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吉象:比较艺术学的“平行研究”及其方法运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 次 更新时间:2020-06-18 00:04:35

进入专题: 比较艺术学   平行研究  

彭吉象  

   摘要:比较文学的“平行研究”方法,在某种意义上看,可能更适合用于比较艺术学的研究,可以将其改造为比较艺术学自身的研究方法。如果我们将美术当作比较艺术学“平行研究”的例子,不难发现,在近现代之前,中国绘画和西方绘画分别具有自己的基本特征和历史传统,从而形成各自不同的表现形式与审美特点。此外,20世纪40年代中国现实主义电影流派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运动,更是可以成为比较艺术学“平行研究”的绝佳案例。

   作者简介:彭吉象,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学术院长,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文科二级教授,中国艺术学理论学会会长。

   毫无疑问,比较艺术学可以从比较文学那里学习到“影响研究”的方法,并且拿过来为我所用。与此同时,比较文学的“平行研究”方法,在某种意义上看,可能更适合运用于比较艺术学的研究,可以将其改造为比较艺术学自身的研究方法。

  

   一、比较文学的“平行研究”方法

   自从比较文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出现以来,就鲜明地呈现出两个历史阶段,形成两个学术派别,即以法国为中心的“影响研究”学派和以美国为中心的“平行研究”学派。从19世纪末比较文学在欧洲成为一门正式学科以来,法国一直引领这门学科的发展,因而法国学者主张的“影响研究”自然也就首先成为这门学科的主要研究方法。但是,这种状况在20世纪中叶遭到了挑战,挑战来自美国学者。

   “二战”以后,美国一跃成为世界上的政治、经济、军事超级大国。以雷纳·韦勒克(René Wellek 1903—1995)和亨利·雷马克(Henry Remak,1916—2009)为代表的一批美国学者,强烈批评法国学者以法国文学为中心的“影响研究”,他们认为比较文学法国学派提倡的“影响研究”主要研究法国文学在国外的影响和外国文学对法国的贡献,未免太过狭隘,充斥着法国文学的自我优越感,偏离了比较文学的正确研究方向。因此,比较文学的“美国学派”将比较文学研究的范围从以前对两国文学关系的事实性联系的研究,扩大到毫无历史事实关系的文学现象或类似的平等对比研究之中,这就是比较文学中的“平行研究”。

   1958年在国际比较文学协会第二届年会大会上,美国的比较文学学者韦勒克对法国学派狭隘陈旧的理论进行了尖锐的批评。韦勒克的批判切中要害,认为比较文学“危机”的突出标志是来自于法国比较文学的“影响研究”方法的运用。韦勒克认为,如果仅仅是把“影响研究”集中到一个国家对于另外一个国家文学的影响,显然是过于狭隘的。与此同时,韦勒克强烈批评这些法国的比较文学学者们思想保守、研究落伍;特别是韦勒克猛烈抨击法国“影响研究”是一种实质上的“民族沙文主义”,错误地认为法兰西民族文学高于其他民族文学。

   因此,虽然美国学派提出来的“平行研究”同原来法国学派主张的“影响研究”一样,都是提倡一种跨国家、跨民族的文学研究,但它与“影响研究”迥然不同之处在于,“平行研究”并不强调研究输出者、接受者、传递者等问题,而是强调对于针对不同国家的作家、作品、文学现象进行比较研究,并不需要考虑他们以前是否有过什么关联与影响。

   正因为如此,美国学派比较文学“平行研究”实际上包括两个方面的研究内容,第一个方面是研究两个国家的文学作品在类型、主题、文体上有什么异同。因此,“平行研究”的具体研究内容包括类型学、主题学、文体学和跨学科研究。“类型学”研究的目标主要是研究世界文学发展中产生于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不同民族背景下的文学现象,对彼此之间并无事实联系,或者虽有所接触而并未构成其内在动因,却往往存在着某些共通处进行联类比照,在寻找整体共同规律时发掘出相似类型下深层次的文化差异。类型学的基本研究范畴又包含了内容题材、人物形象、表现手法和思潮流派等四个方面。“主题学”研究的是不同国家、不同文明中的不同作家对相同主题的不同处理,主要强调对并无事实联系的两国文学之间的相同主题进行比较研究。因此,主题学强调的是不同国家的作家对相同母题、情境、意象、题材的不同处理。从这个意义上讲,“主题学”研究范围主要包括母题研究、情境研究和意象研究等等。比较文学平行研究中的“文体学”研究,主要是从跨国家、跨文明、跨民族的角度,研究不同国家、不同文明、不同民族如何按照文学自身的特点来划分文学体裁,研究各种文体的特征,以及研究在发展过程中各种文体的演变,还有不同文体之间的相互关系。因此,“文体学”主要研究诗歌文体比较、戏剧文体比较、小说文体比较和散文文体比较。

   美国学派比较文学“平行研究”的第二个研究方面,强调还应该在文学与人类其他文化知识领域进行跨学科、跨门类、跨视域的研究。美国学派代表人物雷马克指出:“比较文学是超越一国范围之外的文学研究,并且文学和其他知识领域及信仰领域之间的关系。包括艺术(如绘画、雕刻、建筑、音乐)、哲学、历史、社会科学(如政治、经济、社会学)、自然科学、宗教等等。简言之,比较文学是一国文学与另一国或多国文学的比较,是文学与人类其他表现领域的比较。”([美]雷马克:《比较文学的定义和功用》,张隆溪译,《外国文学》1981年第4期,第45页。)毫无疑问,对于比较文学“平行研究”学派来讲,完全可以而且应该将文学同历史、哲学、宗教、艺术、政治、经济等人文社会科学,甚至其他自然科学进行比较。从这个意义上讲,“平行研究”的方法,为比较文学研究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天地。

   从这个意义上讲,比较文学“平行研究”方法,确实真正地拓宽了文学研究的视野,使文学研究有了更加广阔的社会背景,涵盖到人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社会生活本来就是文学的源泉,文学研究视野的开阔,毫无疑问可以使文学研究在更加广阔的基础上进行。与此同时,比较文学“平行研究”方法又可以使文学研究更加深入。例如,研究意识流小说必须研究文学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等心理学流派的联系;研究西方现代主义小说必须研究文学与西方现代主义哲学的联系;研究历史题材小说必须研究文学与历史的联系;研究宗教题材小说必须研究文学与宗教的联系;研究科幻小说必须研究文学与科学的联系等等。

   显而易见,“影响研究”过分地采用考据的方法,追踪渊源、强调影响,从而使得自身的研究陷入了狭隘的死胡同。与之相反,比较文学中的“平行研究”反其道而行之,采用美学的方法和批评的方法来研究文学,可以说是对文学进行的一种内部研究,真正进行一种文学的、美学的研究。从这个意义上讲,比起“影响研究”来,“平行研究”更具有普遍意义和理论价值,“平行研究”的这种研究方法大大扩展了比较文学的研究空间,可以用其将世界上不同地区与不同国家的文学现象进行比较研究,例如,莎士比亚的爱情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可以拿来同明代汤显祖的《牡丹亭》进行比较研究,为什么西方的悲剧例如《罗密欧与朱丽叶》就是一悲到底,彻头彻尾的悲剧;而中国的爱情悲剧《牡丹亭》中女主人公杜丽娘却可以死而复生,最终与书生柳梦梅结为良缘。通过这种“平行研究”,我们可以从中发现西方美学主要强调美与真的结合,而中国美学则更加强调美与善的结合。显然,类似这样的研究,不但可以帮助我们加深对于这两部名著的理解和认识,而且可以使我们增加对中西方美学异同的理解。更重要的是,美国学派的“平行研究”还提出了文学同历史、哲学、宗教、艺术、政治、经济等人文社会科学,甚至其他自然科学进行比较。这就进一步扩大了比较文学的研究空间。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方面的建议更为重要,作为人类文化的结晶,文学艺术与其他意识形态与上层建筑本来就有着天然不可分割的联系。

   “平行研究”的研究方法有许多种,包括“类型学”中的内容研究、题材研究、形象研究、流派研究等方面的比较研究;还有“主题学”中的母题研究、情境研究和意象研究等;以及“文体学”研究中对于诗歌文体的比较、戏剧文体的比较、小说文体的比较和散文文体的比较等等。此外,“平行研究”的具体研究方法还有类比研究方法和对比研究方法这样两种。

   “平行研究”中的类比研究,主要考察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国家或地区,如果其中的作家之间原来并没有相互影响,甚至没有任何关联与交往,但是我们在研究中如果发现他们的作品存在着某些共同性,并且由此更加深入地研究这些作家们,他们或者具有某些相似的经历,或者具有某些相似的思想观念等等,这种研究对于我们进一步加深对于这些文学作品的认识,或者对于我们进一步加深对于这些作家们的认识,无疑都是大有好处的。例如,中国古代伟大诗人屈原和欧洲文艺复兴的开拓者、意大利诗人但丁的比较研究就是如此。就作品而言,不同国家与不同民族文学间在相互没有交流的状况下也会出现惊人的类似。例如因为封建家庭原因造成的爱情悲剧这一题材就出现在中外不同国家的作品中,中国有《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悲剧,英国莎士比亚有《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悲剧,这些类似的故事都揭示了一个深刻的主题,即封建社会家族或者家庭对于人性的压抑。

   “平行研究”中的对比研究,主要是指通过在两个国家或者两个民族不同文化体系的情况下,作家们在处理相同的主题或者类似的题材时,完全可能会有不同的表现方式。这种不同的表现方式恰恰是我们应当关注的重点,因为正是这种不同的表现方式最能体现出这个国家或者这个民族自身特有的美学倾向与艺术精神。如果我们前面讲到的类比研究是一种“求同”的研究的话,后面讲到的这种对比研究则是一种“求异”的研究。“平行研究”中的对比研究,更强调在表现相同主题或者相同情节时,两个国家文学不同的表现方式。例如在对中国古代神话与希腊神话进行对比研究时,不难发现它们都产生于两个民族的童年时期,都是通过神话世界来反映现实的社会生活,这是二者具有可比性的条件。但是,中国神话与希腊神话又有很大的区别。中国的神话人物大多是开天辟地的英雄,往往都没有凡人的缺点,而且形体上也常常是半人半兽,例如伏羲具有同鱼一样的鳞身,而女娲却具有蛇一样的身躯等等。与此相反,希腊神话则大多人神同形,希腊神话中的神都是不完美的,这些神常常具有普通人的弱点和局限,比如众神之王宙斯好色,天后赫拉嫉妒,信使赫尔墨斯狡猾等等,不仅是希腊神话中的神都有各种各样的特点,甚至希腊神话中的英雄也都经常会干一些奸淫掳掠的坏事。

   应当指出,两个国家或者两个民族作家的文学之间既有相异之处,又有相同之处,是十分正常的现象。作为人类的文学,肯定会有某些共同之处;但是由于不同国家或者不同民族的文化传统与社会现实不同,文学作品也会产生巨大的差异,体现出各自不同的民族特色与时代特色。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正是比较文学“平行研究”的价值和意义。正因为如此,在“平行研究”中,类比研究和对比研究作为两种重要方法都非常有意义,一般来讲,类比研究和对比研究这两种方法经常是交叉运用、互相补充的。

   对于中国比较文学,比起“影响研究”来说,或许“平行研究”有着更加重要的意义。由于远隔万里,历史上中国与欧洲长期处于相互隔绝的状态,中国文学与西方文学在20世纪以前很少交流,因而“影响研究”在中西文学比较中常常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但是,比较文学的“平行研究”却为中西比较文学研究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天地,例如北京大学两位美学泰斗、我的两位研究生导师之一的宗白华先生曾经写过《中国诗画中所表现的空间意识》,将诗歌(文学)与绘画(美术)进行比较研究,通过它们对于空间意识的不同表现方式,来分析和研究诗歌与绘画两种不同的文学艺术样式各自的特点;而朱光潜先生曾经写过《中西诗在情趣上的比较》,则是通过中国诗歌与欧洲国家诗歌(主要是英国与德国)在风格追求和审美趣味上的差异,来分析和研究中西诗歌各自的特色。应该指出,朱先生与宗先生这两篇文章,都可以被称作是比较文学中“平行研究”的杰作。

当然,比较文学美国学派的“平行研究”也存在着一定的局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比较艺术学   平行研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艺术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753.html
文章来源:《民族艺术研究》2020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