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晓野:规制的“对等”——中美经贸关系40年后的调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78 次 更新时间:2019-06-12 20:30:22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中美贸易战  

马晓野  

  

   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目前大家在媒体上该看到的中美问题都看到了,在了解这些问题的时候,大家也带着各自不同的想法和立场,今天我从制度角度来看,通过回顾中美经贸关系的过往,希望能帮助大家把变化的经济环境、经济力量以及地缘政治、意识形态等其他问题纳入分析框架,从而全面理解一下中美经贸关系走到现在,到底有哪些坚实的基础?问题为什么重新被提出来?双方曾经是如何成功把政治和经济问题区隔开、分别处理?今后政策怎么调整、往哪一个方面调整?

  

   目录

   一、从制度性安排开始整理头绪

   1、双边贸易协议与最惠国待遇

   2、中美第一次大的贸易争端

   3、问题全面爆发

   4、突破制裁在多边场景开始双边谈判

   5、什么是欧美强调的reciprocal“对等”?

   6、为什么要搞创造性的WTO项下的特殊安排

   二、中美关系,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三、承前启后的历史节点

   四、新的谈判碾压原有的双边合作机制安排与多边国际法规的发展同方向

   五、国际经贸法的发展趋势和影响

   六、影响新制度安排的经济理论问题

   七、中国有优势主动制定新的规则

  

马晓野:无奈的声明


   首先感谢大国策智库愿意提供一角之地让我就我自己对中美经贸关系的一些看法和评论作如下说明。

  

   我本人知晓,外交授权有限,也认可一些研究人员发现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条件之一,就是受累于当时的“公开外交”。这种将有些门槛和技巧的外交难题,公开与社会上欠缺必要知识准备的吃瓜民众分享和开展讨论,形成了舆论驱动,当负有一定的历史责任。我当初并没于打算就经济外交问题提供见解与评论。后来事情的发展有些令人尴尬。

  

   事情的大致经过是这样的。

  

   前年特朗普就任总统前和就职后的对华经贸政策宣示中,已经明确提出了对等的概念。我意识到作为一个以发展中国家身份进入国际经济贸易体系的中国,“对等”是一个由于翻译不确切而被遮蔽掉了的重要概念。当对方提出规制regulatory system方面的“对等”的要求,被理解成了商业上的“互惠互利”的时候,正面交锋时出现“迎面而来,擦肩而过”的情形就会让人笑不出来了。于是我写了一个关于国际经贸体系中对等原则问题的文章在与经贸法律关系界的小圈子里传看。当然,我作为中国WTO研究会的理事,我也把文章发给了秘书长。对于“对等原则”概念的传播,我不推卸责任。

  

   对于后来网上病毒性传播的系列文章和演讲,我就有些尴尬了。

  

   美方发动对华301调查开始,中美经济贸易摩擦引起了经济学者的重视。我所在的一个经济学者群比较大,有400多人,群里也开始对此进行讨论。国际经济贸易谈判涉领域及到了一些经济学家和普通老百姓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都不接触的概念。尽管隔行不一定就是隔了一座大山,即使是小小的坎一样的障碍,也会使得讨论很发散。用一句文皱皱的话来讲,就是:缺少了验证过的经验事实作基础,讨论很快就陷入了相关,或根本不相关的理念之争。讨论过程的跳跃,很快就使可能有所收获的讨论滑向了情绪化的纷争。读书再多的人,只要是进入了“没有经验验证过的事实”为基础的探讨,讨论就与街头路人闲聊一样变得没有多少营养了。

  

   群主说我曾经经历过中美谈判和多边谈判,建议让我在群里分享一下对谈判的看法。

  

   我很有自知之明,谈判是庙堂之事。江湖之人不宜置喙。况且我也反对度外之人不明就里的充当“后座驾驶员”,不宜用自己的“理念”和碎片化的事实试图影响当局者的谈判方向和谈判进程。直接对谈判进行评论的方式也是我在写东西时一直力图加以避免的“错误”。在上述自我审查的基础上,我在群内分享了“从多边和双边制度性安排看中美经贸关系”一文。我希望大家从历史线索观察变化中的双边关系,谈的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历史事实。

  

   不久,2018年4月群友让我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给金融界的研究人员讲一讲。在现场介绍这么枯燥的,概念套概念的专题,我不得不即席在每一个问题上加一个例子。这个演讲肯定不如文字严谨。有出些错误也在所难免。

  

   2018年5月初,也许是要赶在美国7人谈判代表团离京的日子,上海金融法律研究院把我的演讲记录,结合以前群里发的部分文字放到了网上,并注明了“未经本人审阅”。看到这个上网文字中还有不少的错误,并经几个门户网站转载后进入快速传播,我既感到无奈,也不好对各网站的“厚爱”过多指责。我采取了龟缩的处理态度:既然网站载明了未经我本人审阅,我就不对此负任何文责。去年有人对我说,那个带有错误的稿子的全网阅读量可能达近千万次的时候,我只有苦笑。

  

   事情本已经过去了。可是在今年中美谈判遇到了较大的挫折的时候,从“一瓣”网开始又把去年上海金融法律研究院的文章再次转载。“一瓣”网的有关人员次日告知我的时候,我赶紧说那是未经本人审阅,而且有错误在上面。对方建议我作一勘误由该网顶置,以正视听。可是同时其它网站行动也很快,马上就有“学经济家”,“中美企业峰会”,“赫桥智库”,“金融读书会”,“思享自然”,“中改研究”,“全球化智库”等也转了。让我不安的是,转载网站许多都把上海金融法律研究院著名的“未经本人审阅”字样省略了,而且有的网站把标题也改得越发逼近现实进行中的谈判。比方说有一网站把标题改成了:“中美经贸谈判的唯一出路”,还有的网站在文章后面表明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并不提未经作者审阅。

  

   我感谢各网站对那个文章的“厚爱”,也对网站拼流量的操作手法表示理解。但是直指当前僵局中的中美经济贸易谈判的震撼性标题的处理方法,的确会给政府谈判决策部门带来不必要的烦扰。我不得已要在此郑重申明:各网站未经我本人审阅署我名字转载的文章,文责由各网站自负,本人不承担责任与后果。至于某网站要求读者看了一部分后,继续点击并付费九元人民币后再继续阅读。本人声明不是本人所为,我不认识那个网站的人,付费阅读交易也与本人无任何关系。

  

   借此机会我还得为我是谁正名。网文介绍我是瑞士SGS公司中国区副总裁,我得声明写文章和演讲是非职务行为,与我任职的公司无关。介绍我是前驻WTO的观察员,实际上我在1984-1988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观察国际组织的时候,WTO的前身还是 “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这样介绍是为了简化,避免再顺便介绍国际组织的演进。

  

   谢谢大家。

  

正文

  

   观察下一步中美关系怎么走?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读对方的思路, 如果完全自说自话,那样做出了判断只好在实践中不断地试错。对于中美经贸关系,我个人看法,冲撞摩擦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最终解决问题还是要通过谈判,而谈判很重要的是要了解对方的思路,要知道他的政策措施的出发点、立脚点到底在哪里。除了经济大事、产业结构之外,还有是它依据的法律中,哪些法律不成熟、有问题、过时了,造成今天的问题,我在这里说说陈芝麻烂谷子,希望给大家提供一些思路。

  

一、从制度性安排开始整理头绪


   1、双边贸易协议与最惠国待遇

  

   中美1979年建交,但美国和其他国家与中国建交不一样,直到1980年才签署了双边贸易协定。一般而言所有双边贸易协定中,都有一个标准的第二条条款——签了这个协议,双方给对方最惠国待遇。唯独美国不太一样,在贸易协定中多了一个承诺:现在给中国最惠国待遇,但如果将来中国加入一个多边组织,美国将按照那个多边组织(GATT)的最惠国待遇给中国予同等待遇。美国预计中国将来也许会加入WTO(当时还叫关贸总协定GATT)。应该说,这个承诺比别的国家多前进了一步。这是美国当时做的一个承诺,这也是后来它失信的地方,由此导致了很多的问题。

  

   说到“最惠国待遇”,这里有两个插曲:

  

   新中国1979年与美国建交,1980年有这样一个MFN待遇的双边贸易协定,这促成了中美贸易的起步。为什么?因为当时美国的实施关税3%以下,如果没签这条,美国1929~33年的关税非常高,平均59.6%,中国产品与其它美国的贸易国有这么大的关税差,中美贸易就会没法进行。有了这个待遇,中美贸易开始起步,而且一起步就比较猛。

  

   2、中美第一次大的贸易争端

  

   当时中国能卖的制成品主要就是最低级的工业品,比方说坯布等。美国总统在中美建交之后,给中美关系做了一个基本定位——中国是美国友好的非盟国。有了这个定位,外交和经济政策都按这个定位来,所以任凭中国扩大对美国纺织品的出口,美国不太好象对付其他纺织品出口国那样设置配额来管理。因为中国不同意,美方如果单方面设置限制,就是令双边经贸关系倒退的效果。

  

   当时美国国内因为在产业结构升级的过程中,纺织工业十分困难,因此美国与其他国家已经有一个“多种纤维协定”(Multifibre Agreement, MFA),各个低成本纺织品出口国都受到发达国家的进口数量限制,但唯独中国没有数量限制,因为中美双边制度就是MFN待遇条款。随着中国对美纺织品出口的增加,这个问题最后到了临界点,中美第一次贸易战就从这里开始了。

  

但是,第一次中美贸易战的导火索,是中国贸促会副会长在香港做介绍情况的时候说漏嘴了,说我们当时的外汇是双重汇率:1.8元兑1美金和2.8元兑1美金。虽然大家都知道双重汇率的存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中美贸易战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695.html
文章来源: 大国策智库 公众号

1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