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太贤:论现代宪法概念的生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7 次 更新时间:2020-05-13 00:01:30

进入专题: 现代宪法概念  

汪太贤  

   摘要:  循着宪法(constitution)语词的使用痕迹,可以看到现代宪法概念萌芽于古希腊politeia一词向罗马共和国时期constitutio一词演化时的语义收缩,即从泛指一切政体缩小到特指混合政体。罗马帝制时期及中世纪,constitutio一词被教会和世俗国家征用之后,它的语义域随之发生了迁移,不仅从政治领域转移到法律领域,而且成为一个竞争性的概念,表达某种立法的重要性、权威性或根本性的旨趣。近代以来,constitution所蕴涵的“根本性”或“基本性”内涵呈现出开放性特征,衍生出现代宪法概念具有的—诸如政府组织规范、权力限制和权利保障等基本意涵。这些丰富的意涵促使现代宪法概念最终在北美英殖民地的政治实践中确立下来。现代宪法概念生成的标志:一是constitution一词的用法开始由复数形式变为单数形式,其所指固定在一个独特的国家法典上,旨在重要性上与其他法律渊源区分开来。二是宪法(constitution)由一个含义并不固定的语词演变为一个特定的政治法律术语,它的涵义生成于对一个基本法典所承载的意义的表达。

   关键词:  宪法概念;语义域;根本法;生成

   当今,无论是政治或法律的著述还是日常的学术交流,人们经常遇到把古代某种政制或法律与近代以来的宪法都称为“宪法(constitution)”的现象。这表明,在众多的言说中,人们使用了“宪法(constitution)”这一相同的词语,但不是相同的概念。这一现象使现代本来就复杂的宪法概念世界变得更加纷乱,致使人们在阅读理解或思想交流时不得不用心去辨识众多宪法概念的真正所指或含义。正如维特根斯坦提示的那样:“有些时候,语言中的某些措词必须从语言中取出,然后送去清洗,—最后,可以再将它送回到交流过程之中。”{1}(P.74)也许是缘于维特根斯坦的提醒,众多学者致力于把宪法(constitution)的诸多概念置于历史的语义域中去“清洗”,旨在厘清历代话语中那些相同的“宪法”语词,究竟在概念上有何不同,又存在何种意义上的关联性。于是,一种宪法概念史研究的独特维度便呈现出来,即宪法语词的含义的“流变”维度。沿着这一维度,我们分辨出各种语境中宪法语词含义的不同,同时看到宪法概念变迁的清晰路线。[1]而本文则选择了宪法概念史把握的另一种维度,即现代宪法的概念“生长”的维度,即揭示现代宪法概念是如何在诸多前概念的基础上的意涵生长。这一维度的特点在于以现代宪法概念的意涵为据,沿着“constitution”语词使用的历史痕迹,探寻不同时期宪法概念的意涵是如何传递和增长的。

  

   一、现代宪法概念的古代渊源

   在探索宪法概念的渊源之前,我们有必要对作为词语和作为概念的“宪法(constitution)”作出适当的分辨。一般来说,一个词语可能具有多种含义即词义,但词语在具体使用时,不可能是将该词的所有词义都包含其中,它可能只是使用了其中的一种含义,那么这个词语就形成一个概念。例如,雷蒙·威廉姆斯(Raymond Williams)将“暴力”作为一个关键词,区分出使用中七种特定含义,诸如“攻击身体”、“使用身体力量”、“肢体暴力事件的报道”、“一种威胁”、“遭受到暴力”、“难以驾驭的行为”等,“暴力”一词在具体使用中的每一种含义,都形成了“暴力”的一个概念。{2}(P.511-513)因此,一般来说,词语是形式性的,而概念是意义性的,或者说是一个固定的词义。一个词语被概念化后,在使用者那里,它的含义也就固定了。“宪法”(constitution)作为词语和作为概念的差异即是如此。

   概念往往系于词语,即一个概念往往对应于一个相应的词语,[2]但也存在多个概念系于同一词语的情况,还存在一个概念系于不同的词语的现象。在一个文化的系统中,一个词语可能被经久地使用,但在不同的时期和在不同使用者那里的意义已经有很大的不同或者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但我们看到的是,词语作为符号往往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而“变化的是概念和意义”。因此在一种非常重要的意义上讲,“‘词语’并不具有历史,而‘概念’则具有历史。”{3}(P.125)

   因为宪法(constitution)一词是在英语的政治法律术语的演进过程中获得了现代意义,{4}(P.101)所以人们习惯从constitution一词开始追溯宪法概念衍生的历史。这种回溯式的方法,其实是语源学和语用学意义上的。它往往把追溯分两个步骤:一是从现代constitution一词追溯到了古罗马一个拉丁语词constitutio,认定constitutio就是constitution的直接词源,在政治话语中具有某些相同的内涵,它因此往往被后来的人们译作“constitution”(宪法)。二是从拉丁语constitutio一词追溯到希腊语词politeia[3],认定constitutio一词的含义是在继承politeia词义的基础上产生出来的,并具有相同的基本内涵。因此,politeia一词也通常也被译作“constitution”(宪法)。于是,在关于古今政治和法律的话语或著述中,往往就出现了几个不同的宪法语词,形成了不同时期的宪法概念,例如古希腊的、古罗马的和近代以来的宪法概念,从而导致在历时性语境中宪法概念的巨大差异。

   如果以现代宪法的特征或基本要素为据,我们要在古代找到与这些特征相符合的宪法,几乎没有可能,因为在古代找不到与现代宪法基本特征相符合的东西。[4]所以,对宪法概念古代萌芽时期的前概念的寻找,我们不得不抛弃近现代以来宪法被高度规范化的因素,只能从词语语义演变的链条上把握其概念的意涵。[5]

   尽管现代宪法(constitution)从词源上只能回溯古罗马的constitutio一词,但是constitutio所指的意义则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更早使用的一个语词或概念politeia。politeia与constitutio之间的联系是由西塞罗建立起来的,即西塞罗在使用constitutio一词时,把它看成与politeia一词的意义具有直接的渊源关系。于是,politeia一词所表达的意义被认为是最为古老的一个宪法概念。这个概念在古希腊时期所指的是城邦实在的或理想的各种政体或政制,所以最古老的宪法概念所表达的意义即为政体或政制。在古希腊,politeia作为政体的概念较早由古希腊政治哲学家确立。如苏格拉底曾比喻说,政体(Politeia)是“城邦(Polis)的灵魂,权力之于城邦正如心灵之于身体”。{5}(P.22)亚里士多德则明确解释或定义了politeia概念所指的政体。[6]他在定义中说:“政体可以说是一个城邦的职能组织,由以确定最高统治机构和政权的安排,也由以订立城邦及其全体各分子所企求的目的。”{6}(P.178)从politeia概念的使用来看,它是中性的,似乎并不带有政治上的偏好。从其所指来看,无论是正宗的政体还是变态的政体都被涵盖其中。但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politeia所指的政体,既包括实存的或经验的,其中有良好的,也有邪恶的;也包括政治哲学家憧憬的理想政体,即是被认为最优良的政体。正是后一种政体类型,为近代以来的宪法和宪法概念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资源,这也是politeia一词后来被译作“constitution”或“宪法”的关键因素所在。

   在古希腊的政体理论中,政治哲学家推崇一种区别于任何单一政体的复合政体或混合政体。这一政体形式,最初在柏拉图的著作中被赋予了较为完整的意义。在《法篇》中讨论立法者的宗旨时,柏拉图以雅典人的口吻说,一切体制都产生于两种母制:一是君主制,一是民主制,其他政体都是在这两种体制的基础上“编制”出来的。如果一种政体要将“自由、和平与智慧结合”,那就必定要同时具有这两类母制的成分;要是不拥有这些成分的共同体,那么就“不可能得到正确的治理”。因为“一种社会表现出极端的、过分的对君主制原则的忠诚,而另一种社会则忠诚于自由体制,因此这两种社会都没有能够在二者间达到平衡”。{7}(P.450)柏拉图所赞赏的politeia理想类型,就是指一种能使国家或城邦的权力安排相对平衡的政体。

   柏拉图关于混合政体的理想在亚里士多德那里获得了支持。但亚里士多德则进一步对混合政制的特征和构成进行了阐释。他认为,混合政体是一种兼具寡头政体和平民政体性能的政体。比柏拉图更细致的是,亚氏把混合政体区分为两种,即共和政体和混合贵族政体。把倾向于民主主义的政体称为共和政体,而把偏重寡头主义的政体排除在共和政体之外。共和政体是平民政体与寡头政体的混合,它混合了富人和穷人,兼顾了财富和自由。因为人们在一个政体中“应有三项同等重要的因素—自由出身、财富和才德”。所以,应该“用共和政体一词来称呼贫富两要素混合的政体,而用贵族政体一词来称呼三要素混合的政体”。{6}(P.199—200)对于混合政体如何建立,亚氏指出,无论是共和国政体还是混合贵族政体都可遵循三种不同的原则:第一种原则是“同时采取平民和寡头政体的两类法规”,第二种原则是“把两类法规折中而加以平均”,第三种原则是“在寡头和平民政体中都选择一些因素而加以混合”。实际上,“共和政体或混合式的贵族政体就在两类法制中各取它的一部分—在寡头政体中选择了以选举法作为任官的方式,在平民政体中则不采行财产资格的限制。”{6}(P.200—201)如果从亚里士多德对politeia一词所指的理想类型来看,它仍然指一种各阶级或阶层的人皆能参与其中,并能分享政治权力的混合政体。

   在罗马共和国时期,politeia这一概念直接从古希腊继承而来,西塞罗以此概念为基础在《论共和国》中首次创立了constitutio这一概念,并使其成为一个重要的政治概念。[7]但值得注意的是,西塞罗在使用constitutio这一概念时,已经不是一种简单的继受,而是从politeia泛指的政体类型中进行了选择,赋予了constitutio较为狭窄的含义,即特指诸政体中的混合政体,或者说共和政体,也可以说它就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所提出的理想政体类型。西塞罗认为,在王政、贵族和平民三种基本的政体形式中,虽然“以王政制为最优越,但可能有一种政体比王政制更优越,它乃是由三种良好的国家政体平衡、适度地混合而成的。要知道,最好是一个国家既包含某种可以说是卓越的、王政制的因素,同时把一些事情分出托付给杰出的人们的权威,把另一些事情留给民众们协商,按他们的意愿决定”。接着,在评论混合政体时,他用constitutio这一词语命名了这种政体。认为constitutio这种政体有两个方面的优势,一是具有“某种巨大的公平性”,二是具有“稳定性”。{8}(P.119)[8]constitutio之所以具有公平性,是因为这种政体将君主、贵族和平民都纳入政治共同体中。它之所以具有稳定性,是因为在这种政体中“每个公民都被稳定地安置在自己应处的地位,因此不存在可以引起变更的原因,也不存在它可以趋向崩溃和毁灭的政体形式”。{8}(P.119—121)

在《论共和国》接下来的论述中,西塞罗多次使用constitutio这一概念,其所指皆为混合政体。例如,用“constitutio”一词的复数形式“constitutione”指称了前辈创造的共和政体形式:“Nullam omnium rerum Publicarum aut constitutione aut discriptione aut disciplina conferendam esse cum ea, quam patres nostri nobis acceptam iam inde a maioribus reliquerunt.(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现代宪法概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27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