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宁:中国大陆新世纪杜甫研究综述(2000-2018)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4 次 更新时间:2020-07-09 10:36:36

进入专题: 杜甫   研究综述  

刘宁  

   中国大陆新世纪的杜甫研究,取得了丰富的成果,在文献整理、生平交游行迹、诗体研究、艺术的多维探索、杜甫思想、阐释批评与影响接受等方面,都有重要推进,下面分别介绍。

  

   第一节 杜集文献整理与研究

  

   21世纪的杜甫研究,在杜集文献整理方面取得重大成就,既出版了全面反映当代学术成就的全集新校注本,又对历史上的杜集文献做出了进一步的整理研究,在文献整理体例的探索、文献的综合集成与深入考辨方面都有重要创获。

   一、两部新全集校注本

   萧涤非主编《杜甫全集校注》[1](以下简称萧注)、谢思炜《杜甫集校注》[2](以下简称谢注)是两部具有重大创获的全集新校注本。

   萧注的设想从1976年提出,1978年立项,萧涤非担任主编,主要参加者:廖仲安、郑庆笃、焦裕银、张忠纲、冯建国、王佩增、刘卓平、杨广才、李华、朱宝清。校注工作因萧涤非先生去世,一度停滞,2009年重新启动,由萧涤非学生张忠纲(时任中国杜甫研究会会长)担任全书终审定稿人,宋开玉、赵睿才、綦维、孙微参与校注工作。出版时署名:主编萧涤非,全书终审定稿张忠纲,副主编廖仲安、张忠纲、郑庆笃、焦裕银、李华。

   萧注全书12册,680万字,对杜甫全部存世诗文做了校勘、编年、注释、汇评、备考等工作。全部诗作编年排列,系年主要依据杨伦《杜诗镜铨》,分为五部分:题解、注释、集评、备考和校记。文的编排打破旧注按体编排的成例,以赋及进赋表为一卷,余文一卷,均依年编次,并有附录。“解题”说明创作时间、地点、背景和主要内容。“注释”兼采众说之长,参综古今,每韵加注、逐句解说。“集评”汇集有参考价值的前人评论及有代表性的异解。“备考”辑录有关资料及异说别解,以备参考。“附录”包括《杜甫年谱简编》《传记序跋选录》《诸家咏杜》《诸家论杜》《重要杜集评注本简介》等。书末附有依音序编排的篇目索引。体例十分完备。

   萧注编纂中,对杜集版本进行广泛搜求,对公私书录所载及未载,而今尚存之杜集版本,几搜罗殆尽,得到清末以前著述二百余种,近人著述、海外译本数百种。然对底本和参校本的选择十分精审,以商务印书馆影印之《续古逸丛书》第四十七种《宋本杜工部集》为底本,校以十三种宋元刻本和一种明钞本,又以《太平御览》《文苑英华》《乐府诗集》《永乐大典》等最佳影印本中所征引者参校。十四种参校本如下:1.《杜工部集》二十卷、补遗一卷、清初钱遵王述古堂影宋钞本;2.《草堂先生杜工部诗集》残存六卷,宋阙名编,南宋刻本;3.《新刊校定集注杜诗》三十六卷,宋郭知达编,宋刻本;4.《王状元集百家注编年杜陵诗史》三十二卷,传为宋王十朋辑,贵池刘氏玉海堂影宋丛书本;5.《黄氏补千家集注杜工部诗史》三十六卷,宋黄希、黄鹤补注,宋刻本;6.《分门集注杜工部诗》二十五卷,宋阙名编,宋刻本;7.《门类增广十注杜工部诗》二十卷,残存六卷,宋阙名编,宋刻本;8.《杜工部草堂诗笺》五十卷[残],宋蔡梦弼笺,宋刻本;9.《杜工部草堂诗笺》四十卷[残],宋刻本;10.《杜工部草堂诗笺》五十卷[残],宋刻本;11.《黄氏补千家注纪年杜工部诗史》三十六卷,《年谱辨疑》一卷,宋黄希、黄鹤补注,元刻本;12.《集千家注分类杜工部诗》二十五卷,文集二卷,年谱一卷,宋徐居仁编次,黄鹤补注,元刻本;13.《杜工部诗千家注》六卷,宋黄鹤补注,元范梈批选,元明间刻本;14.《新定杜工部古诗近体诗先后并解》五十卷[残],宋赵次公注,明钞本。萧注的校勘,尊重底本,不轻易改字,考辨精审。

   前代杜集编次,有分体、分类、编年、分韵四体,萧注采用了最能体现杜诗“诗史”特色的编年,全书虽以存世最早的《续古逸丛书》所收杜集宋本为底本,但编次则参照宋代以来诸家之考订,并参考新见文献和实地考察,有部分调整。1978-1979年,萧涤非率编撰成员,沿着杜甫的行踪遗迹进行了实地考察,后撰成《访古学诗万里行》一书。实地踏勘的成果直接反映在萧注中,例如校注组在踏勘湘江沿途景观后,将《入乔口》诸诗改编到《宿凿石浦》诸诗前。

   萧注在“注释”部分,以张忠纲主编《杜甫大辞典》[3]为依托,兼采古今精粹之说,“继承萧涤非《杜甫诗选注》的善例,尊重旧注以揭示诗中典实、语词来源的引征前代文献的传统,又注意吸取历代学者诠释杜诗时的创说发明,更注意现代学者需要通过原句语译以便准确理解诗意的要求……融诸说之长,别择认真,解释客观”。[4]

   全书附录备考近千例,罗列有关杜诗之争议的主要观点和证据,以清末以前诸家为主,对近人之说遴选严格,书末附录《重要杜集评注本简介》对援引较多的134种杜集做精当客观的介绍。

   萧注前后历时36年,“集中了三代学者的接续努力,文献之丰备,校勘之精审,注释之周详,考断之稳妥,确能代表当代别集整理新注之最高水平,是一部总结一千多年来杜甫研究的集大成著作,在杜甫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5]

   谢思炜《杜甫集校注》是个人独立完成的杜甫全集校注,共收诗1455首,文32篇,210万字。谢注不采用集解会注和资料汇评的形式,对如下两方面的内容不涉及:一、旧注有关诗歌作法、章法的一些繁琐讲解;二、诗歌用韵和诗律问题的讨论;也不采取逐诗附评点的做法。在版本校勘、编年考证、注释解读、语源典故的揭示等方面,都做了简明处理。

   谢校不作全面繁校,底本仍采用商务印书馆影印之《续古逸丛书》第四十七种《宋本杜工部集》,主要参校本仅选取三种:1.清钱谦益《笺注杜工部集》(清康熙六年静思堂刻本);2.宋郭知达《新刊校定集注杜诗》(中华书局影印南宋宝庆元年曾噩刊本(习称《九家集注》);3.宋蔡梦弼《杜工部草堂诗笺》(《古逸丛书》影印覆麻沙本)。谢注认为杜诗在流传中所产生的异文,其来源和性质有所不同,其中最早一批异文来自五代、宋初的杜诗传本,二王本校文及吴若本(借助钱笺所见)校文“樊作某”“晋作某”等,即是这些异文的反映。宋初所编《文苑英华》收杜甫诗文二百余篇,其正文及初次校文(“一作某”)反映的也是这之前杜集传本的情况,这批早期异文,来源有自,可采信程度高,其文本价值与二王本正文几乎等同。《续古逸丛书》所收宋本杜集之后出现的异文,则出自宋人手笔,因宋人好改字,因此这类异文的校勘价值远逊于早期异文,杜集校勘要尽量区分开这两类不同来源的异文。明清时期新产生的异文,更加纷杂,偏离祖本愈远,谢注仅酌情对某些影响较大、引起严重歧义的例子加以说明。

   谢注认为,相对于杜诗祖本,编年本完全改变了原有的编次,必然导致所有版本信息丢失,从存真的原则出发,谢注忠实维持了二王本篇目次第原貌,在每篇作品下考订作年以体现最新的编年成果。全书编年考订多有新的发明,例如《塞芦子》作年,旧说或谓至德二载,或谓至德间,谢注考证作于乾元二年。

   谢注在注释方面,对前人成说,于赵次公、蔡梦弼、黄希黄鹤父子以及明清王嗣奭、钱谦益、仇兆鳌诸家援引较多,对有争议之处,辨析疑义,创获甚多,旧注忽略的官制、科举、军事等专门知识,有较多补充,对近代以来唐史和唐代语言研究方面的成绩,也有所参考,是“综括历代杜注精华、融贯古今治杜创获,并在繁复选择后完成的一部杜集新注本”。

   二、历代杜诗学文献整理研究

   在杜集新全集注本的编纂取得重大突破的同时,新世纪对历代杜诗学文献的整理,也取得丰富的成果。宋代和清代杜诗学文献尤其受到研究者的关注。

   在宋代方面,曾祥波《杜诗考释》[6]对杜集的宋本与宋注有深入的发掘考辨,在此基础上对杜诗注释研究的原则进行了理论思考。著者曾翻译洪业《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7],受到洪业杜甫研究理路的深刻启发,曾著认为,洪业以史学家身份从事杜诗研究,其论杜诗注重追溯一切见解与资料的第一源头,能越过明清注家积累的成见而直指宋人注乃至杜诗本文。曾著由此确定自身撰著的三个原则:研究理路上以洪业为师法;诗义阐释上以宋注为源头;版本源流上以编次(系年)为核心。全书分为上、下两编,上编为“杜集传谱考论”,阐述杜诗宋本、早期宋注、唐宋时期杜甫《传》《谱》的文献沿革流变、撰述特点。为以宋注为源头重新思考杜诗阐释奠定版本基础。下编“杜诗选释”分系年、题解、笺释三个部分,在贯彻上述三个原则的基础上,对部分杜诗的重要作品做出阐释。

   上编有关杜集文献探讨的主要问题是:1.论杜诗系年的版本依据与标准——以王洙祖本为中心;提出探究杜诗系年,要重视杜集祖本王洙本在系年上的源头性。2.论吴若本与《钱注杜诗》之关系——兼论《钱注杜诗》的成书渊源,指出吴若本编次应与王洙本相同,《钱注杜诗》对之做了极大改动。3.早期杜集宋注师尹《杜工部诗注》的特点与价值,认为其与师尹个人经历有关,其所揭橥的“自寓说”对探究杜诗篇章本意不无启发;4.现存最早杜诗编年注本《杜诗赵次公先后解》平议,指出其作为现存最早杜诗编年注本,其特点与价值具有“导夫先路”的开创性;5.蔡梦弼《草堂诗笺》整理刍议,指出有必要以宋刻五十卷本系统及其他宋人集注本对其加以编次及注文两方面的校勘整理,以期得到一种最早之宋人编年集注杜诗善本。6.论宋代以降杜集编次谱系——以高崇兰编刘辰翁评点《集千家注杜工部诗》编次的承启为中心,对高崇兰编次本在杜集编次流变中的枢纽地位进行了揭示;7.现存唐宋杜甫传谱考论,对各传谱对杜甫行实及杜诗系年的原创性贡献及先后承袭关系作了详细辨析;8.现存五种宋人“杜甫年谱”平议——以鲁訔《杜工部诗年谱》对赵子栎《杜工部草堂诗年谱》、蔡兴宗《重编杜工部年谱》的承袭为线索,对五种年谱的价值和相互关系进行了新的考察。

   下编“杜诗选释”分系年、题解、笺释三个部分,在充分尊重杜诗宋注的基础上,对杜甫部分重要作品进行笺释,对洪业的意见也多有汲取和辩证。全书上编的讨论,为以宋注为源头重新思考杜诗阐释奠定版本基础;下编在上编讨论的基础上,围绕全书撰著的三个原则,对部分杜诗的重要作品进行了更为接近本原的探索。全书在考辨精审的基础上,也体现了对杜集整理方法论的深入思考。

   孙微以清代为中心的杜诗学文献整理与研究,取得了丰富的成果,著有《清代杜诗学史》[8]、《清代杜诗学文献辑考》[9]、《杜诗学文献研究论稿》[10]、《杜诗学研究论稿》(与王新芳合著)[11]、《清代杜集序跋汇录》[12]、《杜诗文献学史研究》(与王新芳合著)[13]等著作。《清代杜诗学文献辑考》对清代杜诗学文献做了目前最为全面的搜集,全书共收清代杜诗学文献410余种,补充遗漏失载,订正疏失,重新厘定出一个相对完备、翔实的清代杜诗学文献书目。陆钺《杜诗注证谬》、沈起《测杜少陵诗》、刘佑《杜诗录最》、程琦《集杜各体诗》、许之渐《次杜草》、徐禄宜《杜诗偶识》、陈浩《杜诗读本》、王邻德《睡美楼杜律五言》等皆是本书第一次著录。对散佚的杜诗学文献,尽量搜检辑录其书序跋,著者生平考证也用力颇多。补述著者生平空白者多达120多人。纠正前人内容疏失70多处。对已经散佚的文献,通过辑佚而恢复原貌,例如申涵光《说杜》辑佚复原。对张笃行《杜律注例》、沈寅、朱崑《杜诗直解》、朱鹤龄《杜工部诗集辑注》等书初刻时间的考订,都颇为精审。《清代杜集序跋汇录》对清代杜集序跋进行了最为详尽的纂录整理,搜集存佚210种杜集中的460余篇序跋,其中如张羽《杜还七言律》、汪枢《爱吟轩注杜工部集》等数十种文献都是海内孤本。对全部序跋进行了点校,编排体例也颇为严谨。

在清代杜诗学文献研究的基础上,孙微对杜诗学文献及杜诗学史展开综合思考,其《杜诗学文献研究论稿》,从校勘学、注释学、辑佚学、杜诗文献学史四个方面建构了杜诗学文献研究的理论框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杜甫   研究综述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05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