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为飞:“小+谓词性X”结构的句法表征与表达效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 次 更新时间:2020-09-02 10:10:47

进入专题: 小+谓词性X   句法表征   话语功能   语用特征  

胡为飞  

   摘    要:“小+谓词性X”结构在句法特征上表现为:与动词或实义性名词成分共现;与量词或数量成分共现;与“有点(儿)”共现;形成并列或对举格式。该结构的表达效用体现在话语功能和语用特征两个方面,考察显示“小+谓词性X”结构在话语功能上表现为描写和评价话语信息主体、放大和缩小信息情感意义;在语用特征上表现为新颖性、礼貌性和经济性三个方面。

   关键词:小+谓词性X;句法表征;话语功能;语用特征

   作者简介: 胡为飞,男,安徽芜湖人,安徽大学文学院博士生。

   现代汉语“小+谓词性X”结构是一种较为流行的口语表达式,经常出现在网络和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例如:

   (1)这是他在外露宿的第三个夜晚了。他不时地坐在皮卡迪利大街上的长条凳上小歇一会,破晓时分,便信步朝切尔西长堤踅去。(毛姆《人性的枷锁》)

   (2)叶南住的小区环境还不错,就是房子有点小贵,带点简单家具每月就六百块的租金。(叶天南《符医天下》)

   (3)早在一年前就在大屏幕看过了,很文艺、很友爱,小清新的一部片。(新浪微博)

   目前,对该结构的研究主要是体现在构式分析及形成动因上[1]。该结构有着怎样的句法环境(能与哪些成分共现、出现在怎样的环境中)?整个结构有着怎样的表达效用(有着什么样的话语功能、表现出怎样的语用特征)?这将是本文所要考察和分析的问题。

  

   一、“小+谓词性X”结构的句法表征

   1. 与动词或实义性名词成分1共现

   首先,“小+谓词性X”有时可以带名词性宾语,当然,这只限于“小+V”结构。我们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言谈评议类动词,如“评、议、论”等等。这类动词进入“小+V”结构后往往会加上评议的对象或内容,有时其名词性宾语会前置。我们发现,当“小+V”带名词性宾语时,多出现在文章标题之中。例如:

   小议文化人的修养市场小议

   小论卡扎菲奇与悲——李清照小论

   小评国产动漫诚信小评

   第二,起伏变化类动词,如“涨、跌、升、赚、赢、输”等等。据我们对语料的考察,这类动词的宾语往往跟数字有关。例如:

   (1)继陈记粥品的香脆咸煎饼小涨0.5元之后,老店伍湛记的德昌咸煎饼紧随其后,从2.5元/个涨至3元/个。(新浪微博)

   (2)情人坊买东西多找给我10块钱,去买个橘子多找给我1块钱,今天小赚11块钱呢。(新浪微博)

   第三,其他动作类动词,如“翻、走、买”等等。我们发现,这类动词进入“小+V”结构后,其所带的名词性成分之前一般会有数量成分修饰,“V”与名词性成分之间可以直接组成常见的词或短语。例如:

   (1)左边小翻一下身,右边小翻一下身,下面一抬脚,搞定。(新浪微博)

   (2)江湾体育场站下,步行2分钟到达,8号线貌似要小走一段路。(新浪微博)

   例中“小翻一下身”和“小走一段路”中的数量成分出现在“V”与其名词性宾语之间。需要注意的是,两者的语义指向不同,“一下”主要与动词“翻”直接发生关系,表达为“翻一下”;“一段”主要与名词性宾语“路”直接发生关系,表达为“一段路”。

   第四,关系类动词,如“有、像”。“小有、小像”都可以加名词性宾语。“小有”加上宾语后大部分都是四字格的形式,同时,“小有”不仅能够带名词性宾语,还可以带动词性宾语,这点将在后文进行详细阐述。“小像”所带的名词性宾语基本都与人物相关,另外,“像”可以受程度副词修饰,因此,“小像”可以受“有点”搭配出现,这也将在后文进行详细阐释。

   其次,“小+谓词性X”带宾语的情况中最为特殊的是现代汉语中的“小有”结构,它可以带名词性或动词性宾语构成其相关的常见四字格形式。需要注意的是,前人学者将所有的情况都描述为一种形式,即“小有+名词”。我们发现,后面所谓的“名词”当中有很多是动词,只不过受整个结构的压制作用,使得动词具有了一些名词性特征。我们将其分为两种情况并形式化为“小有+N”和“小有+V”。

   当“小有”结构带名词性宾语时,宾语可以是表示积极义的,如“名气、名望、成就、才气、进步”等等;也可以是表示消极意义的,如“磨难、瑕疵、芥蒂”等等;也可以是中性义的名词或名动兼类的词语,如“收入、资本、研究”等等。“小有”结构还可以带动词性宾语,如“上涨、出入、缓解、受益”等等。“小有+N”中的“有”为实在的领属义,可以变换为“有+小+N”,“小有+V”中的“有”实在义已经弱化,所以在变换为“有+小+V”之后是可以省略的。同时,当“小有”结构所带的宾语成分不同时,其结构层次是不一样的。我们认为“小有+N”的结构层次为“小/有/N”,而“小有+V”的结构层次为“小有/V”。例如:

   (1)小有名气稍微有名气有小名气有点名气

   小有名望稍微有名望有小名望有点名望

   小有瑕疵稍微有瑕疵有小瑕疵有点瑕疵

   (2)小有上涨稍微(有)上涨(有)小上涨有点上涨

   小有出入稍微(有)出入(有)小出入有点出入

   小有受益稍微(有)受益(有)小受益有点受益

   上例两组分别是“小有+N”和“小有+V”及其相关的变换式,我们发现,两种变换式的相同点在于“小有”可以用“有点”解释,一定程度上说明“小有”已经有词汇化的倾向。不同点在于“小有+N”中的“小”既可以与“有”联系表范围或规模上的“稍微”,也可以与“N”发生关系,还原为形容词性义项特征构成“小+N”。而“小有+V”中的“小”虽然在形式上与“有”联系,但其语义上与“V”相联系构成“小+V”,表“稍微+V”,这时的“有”表强调,可以省略。

  

   2. 与量词或数量成分共现

   “小+谓词性X”在与量词或数量成分共现时,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前项为数量成分时,即“小+谓词性X”受数量成分修饰,这时的“小+谓词性X”结构基本上都是处在主宾语的句法位置上。例如:

   (1)但对于想取得成功的人,有时也必须放弃种种小选择来交换那个惟一的梦想。(《耶鲁领袖训练大讲义》)

   (2)Tuesday:临近生日,惊喜不断,就算是收到一份小祝福。(新浪微博)

   我们认为“小+谓词性X”存在这样的句法情况的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进入该结构的谓词性成分有名词化的倾向,如例中的“选择、祝福”等等,即整个结构的谓词性特征减弱,指称性增强;第二,主宾语位置的指称性为“小+谓词性X”的独立使用提供了可能环境,两者的指称性相容。第三,受“小+谓词性”结构的源结构“小+N(名词性成分)”的影响并在结构压制作用下使得进入该结构的动词被赋予整个结构的名词性特征,如“制作、创造”等进入结构后构成“小制作、小创造”等。

   第二种情况是后项为量词或数量成分。我们发现,大部分“小+谓词性X”都是可以加上量词或数量成分的,且以动量词“下”或“一下”为主。“小+谓词性X”带量词或数量成分的情况常常出现在谓语位置上,我们认为由于“小”自身的语义模糊性特征,使得“小+谓词性X”结构具有了模糊性,因此,在谓语位置上使用时需要精确化的手段使其起到完句的作用。例如:

   (1)某友突然单独一人来家里,几个月未见,小谈一下,许多事发生即果,但许多心中的结,或许会打开。(新浪微博)

   (2)刚下工,下雨,被车溅湿裤子,看着人家有男朋友来接,小羡慕下,唉,查地图找肥家的车站……好冷啊。(新浪微博)

   需要注意的是,一些熟语性的“小+谓词性X”结构语义相对清楚,因此可以独立存在。而通过上述例句可以看出,非熟语性的“小+谓词性X”带量词或数量成分的情况是一种比较新兴的口语表达式,基本都是出现在网络语料中。

   3. 与“有点(儿)”共现

   在对“小+谓词性X”的语料进行考察时,我们发现该结构经常会与“有点(儿)”搭配构成“有点(儿)+小+谓词性X”的结构。《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中关于“有点(儿)”的解释是:“副词,表示程度不高;稍微(多用于不如意的事情)。‘有点(儿)’有时是动词和量词的组合,如‘锅里还有点(儿)剩饭’。”[2]换句话说,“有点(儿)”既可能是动词和量词组合形成的动量结构,也可能是副词。这就给“有点(儿)”和“小+谓词性X”搭配时的分析带来了困扰。

   首先,我们先考察一下能够与“有点(儿)”搭配的“小+谓词性X”的情况,可以用表格展示如下:

   表1 与“有点(儿)”搭配的“小+谓词性X”中“X”的准入

  

  

   需要注意的是,相对于“小+谓词性X”来说,表格中一些否定式的词语只能出现在与“有点(儿)”搭配后的“有点(儿)+小+谓词性X”结构当中,这主要是因为否定式多表不如意的情况,而“有点(儿)”多用于不如意的事情[3]。近年来出现了大量的“有点(儿)+小A/V”的形式存在歧义、混沌的现象:比如“有点小热情”,究竟是理解为“拥有热情(N)”还是“比较热情(A)”;再比如“有点小冲动”,究竟该理解为动宾结构还是状中结构;这正歧义现象出现的原因是“有点+A”与原有的“有点+N”动宾结构开始共同运用于汉语中,而混沌现象则应被看作是汉语词类“包含模式”的反映[4]。

   4. 形成并列或对举格式

   “小+谓词性X”结构有时出现在并列或对举格式中,我们发现并列形式中是以“小+V”结构为主且“V”为单音节形式,可以看作是“小+V”的叠加变体形式,这种“小V小V”形式是最常见的,例如:

   小打小闹小修小改小碰小撞小买小卖

   小奔小跑小修小剪小磕小碰小贪小占

   小偷小摸小添小补小增小跌小敲小打

   小得小失小碰小刮小涨小跌小吵小闹

   可以看出,这样的叠加变体格式中的两个动词是处在同一语义场当中的相关成员。除了“小V小V”,还有“小N小V”的形式,如“小官小捞、小利小干、小雨小漏”等等;还有与“大V”或“大N”的并列形式,如“小拆大建、大呼小叫、大材小用”等等。这些都可以看作是“小V”的变体形式。

   需要注意的是,在对举结构的句法环境中的“小+谓词性X”基本都是与“大+谓词性X”对举出现的,其中的“X”以单音节形式为主。例如:

   三天一小补,五天一大补

   三日一小醉,七日一大醉

   三步一小撞,五步一大跌

   一天小洗一次,三天大洗一次

   台上大讲,台下小讲

三天一大吓,两天一小吓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谓词性X   句法表征   话语功能   语用特征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31.html
文章来源:《安庆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