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欢欣:琉球的领土地位与自决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5 次 更新时间:2019-10-29 23:00:54

进入专题: 琉球   冲绳   领土地位  

罗欢欣  

  

   摘要: 自决权是一项国际法基本原则和重要的集体人权,虽然颇具争议性和敏感性,但有一点在传统层面上却是存在共识的,那就是殖民地、托管领土与非自治领土的人民享有自决权。学理上,这种自决权也被称为“殖民主义自决权”“古典自决权”或“传统自决权”。琉球地位问题肇始于1879年的“琉球处分”,二战以后琉球的领土地位获得了重新处分的契机,却先后因1951年的《旧金山和约》和1971年的《关于琉球与大东群岛的协定》而被搁置。于是琉球被先后置于美国和日本的管理之下。琉球作为潜在的托管领土,其人民享有无可争议的传统自决权。琉球人民要求琉球独立或并入邻国都不涉及分离主义、分裂主义等争议事项。

  

   关键词:琉球;冲绳;领土地位;自决权;托管

  

   琉球在历史上是琉球王国的简称,在地理上是琉球群岛的简称,目前在日本的管理与控制之下,被设置为冲绳县,故也简称为“冲绳”。[1]琉球群岛是西太平洋的一长段岛链,位于台湾岛与九州岛之间,呈东北—西南走向,从北到南分为北部、中部与南部三段。[2]其中,中部冲绳诸岛中的冲绳岛是琉球群岛中最大的岛。琉球的管辖范围在历史上几经变更,目前在日本“统治”下的琉球只是狭义上的琉球群岛,[3]面积大约为2270平方千米,人口130多万。

  

   琉球的独立与自决问题由来已久。琉球王国作为中国历史上最稳定、存在时间最长的藩属国之一,有其民族文化特色与自治地位。1879年,日本对琉球强制实施“琉球处分”,琉球的法律地位首次成为一个“谜”;1945年,日本在二战中战败,琉球得到领土地位重新处分的机会,但因为二战初期美国的军事占领、施政,以及1972年美国私自与日本签订的《关于琉球与大东群岛的协定》(即所谓的《冲绳返还协定》),其地位问题始终没有定论。但是已有研究充分证明,琉球是二战战后处理结果项下“潜在的托管领土”,日本作为琉球现在的管理国,缺乏对琉球合法的主权依据。[4]当前的琉球,除了在日本管理之下,并没有完全脱离美国的控制——美国在琉球保留了大量的军事基地。[5]这导致琉球人民不得不生活在美国与日本的政治夹缝中。事实上,因为美国在位于琉球的军事基地存放核武器,且有扰民行径,琉球人民对此感到担忧和不满,屡次发起针对军事基地的抗议活动,发出自决呼声。然而,琉球人民的自决权并非来源于对美国军事基地的抗议,而是来源于琉球独特的领土地位。

  

   尽管自决权是第一项被国际社会接受的集体人权,也是最重要的基本人权,但其行使主体与行使方式却备受争议。尤其是,自决权与分离主义、国家领土完整原则之间的矛盾关系,进一步加剧了自决权的复杂性。然而,只要回到最基本的层面,将自决权的行使与分裂主义、分离主义进行严格区分,就会发现自决权的存在是有一定的共识基础的,那就是:从二战前的殖民时期延续下来的托管领土与非自治领土的人民享有自决权。托管领土与非自治领土的主权不属于其管理国或控制国,其人民行使自决权与管理国或控制国的国家领土完整原则不冲突,所以,托管领土与非自治领土人民享有的自决权应当是最根本的无可争议的自决权。在学理上,这种自决权也被称为“殖民主义自决权”或“传统自决权”。如果琉球人民主张全民公投,或要求独立,或要求并入邻国,不涉及分离主义、分裂主义等争议事项。[6]鉴于在琉球问题上,目前学术界结合国际法上的领土地位与自决权加以研究的成果尚不多见,本文将对此专门梳理和分析。

  

一、自决权与领土地位相关


   自决权,也称为“人民自决权”或“民族自决权”,产生于国家非殖民化与独立运动中的实践,是一项基本的国际法原则和集体人权,也是一个备受争议的棘手问题。鉴于《联合国宪章》及其他现有国际法文件对自决权的规定较为宽泛,各国在实践中对自决权的阐释多有不同,特别是当国家内的分离主义与分裂主义团体将其行动与自决权联系起来时,局势往往变得异常复杂敏感。尽管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与意识形态下人们对自决权有不同的解读,但都秉持基本的共识,即托管领土或非自治领土的人民应当享有自决权。

  

   (一)自决权的产生及问题

  

   二战以后,民族解放与独立运动高涨,殖民主义体系逐步瓦解,人民自决与国家主权平等原则一起被写入《联合国宪章》,自决权开始在国际法上被接纳。《联合国宪章》第1条第2款明确规定:“发展国际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釆取其他适当办法,以增强普遍和平。”1960年12月14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该宣言重申:“需要创造建立在尊重各国人民的平等权利和自决的基础上的稳定、福利以及和平和友好的关系的条件”。[7]1962年12月14日联合国大会通过《自然资源的永久主权的决议》,并成立自然资源永久主权问题委员会,以“全面调查人民和国家关于自然财富和自然资源的永久主权(这一主权是自决权基本的构成要素),并在必要场合提出建议,以加强此种主权”。[8]在《世界人权宣言》的基础上,联合国大会于1966年又通过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这两个公约的第1条均对自决权利作出规定。1970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重申自决权。

  

   自决权是第一项被国际社会接受的最重要的集体人权。它的提出彻底改变了国际人权领域“人权只能是个人的权利”的传统观念。[9]但是,尽管上述联合国文件均提及自决权,但却没有统一自决权的定义和内涵。这造成各国政府及学术界对自决权的主体、内容和行使方式等的理解都存在分歧。譬如,谁是具备自决资格的“人民”?如何区分“人民”的权利与少数者权利或土著人权利?自决权作为集体人权的同时,是否也可以作为个人人权?如何自决?自决与自治的区别在哪里?如何区分自决权与分离权?自决权与民主权利的区别是什么?著名国际法学家詹姆斯·萨姆斯教授指出:自决权不仅充满争议,而且以模棱两可著称。[10]从实在国际法的角度来看,自决权作为一般国际法原则仅提供了基本的、宏观的指导方针。[11]

  

   (二)自决权是否受争议取决于相关领土的地位

  

   事实上,在自决权的争议中,主要存在东西两大阵营。其中,以第三世界国家为代表的东方阵营认为,自决权的主体仅指应当享有而未享有独立主权的民族,包括居住在托管地、非自治领土或其他“被外国征服、占领和剥削”的民族。因为自决权主要形成于受强权压迫的人民或民族摆脱殖民主义的历史过程中,其代表性文件是1960年的《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的宣言》。行使自决权的主要方式是实现主权独立。在非殖民化运动历史上,殖民地人民实现自决既有使用和平手段的,也有使用非和平手段的。和平手段主要包括签订协议和全民公决;非和平手段就是武装斗争。[12]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代表的西方阵营并不否定殖民地人民的自决权,[13]但强调自决权适用于所有人民,[14]并将自决权与自治、民主权利、选举政治联系在一起。西方阵营学术界持此观点的首要代表人物是安东尼奥·卡赛斯教授。他是首位系统地将自决权划分为内部自决与外部自决两种类型的学者,[15]按照自决权的内外两分法,外部自决属于集体人权,通常关乎摆脱殖民统治、国家的建立、独立与分离,而内部自决往往指个人人权,涉及国家内部的人们参与民主管理及自治等问题。[16]

  

   但是,对于内部自决,广大发展中国家普遍表示反对,认为内部自决很容易与民主权利混淆,成为其他国家干涉本国内政的借口,也容易被分离主义运动利用而危害本国的领土完整。北京大学国际法教授白桂梅指出,这种仅以1970年《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中所谓的“保留条款”为依据的“内部自决,,概念在现行国际法中是根本不存在的。现行国际法中的人民自决权原则主要适用于殖民地人民。殖民地人民主要通过武装斗争行使自决权,并最终多以建立独立的新国家实现自决。如果硬要将自决权分为内部自决和外部自决,那么现行国际法中的自决应是外部自决。[17]

  

   总而言之,自自决权步入国际法舞台之日起,关于它的争论就没停止过。历史上,它既被法西斯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所主张,也被政府、民族解放运动组织和土著部落所要求。[18]尽管国际社会对内部自决持有争议,但对托管地、殖民地或非自治领土的人民享有自决权这一点并无争议。这一基本共识被称为“殖民主义自决”“古典或传统意义上的自决”,也被归纳为“外部自决”。[19]这种传统意义上的自决,是自决权在国际法上被接纳为一项基本原则与基本人权的基础,其前提是作为自决权主体的“人民”所在领土的地位是“托管地、殖民地或非自治领土”。

  

二、琉球地位问题的源起:1879年“琉球处分”


   中国从隋唐开始就有史料明确记载中国发现琉球并与之交往的史实。[20]公元12世纪左右,琉球群岛上建立了首批封建王国。明洪武五年(1372),琉球的北山、中山、南山三王开始向明朝廷朝贡,明太祖正式发布诏谕遣使前往琉球,从此琉球与中国正式建立“臣属关系”。1416年琉球的中山王尚巴志征服北山,1429年又征服南山,于是统一的“琉球王国”(亦称“第一尚氏王朝”)形成了。琉球国王累世接受中国皇帝册封,对中国皇帝称臣纳贡,琉球举国奉行中国年号、正朔,接受中国政治、文化、社会、经济等全方位的影响。但是,中国并不干涉琉球内政,许其自治,琉球“自为一国”。作为对中国明清朝廷最忠实的朝贡国之一,琉球与中国维持宗属关系500余年。[21]

  

   日本与琉球真正发生联系是在1868年明治维新开始以后。明治维新使日本经济迅速发展,从而逐步确立军国主义路线和推行扩张政策。时值中国清政府内忧外患之际,中国及其周边地区便成了日本对外扩张的主要对象。譬如,1874年2月至12月间,日本侵略台湾;1875年5月,日本与俄罗斯签订禅太千岛交换条约;1876年10月,日本通告世界各国,小笠原诸岛由日本政府管辖。[22]而导致琉球与中国的藩属关系中断的“琉球处分”发生于明治维新推行10年后、日本国力强盛之时。明治十二年(1879)4月,日本派出一支450人的军队和一支160人的警察队伍,前去镇压已有200年不设军队的琉球王国,强制藩王移居到东京,并废除藩政,将琉球改名为冲绳县,由天皇直辖。这就是历史上的“琉球处分”[23]琉球的领土地位在国际法上成为“悬案”就是始于“琉球处分”。“悬案”之所以“悬”是因为日本对琉球所谓的“处分”在法律上既不能算是征服,又不能算是割让,也不是当时国际法所认可的其他领土取得方式。

  

   (一)时际法原则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琉球   冲绳   领土地位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768.html
文章来源:中华海洋法学评论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