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乃蓤:俄罗斯后普京时代悬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93 次 更新时间:2019-02-21 14:58:00

进入专题: 俄罗斯   后普京时代  

周乃蓤 (进入专栏)  

  


   去年三月俄罗斯总统大选,普京高票当选连任,进入他执政的第十九年。三十岁以下的俄罗斯人记忆中几乎只有这位总统,他继续执政完全在意料之中。然而此后民调显示对他的支持率直线下降。几年来俄罗斯经济在西方制裁下没有增长,徘徊在衰退的边缘,六月间政府公布退休制度改革法案,极不得民心,一个夏天抗议不断。普京立场坚定,最终在九月三日签署生效。普京的个人魅力起不了作用,看来这将是他最后一任执政,到了二零二四年任期届满,就得下台。如何过渡到后普京时代,引起各方的猜测。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一九九三年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为四年,一九九九年叶利钦提前离职,让位给普京,次年大选,普京当选,随后连任,由於宪法规定不得连任三届,普京推出副手梅德韦杰夫当选总统,自己充当了一任总理后,再次参选,此时总统任期已延长到六年,但两届为限的规定依然如故。这些年来,他把一个经济混乱、国际地位低下的俄罗斯整顿成一个有模有样的正常国家,拾回自信,在国际上再度伸展手脚。一般俄罗斯人对他有相当的好感,愿意给他足够长的时间来施展他的抱负。

  

   然而,去年退休制度改革动摇了他的民意支持。自从二零一四年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以来,西方发动经济制裁,加上国际油价大跌,对俄罗斯依靠石油输出来赚取外汇的财源,更是雪上加霜。有一半的人口,除了日常基本开销外,几乎没有可供自由支配的消费能力。富人对未来信心黯淡,去年资金外流特别严重,是二零一七年的三倍。老百姓在束紧裤腰带四年后,共克时艰的牺牲很难再凝聚人心。民调显示百分之六十一的受访人认为普京要为目前困局负责;还有百分之二十二认为他至少有部分责任。

  

   酝酿已久的退休制度改革是个极为揪心的举措。俄罗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出生率超低,政府想尽办法鼓励生育,而无法扭转颓势,今年初俄罗斯人口统计总数为一亿四千六百七十九万三千七百四十四,比去年初少八万六千六百八十八,呈二十多年来首次下降。要不是外来移民的增加,俄罗斯自然人口减少将更怵目惊心。

  

   劳动力的匮乏是俄罗斯未来发展的致命伤,延长退休年限至少能有所缓解人力资源供应危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府基本维持原来退休金制度和福利待遇,一般人民认为这是他们基本的权利、社会契约的组成部分。新制度下,男性退休年龄将是六十五岁,女性六十岁,比原先延后五年。在一个人均寿命不高的国家——男性仅六十六岁半,女性七十七岁——特别难以接受推迟期待领退休俸的日子。

  

   这项直接攸关国民利益的政策出台后,今年一月份亲克里姆林的民调机构显示,普京的支持率跌到二零零六年以来最低,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点四的受访人对他执政有信心。

  

   普京明知这个抉择极度不得人心,仍以一贯的铁腕作法来推行,不介意一时得失。预测俄罗斯人民将了解他的苦心,况且一般人没有其他的选择,抗议不过是出出怨气罢了。

  

   任何集权体制,面临权力交接带来的混乱是最危险的时候,除非修宪废除任期限制,普京必须在五年后离职。普京来自情治系统,从叶利钦手中接掌权力的过渡算是平稳。上任后精英层大洗牌,商业寡头流放海外,资产被没收,安插新的一批人只对普京效忠。几个任期内,普京位居巅峰,没有建立民主接班人的机制,没有培养自己的接班人,也没有意愿让外人参与角逐。

  

   普京虽然不吭声,但不排除释放探试性的气球。《基督科学箴言报》驻莫斯科记者弗莱德.维尔(Fred Weir)综述俄罗斯国内政情分析家的几种猜测:俄罗斯议会主席沃罗京表示该考虑修宪,为普京量身订制一个新位置,保证他在二零二四年后继续合法掌权。对此,俄罗斯宪法法庭的大法官在官方报纸撰文,反对因人设官而修宪。除此之外,目前还有其他倡议:

  

   一.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结成邦联,使用同一货币,统一法律制度,在新的架构中普京和白俄罗斯的卢卡申卡就各自有新的制度上权力的保障。普京不断向白俄罗斯软硬兼施成立邦联,但遭到卢卡申卡倔强抵制,如果压力太大,逼到狗急跳墙,他可能转向西方求助,想必非普京所乐见。

  

   二.扩大国务谘议会的权力,把这个谘询性质的机构赋予主要领域的权力,形同苏联时代的政治局,普京在总统任期届满后,成为谘议会主席。问题是普京要掌控军队和安全系统,在二零零八年到二零一二年,梅德韦杰夫当总统,普京担任首相期间,发号施令是靠着他紧紧握住军队和安全系统的力量。要是把军权和特务权力制度化集中在新的谘议会主席,架空总统和总理,未来祸患无穷。

  

   三.将俄罗斯政府改变成议会制,普京卸任后成为国家元首。当年苏联解体,叶利钦解散国会,重新制宪,把权力集中在总统手中。以共产党为代表的一些政党始终认为俄罗斯的幅员辽阔复杂,议会制比总统制更合适。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一条大概行不通,普京不可能同意做虚位元首。

  

   俄罗斯政治制度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官僚体系,大多数俄罗斯选民渴望社会稳定、相对的经济繁荣和个人自由,至於政府如何制定决策和运作,他们没有实质的发言权;选举基本上是走程序来认可顶层关着门协商出来的候选人。

  

   普京善於用民族主义维系民心,凝聚共识,但是这个法宝也会掣肘他在国际上追求国家利益最大化的目标,对日关系的疙疙瘩瘩就是一个例子。

  

   多年来,俄罗斯和日本都在寻求缔结和平条约,解决北方四岛(南千岛群岛)悬案,正式结束二战后两国敌对状态。这四个岛屿是苏联在战争结束前夕占领,一九五六年苏联和日本商谈,苏联同意交出齿舞、色丹两个小岛,日本要求四个岛全部交还,六十多年后,安倍晋三政府表示愿意接受以前的条件,暂时不提择捉、国后两个大岛归属问题。

  

   日本是G-7发达国家集团中唯一想要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一员,企图以改善与俄罗斯关系来制衡中国。对普京而言,向亚洲倾斜,发展远东是他二十一世纪的战略目标,利用俄罗斯远东资源的潜力,借助高增长亚洲经济体来激发国内活力,对抗美国在经济上孤立俄罗斯的意图。况且签订日俄和平条约将包括互不侵犯条款,等於在日美军事合作上,釜底抽薪,削弱对俄罗斯的威胁,当然,联日制华也在他盘算之中。

  

   可是俄罗斯独立民调机构勒瓦达显示,百分之七十四的俄罗斯民众反对改变领土现状。一月间满怀希望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莫斯科,空手而归。普京处在民意已经对他不满的困局中,岂能再捅马蜂窝?

  

   俄罗斯目前和西方对峙处於一个非常时期,全国上下都希望稳定,只有在国际情势缓和后,才可能认真讨论国内的权力交接。美国退出中程导弹条约后,美俄关系更形紧张。这轮对峙甚至被称之为新冷战,难以在短期内解决。只要有西方压力,就会保障普京不管以什麽方式继续执政。

进入 周乃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俄罗斯   后普京时代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15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