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国华:作为“第四世界”的美国和美国“例外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 次 更新时间:2019-03-08 20:45:15

进入专题: 美国例外论  

林国华  

  

   从海洋上来的野蛮人与从陆地上来的野蛮人有着根本的不同。

  

   美国是全然例外的,首要体现就是地理学意义上的例外,“世界的第四部分”或“第四世界”是大自然的天赐身份,这是美国国家的第一自然法,也是美国的国家建构及其外交思路的起点和原教旨,它决定了这个国家进入旧世界恩怨史的方式。

  

   欧亚大陆恩怨交缠的宿命是被简单明晰的自然地理状况所注定的,没有人能改变这一事实。从上古时期荷马—希罗多德—维吉尔的诗史叙事、中古的圣战狂潮,到近代奥斯曼帝国对地中海的封闭,直至今天“伊斯兰国”(ISIS)在欧陆边缘的异军突起,欧亚大陆一直被机运与暴力的轮回所困扰。

  

一、罗斯主编的思路


   美国《外交事务》(2015年9/10月)杂志以“奥巴马的世界”为专题,刊发九篇主题文章,针对奥巴马外交政策得失进行总结和评价,评价结果是得大于失,主编吉迪恩·罗斯(Gideon Rose)亲自操刀,率先给出这一评价,为本期主题定了基调(“奥巴马做对了什么”)。

  

封面

  

   该期封面设计很有意思。主标题是“奥巴马的世界”,副标题是“评断他的外交政策记录”,背景配图是奥巴马弯腰曲腿扛着巨大的地球。这是在戏仿希腊神话里的阿特拉斯举天的典故,意味深长。阿特拉斯(Atlas)是泰坦神族的重要成员(他有个弟弟就是大名鼎鼎的普罗米修斯),宙斯分配他去把天空扛在肩上,天与地就分开了,这给宇宙万物秩序提供了生长空间。希腊神话权威文本对阿特拉斯有一处重要刻画:他矗立在“大地边缘”(peirasin en gaies)。——他创造了一个秩序,其本人却不在秩序中,可这个秩序还需要他日夜守护。(赫西俄德(Hesiod)《神谱》,第518行,中译可参考吴雅凌编撰的《神谱笺释》,华夏出版社,2010年,第294页)这可能是“美国例外论”的最佳隐喻。施米特说美国的海权存在样态是“无迹可求,但又无处不在”(nowhere and everywhere),令人费解地糅合了“缺席”(absence)与“在场”(presence)(Carl Schmitt, The Nomos of theEarth in the International Law of the Jus Publicum Europaeum, trans., by G.L. Ulman, Telos, 2006, p. 281-301)

  

   的确,从华盛顿总统在其告别演讲发出告诫以降,美国外交思想史贯穿着一个清晰可辨的精神传统,我权且戏称之为  “圣灵”外交,它敦促美国不要轻易进入别国领土(肉身化),而是像圣经中记载的“圣灵”一样,“运行在水上”,姿态灵动飘忽,富有高度弹性与机动性。

  

   独立宣言、联邦党人对“联盟”的犹疑、门罗主义的保守态势、马汉的海权愿景(建立高度机动性的海上力量体系)以及威尔逊主义的攻击性都可以在“圣灵外交”中得到解释。水上的圣灵和美国的海权伸张似乎是一脉相承的,两者都拒绝依附土地。在其理想型态上,美国的外交不是土地性的,在其历史层面,当然存在不同程度的偏离和扭曲。

  

   罗斯主编的文章认为,小布什的外交把美国人的命运与海外土地过于紧密地交织在一起,是对“圣灵外交”的偏离和扭曲,奥巴马则使美国抽身而出,这不是示弱,而是矫正前任失误,回归美国外交的传统思路:

  

   “奥巴马在外交政策方面取得的成功的关键在于其对大局的把握:他激赏那种美国在过去七十年中一直加以培育的自由国际秩序,并且认识到,有必要从全球边缘地带中那种被误导的冒险和积怨中抽身而退,才能拯救那一秩序的核心……他是一名带有保守主义性格的观念上的自由派。”

  

   这段话是罗斯主编的点睛之笔,其中有两个问题需要澄清。

  

   第一,“自由国际秩序”是什么东西。

  

   第二,怎么界定“边缘”与“核心”。

  

   第一,“自由国际秩序”是什么东西。

  

   罗斯声称,奥巴马激赏并力图回归的“自由国际秩序”是诞生在“二战”中并发展至今的全球体系,这一秩序的核心成员是拥有混合经济的各个民主国家,他们彼此和平共处并贸易往来,同时偎依在美国的保护伞下。

  

   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和联合国,到北约组织和欧洲联盟,再到数不胜数的双边与多边区域性组织,这一秩序中的核心部分牢牢根植于多重交叠的制度性架构中。罗斯看到,这一秩序的最大特点在于,它无法基于地理、种族、血缘、宗教或带有其他被给定的自然归属性特征得到辨识,它是一个纯粹人造的契约性自由共同体联盟。

  

   “任何想要加入并准备依规则行事的国家都会被允许加入,这令其成为一种具有潜在普遍意义且正持续扩展中的联盟。并且,因为这一秩序包含方方面面相当多的领域以及进入点,未准备好的立即签署全部协议的国家可以从边缘地带起步,依照他们各自的步调向核心地带前进,在一段时间内逐步加入。”

  

   总之,自由秩序的大门始终敞开着,要想进来,需要自己努力争取,美国则应该保持去留自便的弹性姿态,尊重潜在会员国的自由意愿,不宜强制他人入会。

  

   罗斯认为,小布什致力于进攻性姿态,致力于“铲除这个世界的邪恶”,其实只是斤斤计较于边缘性的积怨和冒险,置美国外交的核心任务——自由国际秩序——于危险境地。罗斯赞同奥巴马的撤离政策。

  

   以乌克兰政策为例,他说:奥巴马看到乌克兰并非北约成员国,它只是欧洲战略边缘的一部分而非核心,它是俄罗斯的核心利益,但对于西方来说仅仅是边缘地带,因此,让俄罗斯为其侵略付出代价固然是必要的,但是美国自身却没有必要为这一事态大动干戈。

  

   “美国并未介入1956年在匈牙利、1968年在捷克斯洛伐克或者1981年在波兰发生的类似事件,何以人们期待美国介入2014年的乌克兰事件呢?就像其他国家经历过的那样,当形势允许,乌克兰大概最终加入自由秩序,但在那之前,出兵将其引入自由秩序却并非美国的责任。”

  

   罗斯这段分析包含两层含义:

  

   其一,对自由秩序的高度自信,就像他在文章最后宣称的,“时代潮流总的来说是站在自由秩序这一边的而非其少数剩余的敌人一边。”

  

   其二,对与他国发生身体性(土地性)关系的怀疑和冷漠。这两层含义综合了美国外交固有的理想主义和保守主义两种质素,二者的融合催生了罗斯眼中的奥巴马式审慎——

  

   “假如中东执意要在代价高昂的灾难中折磨自己——不幸的是,现在看来这似乎正是事实——那么,从侧面着手竭力发挥建设性作用而非直接卷入,就代表着审慎而非软弱。”

  

   第二,怎么界定“边缘”与“核心”。

  

   罗斯认为奥巴马的收缩政策并非全面撤退,更没有抛弃美国传统的自由秩序大战略,而是试图从小布什手中拯救这一战略。为了做到这一点,他甘于牺牲“功能和区域意义上的边缘地带”。

  

   罗斯在文章中花费很大篇幅试图辨认被奥巴马牺牲掉的“边缘地带”,其中就包括阿富汗、ISIS、利比亚、埃及以及前文提到的乌克兰和中东问题等等。也许是受罗斯主编的授意或者启发,本期《外交事务》专题的另外几篇文章也从不同的角度对罗斯命题提出辅证。

  

   华盛顿大学中东政治研究项目主管马克·林奇(Mark Lynch)以

  

   “奥巴马的中东:优化美国的地位”为题,为奥巴马的中东政策提出全面辩护和赞扬;“在过去的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巴以冲突已经耗费多到令人惊骇的外交时间和注意力。同样的,与伊朗达成核协议或将令美国非但不需要借助战争就能瓦解一个危害国家安全的重大挑战,而且最终得以将外交重心转移到中东地区以外的其他问题上,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那些问题一直处于次要地位。”

  

   美国记者、普利策奖得主安妮·阿普尔鲍姆(Anne Applibaum)的文章甚至试图把欧洲视为美国的边缘地带——

  

   “欧洲大陆被认为安全而又乏味,是个适合当着媒体合影留念而不是进行真正辩论的地方。”

  

   随着布什政府的外交着力点(中东、非洲、欧洲)被奥巴马政府边缘化,人们不禁要问,美国外交的核心——尤其是区域意义上的核心——在哪里?会不会是毗邻太平洋西岸的亚洲区域?

  

二、马汉的亚洲问题


   海战学院院长、美国历史学会主席阿尔弗雷德·马汉以倡导集中攻击力于一个主要方向而著称。他不仅在海战战术方面贯彻这一原则,而且还以此针对美国外交思路提出建议。

  

   在关于亚洲问题的系列文章中,他直言不讳地阐发了他的西太平洋视野。马汉认为,毗邻西太平洋的亚洲东方区域通过太平洋与美国大陆联接,这是天定的自然亲缘,美国对此应该在政治上有所作为。

  

换言之,如果美国具有一脉相承的扩张逻辑,那么,亚洲问题——尤其是东部亚洲,其中又以中国为主——则是一节重要链条,位居终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美国例外论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436.html
文章来源: 新民说iHuman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