税降费,保证可支配收入的上升,扩大消费。稳健的货币政策,主要是减租降息,让中小企业能够活下去,他们活下去,就保住就业,保住就业老百姓就有钱,也就能够促进居民扩大消费。

   第五点,以发展“两新一重”,推进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三化融合。

   所谓“两新”指的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和新型城镇化建设,“一重”是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国家投资1.6万亿用到“两新一重”的目标,就是通过城镇化来带动投资需求的上升,推动城市化都市圈一体化的发展。

   为什么“两新一重”跟“三化融合”有关系?“两新一重”目标是为了服务城镇化的发展,而发展城镇化一定要工业化和信息化相互融合。具体理解就是,工业化和城镇化是相互依存的,彼此离开都无法持续,那么,当工业化和城镇化有机结合之后,信息化就要通过 AI、5G 等手段更好融入到工业化和城镇化中,所以,三化融合是我国未来发展的重点,也是推进中国经济落地中国经济内循环重要的工作。

   第六点,通过重点发展都市圈、城市群来推进区域经济的一体化。

   中国的城镇化率2019年是60.6%,美英国家的城镇化率都在75%以上,有的甚至在80%以上,所以我们还有一定距离,提高城镇化率也是未来工作重点之一。那么,余淼杰指出,以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以及长江中游城市带这五大城市群将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点。

   那么,针对中国经济的“外循环”,余淼杰也提出了自己看法。

   经济全球化核心是贸易自由化,然而,去全球化、贸易单边主义的时有发生,使得经济全球化面临很多冲击,在这样情形下,余淼杰也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即经济全球化没有终结,只不过呈现一个新的形态。

   为什么这么判断?余淼杰说,一切都源于贸易全球化两个基本特征,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即生产地区化以及贸易多边化没有发生改变。

   生产地区化是说,每个产品从简单的铅笔到 iphone 手机,都遵循每一个零部件由一个地方或者一个国家的专业化生产,再经过另一个地方加工装配,卖到全球各个地方去,这一核心特征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而 WTO 的举步维艰使得地区经济一体化正在取代了多边经济合作,虽然地区经贸合作这种多边机制不断加强,正在取代全球多边机制,但贸易多变化的本质也没有改变。

   基于此,中国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实现经济外循环,余淼杰也提出了两大工作重点。

   第一个重点,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切实落地。

   中国的“一带一路”分成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现在官方数据有65个国家,如果从广义上讲数量会更多。通过我们的两条腿走路,“一带一路”的外贸已经占中国外贸的31%左右。余淼杰重点说明,虽然我们坚持两条腿走路,从目前情况来讲,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前景应该会优先于陆上丝绸之路。

   由于海上丝绸之路的重点是我们的东盟10+1自贸区,东盟10国已经成为取代美国和欧盟以外最大的贸易伙伴,所以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余淼杰建议优先发展海上丝绸之路。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内国际双循环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807.html
文章来源:北大国发院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