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喜 陈硕:数字时代的政党政治:变化、形态与争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0 次 更新时间:2019-07-03 00:45:58

进入专题: 数字时代   政党政治  

陈家喜   陈硕  

   内容提要:数字化浪潮在深刻改变社会结构的同时,也深刻地影响着政治生活与政党政治。从世界范围来看,现代政党对信息通信工具的应用呈现出日趋强化的趋势。许多政党候选人将政治博客和社交媒体作为联系党员和沟通民众的桥梁纽带;一些政党将网站和社交媒体作为政治营销和竞选宣传的重要平台,新的信息通信技术如大数据、机器学习、数据爬取、语义分析等被广泛应用于选民心态和选情分布的分析过程。互联网已经成为现代政党进行政治沟通、选举动员、形象塑造和舆情掌控的重要工具。与此同时,互联网也为主要政党和政治领袖控制选民、操纵选举提供了新的技术手段。甚而言之,作为一种难以驾驭的数字工具,互联网甚至可能成为左右政治人物以及政党命运的潜在危险。

   关 键 词:政党网站  社交媒体  大数据  政党政治

  

   数字化工具的快速更新推动数字时代的到来,并进而重塑着社会生活与政治生活。从网站、电子邮件、博客到Facebook、Twitter、YouTube、Flick,再到大数据、数据爬取、机器学习、语义分析,数字化工具的发展正推动着互联网从Web 1.0到Web 2.0再到大数据阶段的迭代转型。数字化浪潮给政治领域带来的最大变化是政治沟通方式的变化,以及由此出现的选民偏好与政治环境的变化。当选民将上网浏览新闻、获取政治信息、参与社交和政治参与作为日常习惯时,那些仍然依赖于主流报纸、电视以及广场集会进行政治沟通的政党正感觉到被时代抛弃。

   面对数字化时代的挑战,越来越多的“老政党”开始使用“新工具”,把数字化工具作为政治沟通、政治参与、政治动员、政治选举、政治营销的新手段。这些政党通过建立政党网站、创设社交账号,加强与选民的线上沟通,建立或者聘请专业数据团队进行选情分析,进而实现数字化转型。而数字化工具也成为政党操纵民主的利器:每个选民成为数据集合起来的数字化个体,政党通过这些大数据精准地研究选民心理进而设计竞选策略。

   本文关注的问题是,现代政党在数字化时代进行了哪些适应性调适以实现新的转型?同时,如何准确评估数字时代政党政治发展的新趋势?究竟是信息技术驱动下的政党变革还是政党驾驭下的信息技术应用?伴随着数字化浪潮的到来,数字化工具对现代政党产生了哪些影响?

  

   一、数字化工具驱动下的政党政治变迁

  

   现代政党是运行选举民主的核心引擎,制定选举规则、组织动员选民、募集竞选经费、开展投票与选举,以及组织议会与政府等都离不开政党。然而,政党对选举民主的运作深受竞选工具的影响。19世纪,美国选举是由宣传册、歌曲、标语、社论、竞选演说、火车巡游等组成的。随着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政党竞选活动也发生了显著变化。广播和电视的出现带动竞选活动进入新阶段,原声选粹(sound bites)、插播广告(spot ads)、辩论和政治会议被直接传送到选民家中。①候选人和政党主要通过广播、电视和报纸与选民沟通,候选人与公众的沟通变成主流媒体过滤的单向信息交流。

   数字化工具深刻地改变了现代政党政治的运行规则。1992年克林顿通过电子邮件和自动邮件列表(ListServ)进行总统竞选,标志着政党政治的Web 1.0时代正式开启。Web 1.0典型工具包括个人网页、电子邮件、博客及文本信息,其特点在于为用户提供网上浏览和获取信息的渠道。199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克林顿和戈尔第一次作为主要政党候选人建立竞选网站。不久之后,各层级主要政党候选人纷纷建立个人网站。这一时期的网络选举带有典型的Web 1.0特点,即从政党、政客到公众的单向度信息传递,并且基本限于静态的文本信息。

   除电子邮件和政党网站之外,政治博客也是Web 1.0工具在政治领域的典型应用。它是政治人物和公民在网络上发表政治性网络日志、表达个人政治见解、影响国家政治生活的一种方式。1998年,美国人德拉吉在自己的博客网站“德拉吉报道”(Drudge Report)上第一个报道了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的绯闻,被认为是最早的成功的政治博客。2000年,在布什和克里的总统竞选中,政治博客被全面应用,一些博主获准参加民主党和共和党大会的采访活动。②2004年美国总统竞选候选人约翰·克里的个人博客(JohnKerry.com),从2003年8月8日设立到2004年10月4日关闭,总共留下了397882条评论。③和他同时期参加总统竞选的乔治·布什、约翰·爱德华兹以及卫斯理·克拉克等人都纷纷开设了自己的博客。此后,凡是参与美国总统选举的候选人无一例外都开设了博客,将其作为与大众的对话媒介、讨论空间与网络即时交谈方式。④2006年10月,由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12位年轻国会议员组成的P65小组开始写博客,记录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体育比赛、子女培养、生活感悟、时事观点以及政策见解等。⑤

   互联网从Web 1.0向Web 2.0过渡的时间很短,但其在政党政治领域的应用差异显著。2000年前后,播客(podcasts)、网上即时新闻(RSS feeds)、聚友网(MySpace)、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等Web 2.0工具开始出现和扩散,并成为互联网沟通的重要渠道。与传统媒介和Web 1.0工具有所区别的是,Web 2.0工具不是单向的信息传递,而更注重用户交流与互动,用户既是互联网信息的浏览者,也是互联网内容的制造者、服务的提供者、信息的传播者、行为的创新者。Web 2.0工具向用户提供分享集体智慧、用户主导的内容生产以及参与和沟通的机会。⑥这一特性深刻改变了政治竞选中的沟通和参与,因为这些信息通信工具允许政党领袖和选民之间以及选民与选民之间进行双向交流。

   现代政治精英对于Web 2.0工具的欢迎程度不亚于社交媒体达人,他们把社交工具作为政治包装、自我营销、竞选宣传的新手段,以此拉近与选民特别是年轻选民的距离,甚至将其作为募捐筹款的利器。2004年,总统候选人霍华德·迪安(Howard Dean)成为第一个使用社交网站(Meetup.com)与选民进行交流并组织其活动的候选人。他在一天内从网上募集到100万美金。在他的经验基础上,共和党候选人布什和克里在2004年总统选举期间通过博客公布选举信息,开展选举动员。由于有效利用Web 2.0工具,互联网也成了2008年总统大选期间奥巴马的“自动提款机”。奥巴马通过对社交工具的娴熟使用,成功地用PayPal等互联网工具获得7.5亿美元捐款,远超对手麦凯恩的3.6亿美元,为取得最后选举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

  

   二、数字时代的政党政治运行

  

   面对互联网掀起的数字化浪潮,现代政党十分注重挖掘其潜在的政治功能,用于扩大参与、选民沟通、政治宣传、投票动员及政治营销,继而也推动着政党政治的数字化转型。越来越多的政党开始建立政党网站进行包装营销,熟练地运用各类社交媒体与选民和支持者保持线上交流,建立和雇佣专业化的数据公司进行选情分析,等等。更有意义的地方在于,数字化工具与参与民主看似有着更为密切的契合性,它的及时性、交互性、低成本和分享性,让普通公民找到了当家做主的感觉,也为小党和边缘政治人物提供了“逆袭”的机会。后者绕开主流媒体的过滤和高昂的竞选成本,利用各种互联网工具进行选民动员。

   1.创设政党网站扩展政治宣传

   作为一种典型的Web 1.0工具,政党网站最核心的功能是“信息展示”,设立公告栏,提供政党的全面信息,进行自上而下的信息传递。⑦据统计,1994年美国国会选举时有政党建立了第一个网站,到2000年全世界约有1250个政党建立了自己的网站。1997年英国大选期间,几个主要政党使用互联网与选民进行沟通。到2001年大选时,几乎所有英国政党都建立了网站,并主要用于信息发布。澳大利亚工党是于1994年建立网站的政党,其后是1998年的国家党;2004年,澳大利亚联邦选举候选人中超过1/3建立了个人网站。德国政党也于1998年和2002年全国大选时使用网络,网站主要用于对选民进行宣传。⑧21世纪初,是否建立网站成为衡量一个政党是否时髦、是否跟得上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

   政党网站也是现代政党进行政治选举、参与、组织的重要工具。⑨与传统主流媒体如报纸、杂志、电视相比,政党网站可以让政党为所有网民提供更为及时、全面的政党纲领、政策主张、活动动态、政党精英的个人信息,而无须经过报纸编辑的加工以及电视制片人的剪辑。2001年英国大选期间,各大政党竞相在政党网站上提供政党宣言、竞选口号和政策主张,供选民自由浏览和免费下载。工党网站还为选民提供了信息查询功能,用户只要输入邮政编码,就能查找该地区工党候选人的联系方式、工作履历和竞选主张,同时还提供该地区保守党候选人的负面信息。⑩2001年,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建立了自己的网站“About PAP”。网民可以通过浏览该网站,对人民行动党的标识、宣言、党章、立党哲学、领导机构以及执政成果进行了解。此外,人民行动党网站还设置了“政策论坛”及“人民行动党论坛”,作为与选民互动交流的重要渠道。(11)其中人民行动党论坛由各党支部、青年团和妇女团派出的188名成员组成,定期与基层党员和民众进行在线交流沟通,民众可以很方便地了解到人民行动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卫生以及民族发展等方面的政策,在线发表观点和看法。2006年美国国会选举期间,分别有96%和86%的主要政党候选人通过建立竞选网站,参加参议院和众议院的选举。(12)伴随着信息通信工具的更新、在线选举竞争的加剧,政党网站不仅提供简单的文本格式信息,还根据用户偏好进行政治沟通方式的调整,增加更多的互动功能,同时一些政党也开始应用更多的社交媒体。

   2.依托社交媒体开展政治沟通

   作为一种Web 2.0工具,社交媒体最重要的特征是提供“交互”服务,即允许个人在具有一定边界的体系内建立公开或半公开的档案,向关联用户传递信息,也允许查阅体系内的关联人信息。(13)

   社交媒体的交互属性,决定其在政治领域的应用重心放在个体政治行动者而非政党身上。它有助于个体政治行动者与选民和竞选团队建立更直接的沟通渠道,维护其良好的政治形象,进而有助于扩展个人竞选的政治空间。(14)比如在2007-2008年美国总统初选期间,民主党候选人约翰·爱德华兹对社交网站及社交工具的应用人尽皆知,他利用了几乎一切可以动用的社交媒体渠道进行自我包装和宣传,包括43Things、Del.icio.us、Essembly、Facebook、Flickr、Gather、MySpace、Partybuilder、YouTube、Metacafe、Revver、Blip.tv、vSocial、Ning、雅虎、360、CHBN、Collectivex、Bebo、Care2、Xanga、LiveJournal等。(15)尽管最终他以竞选失败告终,但其对社交媒体的使用被很多政治候选人争相仿效。

社交媒体的交互属性,也推动了参与民主的发展。现代政党政治进入了衰落时期,不仅党员数量在逐年递减,选民投票率也不断下降,公民对于政治知识丧失兴趣,参政的效能感低落,处于“严重民主赤字”的阶段。(16)社交媒体的出现被认为有助于重新激发公民参与的动力,普通公民在社交媒体上不仅获得了接触、生产、分配、共享和讨论各类政治信息的机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数字时代   政党政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978.html
文章来源:国外社会科学 2018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