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胜江:清中叶文人曲家孙馨祖考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 次 更新时间:2019-07-03 00:41:43

进入专题: 孙馨祖  

黄胜江  

   内容提要:清乾嘉之际赣籍剧作家孙馨祖尚未引起学界关注,通过《万载田心孙氏族谱》、《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万载县志》、《刑案汇览》、《新疆赋序》等文献,可对孙馨祖生卒家世、仕履宦迹、著述文献作一稽考,以明其人生图景之基本面貌,进而可资江右地域文化之整体研讨。

   关 键 词:孙馨祖  生卒  行实  著述

  

   主持人:朱万曙

   主持人语:2011年底,我申报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全清戏曲〉整理编纂及文献研究》获准立项。项目立项以来,我在组织各方面专家开展整理工作的同时,也在不断围绕项目思考一些问题。我在《〈全清戏曲〉整理编纂的理念》(《文艺研究》2017年第7期)一文中专门列了“以整理推动研究,以研究提升整理质量”作为六个理念之一。认为,“和元明两代戏曲相比,清代戏曲剧本文献呈现出两个大的特点,一是数量大,二是类型复杂。因此,整理清代戏曲剧本文献面临需要研究的问题更多。例如作品归属问题、作家的生卒年问题、传奇和杂剧文体交互渗透问题,等等。上个世纪,邓长风的《明清戏曲家考略》及其续编、三编,以及柯愈春、张增元等学者都曾经挖掘了不少清代戏曲家和文献。但清代戏曲作家作品量众数多,还有许多戏曲家的生平没有考证清楚,有许多作品的版本也有待调查。”还指出,“另外一方面,由于清代离我们时间较近,有很多戏曲家的别集仍然得到保存,这就为本课题开展更深入的研究提供了条件。除了作品的研究之外,我们可以将戏曲家的戏曲作品和其别集结合起来,进行互证研究,厘清作家的生平,准确把握其戏曲创作的心态。”实际情况也是如此。近几年来,参与《全清戏曲》整理的诸多博士、硕士多以清代戏曲文献为论文选题,有的以某一位戏曲家为研究对象,有的以某些稀见作品或版本为研究对象,或大或小、或浅或深地取得了突破,深化了对清代戏曲的研究。

   江淮论坛杂志社大雅美意,在本期特设专栏,刊载一组项目组成员的研究论文,集中展示项目研究的成果。王汉民教授的《六位清代戏曲家生平考述》一文在陆萼庭、邓长风等前贤研究的基础上,对沈名荪、程景傅、黄金台、许燕珍、郑兆龙、林滋秀等六位清代曲家的生平又多有发现,或补其缺漏,或正其讹误。朱雯博士的《稀见清代传奇剧本〈灵台记〉叙论》一文对藏于四川省图书馆、长期为学者所未获见的《灵台记》做了详细介绍和评论,认为作者用戏曲的形式写成了一部“心传”。富有趣味的是,王汉民教授的文章根据纪大奎《双桂堂稿续稿》中的传记资料,对邓长风关于《灵台记》作者为浙江平湖人黄金台的考证提出了新说,认为该剧的作者是江西临川人黄金台,纪大奎传记里说黄金台用作品“喻心学要旨”,与朱雯文章的观点也恰相呼应。石琰是清中叶比较重要的一位戏曲家,但学界对其生平一直未有清晰了解,王银洁博士的《清代戏曲家石琰生平、家世与交游考》一文通过石琰之孙石钧《清素堂文集》所收《先大父恂斋公行略》,较为全面地考订了他的生平、家世、交游等情况,有助于认识和理解其《石恂斋传奇四种》及《二度梅传奇》。清乾嘉之际赣籍剧作家孙馨祖尚未引起学界注意,黄胜江副研究员的《清中叶文人曲家孙馨祖考略》一文通过《万载田心孙氏族谱》、《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万载县志》、《刑案汇览》、《新疆赋序》等文献,对孙馨祖的生平、行实、著述做了详细稽考,有助于江右地域文化之整体研讨。我想,正需要通过这些对文献的挖掘、甄别、分析,《全清戏曲》的编纂才会保证质量,同时,也必将推动清代戏曲研究的深入。

   江西古代戏曲文化繁荣,弋阳腔曾风靡大江南北,汤显祖《临川四梦》、蒋士铨《藏园九种曲》则引领文人剧的精神高标,期间可谓作手如林、华章叠奏。在清乾嘉之际,江西宜春地区曾出现一位文人剧作家孙馨祖,字明荐,号此堂,著戏曲作品《红牛记》,而此前学界对孙馨祖的考察几付之阙如,如《中国戏曲志·江西卷》、《中国戏曲音乐集成·江西卷》、《江西戏曲志资料》、《江西戏曲文化史》均未著录。本文通过《万载田心孙氏族谱》、《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万载县志》、《刑案汇览》、《新疆赋序》等文献,对孙馨祖之生平行实作一稽考,以明其人生图景之基本面貌,以资江右地域文化之整体研讨。

  

   一、生卒家世

  

   关于孙馨祖的生卒年,《江西历代人物辞典》只云“清代”人,[1]《江西编著人物传略》云其“生卒年不详”[2]。《中国古代戏曲文学辞典》云其“清代戏曲作家”[3]。《万载县志》亦未标明其生卒年。[4]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乾隆五十五年七月进呈履历档案载:“臣孙馨祖,江西袁州府万载县举人,年四十三岁。”[5]据此可推知,乾隆五十五(1790)年,孙氏43岁,则其生于乾隆十三(1748)年。然考虑到古代科举文人大量存在瞒报年龄的“官年”现象①,凭此单一档案,不足确断其生年。关于其卒年,据缪荃孙《徐星伯先生事辑》载,徐星伯道光四年(1824)甲申四十四岁,“刻新疆赋成,孙馨祖序,彭邦畴作后序”,或可推测孙馨祖在道光四年左右仍在世。然《徐星伯先生事辑》同时载传主徐松嘉庆十七年为御史赵慎畛所纠,谪戍伊犁。嘉庆十八至伊犁,寓城南宣闿门南塘第三舍,撰《新疆赋》。[6]可知孙馨祖作序的时间不一定就是付刻之时,很有可能早于付刻的道光四年,故而其卒年亦应再结合其他资料考辨。

   清人孙玉丰、孙绍康纂《万载田心孙氏族谱》[7]中保留了一些较为珍贵的孙馨祖资料,对稽考孙馨祖生平行实大有帮助。其中卷八《艺文》收有孙馨祖亲家袁廷焕所撰《孙公此堂姻翁老先生传》,录之如下:

   孙公讳馨祖,字明荐,号此堂,田心始祖世期公九世孙,宏谟公之令子也。当大翁谢世,公在母腹方五月,阅五月而公始诞生。惟时慈母宋孺人以未亡人之身茕茕孑立,矢志守节,其未相从于地下者,每念抚孤成立,异日可慰大翁之心于泉壤矣。公生而颖悟,聪明过人,襁褓已见不凡。及习诗书,《五经》过目成诵,旁及古今全史、诸子百家,靡不究心融会。故其发为文章,力追先正;寓诸吟咏,姘美盛唐。髫龄补弟子员,即食禀,卓卓有声。乾隆辛卯科中式第三,夺高魁,名振乡邦,与大学士戴公莲士先生同见赏于主师,他日功名治绩,曷能量公之所至哉!后以慈母抚育恩深,亟图报答。初任广西苍梧县事,公正廉明,政有贤声,耆老扳辕送行,制匾“讼简政清”,万民衣伞。旋任福建瓯宁知县,系海疆要阙,非才具素优,鲜能胜任,果以卓异,调授同安繁缺,不数月,丁大孺人艰回籍。公值陟屺兴悲,抱痛于大孺人之弃世,守制封墓数年,足不入城市,其公之孝思有如此!及服阕,方期报效朝廷,布苍生之霖雨,为当代之名臣。适万邑棚民以合考混额结讼邑人,士推公首肯,公具才识明勇,遇事精详。太守郑几激民变,邑令周力为解释。当是时,合邑民情危如鼎沸,虽同事多贤,惟公任重,全一邑之保聚,安众心于衽席,而公几困矣。阙后,乡大宪邹上其事于朝,蒙谕合考分额而案始定。公被起事,坐罪不避祸患,图邑事于万难全之秋,公诚人杰矣哉!顾古来豪杰,维世任人所不能任,能人所难能,其生也协服乎众情,其沒也可俎豆于千秋,其公之谓矣!公生于乾隆壬戌正月二十三日卯时,享年七十有八,卒于嘉庆己卯十一月初五日申时,葬丁田枫树源吉地。配张景祐长女张孺人,并配广信府铅山县直隶州知州邱维信孙女邱孺人,子二:文翘、文翽,早逝,入继承绪为嗣。谨缀芜词以为之传。姻教弟钤阳岁贡生袁廷焕顿首拜撰。[7]②

   据此传中“公生于乾隆壬戌正月二十三日卯时,享年七十有八,卒于嘉庆己卯十一月初五日申时”,可知孙馨祖生于乾隆七年(壬戌,1742)公历2月27日早上5时至7时,卒于嘉庆二十四年(己卯,1819)公历12月21日下午3时至5时③,享年78岁。家谱作为一种特殊的文献,其价值如论者所云:“国史、方志有传记者,往往不如家谱详细,尤其是有关祖上的情况、生卒年月日时、字号、婚姻情况、子女情况、葬所,都比较详细。国史、方志无传者,只能求之于家谱。家谱在考世系、考生卒等问题上,比较可靠,用途很大。”[8]故在比较官方档案与家谱关于孙馨祖资料价值取舍时,我们认为《万载田心孙氏族谱》所记孙馨祖生卒年更为可信。另外,孙馨祖曾卷入嘉庆十二年的江西万载县土棚学额纷争案,对比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嘉庆朝江西万载县土棚学额纷争案》档案,可以佐证孙馨祖的生年问题。其中孙馨祖嘉庆十二年九月的《前福建瓯宁县知县孙馨祖为在京投首以求申冤事呈文》称:“具呈原任福建瓯宁县知县孙馨祖,年六十六岁,系江西万载人。”[9]据此可知嘉庆十二年(1807)孙馨祖66岁,则其生年亦为乾隆七年(1742)。

   笔者所见《万载田心孙氏族谱》有两种:一种为孙馨祖等纂修,道光二十九年富春堂刻本,存一册;一种为孙翰阁修,孙玉丰、孙绍康纂,光绪二十六年富春堂刻本,存三册。④据光绪二十六年富春堂刻本族谱卷八所收《田心孙氏族谱领谱字号引》云“道光己酉(笔者注:1849年,道光二十九年)旧谱公议存四集”,现存一本,录黼房支下经国公、经纶公、经济公、继躍公、宇二公、宫六、学五、殿三、宫十、启一等世系,可知现存道光二十九年富春堂刻本甚不完整。而据光绪二十六年本族谱卷八所收玉丰《田心孙氏续修族谱跋》云:“吾族自道光己酉(笔者注1849年,道光二十九年)剏修族谱,阅今已五十二年矣……族诸君子复谋所以续辑,商于堂兄翰阁先生,翰阁先生欣然允诺,而属绍康、玉丰等襄其事……与诸君辑漏订废,搜遗补逸,日夜编辑,得八卷付之剞劂,于本年八月十一日告庙开刷,至十月中瀚装缮告竣。”可知光绪谱原为八卷,然该谱现只存五、六、八三卷,其中五、六卷亦只有黼房支下部分世系。可知两种族谱均不完整,惜无法查考孙馨祖详细世系情况。

   据上文所引《孙公此堂姻翁老先生传》可知,孙馨祖并配妻为广信府铅山县直隶州知州邱维信孙女邱孺人,邱氏曾经为《田心孙氏合谱原跋》,收录于光绪二十六年谱卷八内,可资考据孙馨祖世系,其文曰:

   田心孙氏,自明嘉靖间世期公立基,已阅十四世,族繁支分,三房并传至今弗替。旧存长房支谱集,倡修于乾隆己卯(笔者注:乾隆二十四年,1759);幼房支谱一集,倡修于乾隆庚戌(笔者注:乾隆五十五年,1790)。惟二房之有草谱,未获倡修,迄今又阅六十年矣。时氏夫此堂公年未弱冠,每展阅谱帙,知前人尤待后世三房合修之意。及夫列科名,登仕籍,十载宦游粤西闽省,岁无暇日,公余每言及谱事为吾族之要务,未可稍缓。讵氏夫终又阅廿余岁矣!忆夫在时,合修之心,言犹在耳,历时弗忘。兹戊申(笔者注:道光二十八年,1848)春,邀集三房各支,共商合修之举,靡不忻然,爰经始于是年孟冬,合谱举。各房年长与绅衿文士并谨慎办公者,亲董其事。细相考核,互为誊写校阅,务期矢公矢慎,毫无遗憾。阅数月而工竣,氏窃心喜焉。夫谱者,所以尊祖、敬宗、收族,今一举而三善备,实赖三房董事同心竭力,各奏尔能,并能承氏夫未逮之志,于敦伦睦族、克昌后嗣、光大门闾,正未有艾矣![7]

   另外,光绪二十六年谱附有修谱之前的《通知》一份,落款称“光绪廿五年岁次己亥三月中瀚毂旦峣、玟、黼三房各派出房”。由上述材料可知:田心孙氏一支自明嘉靖间世期公于万载县田心立基,至道光二十九年修谱时已传十四世,分为“峣”、“玟”、“黼”三个支房,只是暂不知孙馨祖属于哪一支房。

(同治)《万载县志》卷十八、《民国万载县志》卷八均记载了孙馨祖具体乡贯为三都三啚福寿坊。《民国万载县志》卷二之三载其墓在长脑枫树原[10],这与《孙公此堂姻翁老先生传》云其“葬丁田枫树源吉地”相符合。上文云孙馨祖曾为徐松《新疆赋》作序,其中有相关孙馨祖早年乡居之情状,其云:“馨祖家康乐城东门外,田中小石山起伏数里不断,有大山之势,石谱谓之袁石。蜀水绕其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孙馨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976.html
文章来源:江淮论坛 2018年第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