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甲:陈寅恪与近代中国的学术与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9 次 更新时间:2019-10-17 22:20:09

进入专题: 陈寅恪   现代学术  

张甲  

  

   陈寅恪先生(1890-1969)作为二十世纪中国成就极其卓著的史学家,对中古史、佛教史和语言学等领域有着开创性贡献,对中国现代学术体系的建立和发展有着难以估量的影响。他生前长期处于学界的中心地位,身后更以其学术精神在学界之外有着侪辈难以企及的影响力,几乎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和史家楷模。今年适逢陈先生逝世五十周年,10月12日,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文研院”)和三联书店在静园二院联合组织召开了“‘陈寅恪与近代中国的学术与思想’暨纪念陈寅恪先生逝世50周年学术研讨会”,邀请多位史学、哲学、思想史等不同领域的学者,以期从不同的视野和全新的研究中,深入探讨陈先生的史学思想和对近代以来中国思想文化绵延不绝的影响。

  

   上午十点,邓小南教授主持会议并首先代表文研院致辞。邓教授表示“文研院”和三联书店举办这次会议是为了共同表达对陈寅恪先生的无限崇敬和怀念之情。陈先生逝世已五十周年,但近三四十年来他的学术精神和道德风范反而愈加清晰。近代中国学术思想界成就丰厚,门类众多,陈先生的气局造诣是近代学术界的丰碑,陈先生的睿智洞察是近代思想界的典范。“转移一时之风气,而示来者以轨则”,陈先生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既是自我警醒的信条,也应是后辈追求的理念和努力践行的方向。邓教授回忆了父亲邓广铭与陈先生的交往,然后说,陈先生离去的五十年间,学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先生的怀念与追思构成了知识界群体性的聚焦点之一。

  

   三联书店党委书记李三秋先生在致辞中表示,陈寅恪先生对我国近现代学术文化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他是现代学科意义上的历史学家,是现代思想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也是中国传统士大夫精神的研究者、传承者和实践者。他的学术思想和人格力量是一座丰碑,感染一代代学人。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陈寅恪文集的出版,陈先生的学术思想逐渐成为新时期史学研究乃至人文研究的典范,引发第一次研究热潮。1995年三联书店出版《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以来,更是让陈先生走进了文化大众的视野,陈寅恪这三个字也成为一种精神和风骨的代名词。新世纪以来,新一代学人重新与陈先生的学术思想展开对话。李先生之后谈了三联书店与陈先生著述的出版渊源。三联书店早在1956年就出版了陈先生的《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到1986年恢复独立建制后,1993年即启动陈先生文集的编纂,到2001年正式出版。三联书店在1956年就与陈先生的著作相遇,90年代赓续前缘,这是三联书店的幸运与光荣。“千年故垒英雄尽,万里长江日夜流”,我们还要一代一代的继续阅读陈寅恪先生的作品。

  

   陈美延教授等家属代表专程从美国赶来。她首先对北大和三联书店召开先父陈寅恪先生的纪念会,以及诸位专家教授的参加表示感谢,也让她们得到了一次极好的学习机会。陈美延教授回忆了三联书店相继出版陈寅恪文集的始末。三联版是在上海古籍出版社版的基础上进行的,但有相当数量的增补,是当时她们姊妹能收集的全部文稿。这次出版得到了三联书店的大力支持,没有收取任何费用,使她们姊妹如释重负。是集出版以后,她们姊妹仍致力于搜集先父的文字,希望能顺利实现陈寅恪先生《手稿集》的出版,以寄托对先父永远的怀念。

  

   清华大学历史系刘桂生先生做了《寅恪师治学精神之感召力——课堂讲授及侍侧忆记》的报告。刘先生说,他是陈先生1949年2月到岭南大学后的第一批学生。刘先生回忆了一些陈先生上课情况细节,比如,当时陈先生通常在秋季学期开设魏晋南北朝的课,春季学期开设唐史的课程;那时陈先生虽视力较弱,但并不盲;陈先生是性情中人,讲到高兴的时候激情就表现出来,上课过程中常常有手势。陈先生常常说政治这些现象只是表面,经济等因素在下面,他也强调历史文化的重要性。陈先生这种“发前人所未发”的讲授方式,对学生治学为人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他解释陈先生的学术精神是不忘自己本民族的文化,吸收外来文化,然后去创造将来。

  

   中山大学历史学系蔡鸿生先生也曾师从陈寅恪先生,但由于年事已高,又身在广州,无法亲临会场。他写了《志在求真的一代宗师》一文,由三联书店编辑孙晓林代为宣读。他写道,五十年过去了,陈先生并没有进入历史的荒冢,他的学说到处流传。和同时代人相比,陈先生的著作并不算多,但有很强的精神魅力。陈先生的学理包含理念与理路,抽象与具体,务求脱俗求真。这些他在二三十年代即已和盘托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他的两大主张“预流”和“发覆”,为闭门造车者敲响警钟,有力的促进了敦煌学等学科的发展。这不禁让人想到苏轼的诗,“天下几人学杜甫,谁得其皮与其骨。”陈先生是纯粹的学人,远离政治,教书育人,不负文化所托。他的重大关切是如何去避免思想的停滞和理性的衰退,并非什么现实功利。最后蔡先生辑陈先生的四句诗以重温文道之言。“读书不肯为人忙,自家公案自家参。从今饱吃南州饭,老来事业未荒唐。”

  

   接下来,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刘梦溪先生做了《陈诗“明清痛史新兼旧”寻解——〈柳如是别传〉历史书写的“古典”“今典”和“近典”》的报告。刘梦溪先生年来对于陈寅恪先生的学术精神和学理价值都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和阐释,他认为陈先生的历史研究没有抽离出历史流变中的兴亡之感,如果这不是陈先生独有的话,那这在他身上一定是最为突出的。他在《柳如是别传》中“就事论事”,“就事论史”,用古典寄托他的哀思,他的身世流离和家国兴亡。这可能受到他的祖父陈宝箴和父亲陈三立的影响,这种家国兴亡的关切在陈三立的诗里随处可见。这种情怀也反映在陈先生的中古史研究中,他特别强调世家大族和学术传统和门风,这些关键词在他关于唐代的论述里至少出现五次以上,在关于魏晋的文章里也屡次出现。这些都能让人们对陈寅恪心中的痛史有更深切的理解。

  

   清华大学国学院教授、原文研院特邀访问教授刘迎胜教授的报告题目是《汉人概念的演进——读陈寅恪〈元代汉人译名考〉》。刘先生说,陈先生所开创的希腊的欧洲东方学的传统是现代史学以及陈先生的学术领域中最为深入贯彻发扬、学人群起而相成的典型之一,因此今天他选择这个文章来表达对陈先生的敬意。陈先生从陶宗仪《南村辍耕录》中关于“汉人八种”的记载中,敏锐注意到其中没有提到汉人,并根据钱大昕的考证,辽金旧族在元代都被视为汉人。陈先生进而提出,陶宗仪本身就是汉人南人中的南人,但为什么“八种”中不列汉人?陈先生利用欧洲东方学的方法,找了波斯文以及《蒙古秘史》等史料,说明陶宗仪的记录可以是从非汉语史料中抄来的。“汉人八种”应该是元朝统治阶层为了统治方便而进行的民族划分,但这并不等同于他们的“自我认同”就是如此。比如《元典章》规定有姓者即为汉人,高丽就被划为“汉人”。刘先生推测,由于辽金元时期南北的政治因素,南人对北人这个群体是相当陌生的,陶宗仪的记录可能是因为他对这一套话语并不熟悉。刘先生最后表示,今天我们纪念陈先生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不墨守成规,而是应该如他在民初开学术新风一样,在前辈大师的基础上继续前行。

  

   下午一点半,在北京大学历史系陈苏镇教授的主持下,研讨会围绕着陈寅恪先生的学术继续进行。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杨国强教授首先带来《文化迁流中的“中国文化本位”意识——读陈寅恪先生的三段话》的报告。杨教授认为陈先生的学问分为好几层,这里选取陈先生当作近代中国历史变迁中矛盾的文化形象来分析。这三段话分别是“寅恪平生为不古不今之学,思想囿于咸丰同治之世,议论近乎湘乡、南皮之间”,“吾国近年之学术,如考古历史文艺及思想史等,以世局激荡及外缘薰习之故,咸有显著之变迁。将来所止之境,今固未敢断论。惟可一言蔽之曰,宋代学术之复兴,或新宋学之建立是已。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杨教授认为这反映了陈先生在西方冲击的潮流下仍然坚持保留自我的文化立场。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王汎森院士的报告题目是《陈寅恪的明清之学》。王汎森认为,陈寅恪在研究明清的两部著作《论再生缘》和《柳如是别传》中,使用了很多象征性的证据,表达的东西并没有完全明确说出来,因此注意到这些证据(包括诗歌等)和推理对这两部书中是非常重要的。这和他的其他研究有着显著不同。陈寅恪研究的特点是他认为很多看起来很普通的事实往往存在多层次的意义,也往往会着意找出生成文本的“过程”和“能量”。陈寅恪在讨论文本的时候,往往有个基本的前提,文本往往是一层一层的“套”着的,他的“用典”往往有着一层一层的指代意义。在这两本书中,陈寅恪使用了很多新材料,比如罗振玉刊出的关于洪承畴和钱谦益的关系的材料,这些新材料对陈寅恪的论证起到了重要作用。王汎森表示,他最近的工作就是研究明代中期以来的文人风气的转变以及其对人的行为的影响,其中很多可以证明钱柳之间的因缘,而这在《柳如是别传》中都有体现。他认为陈寅恪撰写《柳如是别传》并不仅仅是研究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而是借此展现整个晚明的社会风貌。

  

北京大学历史系陆扬教授在《为何唐史:再论陈寅恪史学方法的思想资源》的报告中说,要把陈寅恪给人的启发落实到对唐代重要政治文化人物的作品的思考上。在中国现代学术史上,陈先生是第一个现代意义的史家,他把现代史学方法引入中国传统史学问题,完全用现代史学意识去分析古代社会,同时陈先生具有特殊性,不断地处于古典与经典的对话之中,很难被模仿。如今任何人想研究唐代,都脱离不了陈寅恪的研究,西方唐史大家杜希德和蒲立本先生都受到陈先生的影响。陈寅恪对唐史的观察,来自于两个不同的传统,《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和《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主要基于政治、经济等角度,而后者明显受到宋人的影响。这两个传统自成体系,并不太融洽。陈先生所有的研究都体现着高度的想象力,同时他所有的论证都十分具体(相较于日本也是如此),比如注意到了玄武门的作用。陆扬教授认为如今的“陈寅恪史学三变论”,还是不能完全解释为何陈先生为何在最盛年时代致力于唐氏研究,他指出陈寅恪的学术转向和近代学术专业化以及清华的学制改革有关系,也和陈先生认为上古史料过少、猜测较多而唐代史料足够丰富有关。陆扬教授认为,陈寅恪对唐史的兴趣很早就已开始,其中有两个层面,一是他所处的特殊的政治文化。他对唐代的兴趣是从清代开始的,他是以晚唐类比晚清,他在《王观堂先生挽词并序》中把晚唐和晚清完全结合到了一起;他研究唐代的党争是受到清代的影响,因为只有晚晴和晚唐最能比较,都出现了胡汉、党争等问题。他把光宣比作开元全盛年,他注意到晚唐有一个相当承平的年代,以及黄巢起义的突然。再者他是从宋代出发来解释唐代。陈先生盛赞天水一朝之文化,是因为他真正欣赏宋代的史学,而非对整个宋代文化的赞赏,他发表这个论调具有特殊的时机。此外,陆扬教授提醒陈寅恪的读书结构和同时代其他学者(陈垣、瞿兑园和钱锺书等)都不一样,他深受欧阳修、司马光和朱熹的影响,此外还有张之洞的影响,而且很深。陈先生在清华以后才决心转向中古史,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掌握了充分的知识,他有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其中可见《书目答问》的影响,他受集部影响也很大,这从留下的上课笔记可以看出。陆扬教授表示,陈先生对自己的影响具体而微,但陈先生的不同是他有着作为历史学家清醒的自我认识,他很清楚在历史长河中自我工作的意义。他常常让人惊讶,比如他对韩愈的推崇众所周知,他认为韩愈写那么多墓志就是为了推行自己的文学理想,而越到晚唐,古文文体的墓志就越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陈寅恪   现代学术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界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599.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2019.10.17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