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平:为什么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90 次 更新时间:2020-04-13 20:54:55

进入专题: 中国梦   中国道路  

黄平 (进入专栏)   玛雅  

  

   导语:中国今天面临的任务和 1919 年、1949 年、1979 年、2009 年时都不一样了。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新的 30 年,这将是实现中国梦伟大目标的 30 年。这个伟大目标是在已经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经济大发展、社会大变迁,以及中国的世界影响力越来越大的基础上提出的。在这个大背景下提出的中国梦,将是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中国文化的自信。

   再过 30 年,到 2049 年中国梦成功实现之时会看得更清楚,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只是经济成就的辉煌。中国崛起的最大意义是,它改变了过去 300 多年来以西方的发展模式为蓝本,其他国家只能模仿、追赶,甚至叩头乞求,不断拜西方为师这样一个过程。中国的崛起结束了唯西方模式马首是瞻的时代。它向世界证明,作为人类文明的一支、一脉,中国人这么想、这么活、这么走,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

  

   1 中国梦贯穿中国的过去、今天和未来

  

   玛雅:中共十八大确立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也就是中国梦,即在建党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习近平总书记说,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你对这个问题如何理解?

   黄平:讲中国梦首先应该回到中国近代以来的发展道路上来。中国梦是新一届党中央确定的目标,同时也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代人的使命。它是和我们国家走到今天、我们的人民走到今天联系在一起的,也是和下一个 30 年我们所面临的机遇、挑战和愿景联系在一起的。

   玛雅:也就是说,中国梦贯穿中国的过去、今天和未来,折射出中国道路的延续性。

  

   黄平:是的。2009 年纪念改革开放 30 周年的时候,我当时说,我们其实有“三个 30 年” —— 从 1979 到 2009 改革开放这 30 年,这之前 1949 到 1979 新中国的前 30 年,还有再往前 1919 到 1949 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这 30 年。这三个 30 年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因为历史是不能割裂的。因此,要认识中国今天的巨大发展,就要知道在前面两个 30 年里,中国是怎么走过来的。

   玛雅:我记得你当时用了一个非常通俗的表述:在这几个 30 年,中国要完成的任务就是从解决“挨打”和“挨饿”的问题到解决“挨骂”的问题。

   黄平:对。1919 年以后,中国面临的任务是怎样赢得独立和解放,改变 1840 年鸦片战争以来任人宰割、不断挨打的命运,这个任务到 1949 年完成了。在这第一个 30 年里,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浴血奋战,通过武装斗争实现民族独立,建立了新中国,近代以来第一次解决了“挨打”的问题。在 1949 到 1979 这第二个 30 年里,新中国通过发展经济、科技、教育和国防,守住了来之不易的独立主权,确保不再“挨打”,同时艰苦而努力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着力解决“挨饿”的问题。1979 年以后,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时代,经济社会和人民生活水平迅速发展提高,到 2009 年改革开放 30 周年时已初步实现小康,近代以来“挨饿”的问题也解决了。

   现在,我们又进入了第四个 30 年,这将是实现中国梦伟大目标的 30 年。这个伟大目标是在已经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经济大发展、社会大变迁,以及中国的世界影响力越来越大的基础上提出的。在这个大背景下提出的中国梦,将是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中华民族的复兴和中国文化的自信。

  

   玛雅:如果说我们已经解决了“挨打”和“挨饿”的问题,在第四个 30 年,中国的任务是解决“挨骂”的问题?

   黄平:可以这么说。解决“挨骂”的问题,就是要确立中国道路的正当性。就是说,中国人不但要活得好,还要活得理直气壮、天经地义。而不能是中国今天发展了,反而被别人看不起,被妖魔化,或者被视为“异类”。

   必须指出的是,我们解决“挨骂”问题,绝不是在思想和文化层面向别人求饶,在价值和制度层面缴械投降,而是要向世界证明中华文明本来就有的正当性,让世人看到和认可中国道路的正当性。

   玛雅:中国不但要崛起,还要为中华文明正名。纵观人类历史,最普遍认可的正当性是历史正当性。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延续和文化传承,是我们最大的正当性来源。

   黄平:说得对。我们这么一个国家,我们这么一个民族,我们这么一个文化,经过三个 30 年、300 年、3000 年……走到今天,成为一个多元一体、和而不同的中华文明。这个文明源源不断、生生不息,不断丰富、不断发展,之所以能从古到今一直走下来,而且在最近 70 年发展兴盛,一定有它自己的内涵、自己的道理、自己的力量在支撑着它,推动着它。因此,从社会发展、文明传承的脉络来看,我们自己要知晓,而且要让世人知晓,什么是我们中国自己的东西,其中哪些是能够被人分享,也应该被人尊重的。

   这就是解决“挨骂”的问题,也是实现中国梦一定要解决的问题。到那个时候,就不只是政治上独立、经济上小康,还要在文化上证明,作为人类文明的一支、一脉,我们中国人这么想、这么活、这么走,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我们当然不会强迫别人这么想、这么活、这么走,但是他们也得承认,而且要尊重,中国人的想法、活法、走法,也是人类文明和发展的一种想法、一种活法、一种走法。即使用一个谦虚的说法,中国道路、中国制度、中华文明,至少是世界文明和发展的一个途径、一个选择、一个体系。

  

   2 中国道路的逻辑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玛雅:中国梦目标提出后,有人解读说,中国梦就是通过先和中国历史“接轨”,实现百年复兴梦想,然后再“并轨”,像美国梦那样,人人分享繁荣,实现个人价值。言外之意,中国梦无非是绕个弯子,最终还是要走美国的路。

   黄平:这种解读,可以说对中国道路的逻辑还没弄懂。

   按照马克思的经典论述,社会经济的发展,如果没有别的干扰和破坏,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即先发展经济,首先是发展生产力,在此基础上改变生产关系。“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快或慢地发生变革。”

   然而,近代中国的道路却不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而是一条革命的道路,即首先通过革命改变社会性质。这不是一个主观选择,而是由中国社会变革的内在动力、性质和特点决定的。严格说,我们是被逼出来的。我们一开始也想循规蹈矩,靠技术、靠实业、靠教育来救国,可是都没走通,不得不选择了革命的道路。但是中国革命与俄国革命不同,由于没有现代大工业和庞大的城市工人阶级,我们走不了城市武装起义的路,只能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中国最大的社会群体是农民,所以中国革命的性质只能是农民革命、土地革命,是通过革命来解决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又由于一方面农民缺乏组织,另一方面却面对无比强大和残酷的内外敌人,所以只能先搞政治革命,而且是武装斗争,来解决独立和主权、政权和制度的问题。用斯大林的话说,“武装斗争是中国革命的特点之一,也是中国革命的优点之一。”

  

   玛雅:从这个意义说,中国道路不但没有遵循西方道路的逻辑,而且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也有所突破。

   黄平:关于这一点,毛泽东在那个时候就看清了。所以他不信教条,“反对本本主义”,从实践乃至失败中选择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当毛泽东把中国革命定性为土地革命,因此革命的主力军只能是农民大众的时候,他真正看清了中国社会的性质。

   在这样一个社会,所谓中外力量、敌我力量对比如此悬殊,社会环境如此不公,已经不可能是按照经典的说法,经济基础变化在先,而只能是政治革命在先,政治革命又迅速转变为军事斗争。为什么中国没有搞多党制、议会制那套?或者说搞了那么几天,像一场闹剧一样,很快就转入血与火的军事斗争?背后就是这个逻辑:农民太多太分散,对手太狠太强大,不通过武装斗争无法解决土地问题,不反抗侵略者无法解决“挨打”的问题。

   玛雅:我们说井冈山道路、延安道路,称之为“山沟里的马列主义”。准确说,这其实是中国革命的逻辑,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发展。

  

   黄平:这个逻辑,既不是俄国革命城市道路的逻辑,也不是英国式“自然历史过程”的逻辑。中国革命的逻辑,是通过发动农民进行土地革命,反帝反封建,建立人民政权,然后在人民政权的领导下,再回过头来发展生产,在物质和技术层面推动经济和社会进步。

   显然,这个逻辑不是从本本里抄来的,包括马恩列斯的本本,而是从中国的具体实践中摸索出来的。如果教条地按照洋本本、西本本的那些逻辑,20 世纪中国的历史就不是这个样子,中国和亚洲的今天也不是这个样子,那就只能在“自然历史过程”里慢慢爬。

  

   3 中国道路的普遍意义越来越大

  

   玛雅:新中国 70 年经历了奇迹般的巨大发展,走出了一条既不同于前人,也不同于他人,既是史上,也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

   黄平:所以邓小平当年讲中国特色是理直气壮的 —— 管你美国模式还是苏联模式,“走中国自己的道路,这就是结论。”但是现在有些人却从字面的意思出发,把“中国特色”说成了中国仅仅是个例外。好像我们偏离了人类文明的主流,偏离了所谓的“普世道路”,是个“异类”。如果是这个逻辑,那就没有正当性,也无法建立文化自觉和自信。

  

   我曾经用牛顿式的语言和标准来说中国道路:世上任一事物,如果它跨越的时间越长、覆盖的空间越大、涉及的个体越多,那么很可能,它所包含的普遍性就越强。把这个命题延伸一下,把中国道路和英国道路、中国经验和英国经验加以对比,你说哪个跨越的时间长、覆盖的空间大、涉及的个体多?那么中国道路究竟是个例外,还是具有更强的普遍性,就很清楚了。老实说,我们的文化自信也早该更坚定。中国道路非但不是个案,而且它的普遍意义越来越大。将来到了“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实现的一天,它的普遍意义会更大。

   玛雅:中国人经过百年奋斗,从西方列强的压迫下站起来,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富起来,一个曾经积贫积弱的中国成长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这个历程中,我们经受了多少苦难,我们战胜了多少苦难,这个苦难辉煌的历程足以证明中国道路的正当性。

  

黄平:即使不讲“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不用玫瑰色去描述中国革命的英勇悲壮 —— 事实上确实很英勇、很悲壮,中国道路的正当性也是毋庸置疑的。中国社会孕育发展到今天,成为一个大陆型经济、“文明型国家”、活着的历史、多元的文化以及它巨大的规模效应,几千年一路走过来,中间虽有曲折,有失败,有教训,但是中华民族没有消亡已经是个奇迹,今天居然还在不断繁荣,走向复兴,就更是奇迹中的奇迹。中国近代以来的这场社会大变革 —— 革命、建设和改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黄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梦   中国道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83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