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燕菁:中国会被世界经济脱钩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37 次 更新时间:2020-05-01 14:31:17

进入专题: 全球化   世界经济  

赵燕菁 (进入专栏)  

  

   新冠危机全球爆发后,曾经强大的全球产业链暴露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脆弱。经济全球化下,一国经济对外部的高度依赖让各国政府如芒在背。企业家开始担心外资企业在疫后会大规模撤离中国,甚至出现全球经济分工的解体,有人将其称为-全球化2.0。经济学家们则在思考怎样应对疫后可能出现的新世界。

  

   1、危机会导致全球化解体吗?

  

   全球化就是全球分工。人类分工的模式有两种,一种是依靠经济组织或称之为制度,比如家庭组织、企业组织和政府组织;一种是市场,比如农贸市场、劳动市场和股票市场。我们所说的计划经济,就是把国家当作一个企业甚至家庭来加以管理;而所谓市场经济,就是把国家当作一个大的市场来管理。计划和市场是人类分工的两种不同模式。选择哪种模式,取决于哪种模式能够支持并带来更大范围的分工。采用市场经济进行分工所需要的最主要的工具,就是货币:若货币少,则分工范围小,则此时最优的分工模式就是计划经济;若货币多,则分工范围大,这种情形下最优的分工模式就是市场经济。

   改革开放前,中国由于货币不足,只能采用计划经济。国内的劳动、土地等生产要素的价格由于无法在全世界和其他国家进行“比较”,也就不能通过“比较优势”参与全球分工。参与全球分工的前提,就是使用全球的货币。中国市场改革的前提,是要能创造出足够的货币;中国对外开放的前提,就是要能获得全球的货币。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前,世界货币(美元)同黄金挂钩,黄金数量的有限性,决定了只有少数国家能够进入采用货币的市场分工体系。1970-198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和牙买加体系的建立,使得美元取代黄金成为真正的世界货币。巨大的货币数量,为全世界的生产要素提供了统一的比较工具。计划经济的崩溃、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和空前规模的全球化,都是这一货币变革衍生出的不同结果。

   解释了全球化产生的原因,就可以对全球化是否会出现因疫情而被终结这一疑问做出回答。我们只要对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在疫情结束之后会收缩还是会扩张做出判断,也就可以对全球化的前途做出判断——如果美元继续扩张,全球化就会进一步深化,如此一来那些企图在一国之内重建完整产业链的设想都会成为痴心妄想;而如果美元开始收缩,全球化就会坍塌,所有国家都会回到依靠本国货币展开分工的状态。

   博尔顿和黄海洲的认为,如果把国家是做一个公司,其货币就相当于国家的股票。目前美联储向经济无底线注入流动性的做法,相当于无限量增资扩股,强迫稀释老股东的股权进行融资。着对任何一个靠“财政-税收”提供信用来驱动主权货币的国家而言,都有可能因此令货币失去一般等价物的功能。当美元渐渐脱离其内在价值(国家税收),也就开始了从主权货币(价值贮存)向世界货币(贸易工具)的蜕变。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在出现替代货币之前,美元在全球进一步泛滥是大概率事件。

   很多人认为这次美元疯狂救市会导致美元彻底失去信用,若果真如此,我们持有的所有以美元计价的资产,就会像当年苏联解体时以卢布计价的资产一样变得一文不值。但如果美元没有崩溃,与美元脱钩的国家将会无法同世界分工。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相当于美元违约)所产生的实际效果,让我宁愿选择相信疫情之后美元依然会是未来的世界货币,而不相反。美元的天量释放相当于在大航海时代南美突然发现的巨量白银,仅没有让白银贬值,反而因为提供了巨量的货币而带来全球商品经济的繁荣(也就是所谓的白银时代)。我判断,除非美元被其它竞争性的货币取代,否则美元扩张不仅不会终结全球化,反而会使未来的全球化进一步加深。

  

   2、中国会退出全球化吗?

  

   全球化的加深,未必意味着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分工也会加深。美国鹰派遏制中国经济的一个主要手段,就是把中国排除在世界分工体系之外。他们想要中美脱钩,并非是美国要重归孤立,而是要在中国与世界间拉上一条“铁幕”。纳瓦罗对美国企业说,回不回美国不重要,只要离开中国,哪里都行。但美国企业明白,只要中国货币能继续与世界货币美元挂钩,离开中国会让他们的竞争对手通过“比较优势”获得不对称的优势。孤立中国的终极办法,就是让中国的货币和世界货币脱钩。

   中国货币与美元挂钩,始于1994年汇改。如果说农村承包制是“改革”的先声,汇改就是“开放”的原点。但能否维持人民币与美元的挂钩,取决于人民币能否通过顺差积累足够的外汇储备。一度有不少人认为中国的外贸顺差过大了,甚至认为巨大的顺差加上强制结汇被动生成的人民币会导致通货膨胀,这都是源于我们对货币本质的无知。中国巨大的经济规模和分工范围,使得货币在中国历史上长期处于极度的短缺状态。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明朝通过海外贸易,南美和日本白银大量流入中国,不仅没有导致通货膨胀,反而催生了空前的商品经济繁荣;而同样一旦白银输入减少乃至外流,中国的商品经济的繁荣就会被立刻终结。出现严重通货膨胀的原因从来不是由于货币的数量(纸币挂钩的“锚”)过多,而是由于货币的刻度(纸币相对于“锚”的比率)发生了改变。

   如今的美元就相当于当年的白银。只要中国拥有美元,即使和美国的贸易完全停止,中国与世界的贸易,也会把中国的要素价格通过货币传导到美国的生产成本里去。那些撤离中国的企业都会因为失去比较优势在市场上受到惩罚。事实上,1989年之后美国就曾对中国实施过一次严厉的封锁,但1994年汇改使人民币币与美元挂钩后,这些封锁立刻土崩瓦解。从香港、台湾流入中国大陆的美元资本与中国廉价劳动力的结合,使得欧美本土企业在全球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假设美元这次不会出现流动性丧失,那么持有更多的美元以及相关资产,乃是抵抗美国想让世界分工体系去中国化的不二选择。

   美国要想将中国驱除出全球分工体系,就必须吸干中国手中的全球货币,或将其压缩到一个极小的规模。让中国购买农产品、对中国产品加关税、不许中国货币贬值……其背后的核心目标,就是限制中国未来进一步通过贸易顺差获取并储蓄世界货币的能力。中国如果要继续维持在国际市场的强大参与,就不仅不能抛弃美元,反而要增持更多的美元。To be close to your friend, but closer to your enemy。只要人民币能保持与美元挂钩,美国就不可能将中国像朝鲜、伊朗那样排除在世界分工体系之外。外资撤离只会给本土企业让出更大的市场。

  

   3、世界货币下的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

  

   美联储不断通过购买有毒资产和次级债务发行货币,会不会导致中国所持有的美元资产被稀释?按照经济学的常识,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如此一来正确的选择就是应当减持美元资产。但如果观察一下当年西班牙在南美发现大银矿后,彼时中国以白银计价的资产是否稀释?则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由于白银增加,使用白银进行贸易的范围扩大,这意味着你用白银可以和更多的人分工。这也是为什么美元与黄金脱钩后,并没有导致美元及用美元标价的资产贬值的原因。

   世界货币与主权货币不同,它无需“锚”资产背书,交易需求本身就是其市场价值的来源。此次美联储大放水,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的2.0版本,意味着美元彻底从主权货币(有锚发行)转向世界货币(无锚发行)。美国就像当年的西班牙一样,只要不断发掘白银,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换取其它国家的财富。它唯一需要提防的,就是其他竞争的货币。一旦出现一个更有流动性的货币,这个财富积累模式也就走到了尽头。

   看上去,通过世界货币汲取财富的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游戏,但其背后也隐藏着经济脱实向虚的巨大风险。国家要通过生产货币换取真实财富,就必须对外保持贸易逆差——你必须将本国货币兑换成别国的实物。如果本国对外部商品没有需求(或出口大于进口),无锚货币就会在国内市场自产自销。换句话说,世界货币必须建立在贸易逆差的基础上,其副作用就是国内市场外流,进而抑制本国制造业。一个国家对于货币是作为世界货币还是主权货币之间做出的选择,实际上也是这个国家在发展虚拟经济还是实体经济之间做出的选择。西班牙白银的发现,并没有使西班牙成为工业化国家,反倒是成全了英国的伟大崛起。

   美元世界化使美国也开始步上去实体经济的西班牙之路。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就是防止中国像当年的英国那样借西班牙的世界货币成为实体经济的强国。在美国看来,只要产业链被切碎分解到不同的主权国家,他们之间就必须借助美元完成分工。即使美国不再拥有任何制造业,也可以通过美元这一垄断的“商品”,分享实体经济创造的财富。在美国看来,中国对其的威胁不在于中国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而在于其统一的市场规模过于巨大,这一巨大的市场规模有可能支撑中国发展出强大的全产业链的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国的国内市场扩大后与美国的内需产生竞争,会严重侵蚀美元的垄断地位。

  

   4、中国的策略选择

  

   强者与弱者的关系从来都是由强者定义的——弱者只有接受,没有选择。中美关系也是如此。今天的美国无疑已经把中国定位战略对手,作为当今市场的顶级玩家,美国具有所有国家所不具备的全球视野,我们只需观察美国不希望中国做什么,大体上也就是中国正确的选择是什么。美国欲孤立中国,中国应采取何种应对之策?简单讲,就是反其道而行——不与世界脱钩,不与美国脱钩,寄生在美元体系之内,比在美元体系之外更能打败对手。

   美国要阻止中国进一步融入世界分工体系,存在着一个关键性的软肋,就是这次新冠危机美元从主权货币向世界货币的大转变——只要中国能够使用美元参与世界贸易,美国就算和中国没有任何贸易往来,也无法使两国的经济脱钩。世界市场对中美要素的定价,会通过贸易传导到所有使用世界货币结算的国家,包括美国。很多人说,美元转向无锚的世界货币,是剪全世界的“羊毛”,所以中国要与美元脱钩。直观地讲这一判断没错,但反过来,我们也可以说,美国是在牺牲本国市场为世界分工提供货币这一公共产品——美联储采用直升机撒钱发行出的货币如果不想堆积在国内,必然带来更大规模的贸易逆差。这就为中国深度全球化提供了可能。

   作为基准货币的美元,在成为世界货币的同时,也就自动失去了汇率的自主权,只要中国维持足够低的汇率,中国就可以通过贸易获得美元。而只要拥有世界货币,美国就无法使中国与全球化脱钩,中国在全球化中的地位就不可动摇。在人民币没有成为世界货币之前,顺差和外储就是中国参与全球化的保证。当然美元不同于黄金,必须过一系列的制度安排才能被“拥有”,而一旦你拥有美元资产被剥夺了流动性,你也就不再拥有这些美元。其中对中国美元资产流动性威胁最大的,就是美元的清算系统SWIFT。美国对朝鲜、俄罗斯、伊朗的制裁,向我们演示了剥夺世界货币流动性的真实场景。建立独立的美元清算系统(而不是与美元脱钩),是中国不被美国排除出世界分工的关键(在线支付和网络技术,为这种可能提供了想象的空间)。

  

   5、双层的货币

  

在世界货币体系里,只有美元是真正的货币。其它货币都必须通过与美元挂钩才能实现全球的流通。按照三元悖论,如果没有正确的制度设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燕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全球化   世界经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1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