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态度为现代哲学涂脂抹粉,应该怎么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3 次 更新时间:2019-11-15 07:20:26

吴万伟  

大卫·拉特里奇 著 吴万伟 译

 

当今学界哲学应该是包容性的和思想开放的探索,但它能摆脱其殖民主义过去的阴影吗?

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是最伟大的道德哲学家之一。两个多世纪以来,他的著作一直被正确地称赞为精彩的开拓性的分析,指导我们寻求过一种公正的和有道德的生活。今天,公平正义和美德都已经无法容忍种族主义的存在空间。这使得康德下面的这段引言令人感到吃惊:

“白种人拥有所有的激励和才能。。。黑人种族能得到训练,但只能当作奴隶。。。美国土著人根本无法训练,他们什么都不在乎,而且极其懒惰。”

康德在1781年写下这些话决非巧合,因为当时正是欧洲殖民主义最猖獗的时刻。

同年,英国军队正在西印度群岛和法国军队因为领土纠纷而战,西班牙军队则镇压了秘鲁的印加人叛乱。

印度次大陆发生了反对英国东印度公司的第一次叛乱,而在加勒比海的英国商人将142名加纳奴隶从甲板上扔到海里,为的是确保给运奴船只的其他人足够的供应。

心中想到这些,康德对人类潜能的等级差异描述完全建立在种族的基础上,似乎的确令人感到震惊。不过,它也完美地反映了18世纪殖民主义假设,即有些人种(其实只有一种)天生应该统治他人,而其他人种则应该接受这种统治。

公平地说,康德在其后来的著作中也表达了对殖民者残酷压迫当地民众的震惊,他谴责这些征服者是“欧洲的野蛮人”,其残暴程度远远超过了土著居民的野蛮。

康德著名的“绝对命令”的关键支柱是这样一种观念,人永远都不应该被视为手段,而应该总是当作目的本身。

当今的康德式学者倾向于认为,他有关种族的命题只具有边缘性意义。但是,存在一种令人担忧的含义,这种殖民主义假设仍然潜藏在当今哲学实践的最深处。

西方哲学的"缺乏想象力和排外倾向"

按照新加坡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哲学教授万百安(Bryan Van Norden)的说法,这些假设当然仍非常显著。 

在他的书《回归哲学:一个多元文化宣言》(中文版即将由上海的东方出版中心出版---译注)中,万百安写到“西方主流哲学思想狭隘,缺乏想象力,甚至还有排外的倾向。”这个判断不大可能让学界他的很多同行去喜欢和亲近他,但背后的确有部分可靠的事实支持。

万百安说,“在说英语的世界或者在欧洲,想研究英美和欧洲之外的哲学所遭遇的困难多得令人吃惊。”

“在美国的哲学系博士点中,拥有能够讲授中国哲学的人的博士点不足十分之一。拥有能讲授印度哲学或者非洲哲学的博士点不足百分之五。美国大学中只有两所大学的博士点拥有能够讲授美国土著哲学的人。但是,这个令人惊讶的事实被掩盖了。”

这只是学界仁慈的疏忽吗?还是万百安博士公然宣称的以R开头的词?

他说,“这毫无疑问就应该归咎于种族主义(racism)。

"当欧洲人第一次遭遇中国哲学或者印度哲学时,他们马上承认这些是哲学而且对它们感到如痴如醉。"

他说,从康德开始,西方哲学家“渐渐假设从种族意义上说印度人和中国人根本没有能力从事哲学研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01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