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有德:《犹大福音》与犹大形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 次 更新时间:2020-08-19 17:09:32

进入专题: 犹太教   基督教  

傅有德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美国地理学会于2006年4月公布的《犹大福音》是过去60年来最重要的考古发现,这部福音书向世人披露了逾越节前耶稣与犹大的谈话,从中可知作为早期基督教派别之一的诺斯替派的主要学说。在该福音书里,犹大是耶稣最得意的门徒,他对耶稣的“出卖”是顺乎耶稣的意愿的成全。《犹大福音》里犹大的这一正面形象与《新约》福音书里的“叛徒”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因此,《犹大福音》出版后在学术界和宗教界引起了强烈的震撼和热议。2008年新版的《犹大福音》吸收了学者的批评意见,译文更接近科普特文的原意。《犹大福音》的发现具有极其重要的文献价值和学术、宗教、文化意义。

  

   关键词:犹大福音  犹大  犹太教  基督教

  

   2006年4月6日,华盛顿的美国地理学会举行新闻发布会,向世人公布了一部名为《犹大福音》的手抄本古卷。该福音书一经问世,就在西方各国和港台引起了强烈震撼,立时成为国际学术界和宗教界关注的焦点话题。书刊、广播、电视等各类媒体以及学术会议连篇累牍,议论纷纷,争议不止。其中有冷静理智的介绍、评论和批评,也不乏激情四溢的指责、攻击和争吵。然而,对于如此重要的文献发现及其在西方各界引发的热议,中国大陆学者却鲜有问津。除了互联网上有人——多半是基督徒——偶尔发表评论或表示义愤外,至今既没有正式发表《犹大福音》的中译,也几乎没有介绍和评价该福音书的专文。这不能不说是一大缺憾。鉴于《犹大福音》的重要价值和在西方世界受到的高度关注,笔者不揣冒昧,在翻译该福音书的同时撰写此文,介绍其发现过程,引发的评论和争议,并就该福音书里的犹大形象略舒己见。目的无他,借以抛砖引玉,引起学界和其他各界对它的重视和研究兴趣罢了。

  

   一、千年古卷重见天日

  

   《犹大福音》的发现和公诸于世,经历了一波三折的过程,带有浓重的传奇色彩。[①]

  

   1970年代,埃及的一个农夫在明亚省(El Minya)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一部用古代科普特语(Coptic)抄写的经卷。后来,这个不知名的商人把古卷卖给了开罗的古董商哈纳(Hanna)。不幸的是,哈纳的文物,连同这部古卷一起遭到了抢劫,几经周折后才被追回。1983年5月,哈纳(Hanna)带着这部古卷来到瑞士日内瓦,在一个旅馆里向来自罗马的青年古文字学者史蒂芬 埃米尔(Stephen Emmel)和他的两个同事半遮半掩地展示了该书。据埃米尔回忆:我们用半小时观察了装在三个鞋盒里并用报纸包裹着的莎草纸抄本。哈纳不允许我们照相,也不允许做笔记。所见经书的纸张已经破损。我用镊子夹起一片纸页,看到了“犹大”这个名字,初以为是耶稣的另一位使徒犹大 托马斯,但马上意识到那很可能是全然未知的重要文献。哈纳的卖价是300万美元,可埃米尔只能付5万美元。由于要价和出价差距太大,所以没有成交。现在已经是德国敏斯特(Munster)大学教授的埃米尔回想起这段往事,仍然感到十分可惜。

  

   从瑞士的学者那里获得的信息使哈纳确信,他手里的古文献一定“奇货可居”,将会卖个好价钱。于是,他把古卷带往美国的纽约。但是,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虽然几经努力,哈纳在纽约也没有找到识货的买主。无奈之下,他只好回到了开罗。但是,哈纳并没有把经卷带回开罗,而是在回国前把它寄存在美国长岛的一家花旗银行。就这样,这部千年古卷在银行的保险柜里静静地躺了17年,直到2000年4月才见到了新主人。

  

   弗雷达 努斯贝尔格 查卡(Frieda Nussberger-Tchacos)是出生在埃及,曾求学于巴黎,后来在瑞士成了富有显赫的古董商人。2000年4月,她与耶鲁大学图书馆的一位手稿专家罗伯特 巴布考克(Robert Babcock)教授一起买下了那部古卷,花费约30万美元。当巴布考克教授发现那古卷竟是《犹大福音》时,立即打电话告诉了正要赶回苏黎世的查卡。他们欣喜若狂,一起分享着由于这“难以置信”的发现而带来的惊喜和激动。

  

   但是,耶鲁大学并没有购买这部古卷。查卡把古卷小心翼翼地装进一个黑色的小箱子,乘飞机去了俄亥俄。在那里,查卡把古卷卖给了一个名叫布鲁斯 樊里尼(Bruce Ferrinin)的商人,得到了两张的125万美元的支票,但支票必须等到2001年年初才生效。开始时,查卡没有料到她这次受骗了。后来,瑞士的一名律师马利欧 罗伯特(Mario Robert)——他也是梅塞纳斯古代艺术基金会的董事长——提醒她:樊里尼的公司名称叫Nemo,这个词在拉丁语里是“无此人”(no one)的意思。这时,她才发觉自己上当受骗了。罗伯特千方百计为查卡提供了帮助。他一方面在古董圈里公开樊里尼拥有《犹大福音》的消息,另一方面又放言,说他陷入了严重的财政危机,谁若买他的文献,必定招致麻烦。在罗伯特和相关人士的帮助下,查卡又于2001年2月追回了古卷,并把它买给了瑞士梅塞纳斯古代艺术基金会(Maecenas Foundation for Ancient Art)。她的目的是让该基金会保存并翻译该古卷,有朝一日再把它送给埃及文物博物馆。

  

   这部手抄本古卷共66页,包括四份文献,其中第33-58 页为第三个文献《犹大福音》。

  

   有关专家用五种方法对古卷做了鉴定。这五种方法是:碳14定年法、墨水分析、光谱照相术、内文对比、古文字对比。2005年,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学者在实验室鉴定了手抄本的莎草纸和皮革样本,伊利诺州维斯蒙特的麦克隆实验室的专家鉴定了墨水样本,杨百翰大学的专家用先进的光谱照相技术分析了字迹并验证了墨水样本的鉴定结果,加州橘郡查普曼大学、德国明斯特大学的教授做了文字的对照比较研究。结果,各路专家们众口一词:这些古抄本是真实的原本,原版是公元180前后成书的希腊语文本,大约于公元220——340年之间翻译、抄写成埃及的古科普特语。

  

   古卷的鉴定、复原、翻译工作是在美国地理学会(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组织下进行的,合作者包括瑞士梅塞纳斯古代艺术基金会以及在美国加州的维特历史发现研究所(Waitt Institute for Historical Discovery),后者是该工程的赞助单位。

  

   其实,自2002年开始,瑞士梅塞纳斯古代艺术基金会就开始了对该古卷的复原和翻译工作。该项工作是由闻名于世的日内瓦大学教授、古文字学家鲁道夫 卡瑟(Rodolphe Kasser)主持的。他回忆说:从未见过状况如此糟糕的抄本,有缺页,有些被重新编排过,有多达1000个无法拼凑的残片。抄本很脆,只要轻轻一碰就碎了。瑞士的莎草纸保存专家达尔布雷(Florence Darbre)和德国奥格斯堡大学科普特文专家沃斯特(Gregor Wurst)参与了复原工作。他们以超常的细心、耐心和恒心,借助现代科学技术和传统技巧,在五年里复原了85%左右的文稿。到2006年年初,以卡瑟为首席专家,另有沃斯特、梅尔(Marvin Meyer,查普曼大学宗教学教授)、高达(Francios Daudart芝加哥大学教授)加盟的专家组,一起完成了《犹大福音》的翻译工作。

  

   2006年4月6日,《犹大福音》在华盛顿正式公诸于世,其科普特文本和英译正式出版,美国地理学会也随即播放了相关的记录片。一时间,该书热销,有400多万人观看了有关《犹大福音》的记录片。

  

   二、强烈的反响和热议

  

   《犹大福音》一经公布,立即在社会各界引起了轩然大波。美国地理学学会的负责人之一、项目副总裁泰瑞 贾西亚(Terry Garcia)说:“这份古抄本是过去六十年来发现的最有意义的古代非圣经文本。”[②]洛杉矶时报也发表文章,称“这是上世纪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③] 《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英国《卫报》等颇具知名度的报纸都以赫然醒目的大标题报导了《犹大福音》问世的新闻,电视台、电台、网站也都做了大量报导,俄罗斯的国家新闻机构还把《犹大福音》的发现评为2006年十大科技新闻之一。

  

   在学术界,普林斯顿大学宗教学教授诺斯替研究专家佩吉尔斯(Elaine Pagels)说:“这些发现炸毁了宗教是铁板一块的神话,证明早期基督教运动实际上是非常多样的。”[④]哈佛大学神学院教授凯伦 金(Karen L. King)熟悉爱任纽主教视《犹大福音》为异端这一看法,说:《犹大福音》也许很能反映二到三世纪基督教内部的各种争论。“如果耶稣的殉难就是上帝的计划,那么,犹大的背叛也是上帝计划的一部分,这对于犹大意味着什么呢?是他使得耶稣被钉十字架成为可能的,那么他是叛徒还是拯救的工具呢?” [⑤] 显然,犹大在他心目中更多地是拯救的工具。克莱蒙研究大学退休教授著名的科普特文专家罗宾逊(James M. Robinson)也说:《犹大福音》决不会颠覆基督教。“《新约》中的《约翰福音》和《马可福音》都有段落暗示:耶稣不仅选择了犹大去背叛他,而且还事实上鼓励犹大把他交给了要送他上十字架的人们。”针对《犹大福音》的发现,这位教授出版了他的新书《犹大的秘密:被误解的门徒和遗失福音的故事》(Harper San Francisco, April 2006),进一步阐述了《犹大福音》中新的犹大形象。

  

   在天主教方面,芝加哥天主教神学联合会(Catholic Theological Union in Chicago)主席、教皇圣经委员会委员(the Pontifical Biblical Commission)希涅神父(Father Senior)对《纽约时报》说:梵蒂冈不可能把《犹大福音》视为一个威胁。罗马天主教会的反映很可能是肯定《新约》里的正典经文,而不试图驳斥每一个新发现。“假如《犹大福音》一下子被数以十万计的基督徒奉启示和经文,也许那时教会将站出来发表某种声明。但是,现在我想梵蒂冈连电视露面都不会。[⑥]如他所预料的,梵蒂冈并未因《犹大福音》而发表正式声明。但是,在《犹大福音》公布后的第一个星期四,即耶稣升天节,教皇本笃十六还是在做完弥撒后表明了他的态度。他说:对于犹大,“只有权力和成功才是真实的,爱是无关紧要的。犹大是贪婪的:金钱比和耶稣交谈更重要,比上帝和他的爱更重要。”[⑦]因此,犹大仍然是叛徒。可见,天主教高层似乎没有把《犹大福音》的发现看得很重,因为他们从不怀疑作为正典的《新约 福音书》的真理性,压根不接受《犹大福音》为基督教的经典,因此也不相信该福音书会对天主教教徒的信仰构成威胁。

  

东正教主教巴桑提(Bishop Basanti)告诉一家名为Al Ahram Weekly的周刊:“《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约翰福音》是公元325年尼西亚大会认可并被东西方教会都接受的福音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傅有德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犹太教   基督教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5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