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沛琳:有声有影:台湾闽南语影歌中的女性形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 次 更新时间:2019-10-14 22:29:37

进入专题: 台湾闽南语影歌   女性形象  

施沛琳  

   流行文化中以闽南方言传唱的歌曲与演出的电影,伴随着台湾人民度过漫长岁月;这其间有明清时期入岛汉人移民早已唱响的闽南歌仔,有日据时期与光复后创作的流行歌,更在1955年至1981年间,台湾兴起拍摄闽南语电影风潮中,通过文化借取方式,产生不少以歌借影或以影作歌的大众文化作品,为台湾闽南语影歌历史写下特有篇章,而从歌曲与电影内容中,更可一窥台湾女性在社会变迁中的形象与地位。

  

   一、闽南语电影歌曲滥殇

  

   台湾闽南语电影开拍虽然于1955年才启动,不过,在日据时期一段因应祖国大陆默片电影输台之需,而开启闽南语歌曲创作滥殇与方言解说,并在日后的闽南语电影歌曲中占有重要陪衬地位的历史,亦值得一书。

   虽然被日本殖民统治,日据时期台湾闽南语歌曲创作的起源并没有置身于祖国大陆的社会发展之外。20世纪二三十年代,大陆电影界兴起拍摄与社会议题有关的电影作品,比如与女性或两性互动有关的题材。而这股风潮主要来自社会思潮的改变,当时一项重要的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正风起云涌地展开,其中呈现在妇女问题与两性关系互动方面,是中国妇女逐渐自传统束缚中解放[1],过去男女授受不亲、女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情形逐渐产生变化,异性之间可以自由恋爱,对传统婚姻观亦为一种挑战。

   然而,维护传统男尊女卑的势力依然存在,因此有关挣脱礼教或因自由恋爱而造成的家庭矛盾与社会悲剧等例子不胜枚举;过去在封建社会下所产生的阶级或两性关系等问题,也逐渐浮上台面成为各方面探讨的议题,其中有部分题材体现在文艺活动如电影的内容,描写当时社会五花八门的电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台湾虽正受殖民统治,然而,两岸人民往来频繁,自五四运动开始,即受到祖国大陆各类文化风潮影响。这一点在当时的报纸与文学性杂志等刊物不时可见相关文化议题的讨论①,例如1920年初期在《台湾民报》上即刊登有不少探讨女性问题的文章,内容不外乎女子在社会上的地位、女性观、自由恋爱、妇女解放运动;到了30年代,改名后的《台湾新民报》以及以文学、娱乐、休闲为诉求的《三六九小报》等,有更多的小说、散文或剧本等创作刊登,显见当时台湾虽处于半开放的社会,传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性角色正逐渐在改变中。

   两岸社会思潮相互对应,大陆思潮的改变,其所拍摄的相关题材影片,在宝岛自然也具有其市场性,而经常输入岛内上映②。此时,大陆与女性主义相关之电影大致可分为两大类:

   (一)争取婚姻自由

   30年代联华影业成立后拍摄了不少描绘社会背景的电影,其中的《野草闲花》,描写贫穷卖花女与富二代的恋爱却不受家庭祝福的故事,由阮玲玉与金焰分饰。剧情中在富家男协助下卖花女成为红歌星,因当时声音技术刚被运用在有声电影,技术尚未纯熟,成本亦高,为了呈现剧中女主角演唱情节,导演孙瑜除在运镜上采用新颖手法之外,也以俄罗斯民歌曲调填上《寻兄词》,作为影片主题歌,灌制成唱片。放映影片时,当银幕上出现歌唱镜头时,即以唱机放出主题歌,使得影音交融,特别感人。[2]

   时值《火烧红莲寺》等武侠神怪片分别以连续剧集出现之际,《野草闲花》以其高雅及清新的格调吸引大量观众,而《寻兄词》一曲也四处被传唱。上海默片电影时代为剧情写歌并于电影放映时播放,从此成了台湾闽南语流行歌创作的滥觞,因缘际会开展出闽南语流行歌的创作风潮,而延续至今成就无数首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

   1931年,联华另一部描写贫女与富二代的爱情悲剧故事电影《桃花泣血记》,由卜万苍导演,阮玲玉与金焰主演,引进宝岛③[3]。电影在大陆上映时赚人热泪。因此,当1932年《桃花泣血记》电影引进台湾上映时,为了电影票房,片商循联华前一部电影《野草闲花》配乐作法,祭出有如现今“打歌”之构想,邀请台北大稻埕著名“辩士”④詹天马与王云峰为电影宣传歌曲作词作曲。

   当电影上映前,片商乃差遣小型西式乐队于大街小巷演奏这首宣传歌,随着电影于全台上映自然也唱遍宝岛,此一现象更引起日商“古伦美亚”(今译“哥伦比亚”)唱片负责人柏野正次郎的重视,决定摆脱过去以戏曲为主要内容的唱片制作与发行,将这首《桃花泣血记》录制成“曲盘”⑤,由歌手纯纯主唱。[4][5][6]

   宣传歌歌词的架构在电影故事发展,除叙述分段剧情外,也藉此鼓吹要调整封建社会下因阶级划分所产生的婚姻制度,打破因阶级所造成的迷思,并倡导自由恋爱观念,流行歌曲传唱全岛内,从其受欢迎程度,亦能理解当时社会逐渐接受了开放的观念,对解除封建桎梏,向往自由异性交往观念的渴望。

   一经机械式复制及传播,唱片之传唱效果更甚于仅在电影上映前的游街式演奏,也因此,大街小巷传遍《桃花泣血记》旋律,至今六七十岁以上的台湾人民均能琅琅上口,继而掀起台湾流行歌时代的序幕。

   同一时期,1933年另一部亦由阮玲玉主演之影片《城市之夜》入岛时,唱片公司嗅出商机,循着《桃花泣血记》片模式,再度聘请词曲作家李临秋与王云峰运用电影剧情写出同名歌曲[7],歌词中写出贫女的愁绪而不得不接受富商子之爱,最后却有圆满结局,曲盘于1935年发行。电影剧情最后虽以喜剧收场,其主轴思想仍然阐述了当时贫富差距的社会现象。

   (二)维护传统美德

   随着电影上映,宣传歌曲传唱,曲盘销售量大增,古伦美亚唱片乘胜追击,再度延揽李临秋与苏桐等词曲作家,以大陆上映的电影《娼门贤母》⑥[8]及《忏悔》谱写流行歌,于1932年发行了《倡门贤母的歌》及《忏悔的歌》等曲盘;此外,发行这类电影倡导或主题歌者尚有1934年博友乐唱片的《人道》(李临秋作词,邱再福作曲)⑦。

   《娼门贤母》电影的剧情模式与历代名母之“陶侃贤母”故事类似,⑧主要倡导传统女性在艰困环境下力争上游的人格特质。这部电影1930年由明星发行,宣景琳与夏佩珍主演。[9]30年代上海电影崛起时期,左翼电影风起云涌之际,另有一股以维护封建社会女德为主轴的电影,上映后其彰显妇女爱家爱女而情愿牺牲自我的美德及悲情诉求,亦同样能引起女性观众的共鸣。《娼门贤母》一片虽然故事所阐扬的意识型态与前述《桃花泣血记》恰恰相反,然唱片商仍循着上述模式,透过电影引进宝岛之际制作了相应的流行歌,写了《倡门贤母的歌》。其歌词主要赞美故事主人翁李妙英,虽人落风尘,却努力抚养孩子,十分可贵的情操。⑨

   另一首以宣扬妇德为主轴意识的流行歌《忏悔的歌》,源自于明星影片公司1929年的同名电影《忏悔》,由韩云珍与朱飞等主演⑩[10]。针对该影片的映播,古伦美亚唱片公司乃邀词曲作家李临秋与苏桐,以剧情为架构写下《忏悔的歌》[11],述说梅氏一马两鞍,用情不专,导致后悔莫及,其旨在劝人犯错应改正,若能自知有过,能入佛界等。

   电影配合流行歌创作的炒作奏效,博友乐唱片公司于是跟进;1934年该唱片发行《人道》(李临秋作词,邱再福作曲)曲盘。同名电影是联华影业1932年的产品,卜万苍执导,金焰、林楚楚等人主演[12],剧情叙述北方农村富二代进城后移情别恋辜负家乡发妻的故事。

   大陆于1932年6月上映该电影之际,社会上普遍面临经济凋敝、农村破产现象,影片却宣扬封建社会下教子成名、三从四德的传统伦理,曾受到此时左翼电影界人士强烈批判。而在日本人统治下的宝岛,流行歌创作与曲盘的发行配合入岛电影上映的作法正当道,李临秋根据电影写下《人道》歌词[13],亦围绕在其所阐释的维护传统道德的思想主轴,在当时,社会风气正开放却又没那么开放的岛内来说,这类歌曲亦受到欢迎。

   另一首由李临秋作词、邓雨贤作曲,描写妇女心声的《一个红蛋》,亦起因于配合导演程步高执导、明星影片公司于1930年推出的同名电影《一个红蛋》[14]。电影中,描述一名妇女因嫁给不能人道的丈夫,见人送满月红蛋时触景伤情的心情,在歌词第三段中所提及“挂名夫妻”(11),其实也源自于1927年另一部电影《挂名的夫妻》[15]。剧情主要阐释妇女在封建婚姻下因“指腹为婚”,却得下嫁残障者,并在丈夫因病去世后仍忍受着守节的痛苦,终身不改嫁。

   此时,大陆影坛以妇女生活为题材的电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主题均能呈现出封建婚姻制度下妇女所受到的压迫及凌辱,而电影在真实描绘妇女不幸遭遇及悲惨命运之余,这类维护传统礼教派电影,其拍摄比较以赞扬“贤妻良母”形象为主导,而非以反抗或斗争等作为挣脱枷锁的手法,此为二者最大的不同。

  

   二、台湾闽南语电影发展概述

  

   台湾闽南语电影(“台语片”(12))指台湾于1955年至1981年间,不管角色的背景为何,几乎一律以闽南语发音为主的电影。自1955年至1981年曾经历过一段“昙花式”的发展历程,其间不到30年的光景,总共开拍了一千多部以闽南语方言发音的电影。

   首部闽南语片于1955年开启。彼时的台湾导演邵罗辉经常随着叶福盛领军的都马班剧团四处演出,正逢“厦语片”(13)兴盛,歌仔戏班的演出经常被抢走生意。邵罗辉有感于舞台剧的没落,因此以歌仔戏都马剧团演员为班底开拍了16mm电影《六才子西厢记》,尝试将歌仔戏融入电影。

   开拍电影具有舞台歌仔戏所没有的优势,《六才子西厢记》片首创突破舞台空间限制、户外拍摄,场景写实逼真。一出戏拍成电影之后方便播映及四处巡回放映。不过,电影摄影技术尚不成熟,例如拍摄灯光不足、表演身段过于复杂、宣传不足等因素,《六才子西厢记》片在台北大观戏院公映三天即下片,票房惨败。

   随后,麦寮拱乐社歌仔戏团团主陈澄三与导演何基明合作于1955开拍,隔年杀青的35mm电影《薛平贵与王宝钏》;1956年1月4日在台北的中央和大观戏院联映,大为轰动,一举带起了闽南语电影风潮。观众以农村妇女为主,与前一部《六才子西厢记》片相比较,在当时厦语片精制滥造、闽南语发音不纯的情况下,《薛平贵与王宝钏》片的成功因素为:戏曲内容通俗趣味、拍摄与上映时机正确;有新鲜感与亲切感。

   接下来,从1955至1959间,台湾闽南语电影界共制作178部影片,迎来了闽南语电影的第一个黄金期。后来闽南语电影一度陷入低潮,直到1962年,洪一峰主演的《旧情绵绵》和文夏主演的《台北之夜》轰动全台,闽南语电影再度复苏;1964年年产量94部,又一跃而起站上浪头。

   随后陆续吹起跟风潮,至1981年间,由台湾电影工作者拍摄、以闽南语发音的电影总产量千余部,其中,在1956至1970的高峰期之间共拍摄了1070部电影。“台语片”一词正式出现在台湾电影历史中,1982年之后,台湾当局对电影中的语言不再予以限制,反而是看角色的需要而定,因此渐渐不再给予“台语片”定义。(14)1981年由杨丽花主演的歌仔戏电影《陈三五娘》是最后一部闽南语电影,以歌子戏始、以歌子戏终,而为闽南语电影画下句点。至今,曾经在台湾街头巷尾引发笑泪的闽南语电影,也已走过一甲子岁月。

  

   三、“文化借取”下的“混影歌曲”

  

早期的闽南语电影内容以歌仔戏剧目、民间故事或新闻事件为电影主要剧情,如《廖添丁》(1957,唐绍华)、《林投姐》(1957,(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台湾闽南语影歌   女性形象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563.html
文章来源:《电影评介》2018年1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